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九章:师徒之缘

第十九章:师徒之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进了饮在赤王府里躺了色,赤王府上下食,恢复了一点气自从在星海云庭受了重一个多月才渐渐恢复了元气。等伤,朱颜无不欢庆。

,第天,,平日里只能和苏摩在房间里切磋一下重伤初愈里。术法,聊聊一次回到了庭院直到五月初才下地行走

光明丽,,令卧床已久的人精青空高远神一振。外面日

也已经开到了最盛起了啊……菡萏都蓄起花蕾那一句处,显出了凋喃。再的花,不了?这?”朱颜呼吸着久,发现墙角一架荼蘼忽地想违的新鲜空气,却么快看到了池塘里由得有些吃惊地喃诗——转过头去的迹象。那一刻,她

朱颜辞镜花辞树。人间留不住,最是

世的事情,如此温暖和煦的春风里,之前从未想过的像是前快呢……不过短短数月,世事了无数,师父打着伞从雪年里经历竟恍然遥远,恍如梦幻。那天骤起,她一直平顺的想初嫁苏萨哈鲁夜里向她走来的样子,事情。现在站在叶城更迭、变乱在半时间,似乎过得分人生大起大落,回忆起来,这一年的

把渊给杀了!是的,师父他……他

可是,信任他是那么地依赖他、曾经他却毫不留情地摧毁了她的一切!

像是荡,觉得做了空空荡怔地站在庭院里望着大病初愈后,朱颜怔空,心里恍恍惚惚,一切似乎都是假的,就暮春的青一场梦

就好是的……真希!梦啊,醒虽然望这都是一场了。可是,这却都是真的仇!一切渊死了……她要为他报来什么事都没有,那残酷,

便变了脸色。手都能捏死她,如炼,此生此世是没有报是的,既然她上涌,不能什么也不做地坐以待毙。以她现在的要为渊报仇,便仇的指望了。微末本事,师朱颜一想到这里,胸口血气父一只果不抓紧时间日夜修

很适合修炼。竹环绕,没有人周围翠的回廊,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侍女,独自——这里是个九曲回廊迹罕至嬷嬷和所有的站住身,打量居住,安静而僻,倒是她支开了盛走到了花园最深处人

朱颜刚走到石台上,双手虚合,忽然间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

骤然回身,藏在假山后的那谁?”她看到了个鲛人孩子

离开,依远远地看着。旧跟着她来到了这里,苏摩没有和其他人一起

开。”可不“怎么了?”她忍不你是怕我有什好好修炼,住皱了皱眉头,“会想不要为渊报仇呢,现在要么事吗?放心,我还

子沉默着,却不肯回去。“……”那个孩

招了招手,让那个孩子是想要学术法朱颜想了一想,“哎,你不怎么练,如何?”?先看看我过来:

摩愣了一下,眼里露出了一丝光芒。“在这里?”苏

朱颜指了指不远处的现了长凳,,湛碧色的眼睛里出让苏摩,静默地看着她一丝罕“嗯。底下去,的好奇。心站定。那个孩子你坐那边走廊在远处乖乖地坐下避开一点,然免得伤到了。”后便退入了天井,在中

在眉间虚合光里,微微天高闭上了眼睛,将气爽,朱颜沐浴在倾泻而下的日双手

这天和地。那一瞬间,她心里的在瞬间睁开,凝视着另一只眼睛

她缓缓将双手前移展开,十指微微动了动。

忽然一朵地从地上飞上!荼蘼花簌起,排列成了一条线间,那落了一地的簌而动,竟然一朵,飘浮到了她的掌心

坐在廊下,眼“啊?”那个鲛人孩子睛一亮。

风吹拂,头,盈盈怒放!的一声,那些凋落看!”朱颜抬起手,口气——只听“刷”吹了瞬间重返枝的花朵忽然间如同被春对着手掌心轻轻

也忍不住,脱口惊呼了起来。“啊!”苏摩再

是必要的。可是多少力量呢?所以又能攒下解释”朱颜拍了拍手,对一的孩子力量五行万物的道,“提升个人自己所用。便一生下来就开始修炼之中灵力,固“这只是最基人生不过百年,即知道吗?”,最重要的是控制六合本的入门工夫。,为

我们。”那点着头,忽然开口,“鲛人可不止百年啊个孩子似懂非懂地呢!”可是……,我们能活一千年

“好吧,“……”朱颜被他噎一下,忍说空桑人!我教你不住白了这孩子一眼,的是空桑术法好不好?

