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七章:冰炭催折

第十七章:冰炭催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下了一眼躺在九嶷山的大神官出现微低下头,室,他微地一蹙,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弟子。地上的朱颜,眉头不易在了星海云庭的秘密到还会在这里再度见觉察

头上。一声手,那支玉骨““是你?”大神刷”的官松开了飞回了朱颜的

怎么来这里了?”巴巴地道,“您……您一劫,不由得瘫软……师“师父?”朱颜知道躲过了在了地上,结结

,渊现在一定——是的,时影没有回答,也能吓得一个哆嗦,立眼神了身,挡在了渊的面前一个打滚站起师父绕过了她视线法的话早就被他杀了!发动术身后的渊。那种眼神着她,令朱颜,只是冷冷地盯

“刚才是你挡住了我的攻击?”时影终于开了之盾’?口,打量着朱了‘金颜,语气无喜无怒,波澜不惊,“你学会

了…”朱颜怯怯地点了点可不知道是师父您来了!若是知道…”辩,“不过,我……我“刚……刚学会!似的说了一句,又连忙头,夸耀

时影冷笑了一声:“了?”就挡不住

她一窘,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她只怕心胆立怯,就是的,如果知道门外发动攻击的是师父,粉!瞬间流畅无法将那么复杂的咒术念完——而只要慢得一刻,为齑那道光就会把她连渊一起劈

的力,这个住——这几错,居然个月来你进步之快,实之盾’。”时我用上了八成能接得料。”“很不刚才那一击,金汤影的语调是淡淡的,云荒也没几个人在是出乎我的听不出喜怒,“能以这种速度施展‘

他说的明明是赞许之词,然而眼,是为了保护这个人身上一掠而过:“你这在朱颜身后的那个男?”么拼命神却冰冷如刀锋,

朱颜不敢撒谎头皮点了点头。,只能硬着

事,只要对抗我。”颜淡淡道:“看来我时影默然地看了渊说得没凡,任何错,你潜力非,只是转头对一眼,不置可否能做得到——哪怕是你真的想,你永远都

不过不子……弟子哪里敢对抗您啊!”朱颜下,可怜兮想死而已。却在这样罕见的表扬哆嗦了一“弟兮地道,“我……我只

的师父在看到渊真奇怪……为渊的面前间,下一个瞬间师父会骤下,挡在了!拦在中她一边说着,一边下意。不知道为何,她有一手,取走渊的性命何一贯不露喜怒时,眼里种错觉,觉得只要自己不死死地往前一步会涌现出这样可怕的杀意?

又打量了渊一到过的‘渊鲛人?”眼,“他居然是个了一句,’?”时影淡淡地问“这就是你以前提

“是……是。”朱颜战栗了一下

时影一直以气冰冷:“你以前说无双的鲛为他只是个积年的老仆的视线在那个俊美人男子身上一掠而过,里待了很多年他在人而已。”赤王府我还,从小陪伴你长大——

他……他都大的自加密道里逃跑。然而推他的胳膊,示待了很久,是看着我长一步,力,推了面,努力想把渊藏起来,渊却完全不领情而拨开了府里着,挡在前,反手腕暗她的手,往前冲了活了两百多年了!在王“没……没错呀意他赶紧从那个:“放开如意!!”朱颜结结巴巴地说对着时影厉声道

时影的手似乎下意识了一声——那一瞬,口低呼地松开,将拖着的女子扔到了地上。如意?朱颜的得一眼,就情不自禁地脱视线随之下移,只看

人匍匐在地上只是短目的血迹!苍白。她被翠散落,秀发已面目全非。一头珠,脸色,奄奄一息赫然留下了一条殷红刺了长长的通道,一路上那个风华绝代的花魁早短片刻不见,凌乱,人强行拖曳着经过整个

骤然燃烧的瞳子里冲过去了。住了他,他大概就有怒火。若不是朱颜死死拉苍白,湛碧色渊的脸色也变得“如意!”那一瞬,要瞬间

朱颜的心里,却也是然而,猛然一沉。

也承受不住。此刻这个刑罚,交错使同的术法—经是千疮—其中两绝色美女外表看起来还少用了五种不对这个花魁的关切女人身上至用,非常的三种都是血肉残酷,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看出师父在这种是摄魂夺舍的,剩下她看出了渊好,但身体骨骼早已百孔。是的,

,他怎么下样的绝代美人得去手!

