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九章:碧落

第九章:碧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叶城脚下。色初起的时候,她们一行终于抵达

产生空桑皇位于镜湖的入海口白之方的碧落海,由历代后的便是云荒大地上极其重要,最繁华富庶的城作为伽蓝帝都的陪,一侧是都,叶城地理位置一族掌管着,自古以来市。镜湖,一侧是南

灯火灿烂,如同点点密集繁去,这座有着星,浮在云中,巍、楼宇层叠。入这边看过而华丽,画梁雕栋夜之后满城天色已暗。从官道仿佛是几千年历史的城市像是一座浮在天上的城

她再也忍不住地欢呼的低落。“到了到了!”起来,一扫心头

令人扫兴的消息,我们到迟了,入夜后城门策马返回,单膝跪地郡主:“禀告已经关闭。”然而,当先的斥候却,禀告了一个

由封地朝觐入城,有一路上各处都通行无“你去告诉城上守卫,阻。”了皱藩王金腾给耽搁的。”朱颜皱牌为证,这我们是赤王府的人,都是被那一场闹“已经关了?真是的,头,吩咐道,

,便是,“可是……可是下严格,叶城乃云属下已经通报过了。地道荒门户,时辰”斥候有些为也不能破例。”帝君一过,九门齐闭城官说总督治

颜倒是被气得笑了,“他评评“嚯!好大他也敢这么硬气就是不开!我倒是!”朱的口帝君被关在城门外,。”要和理去不信当真换了

雪莺郡主的长兄到这里一掀帘子,便要之一族的白风麟,。叶城如今的总督是白走下马车去。盛嬤她脾气火暴,嬤却扯住了她的衣襟,言相劝:“哎,我的乖——还是算了吧。

怕了他吗?”?”朱颜不服,“我就“雪莺的哥哥又怎么啦

指城头,“你如果胡乱嬷叹了口气,了,一定会狠狠责会在六部贵族里传遍…地覆,这事儿很快就抬手指了这个脸。你爹要是知道不懂事。”盛嬷,真是闯过去,闹了个天翻…赤王骂你的。”府可丟不起“唉

,想起父王愤怒咆哮“……”朱颜愣了一下?”时便气馁,“那……那今晚怎么办?难道就的样子,顿车里住一夜

能和这些商贾一嬷摇头,吧。明天一早就进城。“赤王在这城外设有一睡在半道上?”盛嬷今晚就住那儿所别院,不如“身为天潢贵女,怎

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朱颜院?我怎么不知道“我家在这里还有别

都有行宫在叶城和帝都当然”盛嬷嬷笑了,“空桑里还管这些琐碎事情?“你从小就知道玩,哪别院,这六部藩王共有云有什么稀荒六合,赤王奇?”

咋舌,“原来我父王这么有钱啊!“哇,”她不由得

之血掌管着商贸中心叶的封地,一。”盛聊,“人家是世,藩王里还是数白王第有着最富庶嬤嬤摇着头,絮絮闲“毕竟是六部之出皇后的白族,和帝王王。不过,说有钱平分天下,不但城呢。”

算云荒最穷的一赤之一族掌管的西荒,岂不,有些不快:“啊得皱眉么说来,我们块封地了吗?”颜不由……那

也没有反驳。盛嬤嬤呵呵笑了一声,

石…。羊脂玉的镯“难怪…那次,她身上穿戴的首饰都每次碰到雪莺让人闪瞎眼子,鸽蛋大的宝

”朱颜了一颗驻颜珠给大大咧咧,本来没有注意过这是女孩子,此刻心里性格子就值半座城。“原来她来,嘀咕我看,说一颗珠些差别,但毕竟父王那也有些么有钱?不爽快起

盛嬷嬷笑着“郡主别气。嘴里安慰王只有你一个女儿雪莺郡主却有十个兄弟姊妹。”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也是!”朱颜顿时又开心起来,“我父王只疼我一个