,又问:“六合五行?那又是什么?苏摩努力理解着她的话

着无得直白浅水火土谓之五行什么,我再给你看有昔年师父那么大合。在“金穷无尽的力量们中间,有返枝的耐心,双手,便已经不得了啦!在流转。凡人只要”朱颜尽量想说,东南西北天地谓之六显,然而显然并没再一拍,道,“落花能借用到万分之一一个厉害的!”

上。不到片刻,头顶的万里晴她手腕一印,掌心向翻,十指迅速结了一个空中,骤然凭空出现!了一朵云

挣扎扭那朵云不知,不情不在了庭院的上空,几经形的线强行拖来,停愿,似乎是被一根无孤零零地飘着,一路逶巍地不能动。曲,最后还是颤巍是从何处招来的

……是你弄来摩忍不住轻的吗?”苏声惊呼。“啊?这云

看,操纵落花返回枝,“你这个术法已经是“从圆一丈之内的者,所能控制的半径颇耗灵力事。而力量越大的修行落海上抓了一朵最意道,却微微有些气喘范围也越大——”一丝得头,只是方”她带着近的!

大吗?”的范围“那最大个云荒那么有多大,“有……有整?”孩子的眼睛里有亮光,惊奇不已

朱颜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有。”

“啊……”孩子!”情不自禁地发惊叹,“这么厉害?出了一声

那一朵时候不但可以呼风唤云,“阶位的时声音,抬起手,指,甚至还能控制你是鲛便能借用这天下所人,天生可以操纵水只要你好好修炼,到“当你修炼到最着天空!”她微微提高了生,六合相应,的力量——候,五行相有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海为你所用呢整个七!”

憬的表情来。脸上露出吃惊憧了一声,小苏摩“啊”

出各儿又是势的变化,在天空里变儿是奔马她默,随着她手团云被力量,飞速地变换晴空之上,那小小的一种各样的形状一会她操控着着手势。万里,一会儿是骆驼,一棉花。,在双手之间凝聚起了风帆……如默念动咒术同一团被揉捏着的

子在廊下看得说不出“啊……”鲛人孩话来。目瞪口呆,

了她刚吃完的竹鸡的“看,竹鸡!,朱颜把那朵云揉搓成地抬起手指怎么样?我”最后捏得像吧?”状,不无得意天空,“

动,似是忍明是一只……一只苏摩嘴角一住了一个笑,哼了一声:“这明肥鹅。”

颜刚要说什么”朱“胡说八道!,忽然头顶便是一暗。

于受不了折磨,骤然雨势之大,中有那朵饱受蹂躏的云似乎头顶泼下来变暗。乌云盖顶,云倾盆简直如同水桶直接一般!大雨轰然而下,

中庭,压根来不及躲成了落站在朱颜鸡。,就被直统统地

哈哈哈哈!”她湿却听到苏摩在廊下淋淋地站在雨里发呆,声大笑

形的戒备和敌视,遍多日前不知道受了多少折磨子以子以,然而一转头忽地又愣体是刺。而这云破日出,璀璨无比,来想发火,眼神里总是带着无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孩子放声令人心神为之一夺。阴郁孤僻的鲛人孩大笑吧?这个—这一笑简直如同住了—“笑什么!”她本

怒气朱颜看在眼里,满腹的便散去了。

回过神抬起头就飞也了抹满头的雨水,等影。似的逃得不见了踪嘀咕了一声,抹那朵号啕大哭的乌云早来,“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教你?”她

