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六章:宛如梦幻

第十六章:宛如梦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目不斜视地穿过了那朱颜一心急着要跑刚刚正午,星海云庭声燕语,珠围翠绕。些莺都是莺燕燕。却已经热闹非凡,门庭若市,冠一片莺带如云,到处,脚步飞快

两步管家的袖子,一路上撞地往外疾走,扯着便穿过了大堂,也不打算从正门口绕远走出去,便直了好几个人,三步并接往“快走快走…奔去。…”她火烧屁股一样

口“啊”了一声然而刚要走出侧门,却猛地站住了脚步,脱

这里是侧门的另海云庭的杂务后一边,是星

的背后,里人很少,院子里晾晒罗锦绣,在日光着美人们的衣衫、晃而过,然而,那些云霞影子疏淡如,香气馥郁,美不胜收烟。有一个,烟帕、抹胸,黛绿鹅下如云蒸霞蔚正午

朱颜脸色瞬间煞,身子微微一晃,几如同烙铁一样刺痛了信自己的眼睛,脱口道:“渊?!”那个一掠而过的影子她的眼睛。不相

去!“郡主?怎么了开,拔腿?”管看到她这样一惊一便飞奔了朱颜一把将他推由得又问了一句。然而乍的表情,不

“是你吗?”“渊!”她失声呼唤,

深处,只是一转开,到处都是衣架奔得急,到了院子道道衣衫被她随手拂被撞倒的声音。她几乎不顾一切,然而,等她飞奔向前后院。眼前扑来的一已经是空无一人。眼的工夫,那里却,冲进了

“渊……渊!”她站在那里,大声呼唤,“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小天井里转来转去,直急得要哭出来,在那个空荡荡

是的!刚才那的侧脸!一瞬间,她看到的,明明是渊

也绝是惊鸿一瞥不会认错!的人,就算只那是她朝思暮想

来,不由得问,“你怎么啦?”“郡主?”管家追了上

五蕴六识里释放出灵能存在念内感是站在房间里,急过的一切。气息——那是定影术,急闭上了眼睛,双手她没时间回答他,只结印,从,去寻找关于那个人的辰之内周围可以在意知到一个时

成,一头撑在地上,在这里!那是这个小小衫的竹架子。紫竹做处:“,只有刚才在了墙上。,点在了某一片刻之后,她架子都滑落在地里唯——个没有挂着衣另一头则搭被她横七竖八那么起手指一撞,其他所有的衣然不动。地睁开了眼睛,忽地抬的天井这个竹架子居然还巍

竹竿,往下一压,只!样精巧的机旁看得惊呆的地面忽然下陷,出现了一个黑黝关!了——这个管家在一庭的后院朱颜轻轻扣住了那一根黝的入口一声闷响,眼前星海云里,居然还有这

走吧。”管家心知不对,连忙拉住了她“郡主,快

你了!”喊:“渊!给我大声处的入口,知通往何来找出来!你不出来,我就不肯走,看着那个不然而,朱颜却

便毫豫地跳了下去!跃,话音未落,她耸身一不犹

如初。去拉住她。然而“郡主!”管家失洞的地底下,地面重新合拢,惊呼,伸出手想股疾风卷来,一黑洞恢复眼,她的身影消失在瞬间把管家推了回去。朱颜袖子一卷,一只是一个眨

袋也不能和王爷交代底是什么地方,居了这个陷阱,万一有什加——这,不由得惊怒交!机关密室?郡主掉进管家站在个星海云庭到然还设有一地狼藉的妖红惨绿里么错失,他砍下

管家转身来。叫人进往外飞奔,急着去

,朱颜刷地直一个秘密摔了下去,落到了的洞穴。踏入的一瞬间空间里。只有一个直坠下去没有台阶那个秘密的入口下面

起来——这一番连用了一道防护的屏障,个咒术立刻释放出了一,托住了身己的身形隐藏了瞬间,她然后百忙之中还双手体,又迅速在周身建立指的时间,堪称行云结印,将自当踩到地面的流水。了一弹咒术,只三个

一声“有进步”吧,应该如果师父看到了会夸赞?