地抬起眼来青楼寻欢朱颜不敢相信作乐是因为现在方才以为师父的认知那么睛,怔怔地看着师父—这件事超出了师父对应起来!酷的手段和她所认识的—如果说她同样无法把如此

浮现在黑暗的廊道敬佩。”时影站在那出淡淡的光华,漆情,眉目之间没有感里,一袭白衣很是硬气黑的眼眸冷而亮,里,仿佛在发锋锐得如同一柄剑“这女人,连摄魂术都挺了过去,倒是令人

他看向了渊,而渊也在看着他。

然有声觉。在那一瞬,的错朱颜几乎有一种虚空中刀剑铮

于找到你了。”时“我终影慢隐藏着一种“果然,星海云庭是你们,一字一句,平静之下魁是你们的内应。”慢地据点,那个花尖锐,

交手的,也是你吧?”他顿了顿,又道:“昨府和我天闯入叶城总督

认,只是淡淡道:“是并没有否

。”时影的声音平复国军“真国的领袖、手下杀人灭口又全身府如人无人之境,在我是没想的左权是令人惊叹—而退,这等本领,愧是海实在使,止渊。”静,“能来去总督里还有这样的高手到,鲛人—不

?”朱颜失声惊渊。呼,转头看着“什么

着,一次然而,渊只是淡淡地听么多年,她还是知道他叫止渊?那然:原来……他的全名!。她不由得愕并没有丝毫否认的样

握紧了手是抬起—那一刻,一贯淡然迸发出凌厉的气手,缓缓势,一瞬间整像是脱鞘而个人就好然亲切的男子身上忽里的剑—渊没有说话,只出的剑!

确不是剑圣门下??是“哦,原来你的用的是实体的剑因为还没达到剑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到渊圣门下以气驭的剑时影眼里掠过一丝洞察,“你剑的境界?还是……””显然

,一一语未落道闪电迎面而来。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渊低声冷笑,骤然出剑!

起来了!人,居然就这样在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们……他们真的足无措——他她面前打起来了!有点手朱颜怔在了一边,

,连声喊道,“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别打了些不知所措!”她一时间有“别……别打了!快停手!”

会她的呼喊。然而,压根没有人理

让整个房间里的器物摇那一缕声音呜咽变从他黑色的出鞘时,搏杀,当渊的剑越来越快,风声这完全幻,越来越急,到最后竟接近于鬼啸!摇欲坠。随着剑出一场你死我活的带起的风脊裂缝里穿过,

影退了几样暴风骤雨灵活多变,游走万端,然而,无论他怎上旋绕闪电在狭小的而已。步,从房间里退回到走黑色的般地攻击,却只是让时廊上房间里和走廊

时影面色不动,只是了双手。从白袍下抬起

到师父用双手结她还是第一次看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朱颜大惊失色:那么久了,

刺过来的虚空里就有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将的剑——然站在凝定,双己的手,眸微微下垂,凝视着自道深黑暗的走的方向!在一瞬间,而,他每一次指尖的划处,时影无形的墙壁立起,的表情肃穆根本没有去看对方黑色剑锋挡了回去!过,都对应着渊出剑

不透风。疏可跑马,密每一次的动作都代表做出各种手着一个极其凌厉的咒术:或守或攻,或远或近时影的十指在胸口交,无声而迅疾,

然还有这样神一样强修行二十朱颜在一旁完全插不上嘴大的人存在!呆。,直看得目瞪口那些咒术,每一个动手指就行?这世上居要普通术师而师父他却只要动年以上的功力,都需

她聚精会神地看着师父得有些出神。的咒术,竟一瞬间看在指尖释放一个个玄妙

眼,刷地放出了上。一道闪电,击落在甬道然而,师父手指忽然停顿了一下,回头上的动作

她跑了?“该死!”时影低叱了一句,“

。那个星海云庭的花踪影!看到了房,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如意谁?朱颜愕然地顺父的视线回头,间里已经空空荡荡魁,着师

却还要迎难而上,力战那一瞬,她——渊明知机会逃离!他……命都不要了吗道自己身上有伤,强敌,原来只是为了那个美女为了让那明白过来了花魁有?,竟然连自己的

那一刻,她的心里忽铁块。,如坠然又酸又涩

里激荡的剑风忽然然下沉一刹那间,房间时影立刻追击花魁仿佛是生怕眼神一变,手腕忽了。消失

千万剑影归一,在空中瞬间聚集!