说话行人便往别院方向走了过去,下马歇息之间,

的楼阁,如云聚讲究从大门走到正厅就足足说是别院,却是大得惊人,?”用了一刻钟。朱去,倒是比天极愕然:“怎么……怎重叠叠的陈设,不由得集的仆婢,金碧辉王府还要颜看着里面重么这个别院看风城的赤

“西荒毕吃惊呢。”里的赤王院大——等看到了叶城“郡主可别忙着说这座别苦寒,比不得这边还不知道要怎么行宫,,“盛嬷嬷笑道,

,平时有人来住花钱,母妃知道不?他了那么多房产?这么乱里之外置办,“而且这么大的宅子?”朱颜诧异?会是在这里养了外室吧“父王他怎么在这千

奴仆们的时楼都封着,候,大,偶尔会住个几“赤王上京的时候不让进去。”天。”盛嬤嬤道,堂和平时没人住

那么大的房子就白白空着了?不人住。”朱颜皱眉:如租出去给

也不能云集的地方怎么话,”盛嬤嬤笑着脸面。”部藩王之一,在帝都落于人后,太丟和叶城“那怎么行?是孩子摇头,“赤王毕竟是六这种权贵

钱?”朱颜心么花里不以为然,却“为了面子这还是一路跟着她走了进去。

院里的总管场也主见谅有事先告知,别措手不及,有点战战有备下什么好的食材,叶城的市餐,还望郡个礼,说没将就着吃一点已经关闭了,今晚只能兢兢地上来行了她们一行人来得仓促

啦。炖竹鸡也就算了,我点就行,快些!”她有随便做一快饿死些不耐烦,“没松茸

女往前走,见房间子上是六道冷碟,十总管连忙领命里明烛高照,紫檀桌即便是在天极满铺了一桌,二道菜肴、各色果退去,子糕点,满跟着侍王府里,除非是逢年风城的样丰盛。不到半个时辰便办膳也绝少有这看得朱颜舌桥不下——好了。朱颜过节,她日常的

么多,……等下塞东西,一边对着盛拿出去给大家分了!”?”她一边“就我一个人,做这怎么吃得掉努力往嘴里嬷嘟囔,“别浪费

慢点眯道,“郡主“是。”盛嬷嬷只笑眯,别吃噎着了。

不起来菜的便吃饱了。撑得站菜肴样式太多,她挨个尝了一遍,基本,便又挑着好吃的几样猛吃一顿下来立刻又是在西味道实在好,很多荒从没吃过的,她没忍住

院的左侧道应该不会认“郡生。”主,晚上您慢地出了门,便指着睡西厢这边吧。”盛嬤嬤扶着她慢,“那本来就是王爷的闺房布置,你睡那儿王府为你留的房间,房间里一切都按照你在赤

“好……”她然这么心细。父王居着腰,打了个嗝,“

,“就这么“王爷可疼郡主了,一个宝贝女儿。””盛嬤嬤微笑

然和王府洗漱了一下,便吩咐西华美精致。朱颜个房间了床,准备睡觉坐了一整侍女的这的闺日的车,晚膳又随便吃得太饱很大,里面的陈设果,顿时觉得困乏,房一模一样,只是更加厢楼上

“天哪,好美!”色,发出了一声情了一眼外面的走到窗前,看趁着睡前的这个空挡,她不自禁的惊叹:

沉睡。在无风的夜里安然铺到了眼前前居然是一片看际的大海。浸在烂银色,如同银河骤从楼上看出去,眼,波光溶溶的月色里不到头的灿粼,——那是一望无静地

朱颜从未见过这竟震得说不出话来。景象,一时间样的生于西荒的

方海,鲛人的故国。”郡主,七海之中的南“这是碧落了她身后,笑道,“美不美?盛嬷嬷走到还是第一次看到吧?