孩子的眼控制七海吗?”摩跳下地…这些东西,你……的可以得有里点起了一盏灯,他抬“给。”苏仿佛有人在他小小的心你真的打算都教给我?我学了真激动:“这些头看着她,语气都变,递过来一块手巾。睛里闪着亮光,

“叫我一声姐姐,鼻子,“叫了我就教给你。””她刮了一下那个小鲛人的

,明明比你老。”岁了:“我都七十二苏摩有些不高兴

就算了。颜哼了一声,“不愿意“那我走了。”朱

在他心里设放。关了进去,无法释死地当她扭东西给死动,却没有发声,似个孩子的嘴角动了一个牢笼,将什么开的时候,那过头去装作要离乎有无形的力量

,眼看他不动,又飘了回来,臭脾气的小到回廊尽头“哎,真的不肯啊?”!”兔崽子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她装模作样地走

发不出朱有个了解——然后明:“好了好了,教你遍所有的术法,让你大概你最感兴趣颜叹了一口气,声音却是怎么也唇翕动了一下,嘴形似戳了戳他的额头,天再苏摩站在那里,嘴选择看一也不好再为难他,便入门,好不好?”啦!今天我先给乎是叫了一声姐姐,

!”苏摩用力地点头,两眼放光。“好

难的定影、金汤、落了庭院里,开札上法、从最简单的…...一个一个朱颜用手巾草草擦了一纸鹤传书、圆刚学会的始演练从师父那个光见影,到略难一施展开来。把头脸,重新回到点的水镜、惑心,到更

飞快地画着符多那么复杂突飞猛进了,或许或许是这些日子及救渊的记忆令她刻头到尾演练了错,的咒术,她居然骨铭心,这一次,那么瞬间就是来不艰深的防御之术:千树。一遍!到最后,便轮到一个也没有记咒,真的

大树破土而出,小小当她毕,单手按住地面,瞬间无数棵结印森林!的庭院转瞬成了一片

出目眩神迷的表澎湃汹涌的力量,为久不语。苏摩自大海深在一边定定地看着这一切,小脸上露第一次感到了天地间这些术法所震慑,久来——这个来处的鲛人孩子似乎

”她擦了擦额角的微汗样,我不得意地问“怎么害吧?

“嗯”苏摩看着她,用力地衷的敬佩。点了点头,眼里露出

“来,我教你。也觉得疲累无比,开始……”来,翻开,“我们便拉过他,给她的那一卷手札拿将师父基本的五”她在将所有术法演练过一遍后行生克从最

一遍,方便背诵。文重新默写,甚至拿出笔听着,一丝不苟地学习将手札上那些上古的蝌摩非常认真地蚪文用空桑

七字都背不下,但学起么都记不住,半是,这居然什来。着性子一遍又个孩子看着聪然而,奇怪的任凭她耐天下来,就连最简单的一遍地复述,术法来却是十分迟钝,明无比

,湛碧色的眸子都空地看着那一卷手札苏摩也有些意外,到最后只洞了。仿佛是茫然

饭吧……等明天再来“没事,刚开始学的点的。都会慢一”朱颜强自按捺住了时候不耐,对那个孩子道去吃继续!”“我们先

口诀论怎么教,苏摩始终连第一个都记不住。了第二天,第三天,无然而,到

“喂!你到底有没有不住?颜性格急躁凭她栗子,“关,忽然道:“可是,那么我……我就是记……好像会了,你怎么可能还记简单的东西,了他一个爆就七个字,连鹦鹉都学就打打,咬紧了牙终于不耐烦起来在听啊?”朱”孩子没有避开她的在动。”手,任住!这上面的字,劈头

朱颜愣了一下。“什么?”

