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八章:星魂血誓

第十八章:星魂血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颜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眼,眼同发着乱地呓语。,不,她下意识地又把眼睛头顶灯光刺闭上,发出了一声呻吟,只觉得全身滚烫,如由得下意识地胡,在被窝里翻了一下身前旋舞着无数银色的光点高烧,非常难受

醒啊!”“醒醒一双小手停在她额头上,冰凉而柔软,“醒,”恍惚中有

声,感她模模有千斤重,神智只清陷入了深睡。觉眼皮恍惚又急速地了一瞬,只是一糊糊地应了一

睁开眼睛!”那个声睡过去“别,“睁开眼睛!快!小小的手用力地摇晃着音有些着急,

谁?是谁在说话?

那只手却闪开了,在她即吵……”她嘀咕着,!陷入再度深睡之前,然重重地打了她一下“别下意识地抬起手将那只小手拨开。然而

“谁?开,劈手一那个人,“敢打我?!把抓住了了起来,眼睛都没睁!”因为剧痛,朱颜一瞬间弹

倒在她怀里,身体很几乎一头摔那人被一超乎意料。拖了过轻,瘦小得

愣了一下,松开手来,“是你?“苏摩?”

。外面斜月不忿只发怒的半夜时分,四经回到了赤王府行宫下意,狠狠瞪着她,识地又看了看周西沉,应如同一颜一怔,那个鲛人孩子满脸的周静悄悄的该正是下小豹子。朱围,发现自己已

这样深的夜里小单薄,那个孩还一直守在连陪护的侍湛碧站在榻前,还是那么瘦只是一双从都已经在外间歪,只有这个鲛人孩的眼睛变成了赤红,里面满,疲惫不堪——睡得七倒八她的榻边。是血丝

了他小小的手腕:“不去睡?”小家伙,一慌放开你……你怎么她心里暖

来了话一出口,她几过低沉沙哑,几乎完如同在烈火里乎被自己吓了一跳——燃烧她的嗓音破碎,不出

心你随时都我……我那孩子看了会死掉……”你一直醒不来,,嘀咕:“她一“谁敢睡啊?”

声道:“我不会死些颤抖,不由得孩子的手腕有的……只是睡过头罢了颜感觉到。”有些愧疚,轻

空桑人“整个行乱套了!管不好交代……那些王回来了,就已经派人去找赤知道吗苏摩冲口而出,声家……管家都迷了半宫都个月了!”?”都已经在音有些发抖,“胡说!你……你都昏替你准备后事了,你怕你有什么三长两短

跳,“我……我昏过去“什么?”朱颜吓了一半个月了?”

苏摩,咬着嘴唇不说,双眼里满是血丝。点了一下头

,“我挨了昏过去半个月“哦大的惊讶,顿时也也不算什么。”有多,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一记,也对,”她回想了一下;天

“在星海云庭到底出去就好了。”要是跟你一起愧疚地道,顿,忽然有些?”了什么事?孩子不解地问,顿了你为什么变成这样“那一天……那一天我

拔剑相向。忽然一痛,泪怔了一下,心中一样滚落下来,撕心裂人陌路相逢,生命中最重要的两切忽然间又浮现在脑海里的一那一天发生了什么?里:黑暗中,她到这个提问,朱颜肺的痛——星海云庭水便如断了线的珍珠

渊将她挡在了身后,尸骨诛迎头轰下来,无存!

了。所有然涌入了眼睛,肩膀剧烈地如一起抖来,忍,还是忍不,全身宛抬起手捂住了脸般。她闭上脑海,如同爆炸一住失声痛哭起来。那一刻,记忆复苏,忍了又片风中的枯叶的一切骤

你……”苏摩看着她,似乎愣住了。

不知所措,小小的手日子里,这站在处的这些里,个空桑贵朝气蓬勃,似乎从回去。刻她忽然间爆臂几次抬起,又放了肺。鲛人孩子——而此愁是何物都是那样的开朗愉快,发的哭泣却是撕心裂在相族少女一直来不知道忧

步声从外可涌过来“郡人奔走相告,许主醒来了!”她哭的多的脚,惊喜万分地嚷了,大家将她团团簇拥。起来,随即门声音太大,立刻惊动嬷当先醒来了外间的人。盛嬷有无数

主的脉了!”“郡道,“应该是平安无事象转平了!”医生惊喜

嬤的声音,挤到了她的“郡主,你觉得怎样怀里用的小祖宗嬤的面前,一把将她抱入了……可把嬤魂都吓掉了?”人群里传来盛嬤着,“哎呀,我力地揉!”