她用力点要美…“美!比渊说的还…”着头,脱口:

年后游回了湛蓝的大海去了那里?他在不到。一下,神色黯然是不是就这就是渊魂牵梦萦的故干涸的国了。渊,然而话一出口,就愣了沙漠里待了那么久,百鱼一样,终于如一尾深处,再也找下去——是的,

她沉默“睡吧。”地看了一会儿大海,终于关上了窗子

衾枕已经铺好,熏香完毕,她换珠帘,静悄寝。侍在外间歇息。悄地退了出去,只留女们抽出了玉骨,解了一回,便准备就替她放下了,从头上上了鲛绡做的柔软衣衫了头发梳理下盛嬤嬤

眼。下,合起了双朱颜将玉骨放在了枕头

累了这为什去了翻来覆令她不自禁地想起了就要去天下最不知道,然而繁华的渊。近,听到涛声阵阵,总,本该沾着枕头就睡的叶城了知道好一会——不,还是因为离大海太,她却是一天是因为明

她曾经到了碧落海深处,鲛人想过千百次渊会在哪里他应该回叶城,鲛人最多的地方的国度——或者,会在最后的结论是

海,又怎么能找到她想找到他,可是,那么大大的呢?的天,那么

缓睡去。上渊的那个坠子,枕朱颜摸着脖子着涛声,终于缓送给她

梯一路奔上睛蒙胧来,然而,当促的脚步声,从楼起的睡意惊醒。她刚闭上眼一点入睡的时候,然外面传来了将她刚涌

“谁啊?!”她不由得恼怒非常,“半夜三更的!”

吁地开口,竟是日间那“禀我跟着的个斥候的声音,“您……您让那个告郡孩……”鲛人小主!”外面有人气喘吁

?”她骤然一惊,了么?”难道真的在半路上啊?那小兔崽子怎么了坐了起来,“无,骨碌一翻身一下子睡意全

粗气:“喘着不……那小兔外面的斥候摇头,!”崽子跑去了码头上

草挽了个发该死的……难道是有没有拦住他?我一边问,“码头?”朱颜从床上跳去吗?你们了起来,一边用骨草想逃回海里髻,跟你去看看!”“啊?那小兔崽子去

了什么事……”“郡主,儿?”盛嬤嬤急匆半夜了,你还要去哪匆地出去,万一跟了出来,也没官府看管,你一个人“这儿是荒郊野外,

吧?去带上总行了府里的所有侍卫都,我可是有本事我把这的人!谁能奈何得了“别担心便道颜急着想,“好了,我?”朱脱她,去就回——”

话音未落,已经翻身上了一匹骏马,策马冲了出去。

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的侍卫,“都给我跟急地嬷拦不住,便在后头着都保不住脑袋!”催促着所有!郡主“快!快跟上!”盛

别院外的一箭之地,就是大海

深入海中,左右回抱,从这里上岸。很平静,两里的海后,擒回龙神,带隔绝外海风浪,是罕见的天然优良回龙港大帝灭亡海国之深水港,名为领大军班师回朝,便是,叶城最大的海港。据说七千年前星尊有山脉

,林立的桅杆如同一片浮动的此刻,月夜之下,森林。微微无数商船都停靠在这

这里,然后找了个着她飞驰而去,直没人的偏僻码头,把放到了水里——”亲的尸体到了斥候带的一个码头,道:“那接奔海港而去,在个鲛人小孩一路拖着母一处停下,指着不远处

呢?”人水葬,就体也要回归大海的。这个我知那个小兔崽子道。”朱颜有些不耐烦,“鲛算是在陆地上死了,身

“因为怕那孩子跳海逃我留下了老七看着禀告——就在最外面马回来属下马上领郡主前去!,自己飞走,那个船坞旁边,斥候回禀

骑马后赤王府的侍卫纷纷,朱颜便握着马鞭跳此刻,身那边步行过去。下了地,随着斥候朝,已经完全不适合码头的地面高低不平赶到,也一起跟了上来。

是星失神:海国若人的家园没有灭亡,鲛光,一时间不由被海水泡得发软的木风凉爽,吹来淡淡的质栈桥往前走,耳边是涛声,头顶该是多美啊……的。朱颜踩着得有些腥味,是在西荒从未闻到过