“不片空白了。就好像……就好像有什么“那些字,我一眼看过去清清……我就是记不住!”知道为什么里流露出一种挫败样。”,喃喃,楚楚,可到了脑子里,苏摩低下头看着住了一东西挡立刻就变成一手札第一页,眼

“……”朱颜越听么可能?才七个字而怒骂,“怎已!你们鲛人是不是因为点着他的额头,小时候啊?越是皱眉头,不由得发育得慢,都特别蠢

头瞪了她一眼苏摩猛然颤了一下,抬

一句话就能心理脆弱非常,只要闭上了嘴。这个孩子大狼崽子……下意识令他的眼睛从澄澈返回约由于受过太多的非人折磨,童年时遭朱颜愣了一下,到阴暗。真是养不熟的

”她嘀你!咕了一声,“你自己练吧。“哎,算了,我怕了

个小祖宗忽然间个孩子,自顾自进了庭院。敢凑得太近生怕这又翻脸闹脾气。兢兢地跟在她后面,不她扔下了那侍女战战

宾客。喧闹声,似是管家在迎送什么外头传来一阵

“谁啊?”她顺口问

道:“大概是总督。”大人又派人来问安了盛嬷嬷在一边

什么?”“白风麟?”朱颜怔了一下,“他来干

一朵菊花,“最近药材补品……几天大概是外面局势紧张,忙不过来,所以才来了好几趟!每次都送亲自没亲自成了起来都派人送“郡主昏迷的嬷笑了百年也用这段日子,总督大人可了许多名贵的不了那么多!”东西过来。”脸皱,郡主你就是活一哎呀来探望了,但还是每

奸即盗!”觉得有些不舒服,嘀那么巴结?”她“他怎么忽然心里咯噔了一下,咕,“无事献殷勤,

朵花的赤女,族小个男人盛嬤嬤笑眯眯公主:“窈窕淑君子好逑。郡殷勤……”儿,自然每都想献地看着出落成漂亮的女主那么

转头在父王呢?我病了那,冷哼了一声,忽,不由是想得简单么久,他怎么状,所以才来百般讨转头问,“对了,我父了事受了伤,他一定是“哼,我在好罢了。”朱颜却看我?”我会都没来王面前告他的然想起了一事担心叶城出

他……”王爷盛嬤嬤愣了一下。

“我父王怎么了?盛嬷嬷,“他到底怎么看我?了?为什么一到叶”朱颜虽是大大咧咧,立刻觉得有什么不在了这里,那么久没来对,瞪着眼睛思却是极细,一瞬间看住了城就把我扔

盛嬷嬷:“王爷其实是来咳了一声,道过的。”

时候?一惊“什么“啊?”她不由得吃了

同时也通知了在帝都的来后的第三天。”盛嬷嬷道,“那时候来。”王爷赶大神官把郡主送回来,就是郡主受了伤回

“真的?”呢?”,“那……父王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有些尴尬地道,无虞之“王爷在病榻前帝都还守了一天,看到郡主身是在“说后,便匆匆起耽搁太久。”要事要办,不能在这里身走了。”盛嬷嬷

子说不出话一下“什么?”她有点愣住了

却是无与伦比父王虽然是霹雳火般不过扭了,只一次从等不样连片刻都的暴脾气伤,父王却居然不得两马上摔下来塌下来的大事,才天吃不下饭?到底是什么样天?。她有脚,他都能让他这,但从小对自己的宠爱等她醒来就走了,这次她受了重

朱颜心里不安,思量了,不由得渐渐急躁起半日想不出个头绪来来。

出去,直接找到了事啊!”她一去了便冲了帝都!那边到底发父王为什么又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有什么急管家,劈手一把揪住,“快说跺脚,再也忍不得,转!我

?为什么他这么急

督大人管家正在点数着一堆总脸色,“郡主,这个道呀!起来,不由得变了府送来的贺“这……”礼,一下子被揪属下也不知

给你交代上难道还不“胡骗的,对着几句说!”朱颜却都干什么?”不交代心腹,父王就算对谁都他怒喝,“你是父王的?快说!他去帝不是那么好蒙

事谁都不能说家满脸为难,“王爷叮嘱过,这,属下也是不敢!就是郡主杀了属下“这……”管

惊呼着上前拉开:“我的小祖宗哎…听到这种大义凛然的话,朱颜气得扬起了这人来一…你身体刚刚好,这又是要做什么?快放开快放开……下。旁边盛嬤嬤连忙手,就想给,连声道

的眉心!朱颜看了管家一时,她却聚然。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闪电一般点住了管家眼,冷笑了一声,竟伸出手,快得如同的放下了手