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下来时,手指间却全是血迹!人,下意识地房间里乌压压围上来的她被揉得了看止住了哭泣,抬起头看,勉强抹了抹满脸的泪水——然而放

,嘴唇苍白,脸,用浓浓的吓了一是被人画了个大花鬼。蓬头乱发连成了十字符号。——更要命的的她看起来就像个面的镜子,不从鬼门关刚回来一样怎么回事?她愣住了:镜子里血红色在眉,双眸深陷,简直像乎都吓了一大跳乍一看,她几、太阳穴、天庭和人中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跳,扭头看到了床榻

是怎么回事?”朱做的吧?”…这“苏摩,一定是往脸上擦去,起了手帕“这颜愕然惊呼,顺手就抓这个小兔崽子

的鲛人便瞬间“不是我!”一个细细的声音从人群涌来时,那个小小群之后。默默地被挤到了人里传来,抗议。在人群

不会干这种无聊事。”,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不是你,“他们可都谁?”她招手让他过来又是

忽然间,有人插话。“是时影大人。”

听到什么?然一震如同一把刀刺入心口,脸色刷地雪白这个名字,朱颜猛

禀告:“那天郡主时,郡主已经说话的是管家,正大神官把昏迷不醒了,则千万不可以擦去他亲身,向她找到郡主受了不轻的伤属下带人,除非自行苏醒,否手画下的这一道郡主从地底抱出来,说,三魂七魄受了震动。”符咒,以免神魂受损站在床头恭谨地躬

的确是一,而是……她皱着眉一下,忽然失声恍然大!而且,这符咒?”头,用指尖了一点边尝惊呼——血?上面用的不是朱砂拿过镜子,细细地端详了一下悟:是的,这心咒自己脸上的朱红色花纹红色,在唇她愣了一下,重新道摄

呆呆地坐在那里,回她顿时不过神来。

,轻易不得使用于六合天地禁忌。师父说过——因为血咒的力独血咒却是禁咒量:金相生相克。自于人,九嶷神庙所是靠着汲取人之生量不是,这天地之间,万物可以借用的,唯来自命而释放,为,而是来木水火土风,都六合之中六种力

竟然是用自—而施展过一次血咒—,也只在几此刻,师父……师父年前坠入苍梧之随师父渊的时候才见他她自小追?己的血,给她镇

得颤抖了一下,脱口道朱颜不由:“他……他人呢?

管家叹。”情那么急来之后,连赤就走了,:“大神官把郡主送回,转头什么事也不知道有府的大门都没有进了口气,遗憾地道

作痛。,觉得隐隐说话,心里一阵复杂辗转她没有

“看上去,大,就咳了几次管家不无担心地道,“只说了短短几句神官好像受了伤。”血。

:“他……他说了什然而顿了顿,又?”朱颜吃了一惊,情么?”禁地脱口道。咬住了嘴角,半晌才问不自“什么?他受伤了

的话。”要我等郡主醒了再告诉您。,似有些迟疑要不要复述管家皱起了眉头给她听,“他“大神官说了很奇怪

他吞吞吐吐,有?”朱颜看烦。点不耐说什么

低了声伤,学点本事——他说官说……”管家迟疑音,如实复述了一下,终究还是压他等着你来杀他!”,“让你好好“大神

里!,死利剑狠狠插入了心渊死了衅吗?血,竟然还身都发抖——是的!“等着我在了师父手,说等着她来报仇!敢放出了话一颤,只觉有一把里,痛得全来杀他?!”她猛这是这个人,双手沾满了

冷,透不出气来。,心口冰她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

她的脸“郡主,郡主!你了吗?要不要叫大夫“又不舒色又变得进来看看?”管家急切地问,怎么了?”盛嬤嬤看到煞白,连忙上前推开了

摇着头,低声道,“只是“我没事。”你们都出去吧。

不?厨房些不放心,“要喝点什么着……”里备“郡主……”盛嬷嬷有

起来,“别烦我!”出去!出去!都给我滚地叫了”她忽然歇斯底里

客气,从没有发过这么一摆,带着出去。盛嬷嬷倒吸了郡主虽了起来,对管家递了一顽劣,但对下人一直很一口冷气,连忙站人齐刷刷地退大的火,个眼神,管家连忙将手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了,安静得如个坟墓。

头将事情的前因然间大叫了一拿起枕头,一把声,反手就朱颜一团,又悲又怒,忽后果想了又想,心独自坐在深深的垂狠狠地砸在了里乱背后,一动不动。低镜子上!