然而刚想到这了个冷战。个念头,她就猛然打

,几乎她撞破了师父的好事,他发了得了,这番是以前从没那么大的火有见过……

手札上有没有铜皮的那一不知道师父给好修炼一下了铁骨金钟罩的功夫,如的话,看来倒是要

边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周她一边沮丧地嘀咕着一围。

眼前是一尽头。每一个地下水系。个个房间,如同曲折的,她居然认不流的声音,环门上都出来。耳边隐约有水侧的一地宫里居然有迷宫,一眼看不到条长长的通道,连着两写着奇怪的标记,不是空桑文绕而过,似乎这个

里是对贵宾特庭的地上部分逊色是如此庞大,竟不由得咋舌别设置的一些各术?对了,或许这有“特色”的包厢?——这里到底是做什么是开黑店?还是在搞邪的?:这个地下迷宫的规模朱颜然不比星海云

是些这些房间什么?,到底又

探脑地想要推开看看搭上房门,探头躲,只听刚好奇地将然而她和两名黑衣人迎面相撞,身后忽然有脚步声。差了一寸的距离,便要声过耳,只她一惊,急忙往后闪

的地方身的人,从通和她擦肩而过,匆匆而来疾步起了眉头不知面前就站着一个隐自吸了口气而那两个人浑然巡视了一圈,皱走向了刚才她掉落道另一头好险!她暗

,暗门是关着的,一路“可明明也没见人闯入听到,有什么掉下来。”“奇怪入口机关被触发。”有一个人道

有什么异常不?”你去地上看一下一个人道:“

大家,加强警戒“好,我上去问那个人道,“你在这里,大意不得。问如意。”日左权使——今头告知

去。“是。”另一个人迅速地退

心知只要对方,心里不免暗后院,自己刚才在朱颜听到两的事情便会被查出。下落!她再也顾不得什间已经不多了,一上么,往里面直得赶快找到渊的个人的对话闯过去。自焦急,

现这里守卫森严,每个拐角都有站着快地奔过一个又一追寻着渊的痕迹。一路上她发然和刚才楼上遭遇通道曲曲折折,,身手也更,居然全部都是几个打手又不个房间,,更加精干剽悍好。而且奇怪的是,那些人鲛人!黑衣人一看装扮,竟是同一拨她用定影木追踪,飞这条地

间非常短秘?朱颜?这个星海云庭,到木持续的时上的人被惊动之虽然好奇,用鲛人当侍卫前找到定影底是有多神却没时间去多看。要找的人。暂,她必须在地面

。毫不犹豫地转过几个弯,朱颜快地往前——渊的气捕着猎物飞驰在草原上,追走过去突突直跳,奔跑,如同一条小猎犬了一口气,心头她循着渊息从地面上延伸而来,下的气息,飞最后终止在这里

然而,面前并没有门。

她追溯着之的楼梯扶手,击之下,那来雕刻着莲花,的木,打开屈起手指敲了一在那一然有一个纯金的莲心。雕花瓣内,居朵合拢的莲花盛开了索到了一边的幻影,摸下那个扶手上本

般地,莲心每一颗莲子无息地,墙上的凹凸都了一道暗门!浮出纯金莲心,朱颜扭下了那个合。刹那间,无声和斑驳的墙壁纹丝密个凹陷处。奇按到了墙壁上一

,解除了自惊喜万分,刷地推开术,大喊:“渊!己的隐身

心的激动,脱口了门中有一个飞快地在自己脸上一“渊!”一道:灰色的背影。朱颜再也忍不住内抹,顿容颜。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的明丽时将伪装的面容抹去,边喊着,她一边抬起手露出了原本

了!”“我是阿颜!”她对里喊道,“我来找你着房间

铮然么掉落在声响,有什,看到她的的那个人却回过身来“然而惊得手一抖,猛然地。出现,房间里

同一瞬间,朱颜也往:“怎……怎么是你?!”后退了一步,失声

?花白的头发,!这个她千辛万——密室,昏花的肿泡眼,枯槁还喜欢出入青楼的老屠人,哪里是渊龙户,申屠大夫的皮肤色贪杯、年纪一大把苦才追到的却灵活的双手松弛……这,分明是那个好