她的指尖有一点光,的眉心。透入了毫无防备的管家

知道的秘密瞬如瓶的忠仆的内心,将!那是读心术间直接提取了出来——只是一瞬间,她便侵入了这个守口所有想要

了什么事,两人了!”开,死死“郡主!”盛嬷嬷连忙扑过来将,“你在做什么?天…拉住了她的手…你、你把管家都弄不知道发生晕过去

后连退了两步:“,往然而那一个刹那朱颜已经洞察了一切什么?!”

只是站在那里发呆当她的手指离开时,对往里走去。忽然间一跺脚,转头便了下去,面如纸色。然而朱面的管家随即倒有顾得上这些,颜完全没

掐人中唤醒他。那边盛嬷嬷扶起了管家,用一迭声叫苦:“却看到朱颜冲进房间,由得吃了一惊,连忙赶上么?”宗哎!你这又是要做什主……郡主!”来,匆匆往外走,不“郡随便卷了一些行李,便我的小祖

牙。“去帝都!”朱颜咬着

盛嬤嬤懵了:“去?干吗?”帝都

她恨恨道,几乎取出来了父王所说过把我卖了哭出声来。是的“去阻止脑海里直接提去,!”亲见——父王那个混蛋!我再不,刚才,她从管家的他……他就要句一句,如同的话,一

“既然阿颜没有大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紧急,可千万耽搁不得。你替我好好看着阿颜,事,那边,白王还在等我呢!事情就先回帝都了

是要两族结盟?”“王爷密会白王,莫非

白王提出了联姻,我族重振声望,阿颜也会嫁得放心了。”“不错,我得赶着过去和他见面。这我也就婚事一成,不但一个好夫婿,

冷彻了心她只听得一遍,便肺。

这是把亲生女儿当什么了?刚死了没几个月,么?她的上一个夫君居然又要谋划父王着把她嫁出去!他……

牵了马就往外朱颜气得浑身发抖,

父女关系!然王府了!!他得去阻止父王做这种蠢是的,她后浪迹天涯,再也不回把她要是执意再嫁出去,她就和他断绝

看到了跟在后面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好好待在这里吧!别跟来了然而,她刚要翻不耐烦地道的瘦小孩,:“苏摩,怎么了?你就身上马,

了她的缰绳,眼头,拉那个孩子却摇了摇神固执:“我跟你去。

开他的手,嘴里道,着来凑什么热“哎,你跟不好,有些急点要紧事而已!你躁起来,便用马鞭去拨是要出去办”朱颜心情就不能听话一点吗“我只闹!别添乱了?

并没有注意到,只是倔强非常,怎么都不肯放手——仔细急:“放去,孩子眼睛深处其实隐藏着深深的惧和猜疑,然而,着急要走的赤族郡主不,,那孩子也手!再不放是气我抽你了啊!”

拉住她的马缰,还是怎摩死死地么也不肯放。可是苏

地颤抖了一下,眼神忽地变了。他的手一下——那一真的打你!”她气坏不重,只是为了吓“我下并马鞭高高扬起,刷地抽里的这个死缠着她不放的孩,然而那一刻苏摩瞬了啊了,手

立刻看了她一眼。朱放?自己找打着手背上那而在气头上没有!”了一下,然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让你不肯一道鞭痕,又抬头弱,怒你打我?”道:“谁颜被他的眼神刺那个孩

…”苏摩忽地放开了“…着她。手,往后退了一步,死死看

了,如今外面到快下马吧老脸迭声道,“了上来,拦住呀呀,我的小祖宗,你们闹什么呢?”盛嬷处都儿去?”戒严了,你还想跑哪嬷趁着这个空当追“哎了马头,苦着一!别闹

了一下“戒严?”朱颜愣,“为什么?”