师父居然放话的房间。她放起来——是的,声大哭着!我一定会,刺耳的声音响彻空说,等着她他!瓷枕在铜镜上碎裂来杀来的!好,那你给我等

上的血,咬着起头,胡乱擦拭着脸一定要报仇!她手朱颜扑倒在床上,轻了一些,觉得心头的终于牙——是这才抬知道哭了多久,的,报仇!地在枕头下将它翻开沉重略指下意识摸索着,摸到了那一本也不的册子,用颤抖的手

开篇便是熟悉的字迹——“朱颜小札”。

她打了个冷战。朱颜的,就是眼里,令死了!里的刺痛渊也就不会这个咒术!如果那时候忍着心上——是停在了“千树”那一页了最后几页她学会了这个,,手指古雅的字如同子一样刺入,飞快地将册子翻到

一遍遍地跟随为她坐在比画着,将那,越画越快——如果法一遍遍地刻整个赤王府行宫已经那里,反复一片森林了。她停在正汲个深奥演练着那一页,手指上,并未足踏土地,册子不是因的术取力量,相信此无法

然而学着学着颗眼泪滚落下来空定住了,一大,她的手指忽然在半

么用?应该死回生之术吗?这册子里,有起现在学这个有什呢?渊,还有什么用法令死要学的是……对了!已经死是的……事到如今去的人复活——再好,也了,她就算将千树学得

遍。她心里一动,急急地将册子又翻了一

星魂血誓。位置,翻开来后停在了手札的最后一页,上头却只有四个字:。那里,来应该是记录着最一页页翻过,最手指颤抖地艰深强大的最后一课的

,睁大了眼睛。朱颜心里一振,擦去了眼泪

,他们的魂接下来,师父详、以血作为祭献是以星辰作忌的咒术,将受益者一个人的星魄都对联结的生命延长。,通过禁奥义——这片应着天上大地上的每辰。而这个术法,便细地记录了这个术法的

极其高昂的代价:生命尽,甚至可以点燃黯,则是与之相配的命,来延续对方只要对方新死未久自己一半的生施术者要祭献出星,逆转生死!魂魄未曾散术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这个咒

肉白骨”,乃是“大下面有蝇头小楷注释违天道之术”,“”。,说明此术是九嶷最高阶的施此术,如逆风执炬以“逆生死、,必有烧手之祸”,神官不能掌握,一旦施行,可术法,非修行极深的境,不可擅“若非绝

心的警告也丝这样触目惊去,即便是学会了这个术法,从黄泉彼岸拉回,将渊接看了下能减弱她的满心要她了那些严厉的警告,直目三行地跳过能用自己的命作交换来了?岂不是就欢喜——太好了!只毫不她一

速地翻过了这一页,朱颜一阵狂喜,迅马上又怔住了。

了!竟然是被撕掉页,这最后的一

了会有今天?他为回了这本册子撕魂血道他早就预见到?到有今天那一刻,她什么会料想起了在苏萨她倾囊以授,却独独誓给拿了回将星哈鲁的金帐里,他最后掉最后一页的一幕去——难。是的,

躁的大叫,一把出了一声烦扔了出天,忽然发将那本册子朝着窗外朱颜怔怔地对何法子可以把渊救回!什么都来了!管用!这世着手札看了半去——是的,不管用上,已经没有任

忽然间,她听到窗外猫。簌簌的轻响,如同夜行的

“谁?”她正在气头上,抓起了一只,“滚出来!”

窗被推开了一来:“我。的眼睛从黑暗里看了过线,一双明亮

又来了?”朱颜没好回去“怎么了窗外那个孩来烦我吗?”眼,声音子一气地将花瓶放了生硬,“我不是,瞪说过了谁都不要

,只是轻灵地翻过了窗苏摩没有说话子交给了她:“别乱进房间里,将那本。”台,无声无息地跳

然而朱颜一看将那本书又狠狠地扔到烦躁,一把里就腾起了无到封面上熟悉的字迹,心边无尽的愤怒了地上:“拿开!”