青一阵她,老眼睁入,脸色一阵居然也会被人闯申屠大夫得如同铜铃大,似白,惊疑乎不敢相信这么秘密也在震惊地看着的地方不定。

里去了人乍然见面,都是如遇雷击,朱么会在这里?渊!”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句话:“你……你怎呢?渊到哪出了,过了半天才讷讷问

量了她一下,忽然主吗?你屠大夫首先镇定下来,么?”认得你!你不是那个猪……猪什么郡“我为什上下打来这里做什间脸色一变,“我不能在这里?”申

说不出话,颜一下子被问住了…”朱来干吗?你能来,我为这个问题,“你又“…,讪讪地只能用了反问来绕过么就不能来?”

然的神色,大笑,一拍大腿,露出了我知道哈!”着她尴尬的表情,…哈哈我当然“哈哈……不会吧?空桑那些四五十是来逛青楼”申屠大夫打量子,“我?会美人啊!难道没想到郡主你年纪轻你也是?岁如狼似轻,竟然也…虎的贵妇喜欢来这里找

啐了一声“胡说八道什么!”“呸!”她一时脸烫,皮都有点发

好男,“夫竟都和叶城都是半庭里养着的那些英们准备的。”是一脸引为知己的神色,朝着她走过来“没事儿,这在帝公开的秘密了,有啥了不起的?星海云,笑呵呵地道风的老爷”申屠俊的男鲛人,本来也不是全为了

“闭嘴!”朱想理睬他,没有看到了这里,的嘴巴缝上。她不恨不得将这个老见了人,不?房间!怎么人却不色鬼转头在房间四处看了看,却回事?渊明明到还有其他颜脸色飞进入了这个红,只由得有些蒙了——这是怎么

人拉住了。刚要再用定影术,却被她圈起手指,

既然郡来了,不如都包了吗费用你们了她的袖子,笑呵呵地里的钱吧!”申屠大夫过,脸,拉住“哎,?贵人说话可不能言而无信哪!答应了这道,“你在赤王以后这一个月我在青楼的所有府不是帮我付主您都涎着

哪里那些金铢她全数给现在身上好气地甩开他再给你吧!”能没才想起刚才还有钱?只的手,“回头“……”朱颜一摸口袋龟奴,

多少给一点嘛!“哎,那怎么行呢?扯着她赖嘴脸。”申屠地用手夫却还是纠缠不一副无开始大胆休,竟的衣袖,换

“下次给你!”朱颜懊恼起来!”,“快放手

头看去,申样放走屠大夫的手里有间,朱颜忽然觉得腿了?她吃了一惊,低那是一根长长的然而,那个好色的无赖却怎么也不肯就一口。怎么子骤然咬了寒光一闪——上微微一痛,就如被蚊了金主。纠缠之,瞬间隐没

怎……怎闯到这里来夫看着她,浑叹了一口浊的老眼么回事?她尽去,忽然露里面嬉笑之色光,,你真不该出了一丝冰冷的的。”了一下申屠:“赤王府的小

劲,猛然往后退了一,一翻手腕,玉骨瞬化成了把利剑!那一刻,朱颜心知不对间便

喝,一剑刺去,“敢我宰了你!”暗算我!你这个老色鬼“你想做什么?”她厉

得脱口“不由压上了咽喉。料到一个锦衣玉食,显然没有申屠大夫然还有这种杀人的本“刷”的一声,利剑便啊”了一声她忽然来不及躲闪,只的千金拔剑事,一时间小姐

,一面墙壁忽然间无止了她,“阿颜,密室里走了出来,厉声喝一个人从内壁里隐藏“住手!”就在那一刻声无息地移开了。有住手!”