,无声无息!窒息,身不由己地往后连退剑的力量三步聚全力,渊凌空跃起,一剑刺下。那厚的柄剑锋一剑凝风声,就如同一柄又有丝毫的的朱颜顿觉胸口地破开了虚空——那一反而再也没和威压,竟令站在一边

九歌九问…...你都又是你什么人?”何辜’!”,分光化影,一个“好华和流梦两位剑圣,从什么地方学来的?飞缩紧,冷笑,“剑圣时影瞳孔‘苍生

,刷地接气势逼人,不留余地。根本没有回答他着,他手指并起一连出了三剑,剑剑的问话,瞬间又住了那一剑然而渊一边说

,和同伴一起逃走左右展开手又瞬间合拢。那一瞬做梦!”骤然放开了胸口交错的,身体急速旋转,宽大手,舒臂,他扬声冷笑,的法袍猎猎飞舞,然后,双吗?“想逼退我

心交错。食指对着食指,在眉

这个手势是如此札最后几页看到这,这难道脑子一亮熟悉——过。那一刻,她……天诛?!似乎在手:糟糕!

不及想,刹那间一朱颜全身一震,想也来了过去!点足,就飞身

快闪开!”她面扯开——“位,声,衣衫碎裂,全力把他狠狠往后步。而她借着那一刺啦”一渊往后踉跄退了一挡在了他的面前!拉之力瞬间换拉住渊的衣服,用尽

的光华已经在时影的指尖凝结那一瞬,一道淡紫色

天诛之下,尸骨无存!

!”不……不“师父!”朱颜惊呼,“

穷无尽的力量。地,便能汲取无载着一种最强大的防那是从大地深处——,她想起了手札上最后唤木系的防御术,以身为引,只要脚踏大术:千树几页上面记刹那间

抗!有千树才能勉尚未来得及学的。但的“强与之对是她这几个月时间里天诛”,也只那样高深的术法,却此刻面对着师父施展出

危险勉力尝是竭,冒着巨大的道道她顾不一施法失败会有怎样可怕试,完全顾不上万手指飞快地画出一结果。尽全力回忆着、,只防御的符咒得什么

飞快在她、天地同力的大凌厉,无穷无尽,树竞秀的房间里,一棵接着一、万壑争流——那种六星海云庭的地下室,不的周围交错成网。千些敬畏令第一次操纵这种力量感觉是如此见天棵的“树木”破土而出,在虚空里成长,的她都觉得有合呼应

害,她就算天啊……早知道那得及?会!如今临卷手札最后几页是们学不饮不食也该早点把它如此厉时抱佛脚,怎么来

毕竟是第一次施展,上师父—这边—不等符咒完成,千不停,速度远远比不!生疏又慌乱,手抖个朱颜合,天诛的力量瞬间就在指间集结完毕!然而就在她手忙脚乱已经如雷击落影手指微的时候,时树成障那一道光

天诛落处,尸存!完了!骨无

一刻就能完成,她的千树来不及!只差了却偏

那一瞬,她吓得捂住了!”脸,绝望地大喊:“师父

迎着落下的一个刹闪电,拔剑而上!那,眼看她无法抵御了她的前面!渊一把“退下!”就在同,本来被她拉到背后的渊忽然用力将她推开了一声,跃出,挡在厉喝

“渊!”呼。睁开了眼睛,失声惊

的气势而渊一人一,毫无畏惧!落,带着诛灭神魔有滚滚的雷霆从头顶降然而,开眼的刹那的剑迎向了淡紫,她只看到黑暗的地下剑疾刺而上,用黑色是不顾一切色的光芒,竟也

切地一点足掠了过去!大声惊呼,心胆俱裂,不顾

时影的神看到她忽然跃出阻挡,色微微变了一下,然而手腕却依旧往下迅疾地斩落,毫不容情!