!”然而刚想到这里,斥候步,低声:“不对劲忽地止住了脚

“怎么了?”朱颜一怔。

那个码头,那里是一着最远处“有好多脚步声……那看去黑黝黝的一片,一个人在!边本来应该只有老七?”,停着哪里来的那么多”斥候低声,指片船坞几只正在修理里。的小船“那,在月夜下

异动。那边的朱颜倒抽了一口冷气,也听到了码头

去似乎有五脚步,轻捷而快速,仿点过那是窸窸窣窣的六个人同时在那边佛鹿一样地在木板上,听上

个都不要,同时吩咐后面放过了!”鳖,一谁在那边?”朱颜毕过去喊了一声拔脚奔了竟沉不住气,大跟上来的侍卫,“给我堵住栈桥!瓮中捉

码头大海,栈陆地的途径。要他们守住了这个要桥便是唯一回么也逃不了那些人便怎不管是谁,只道,

围堵在点过木板——而是音,那些脚步声忽地散开了,如然而,听竟然没有朝着陆地返回,同奔跑的鹿,飞快地听到她的声码头上的人声音,那些被转头直接奔向了大海。

无路,竟然要跳海?不好,那些人走投

竟是在月光一朵浪花都没有溅起了栈桥尽头忽地一跃,线,轻捷地落入了大海轻巧,落下时海水!身形度飞着栈桥飞奔,速,看到几条黑影沿快,到等朱颜赶到那里的时候自动朝两边劈开,下画出了一道银

上等着拦截,此?朱颜也不由得住——这些人不由得看得呆了。连,难道打算从海里游回所有的侍卫都还在岸陆地不成

就听她还没回过神,惊呼到了斥候的:“老七!老七!”

敌众一把尖利人激烈地过一回,最后寡不搏杀回头看去被刺杀在,只见另一个斥地。的短剑,似是和血,胸口插着候躺在船坞里,全身是

他们……栈道的尽头,“被,被他们抢走了……”属下没用…”奄奄一息的人用尽最后力气,指着…那……那个孩子

,不要脸!”朱颜气替你报仇!”得一跺脚,“放心,我“以多欺少

她毫不着一股怒火口燃烧脚踏出了栈桥的最,任凭斥候和侍卫在后面大声惊后一块木板,然而而去,胸的时候,却稳稳踩间,她已经一呼也不回头——那个犹豫地朝着栈桥住了水面。尽头飞奔落下去

就这样消失在了粼粼是浮空术。朱颜踏浪中。一个猛扎子跃的大海之浮上来换上一口气,个人水性竟是极好而行,追了过入水中后竟然没有。然而刚才那几

下的大海投了出去!下了也不也顾不得见人影,心中大恨,再“往哪里跑?出来那支玉骨,刷地头上拔便对着脚海上绕了一圈,怎么!”她在什么,从

玉骨如同一支银碧波之下梭,闪电般穿行在

后忽然一——只听“咒术过、结印,遥遥声,一道制着它在水下穿行,寻白光速地在胸口划震,手指迅她默默念。片刻找着那一行人的踪影刷”的一从海底飞掠而起!对着水面一点

出海面。海水,跃玉骨穿透了

海水在一瞬间分开,仿佛被无形的利刃齐齐劈开。

行。玉骨如同一一个人逐着,瞬地将这之下,她看到了那个水靠,的琵琶骨对穿。的手里,那人穿着鲨皮支呼啸响箭,在水下穿行而来,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地追在被劈开的海抱在正在水鲛人小孩——孩子被

抱了起来。!”朱颜低俯身下掠,一把将那踏波而去,个孩子“找到了呼一声,

人小孩已经失去轻得如同一片落叶。那个鲛在她怀里了知觉,

“你们是谁?”声道。她厉

过来!着她那些人没有回答她,捷地翻了一个飞扑了跃而起,朝为首的一人忽地呼哨了,踏着海浪一海里轻灵迅人顿时在一声,所有

样的身手,绝非人类所能及。

?呼。,朱颜失声惊”那一瞬你们是鲛人……“你们

——然而,他们的逸如梦幻不同身手却迅捷狠厉,快如湛碧色的,水蓝色些人的眼睛都是冷月的长发在风里散开,飘闪电,充满了力量,显一族的柔弱天性截然然是久经训练,和鲛人下,那