乎有些不方便——还滴着水,气色并美沉静,如同夜空里的,水一轮静月。俊美无伦,柔那个人披着一件长衣色的长发上作似不好,捂着右肋,动虽然看上去有些病弱无力,容貌却

那一刻,朱颜呆失声欢呼:“渊?原里!”,半晌才来你在这住了

同时失声药,现在必须要躺下休息!申屠大夫却变了脸色,你……你怎么出来了?我刚:“给你用了

去,“我终于地冲了过再也顾不得什么,猛到你了!”“渊!”朱颜

唇角浮出了一丝苦这回他没有躲闪,任凭她抱他,笑。住了

于又找到了他!她朝思暮想”朱颜终于抓住了他,激动得“渊!多的时间,她终过了两年、一直寻觅的渊!经全身发抖是的,那是渊!是

见,你又长大了许多。他也有些感慨地看她,叹息道:“好

声音有些不一那个永些微的欢喜,和记忆中他的语气是微凉的,远温柔的样。着一丝伤感和

为什么在这里?”朱这种人在一起…她飞快冰窟。到了一个问题…,又怎么会和看着他,忽然“你……你?这里是地想着,一颗青楼的密室,难道下坠,…渊之中怎么颜在狂喜会在这个地方间想申屠大夫他是来…直往

来话长。”顿了片刻,只道:“说一动,停渊的嘴角动了

住问:“难道……你也是和楼上那些鲛人一样,的吗?”样欲更是一沉,忍不被卖到这里来朱颜心里言还休的表情,看到他这

看着她,“…么?”微微皱眉,“你说什…”他

出慌乱的一片混乱,却撑着一口气,不肯露“放心,我有钱!我会替你赎身的。”她心里的!”“唉,别怕……没事神色,慨然道,

”渊愣了一下,还什么?来。没回过神

然为什么你的身“哎,我说,级这么隐秘?花魁还贵吧?不价不会住的地方这么高

不自禁地却忽然怪,头晃了一下,瞳孔让话题轻松一点,然然这么晕?”,想尽,情而身体……头为什么忽喃:“奇颜说着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紫色

,失去,她瞬间只觉未落话音觉。得眼前一黑了知

渊眼她身上的毒解了?”着申屠大夫道:“还不快把地一把将她抱住,叹了口气,转头对疾手快

万一她把我们郡主啊!空老人咳嗽了一声这个女的可是赤王府…”的贵族小姐!的消息给泄露了些不大情愿,嘀咕:“,却有出去…

会的。”渊驳,“快解毒!眼神淡淡,却不容反ot她不

放在火上烧热。脸从怀里掏出的药香了撇嘴,便苦着挖耳勺一样的银勺子是一块碧绿色的药膏,发出一种奇异的清凉方盒子,打开屠大夫似乎颇了一个从里面挖了一。他用为畏惧他,点点,

一边喃喃就要……”的醍醐香,“光里面”一边烤,老人“这药可贵了,

把她救醒!”渊皱眉,“快“钱不会少了你的。”

只听“哧”一声,一道奇特申屠大夫烧而起,直冲入了热了药膏,往里面滴了一滴什么,朱颜烟雾腾空的鼻端。

嚏,身子一颤,醒了过来。“阿的少女猛然打了一个喷嚏!”昏迷

肯放,“天啊……你上,一把牢住了他,再也不没走?太好了!我真“渊!”她猛地跳了起怕一个看不牢地抓来,差点和他撞见,你就又走了!”

笑,不说话,摸摸她的头发。渊只是笑了一

—听极风城的赤王府后,亭玉立的少女,自从离开天的脾性却好几年不见了。间过得快,几也大起大落—他们已经类的个黄毛丫头出落成了一个亭年里她如同抽枝的杨柳没头没,却又旋即守了寡一样,还是这么和鲛脑的莽撞。经过了那么多的事。可是,虽然,转眼从一是和孩子时候人生说不久前刚嫁了人人不同,人

了,”他轻轻掰开了她的手着呢。”“好了,别闹,“申屠大夫还在看

负你吧?你……你…打量了一下就红了,脱口:“都是我不狠狠瞪了一眼申他没欺屠大夫,又回头看着渊,”她顿了顿,好!”迟疑道,“天哪!衣不蔽体的他,忽然眼”朱颜瞬间变了脸色“啊?那个老家伙?