肺地大喊,“不要!”撕心裂“不!”她

而降,黑,她整个色的剑斩焰瞬间吞没整震得往后飞出,重重地人被入了迎头而来个空间——巨响里的光芒,如同两道前瞬间一片漆黑。天诛从!光芒四射,如同对撞闪电轰然砸在了墙壁上,哇地吐出一口血来,眼

时失明。导致的是直视“天诛”之后

发抖:师父…为了杀渊,竟滑落在地,痛得!恐惧和愤怒而然不惜将自己也一起在她眼前把渊给杀,全身了?而且,师父地上挣扎杀掉四肢百骸都因为着爬过去,失声大喊师父他,竟然“渊……渊!”她像裂了一样

这……这是怎么了?!间所有人都变了为什么忽然之

地面空空了哪里迹,她什么也……渊去她挣扎着爬过字。然而,在黑暗,房间中一路摸索过去没有触碰到。渊如也,除了满手的去,大喊着渊的?

骨无量极大,若天诛的力存。正面击中,定然尸

的地面,“渊!你在“渊……渊!”虽然明爬行,摸索着空荡荡喊着,五脏如沸,拖着身体知无望,她还是绝望在地上挣扎着哪里?回答我!”

忽然间,一只脚踩住膀。了她的肩

了重“别白费力脏腑就破损得越厉害伤,动得越多,声音,淡淡道,“你受。”头顶传来一个

一下,失声惊呼,她愣了“师父?!”

,朱他安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火焰一样从心底爆发,眼前颜却一下子回过了神,一口冷气,.....她一而出!只觉得愤怒如同师父……,渊真的已经然无恙?那么说来一片空时间倒吸了下身,试图将白。然而,当那个人俯那,那是师父的声音!痛得全身发抖

,将她整个起来。“滚开!”她一把推时影的速度远远比捏住了她的手腕开他,反手就要发出一人从地上拖了。然而尖刚一动,他一把就她快,她的指个咒术

然要“别乱动,”他冷冷道,“不挨打。”

听到“无惧。……放开我!”平时的朱颜,此刻却全然打”字就吓得发抖“放开

子,她拼命挣扎,情,将他的手一极处,热血冲上急之下用力抽回手臂起拖了过来,恶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恨到

“……”骤然受到袭击的人把手抽出来猛地一震,却没有

兽一样的她,既没有甩下子几,看着如同狂怒小把手腕咬穿下头,一,也没有说话。她的劲时影低头不小,虎牙尖锐

他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任凭她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然而撕咬了片刻,埋首在他然不动了。那个愤怒哭,含糊不清了片刻,她却忽什么,唇齿间含着他的小兽仿佛—她呜呜咽咽地手腕上,忽然血肉。筋疲力尽,停顿间哭了起来—地说着

地厮打着他,你……你杀了渊!”居然杀了渊!”“混蛋!大喊,她一边大哭,一边拼命“该死的

去杀了了的吧他杀了怎么报仇?难道……在她的面前!她她要为是的……师父杀了渊就拼一拼!哪怕是被……也好!师父?肯定杀不渊报仇吗?又该不过就是杀不了也得

沉稳有力,却微凉,按住了她的双眼——视觉。忽然一轻,被人抓着瞬间拎了起来前一亮,忽然间注入。朱颜眼中,身体抬起流着又恢复了心乱如麻之。时影没有说话,他的手指依旧血的手轻轻颈把有一股力量

睁开眼,师父平日的高冷不得这了一口漠、不苟言笑就站在她。她顾眼:“渊呢?你……你杀了渊?常的红,仿佛是刚吐色有些苍白,嘴唇是,只是四顾看了不可接近的样子,然的对面,依然如

何?”他只是冷冷道。“是又如

……下子颓然瘫坐到了地上一时间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铅块坠着,向万丈深渊侥幸也没了,急坠而去,”朱颜心里一冷,最后如同被沉重的空白,的一得发抖,大脑里一片

,似时影低下头,审视着乎是迟疑了一下,忽然个鲛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开口问:“你,喜欢那

身因欢的渊给杀死你了!着抖,咬着牙大声道:是!我当然小就喜欢!你,你有一种他的语气里乎带着一丝不敢了!混蛋……我恨竟然把我最深陷在狂怒和悲平常没有的调子,似喜欢渊!从伤中的朱颜却为愤怒而发相信。然而,完全没有听出来,全

出,如同一柄剑刷地后退了一步。急投,身子一晃猛然往骤然变了,她的话冲口而面的人眼神划破空气。对

半句,却又顿住了,间,没“你……真的喜欢那个鲛人?可是你以前明明说过脸色变得苍想嫁给……”剩下的话语咬死在了唇齿之白,低声道,“你是在说谎吗?”时影下意识地脱口说了有再说下去,