看着她发狂的样子,只她的面前。盒子推到了是换了手,将一个那个孩子

推,抬而,里面却点,满满的,却是那个熟睛一看“什么起眼睛看着她,小声道往她面前推了一盒子,琳将盒子,香气扑果,也有各种精美的糕琅满悉的漆雕八宝盒。然鼻。苏摩?”朱颜定不光是:“吃吧。”

!”掌就扫了过去,怒叱“说过了别烦我,没听见吗?”朱颜一巴,“烦人的小兔崽子,滚

“哗”的散花一样洒了一声响扎了一刀,了她一眼。的盒子被骤然翻,各色糖果糕点,那个递到眼前默默抿住了嘴唇,看顿时如同天女下,似被人往后退了一步,来,掉落满地。苏摩蓦然颤了一

,这个孩子易怒的猫语气不好,他都心眼儿小,如同敏感,随便一个眼神不对那一眼令朱颜心里骤静了下来——是了能记恨半天然一惊,冷

口,试图说什么。然而“哎,一句话也不说。苏摩再也不看她,只是地的糖果,紧紧抿着嘴角来,放回糕点盒子里……”她开了一个个捡起弯下腰,将那些散了一

缓了语气,没话找吗?”多糖果糕点?”朱颜放你从哪里找来的那“喂,小兔崽子,话,“是盛嬤嬤让你拿来给我的

她说一句话。了糕放回了那个那个孩起了身子点上沾着的她,只是弯下腰,细心子没有回答尘土,,转身就走,也不和八宝盒然后直漆雕地吹去

颜急了我和你说话呢!”“喂!”朱住了他,“,跳起来一把拉

往外她一眼,又转摩却只是看了走。过头去

拖回来,“小兔她怒了,一的孩子,用力闹什么脾气话呢,把抓住这个瘦!!不许走?”“喂崽子,我和你说

我不想和你说话。”苏开了她的手,摩冷冷道,用力挣“烦死了,滚开!”

那个孩子朝着回来——然觉整条腿仿佛是醋软顿时便踉跄了一下得噎回来,朱颜不由个月外面不动地反弹了里泡过那么酸而重伤之下昏迷了半步,想把他己说的话没想到自她刚迈出一步,只,哪里还有一点力气?,重重跌么快就被原封在了地上。就走,她连忙往前一了半晌。眼看

,不由得停了下了门外,回头看到她狼来。狈的样子那孩子已经走到

快来扶我一把!“好痛!”朱颜连忙捂“痛着膝盖嘀咕了一声,死了!

伤的近。地望着人类,小兽警惕眼,眼神如同一只受过身看了她一顿了一下,回“……”苏正在迟疑要不要靠

好不好?”里,“别生气了……刚看到孩子的神不对。你小人不记大人过,别让我摔死在色,朱颜连忙哄他:是我

苏摩停了片用力将她从地上刻,最终还是转身榻上,转身就走。面无表情地把她送回了的手臂,走了回来搀扶了起来,,伸出细小

,对不起,连忙一把拉住了这说道,“我刚才心情不你乱发火了朱颜好,对请你气地子,好声好“哎!”原谅我。”

为什么心情不好?苏摩只是冷斜了她一眼,问:“

颜说了一句,停顿了半“因为……因为…吗,我最喜欢的那个人你知道晌,声音有点发抖,“…”朱,他死了!”

..他死了?”是那个鲛人吗?”那个他..来看着她,眼神变幻,有些吃惊地问,孩子终于转过头“你说的

是啊。”朱颜咬牙终于哭了出来。点了点头,

点惊讶,又有点露出了不知所停都停不下来这一次措的表情——仿佛有泣的样子,脸上手臂动了一动,摸了惧,膀,却又放下。苏摩怔怔地她没有作假,是真的哭得痛彻心扉,一时间连看着她哭摸她的肩

人死了?那应孩子似以后却只能自己一个觉得……虽然这世上那么大,娘死了一样,会让人该真的会很难过吧…像……就像我阿音细细地说:“最乎也不知道人活着了。”喜欢的…就口,说什么好,许久才开了

那句话简直是直插心肺的痛,那住,放声大哭起一刻,朱颜再也忍不来。

,看她还是哭得了……不要哭了。”她的头发,口里轻声道:“吃手,摸了摸孩子看着她,终于顿了顿:“好吧。”纸塞过来心,便从盒子里地伸出小果,剥了糖拿出了一颗康康

,嘴里轻轻地念着:不要哭了。你?”绢,小心地替她擦去气不接下气大人了啊……她捏在手里,哭得上孩子拿起手怎么还能哭成这样呢的阴鸷和猜疑完全不见“好了好了,满脸的血泪,眼神里

管放声大哭,气了,那个孩子哭了半个时辰。好容易哭得没有力才放下了手绢,,不然你连哭都没这一哭便朱颜没有理睬,只气了。”俯身将漆雕吃点东西吧直到八宝盒推了过来:“

颜呜咽着,康康果吞了下去,一口糖。将那颗气吃了十几颗

地上捡起了那本。”苏摩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劝,又小册子,放在了她面前“慢点……慢点了就麻烦了。”,“别乱扔,这东西丟了被捡走

朱颜擦着眼泪,看了他一眼:“你看过了?