渊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你……你如果好开始带着哽咽,肮脏的地方在王府,饶不了怎么会被赶出赤王府去?”她越想越是难的把你卖到这个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来的?那家伙!”好地待过,声音“如果不是我,你个黑心又怎么我……我步?是哪

屠大夫?”他们人絮絮叨叨说了片刻,叙旧完了没渊的衣襟,“今天我冒“哎,我说,你们这厢险来这里,可是两个一边的申嗽了一声,扯了扯有正事和止大,咳有点不耐人商量的——”

不许,看到这个人居然还暴怒,瞬间跳了起里正在万般难过朱颜心碰渊!们,她好歹地插进来打敢不知,你这个老色鬼!顿时断他“滚开

玉骨从她指尖出,如同一道闪电。呼啸飞

了一条深深的血痕,地一弹指,在了一偏。只听“屠大夫的失声惊呼,飞掠电般“住手!”渊的一声,玉骨贴着申顿时血流披面。电光石火之间将那一道,划下额头飞过刷”上前,闪光击得偏

煞白,连唠叨都屠大夫的渊没打算真的要那然引得渊动了手。申屠大夫吓得脸色,也不由得愣住了——她本来也唬他一下罢了,却竟着舍身护住申忘了。而朱颜看个老色鬼的命,只吓

有这种本事的人可不多么好?”她不可思议的玉骨?这个云荒上能身手,为什么忽然变得“你居然能挡开我“渊!你.…..你的!”陌生地看着他,地喃喃道,眼神

,只是微微地咳扶了起来,对她道:“你也该走了。伸手把申屠大夫渊没有回答发苍白,嗽,脸色

死死看着他,似乎什么?刚一着这个老色鬼!朱颜,那就更不可那么好个人忽然就陌生了,忽然还这样护且,他居了!能是被迫见到就想赶她走么?而来这里卖身的对!既然你的身手喃道:“不对……不地摇了摇头,喃眼前这

旁的榻上坐来卖身的这里,说什么,“谁说我是被迫到到了一着申屠大夫回?”口气,呢?”渊叹“唉,你这小丫头

朱颜愕然,忽地跳了起难道你是自愿可能!你不是来,“不的?”“什么?……被迫吗?”

说我是在这里卖?”无语地看着她,“谁“……”渊身的

不可遏,一把屠大夫,和他对质,“是这抓过了旁边的申!””她怒“难道个老色鬼亲口说的不是吗?

拎起着手:“不……申屠大夫被她提着衣乎喘不过气来,一张脸,拼命地不是!真的不是皱成了菊花!”来,几

你还让我替你付嫖资呢“刚才!”“别抵颜愤然,赖了!”朱

“哎呀,好吗?!”……刚才,咳!咳,老夫看的好小姐……我哪敢引你放松警惕好故意那么说的嫖止大人哪?”申屠大,“你少不更事,为了下手,才下气地开口解释夫连忙摇手,上气不接刚才

都胡说了一些屠大夫落到了地板上,停地喘气。然而渊这次并没有“真丝不悦:“你刚才度出手救援什么?”,只是神似乎也有愣住了,一松手,申在一边冷冷的?”朱地看着他,眼

嘿嘿……尴尬,“随口说小丫头还当真了。”的,这”申屠大夫也有些

颜,申屠大夫来这伤而已。”里。只是为了帮我治“少信口雌黄了。”渊抬起头,看着朱颜,正色道,“阿

一下,“你……你受伤“什么?”她愣了?”

开了一角。那一番清晰激烈动作,有血迹正在慢慢地渗透出肋上裹着厚厚拨开玉骨的刚才来。一瞬,她的一层绑带,因为默地渊没有说话,只是默地看到了他的右把披在身上的长衣掀

啊……”她失声惊呼“天

伤口甚为诡异,一“所以只能冒渊的声音平直无法止住血。”静,了申屠大夫。”“我昨日被人所伤险叫来

一样,创还有一种淡淡的紫光。微微皱起了眉—那些伤口极密异,奇怪的伤口附近居然极小,如同头—针做的风从身体上刮是,那个朱颜看着他的伤口,可见骨,甚是一阵

这不是刀剑留下的有些眼熟。然而刚要赎身。我没事。”……追踪术吗?她重新将长伤,而似乎细看,渊了:“所以你不用替我像是被术法所伤?是衣裹紧觉得

好意思起来。朱颜愣“……”了一下,不

渊怎么过弯来,白白惹了可能会去青楼卖算是机灵,但见到了倾慕多年的人,又有主见,怎么着也不会沦身?他一向洁身自好落至此吧?她平日也此刻起来,脑子一时都转不,却不由自主地蠢笨笑话。是的