地搜捕复国军余党呢!”云庭,封锁了全城,“还不是因为前日星海情,“,窝藏了那么多逆到,那儿居然是复国正在挨家贼!”盛嬤嬤一拍的表军的据点了星海如今总督大人派人查抄云庭的事?真是没想大腿,露出了不敢相信

由脱口,“真的?”“……”她听得一惊,不

口婆心地劝告,“外不许出城——谁也“当然是真你又怎么的!”盛今正在戒严,没嬷嬷拉住大人的亲笔手令,面如了缰绳,苦有总督可能出去?”

神色凝重了起来。朱颜愣了一下,脸上的

父杀了。那么说形势更,如今虑。已经被师风麟借此队全城搜捕,只怕,心加严机会调动军峻——她一想到这里群龙无首的时候,白满是忧人目下正是来,鲛里便是沉甸甸的,本来是复国军的左权使

得出门一趟,顺便也好查探一下外,她还是是的面的情况。

推开了盛嬷嬷的还是要手,朱颜二话不说地去一趟的!”无论如何,我道:“

我的命哪!”苦,“你这是要“哎哟,我的小祖一迭声地叫宗哎!”盛嬷嬷

了嬷嬷一句,又城手令,不会乱来。颜顿了顿,安慰“你们在府里,替我“放心,我会麟要出指了指一边的苏摩,”朱看好这个小兔崽子先去总督府问白风就行了。”

来,看了看有一丝恐惧,“这里……这里全是空“不!我不要一个人桑人!”声音周围,在这儿…”那个孩子却叫了

着不要给别人全部都翻札,扔不懂的回来问我——记怀里,“喏,我把一件事,马上回来。”本手她想到了苏摩的你的。我只是去办“放心,他们不会虐待看。”看得懂。有什么手札了想,从怀里拿出一译成空桑文了,你应该

情却说话。这个孤僻瘦里的表小的孩子,眼眸,看着她,不经常像是个然而苏摩只是站在那里饱经沧桑的大人。

扫过去,熙熙攘攘的人守,正在地敲门搜索朱颜策马在都看到有空桑战士,每个路口一户也不曾落日一样,热闹,竟是挨个地盘查行人,更有许多战士正然再也不见一个鲛人。在挨家挨户大街上疾奔下。街上还是如同平繁华群里果。只是一眼,并不见太多异常

急地往总督府飞王府的令牌,她一路个路口前,她眼角关卡,满心焦头看向瞥见了什么靠着腰间赤驰而去。然而,在一利地过了许多停住了,抬了墙上,忽然勒马

那里贴着几张,上面画着一些人像,是告示通缉令。

铢,出首者赏一千金铢。”的脸。一张就画着她熟悉铢,击毙者赏两千金千金左权使,止渊。擒获者赏迎面下面写着:“复国军

“什问旁边的士兵,“这住转头?”…这个左权么?”朱颜在通缉吃了一惊,忍不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使,

“哪死了,叶城哪里会被摇头,“如果真的他搅得天翻地覆?”明还活着呢!”士兵里啊,明

“什么?”朱颜全身一震,一把将,“真的活?”那个士兵抓了过来

士兵被吓是真的啊!”“当……当然了一跳。

“……”她只觉得要喘不过气来的士兵,话不说,扔掉了那个诛之下活下来了?难道从师撕下来一把将墙,策马就向着眼前一阵发白,二父的天上贴着着!他,他总督府的通缉令狂奔而去。渊……渊还活双手发抖,

怎么可能!的天诛之下,从未有活口!师父

,一眼认出了福全在门口当值忙迎了上去,“…郡主她,惊得失声,连去府上替大人?”正好是白风麟的心腹送了补品呢!不是说郡现在就……”“郡…刚刚还您怎么来了?小的您还在卧病吗?怎

吗?”朱颜门口的小厮,直接便往跳下马,将鞭子扔给里闯“白风麟在

大人不了。”拦住了她,赔着笑脸道”直到她几乎闯到了主留步……内室,福全才堪堪在,一早就出去,“总督郡主留步!“郡

“怎么会不在!一怔,跺脚,“去不由得”她哪里了?”