,我恨死你呢,你为什么就把他给刚刚才找……我杀了?混蛋不是会读心术吗?渊!我…今天…我他,哭喊,“我从小就喜欢“废话,那当然是骗到他了!”你的啊!你……大喊,一把推开了”她气急败坏地脱口

,后往后退一把推开,踉跄命地根碰不到他一根,然而不知怎的,这一重地撞上了走廊。没有躲开,就这样被之前,无论她怎么拼神,一时间竟然了好几步背重指头挣扎反抗,都压她狠狠个实。时影似乎有些出推却居然推了

也看不见。陷入了黑暗里,再他的脸一下子重新

了瞬,黑暗里的人忽然问。“你要为他报仇吗?”沉默

朱颜愣了一下:“报仇?”

声喊:“是!我…顿,看到满地的鲜如刀割,忽然间哭何回答。渊报仇!我……我要杀要为电光石火之,大间发生的事情,血,想起片刻前个问题让她脑…我了你!混蛋!”朱颜子空白了一瞬,不知如然而顿了出声音来,一跺脚

丝寒光。里瞬间掠过一似乎震了一“……”黑暗里的人,眼

?”语声冰冷,“为报仇“杀了我?”他低声问,

约蕴含着璀璨的金色不住打了个哆嗦。时深意地看着自深处却隐的弟子——朱颜忍,如同亘古的长夜,如同闪电。然而,那黑色的最他的暗里,饶有影站在黑眼眸是深不见底的黑,令人畏惧。己唯一

她心里一怒,大声“是!”回答。

地从黑暗里走性命,信不信?”就能取你声,无声无息“就凭你?”忽然出来,“现在我反手,时影冷笑了一

在她面前。话音未落,他经出现

然,下意识地刻,的那种表情,是她都动不了!往后退了一步。可身后佛忽然出现毛骨悚步,竟然是一透明的墙,抵仿从未见过的。那一朱颜只觉得了一道他脸上住了她的脚

等下辈子吧!”“要时影冷冷指尖凝结着淡紫她的要害,“色的光芒,直接点向了道,手指杀我?”

真的会或许是以来的依赖和“师……师父?”重伤的朱颜怔有想到要避开——,却压根没想到居然看着他,一时间没打要杀虽然翻了脸,嘴上嚷着样的重手。下这长久信任,让她此刻

电刺到,一道凌厉的!光如同尖刀刷地插入了她的眉心他的食指如

师父?!”她不“师出去……,“哇”地喷出及,一下子往后直飞,立刻失去了知觉。了一口鲜连退一步都来不敢相信地失声惊呼,

都听得到。回荡的声安静静了,黑暗里,所有一切都平得连风

金窟,一手点住了她最深处,的眉心,将灵力注入来,脸上九嶷一口血,气息顺畅起山的大神官站在这座销那种灰败终于褪去迷中的朱颜呕出了血。只听“哇”的一,逼开了逆行而上的淤的弟子声,昏一手抱着昏迷

居然还气疯了似的不只是从旁波及,也必须要静心敛气!,想要和他动手管不顾被天诛伤及心脉,个傻丫头,即便、迅速治疗。而这

怎么也不敢相信自—看她最后惊骇的表情层淡淡的落寞满地的血迹。赤族的小公主,大概是?时影低下己会真的对她下手狼藉,眉宇之间忽他的怀里,唇角带血—然笼上了一躺在头,看着

就和八岁那年震飞瞬间的表情一模样。闯入石窟深处,却被自

才会乖觉一些呢?多少这个傻丫头……要得到教训,

思议…刻,忽去了她,悲伤、惊讶、恐惧和不可留着片刻前的表脸上血泪交错的痕迹。她的脸上还残衣轻轻擦时影低下头看了她宽大的法间轻轻叹了口气,用

受伤的小兽。鼻息细细,如同一

擦拭去了他修长的手指从她颊边掠过,替她满脸的血泪。

嗯?喜欢什么样的就很好啊!”的人?我觉得像师父这样

然天下男子龙,双的人中之这样风姿绝世当世无万万千,又有几个还“既然看过了师父能入眼呢?”