,态度一步,不露痕迹地拉住他,然而推开了她的手温柔却克制:“你该回去了,真的。“渊……”她想靠过去渊却往后退了

……你又为什么会躲在这个地方?”更多的却是担心,追问:“你为走了?朱颜心里隐说几句又要赶她是谁伤了你?你什么会受伤?易才找到了他,怎么没两年不见了,好容些失望,然

默着,想好要么回答她。还没没有回答,似乎他沉

的东西,和以然出现了如此多她不熟悉瞒着不解“怎么啦,渊?为什地看着他——只是两年么你不说话?我吗?”不见,这个陪伴她柔的渊似乎完全不同了一起长大的人身上前在赤王府里温你有什么事情朱颜又是担心、又

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吗?问她:“你渊终于开了口,却是反过为什么会来这里?你父王知道你停顿了片刻,

“父王要进京觐见帝只是想来叶城最大的青个人很无聊,本来!嘿嘿……来开君嘛……我一也知道,那这种地方麻眼界!”了揉衣角,低头嘀咕:个,我从来没逛过楼看一下热闹的……你朱颜不好意思地揉

得。“……”渊一时无语,哭笑不

命都不够搭进气壮——她到底知不知!惹了多大的麻烦己,道自己无意只有这丫头才说果不是这种话,还真就她这好奇心,有九条贸然闯入这样?机密的地方,如得那么理直正好碰到了自

看上的没?星海云庭里美男子也很多,不如来这屠大夫却忍不住一然而,听到她的话,申引以为知里逛了一圈,有己的表情:“那郡主你?”我向你推荐几个拍大腿,又露出了

我只红,翻着花魁如意罢了白眼颜顿时脸色飞中的,结果……是想来看看传说了他一口,嘀咕:“

不大好。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脸色有些

笑,“如意那个小妮意。”吧?”申有时候很子,可“结果怎么?被人抢屠大夫忍不住哈哈大,说不定难见上她一面,也没用——哎,不如让有钱!你不预约还能让你称心如大人出面是个大红人

是么?”是什么关系?,有些警惕地问,“如意,和你又里一跳,忽朱颜心头,看着渊地皱起了眉那个

“如意这个心高上只听他一个人的话什么关系?哎,你不知气傲的小妮子,在这世……”屠大夫笑了起来,道吗?”申

色一下子…”朱颜的脸回头就不好了,刷,“真的?”“…盯着渊看

却并没有理睬什么。在朱颜刚要然而,渊她,只手指竖起,略微有些出神,完全上来揪着衣襟追问他示意所有人噤声。是将头侧向一边,似乎没听到他们这一边说着沉不住气,的刹那,渊忽然将

申屠大事?”夫愣了一下:“怎么回

…好像听到了如意在呼救!渊低声:“我

…”她今天被我师父包了…心——如意没事,你别担便安慰他,““呼救?”朱颜仔细听了一下,却什么也听不

地站了起话,渊却猛然变…他来了这里?!”了脸来,大神官时影?他…色,瞬“你说的是九嶷神庙的“你师父?”听到这句

千万别说出去啊!”知失言,连忙做了个噤的手势,“你可是啊。”朱颜自

刷地变得苍白回过头飞快地看了—把将老人拉了起来:“事情—眼申屠大夫,一“不好!”渊的脸色却不对……你快走!”

同一只黑黝黝的眼睛斜地通向不知何处的地底,如道暗门刹那间出现有三尺见方的井道,斜一个机关,只——那是一个只渊抬起手按动,墙壁往内塌陷,一听“刷”的一声

”渊不由“快走,分说地将他推向那个洞口,“这里有危险!”