海云庭出在忙着围剿复国军,很骑军帮助平叛,总督事,总罡将军了。”来了骁少在府邸里,”福全声下气,“今天帝都派“星火暴,因此说话格外低知道这个郡主脾气早就去迎接青了那么大的督这些日子都

说,一把将那张通也不多说的是真的吗?”,“这上面我问你也一样,”朱颜“那好,令扔到了他的怀里

“什……什么?”福全面的人愣了一下,展开看,满怀狐疑地,的确是叛军逆首!”那张通缉令看了喃喃道,“没错。这上

着吗,如今还活说这个!”她皱,“这通缉令上的人“我不是……?”

杀伤了上百个人,劫走了几十个复国着。这个逆党首领三天人冲进了叶城水牢,,点了点头,全一时么要这么问,又看了间没明白她为什缉令之前还带着军俘虏呢……”一眼通里赔笑:“自然是还活

“真的?颜脱口道,只觉”朱得身子晃了一晃。

着她的脸“当然是真的。为全有些诧异,问?”福何有这一色,“莫非郡主首的下落?”有这个逆

了一口气。是慢慢地摸索着找到了坐了下来,猷地她没一张椅子,有回答

沉默了然失声笑了起来。片刻,

“郡……郡主?”福什么?全愣住了。她

还活着!太好“哈了!哈哈.....”她仰头笑了起来担瞬间不豁然开朗,神清气爽甸压了多日的重还活着……见,笑得畅快无比,“,只觉得一下子居然还活着!”,心里沉甸

这个不知道说什么叨,一边笑得像个赤王的千金坐在傻瓜。那儿,一边念,满头雾水地看“……”福全在让

“太好了!渊……渊他还活着!”

静地听着她的笑。隔着一道深深的垂帘,内堂有人在静

的笑声,面色却沉静如,抬眼看了看边白色的忧畏督府的最深处,听银铃般”身着一“咕。惧之色。悉的水,没有丝毫的波澜。鸟低低叫了一墙之隔那熟然而时影坐在叶城总他的脸色,有些担

想必这一个多欢畅,这样开心一路她笑得这样折磨和煎熬吧。檐角响起,月的时间串银铃在得人心里也是明里,她也经受了不少的亮爽朗了起来——,如摇上云天,听

所以在压力尽释的这一刻,才会这样欢笑

她的心里,竟是真的把那个鲛人看得比什来,么都重。

解,“渊要是没么要故意死,我迟早都会等着我找声,有些不知道的呀!他为什么师父要瞒他报仇?”笑了为什着我?还说阵,朱颜才想了这个问题,嘀咕了一“不过……那么说?”

眼,却是一副洞察的帘幕后,时影看着手里的玉简,模样。抬起四只眼睛看了没有表情。重明微微低下了头,

要面子啊……”是懒“算了……师父一向了一所以不肯说?真是死声,冷着脸,话又少,估计“让渊跑了,他大概也觉得很丢脸得向我说这些吧?”外头朱颜又嘀咕

了推必能明白你的心意吧看,人家心里的想四只怪眼?他的手——你看你出来,以那个头的边的人,用喙子推法若是不说粗枝大叶,下辈子都未看了看身死丫都想到哪儿去了?明咕噜了一声,翻起

然而时影袖拂,将嘀嘀咕咕的神鸟甩到了一说话。子一边,冷着脸不

外面,:“拍胸口,松了口气不用找师父报仇了!既然渊没死,我也就话,我一想起要和师!哎,说句老实朱颜嘀,又觉得有点父打,真是腿都软了。侥幸,拍了太好了,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咕了几句

雾水。笑着自言自语,满头的”福全在一边听她“啊?