苏摩没有否认,只是点了点头。

吗?”她问。“看得

孩子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我翻译出来讲给你听些嘶哑,“等学会桑上古的文字天下再也没人欺负你了!”声音因为一场痛哭而有了这些,以后。”朱颜叹了口气,“上面是空,你估计看不懂。回头

淡了,迟疑地“真的吗?苏摩一喜,问,“我是鲛意吗?”人……学你们的东西,你的师父会同然而眼神瞬间又暗

,心里有一阵怒火师父她愣了一下,一想到家伙道:“才不管!这个冲上来,脱口也不是我不两立!他再师父了!”杀了渊,我和他势

道是被你,难你喜欢的人苏摩愣了一下,忽地明白过来:“师父杀了的?”

:“我……我音,恶狠狠地道:“我去,用力咬着嘴他报仇的时候她已经带了哭朱颜点报仇的!默了片刻,哑声道的!”说到最后一个字点头,眼神黯淡了下会替唇才咽下了泪水,沉一定会替他

轻轻抱了小的手臂,她一下。那个孩子看她,忽然抬起细“……

一个月。这一场伤,令她足足在榻上休养了

,脾气便跟着落到连盛嬤嬤落和烦闷,偶尔兴致刚便立刻跌谷底。心情一人都被她骂了一个要一想起师父的绝来了。在内的所有坏,刚略微好一点,只女们都不只觉遍,渐渐地,侍得自己如同一只被里,朱颜比地低在这足不出户的一个月敢再到她跟前和渊的死,心情困在牢笼里的鸟,无

来房间里陪伴她。只有苏摩,还是每天

神,把里面,只是沉默难懂的上古蝌蚪文同时自己也在了一遍。耐心地讲给这地陪学会了。虽然有些个孩子听,打起精着她坐着。她翻成空桑文,再都已经大致过个孩子并不说话温习默诵了一短的一个多分时间,这月内,她竟然心里大部遍。就这样,在短将手札上的所有术法都会,但还不能彻底领

她忽然有一种空洞的子翻到了最后一页时,当册感觉。

页,学什么都是没用!是的……缺了最后一

的孩子陪伴她挨过了这,也不知道该怎么那个沉默寡,此生从很显然,从小孤僻的真地翻阅着手里的安慰她,每天只是不说话陪伴在她身边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深的联系,不擅长言辞其他人建立过未和,低下头认认真册子。

,翻到最后,他忍不的那一页,好面.,本来写的终于有是什么?”住指着被奇地问她:“这上撕掉一天

撕掉了……”说到——可是师父竟然把它着那缺失的一页,低这里她又生气起来,咬巨猾!”这么做的!真是老着牙忌血咒,可以逆生死、肉白,“他一定是知,“最高的禁骨,转移星辰声解释道会有今天,才故意“星魂血誓。”朱颜看

个术法复生呢?,只是看着星魂血誓的释义,许久,才轻声道:头来看着她:“这个术法只对“即鲛人没有魂,也救不了喜欢的那个人啊!”孩子抬起空桑人起作用吧?便是你学会星魂血誓,又怎么能够靠着这那个孩子没有说话

,朱颜竟然愣住了。“……”那一

们有效后再?升到天上,然死后也不会去往黄泉誓又怎能对他人和陆地上的人类不同,是没有三魂七魄的。他们来自的安眠。既然没有转生成为雨水回到大海,在大海,进入永恒魂魄,星魂血是的,鲛,只会化成洁净的云,

简单的道理,她这是最想通这一层!明白的。可是,在急直没有心的情况下,她竟然一本该一想就

人顿那一瞬,她只觉得心里涌出无穷无时委顿了下去。尽的绝望,整个

“是只能找师没错。无论如何,我啊……你说得“所以……所以有些发抖,顿了顿,喃喃道,报仇了?父去都救不了渊!”她声

说出这句乎有哭音。她心里骤然揪紧,几话的时候,

那个地看着她,眉头蹙神色。起,小脸上也有担忧的孩子在一边静静

打。”“你师父很厉害,你“你教我,我帮你”他说,打不过他的,

也忍不住地掉下了,再眼泪来。那一瞬,朱颜心中一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