屠大夫愕然“这就走?”,“没……”上的伤我还你身

我亲自来找你!”“快走!回这些了!”渊将入那个洞躲起来……不是“没时间说到屠龙村易出,绝对不要轻口,低叱,申屠大夫推

进去了,只露出一个外面,却横臂攀住塞进了那个申屠大夫被没头地抱怨:“好没脑地点恋恋不舍一个美人呢…容易来星海云庭脑袋在…”了洞口,有洞口,身体已经滑一趟,我都还没见上

,“快走!”也失去了平时的好脾吧!别啰唆了这样紧急的时候,渊“下次再说气,猛地,”在将他的头往里一

塞了进去。申屠大夫一声闷哼,被他硬生生

耳低声说一瞬间,他却重新的那件然而,就在滑下去的那。”得抓紧去核实一下……那个鲛人孩子不同寻常,只怕是你们只拉住那个人’了一句话了很多年的‘事,可:“我刚才和你说了渊,附

渊点了点头:“我会立刻禀告长老们。”

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朱家府邸里。颜,忽地在渊的耳边低说的那个孩子,就在她“说来也巧,”申声道,“我屠大夫

,看“什么?”渊瞬地回头向了朱颜。

了一跳,。”再说什么,告知……你快走吧怎……怎么啦?”朱颜吓道:“多谢只是回过头对申屠大夫。渊没有发现他眼神有异

用谢我,下回记手:“不申屠大夫呵呵笑了一声!开了天就是了……多找几好如意也赏脸让我免费在星海云庭玩,松美人来陪我啊……最

黑暗,再也看不之滑向了见。音未落他的人已经随

门,她所不熟悉的幕,直到渊盖这一颜莫名其妙地看着回过头来又—那眼神是那个密道的上了,她有点惊讶,又点担心:“到底出什么事了?”深地看了她一眼—

道:“你们……?”躲我师父难道在顿了顿,又

,最终他只是简短地回答说,然而的敌人。”大神官时影,是我们复国军一句:“是。九嶷山的渊似乎在飞快地思索着要怎么和她

…你难道也是复国军?”们复军?”朱颜大吃一惊,往后退了一步,定定看着渊,““你你…

是黑色的,剑脊了一柄剑—剑锋上弹了一剑回应出了一声清裂痕。渊答着她,迅缝,蜿蜒延展,剑在手,垂,眉目之间涌动着杀气。下,黑长衫,然后上有一道细细的越的长吟。他持从匣子里取—那柄剑仿佛是凛冽的速地走入内室,换首凝视上了一伸出手,轻轻“对。”渊简短地

见过这样的渊,不神官,也不算由得愣住了,半晌是你们的是我师父只是敌人吧?”朱颜从没有才讷讷道:“可……可

笑了一声,“几个月前在苏萨哈鲁,他就出手杀“怎么不是呢?”渊!”了那么多鲛人

么知道苏萨哈鲁的事情?”朱颜愣了一你怎下,脱口道:“你……

被术法瞬间杀死的——那为同族收尸。”渊淡。”手人头落地过那些尸体,是我看到“我刚刚去了那里一趟是大神官的手,“,干脆利落笔吧?挥淡道

想为师父分辩吧?,师父对鲛人一贯冷酷,毫无同情心,在渊看几句,又觉来应该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朱颜说不出话来得词穷——是的

过头,对她简短地说了一句,“现在你和他交过手,是对手。”渊回怎么办?”打算“我前几天在总督府非常厉害

“什……什么怎么办?”她一震,回过神来:

你师父,还是帮复国军?”“你是帮问得简单直接:

要问这明明不认识吧“为什么缩,颤声道,“你们起来了吗?”个?”朱颜脑子一退乱,一时间有些……你们两?难道马上要打

冷笑了一声做什,“不然你以为他来这“当然。”渊么?”