眼里露出嘲讽。重明听得摇了摇头,帘幕后

“本来想着,就算我打口气,“现也是好的。”朱颜摇了在好像也不用摇头,叹了死了。不过,被师父杀了

后的人却猛然一震轻,帘幕她最后一句极轻极

“啊?郡主还有个,“一定是个了不起的没头没尾,只能赔笑着,勉强想接住话题人物吧?”师父?”福全听得

最厉害的人了!”朱颜笑了起来,豪,满怀自“那是。”“我师父是这个云荒

说话。简上时影的手指在玉帘幕后,慢握紧,还是没有

气,不知道又面又叹了口他一定又要忧心忡忡,“不过等想起了什么,打我了——下次再见到,“哎,”朱颜在外我这次捅的娄子可大了!”

了头天哪……当时没觉得,谁叫那天她侯师父的,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竟嚷着要为渊了师是啊的奉承谎话也表情真是报仇、要被他戳穿了气昏父?对了,还有,她以!怕!前那句随口

战。着,不由得打了个寒她怔怔地想

用找他报仇,也多挨几顿打,软算了,既然师父没杀渊你死我活……计师父也就和以前一样不用事情了。反正她也不原谅自己了。就没什磨硬缠一下,估

,等来拿她满心愉悦地站了,我要去帝都一趟起来,一伸手拿了回来,对福全将那张通缉令个出城好了,我明哎,没事的手令——回头让他弄道:“白风麟,想问他回来,你跟他说。”天再了!对了

了当,只当统领叶城的总督是个普通人她说得直截去。一般呼来喝

能连声应承,“好,告!质问,属下一定有些诧异,但不敢“郡主要出城?”福全等总督大人回来,

,谢谢啦。”朱颜心“嗯情好,眯眯地转过身。

帘,淡淡地映照在她身上,让之中行走,明丽透亮春的阳光透过窗她转过身,准备离去,这个少女美得如同外面暮在云霞

神官坐在黑暗深间里,重明用力里都发。。然而白袍几乎要说出人话来了影的手简,低下头看着睛骨碌碌地转,急得嘴处,手里紧臂,四只眼地用喙子推了推时紧握着那一枚玉眼看她就要走,房手心,却依旧一言不

情大好,一蹦一跳来!忽然感赤王的小女儿走到台阶边,觉背后有一道劲风袭往外走去。然而,刚

“谁子以来她一个印——这些日法突飞猛进,挥手之有什么东西一头撞上了摔在了地上,整个结也不想抬起手,刷地无形的结界,瞬间发出界都颤抖了一下。听“吖”的一声,?”她吃了一惊,来不及回头,想之盾”,只结了了一声重重的闷响间便已经结下了“金汤

睛一看,“啊?”她定四……四眼鸟?”不由得失声惊呼,“

凶狠。刚眼睛血红色的果然,有四只才的一瞬间,化为雪雕冲出,想要上去界瞪着她,骨碌碌地转果却一头撞在了结愤怒而几乎整个头都撞扁了。界上,隔着透明的结大小的重明从内室叼住她的衣角,结

回来,“会在这里?”“对……手指,将重歪了的喙子给正了明被撞得”朱颜连忙挥手在了手里,抬起撤去了结界,将它抱你怎么对不起!

在她背上啄了一下,痛得忍不住叫了一声神鸟愤怒地

“谁知不是也……”就上来咬我!我这是而出,“呀!你既嘀咕,仿佛忽误伤!”朱颜愤然了什么,陡然变了脸色,脱口地想起道你会在这里啊?还一声不响里,那么说来,师父他然在这……他岂

就说话说到一半,她看着房间的深,张大了嘴巴怔怔不下去了

暗的深处静静坐侧脸寂静如古井无声地看着一个白袍年轻男子,正重门的珠帘深卷,在黑着她,眼神锐利有一丝表情。背后,,没

师……师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