句都令他觉得微微地战硬生生压住边响起来是动用了怎样的克制力如同珠有神知道,当落玉盘。每一黑暗里,那几句话语又在耳栗,有着宛了心中涌现的波澜。如第一次听到的那种冲击——只,才,清清脆脆,时的他

完了就忘了——却完全是因为年道那几句话那些话,她说得轻松。或许别人不知样的惊涛骇浪纪小,无心之语,说的心里带来了怎

辰,才。然而那一的意向,他世滚滚红尘上,他和大司命透露了话的真正原因:是的知道他说出这句刻,只有头顶照耀的星辞去大神官职务自己将要脱去白袍、要为在伽修,重新踏入这俗曾经想过了她那几蓝白塔绝顶话,放弃在深山大荒的多年苦

是,那些他曾经信以为真的话,到最后,竟然都是假的!

个鲛人!,居然是一她真正深爱、为之奋不顾身的

……你不是会读心?”话,那当然是骗你的啊!“废术吗

你,你你了!”从小渊给杀了!我恨死就喜欢!欢的竟然把我最喜“是!我当然喜欢渊!

“我要为他报仇!我要杀了你!”

她一把推开他,流着泪对他大喊。

明白这句话的真实她内色,在一看到他就战战兢兢的心汹涌而来的力量,刻,他可以清个鲛人,甚至可以为之性——她是真的极爱那也清楚地有出那样愤怒的神她身上,几乎从来没楚地感知到现过。那一不顾生死!

和满腔的啼笑皆非。那一刻,他只觉得森冷入骨的寒意,

候其实只不过的时是敷衍奉承呢?什么却听多年的苦修让不出她说这些话,为瞰天下,洞穿人心的真他俯多么可笑啊……

是他自到底,自己,和她无关己欺骗了

黑暗里,九嶷山的袖,将她娇小,如此的洁净安宁身,展开宽大的袍,宛如无辜的孩童大神官章映着昏迷中少女的默默俯—袖子上白蔷薇的徽的身体裹了起来—

以前静得如他想起来,在很久很久怀里,气息奄奄安,自己也曾经这过九天。那个被他所伤的孩子在他睡去。样抱着她,在神鸟上掠

步呢?,他们之间会走到这一么到了今可是……为什

涌着明明灭灭的记地上抱起,朱颜用宽大的法袍卷在忆。久,脑海里翻了很,将默着时影站在黑暗里怀里,低头看着她,沉

后一瞬复国军左,他强行其实并没有杀她所爱他甚大的力量反击自身,一撤回,任由巨天诛硬生生权使趁机脱身离去。告诉她,自己能任凭伤至呕血,只的那个鲛人——因为生怕误伤到了她,最至没有来得及时重

!杀了他为那个鲛人复仇而她,一睁开眼睛,就嚷着要

里燃烧着烈烈的火焰,她说要杀他,她说恨的女孩,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呢?他会永远依赖他仰望毫不犹狂怒死了他……在说了她的意思。却竟然从头到尾都误读这些话的时候,她眼长大的女孩,似乎豫。这个他看着自以为洞察人心,

下静静地不知道站了多,又思虑到了极喷涌而出,溅得白衣上斑斑点他在黑暗的地处,身体微微一震久,心中冰炭摧折。点。一口血从口中

寂寥。一句轻叹从黑暗里吐出,无限“算了……”许久,

应该知道即将付出的代价。念头错的只不该起的终究动了尘心—时候,就曾经立下有错,?她当然没复何言—当他起了那个誓言,要为神侍奉,夫一生,可是到头来却算了。事到如今是自己罢了。他

惩罚吧?这就是说不定,

不复存在而眉心,然止渊想要消除她在星海云庭没有死,只要把血迹轻轻点在了她的插曲抹去,那这一段能恢复到之前吧?这样激烈的那一点失内心最深处撕心裂肺的宣战,都将之间便落,也对抗,起手指,沾着“再见。”他轻轻抬就让它一起沉默下去么,他们的这一段记忆。既无人知晓。,永

里出现,她他,对彼此而言,说不定是更好的人生。流更多,他真想的话,他从未在她人生都抹去。这样如果时光可以再倒也不曾陪伴过把所有的记忆

停顿了着她脸上残留的手指停在少女眉下来。间的时候,看然而,当一皱不知道又想到愤怒,时影的眉头微微了什么,

不要忘记你!”“我

,满脸的泪水,拼命那个孩子的脸又在记忆里浮现出来,惊惶不已躲开他的手指。扭动着试图

终,他还一声。是放下了手,叹息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样也好?在己吧或者就让她恨着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