来。一紧,什么话也说不“……”她心里

看了她茫然最好。”我和你,道:“的表情一眼,脸色略道:“算了,你还是先会添乱。”他顿了顿留在这里,眼神微缓和了下来,不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昔日的温柔,低声吧。出去也只作声地叹了口气恢复了,看着她师父

往外走去。说到这里,他便撇下了她,径直

拉住了他,“你要”朱颜急了,一把去哪里?”“喂!

。”渊回答,眼里有一“我身份——”要去上面找如意,“你师父竟然能找到这里来,想必我们丝焦虑两个都已经暴露了

那……那个花魁,也朱颜愣了一愣:“是复国军?”

了点头:“如意是情报,同粮饷——复国军暗部军筹备的人,负责潜入贵内部搜集空桑权时也替复国他点

由得怔住了:那么娇贵要私下收居然会是复国军?这么贵!难不金一笑的花魁,慵懒、国军筹费用的?集军人都有啊……难怪是为了给鲛人复费,还收那鲛人的军队里怎么什么她一时间不

乐的呢?”!说不定……他纯粹未必知道那花魁是复国军,说、然而一眼看朱颜回过神,赶紧到渊又要走,况他人了,你这样上去就是来寻欢作师父最恨鲛绝对是送一把拉住了他:“别去死!何况……何

说到最下去。后,她的声音也渐渐低了

寡欲的苦修者,来这里寻花问柳忽然变成一个出入青楼寻欢是的,连她自己都不相作乐的男的概率,几乎比在和尚找虱子还难。信,师父会忽然人—这样清心—像他头上寻

府,“你还不我和你师父的事情了阿颜,你开了她断后,你只问。”来——等什么都不要不用为难。待的手,道,“自己的师父吗?”渊推在这里,管回赤王不要出了解你

年时的“喂!别去!”她的衣袖,用出了童我就要生气了!”…渊,你去口吻,“求求你,不要!不要管那些事了…急了,一把扯住了他

却没有如童年时那柔宠溺地度坚决而冷淡,和童年地扯开了她的手,态时截然不同:“不,听从我必须去——”样温,渊了她的话,只是不动

走出去。一边说着,要拉开门一边便

流水一样,在古铜色一下:渊的指尖靠近门的那一那一瞬,朱颜不由得奇特的光芒如同瞬间,有一道就像的门把手上一掠而过愣了是……!那种光芒非常诡异,

“小心!朱颜忽然脱口惊呼。

如同,“刷”的一声从他然而那个刹那,他的指的指尖和门之间将其隔了远,惊呼已经来不及冲过闪电一样呼啸射着,玉骨去阻拦。她划过,硬生生出,流泻出一道银光把手只有一寸,她却开来!离那门离他有一丈

把将渊抱住,往后便,大喊:瞬间,朱颜退同一“小心!那是疾风之竭尽全力扑出去,一刃!快闪开!”

光轰然大盛,耀眼夺目!就在那个刹那,白

——巨大锋利的白光地刺下来,带着神魔一道凌厉的光,,都立刻成为齑粉墙壁还,一击就穿透了厚实的巨大的剑,隔着门刷地刺入凝聚成是铜门,无论是直接指向渊,刷破墙而入,披靡的气势。墙壁!所到之处

穿透!如果不是她刚刚拉了他一下,他在一瞬间就会被

,在空中飞速地旋转,玉骨应声而挡住!在虚空里迅速那撑开的伞,将朱颜念动咒术,手指那一道透门而入的利剑化为一团光,如同刹画了一个圈。

响。击在金色的盾牌上白光,发出尖锐的轰然巨

击力下,抱着渊一起恐惧地摔到了地着往后一直退出了一全身的骨骼来自于何处,不由脱口那一瞬间,朱颜只觉得完全站不住身,踉跄惊呼:“师……师父!丈,在巨大的明白了这个可怕的袭击瞬间剧痛,上。那一刻,她同时也

一只手里却拖着一个奄在洞开的门奄一息的女子,地站外,有一袭白衣如同羽翼翩然降临有屏障,冷冷,袍袖无风自动的他们两个。,猎猎飞舞——那在那里,一手接住了她的玉骨,另低头看着跌倒在地个人一击就击穿了所

神,如同冰雪骤然降临。那种冷定而凛冽的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