无法拔出武退,手里抱着孩子,她因为震惊而后着她身侧旋转,如同一柄悬空有灵性的剑。器——骨刷地回环

跃波而出,将她围在。然而那些鲛人了中间,刃配合得妙到毫从各个方向她里都拿着闪着寒光的利闲之辈。攻击而来,每一个人手一艘开了岸上的侍从们从码头上解船,朝着这边划了过来巅,显然不是等

侍从们惊呼“郡主……郡主!”!,哄往这边来

玉骨在空中一点,用出了天女散间一分为五,朝着五孩子护在了怀里,手指踏波后退,将昏迷的之术。反击了过去!个攻击过来的人

用玉骨化剑,真修习,此刻只能以一敌百,然而,顾不得什么——了出来,将所记了忐忑用木法和愤怒未认全数拿盖过对战,然而震惊那是她生平师父曾经教授过她怎得的皮毛第一次却还是左支右绌。她从

记小札才是!该回去好好看那本早知如此,应

压,那些鲛人往后忽地下道流光逼退了一子往小船的方向退去步,她趁机便抱着孩,五在空中,操纵着玉“去!”她提了一口气急速回旋,

“郡主,快!手来。船上的侍从对着她伸出

下,!的时候,,当她快要接近那艘船顿,骤然往后急退盯着船边缘处,然而色的舞眼神忽地的海面,如同一只赤她踏波疾奔而去的海面,身粼粼凝固了一,足尖点着波光

怎么了?”侍从们愕然,““郡主?”

,船边的海起,一瞬间抓住了她海底她往海底拖了那一点黑色迅速变大的脚踝,把鲛人竟然从就在那一刹那,水底一声,有一个水裂了,“哗啦”去!

起突然,“郡主……郡主!”变有人失声惊呼

颜已经从海面上消失。声音未落,朱

沉下去,死死一放手,那个鲛人孩子里的孩子——如果迅速向着怀她就无法就会被抢走但不腾出手,她被拖下了大海,!着海底印施展术法

,她被飞速拖入了底。之中在这样的短暂犹豫

冰冷的因为极快的死抓住脚踝把她往下下沉速度,耳轮剧痛,动弹,片昏暗。那只手冰冷的穴道,死无比七窍,难受拖。她无法,扣住了她脚部了,周围变得一头顶的月光飞快地消失海水灌满了

海底么?其妙地死在了这里吗事……难道就莫今夜就会葬身父王……母师父……还有这些人会怎么回妃……?知道她

游来,那些黑影后面模糊糊中,她往底如同水藻,还散开。她看到下沉,暗红色追着几点淡淡的光。有数条黑影从上方的长发在海

是玉骨!!那玉骨

她张了张嘴几个速度在加快,周只有几个气泡。下沉的那一瞬,光亮,听到的只有潜深的水底吐出音节,然而从嘴里吐围已然没有一妖鬼,已经不知是多出的却,想流水声,呼啸如

声音迎上来低声问。”有样?抓住了?队长,怎么

“抓住了,把两个都带回大营里去吧!左权使等着呢。”

“是。”

手抱着孩子,里伸出,对着那几她听到周围的掌心激射,一,犹如流星刷”的一声简短的问答,竭尽全力在海水然朝着她另一只手而来,聚!重新点光遥遥抓了一抓——“汇聚,五点光骤

扣住她,住这往水底便按了个女的!脚,反而更加用力地朱颜握住了玉骨,下去:“快,制一挥呼,显然剧却居然不肯放开她的,洞穿了那只抓住她用尽全力往下脚踝的手臂!那个鲛人发出一声惊痛无比,

周围的黑影聚拢,了她许多手臂伸过来,抓住

展现得淋漓尽致,人类根本够灵便,很快就有手抓住了她一族的优势命挣扎,她拼的肩膀,死死摁住握着玉骨了她。之相比。朱颜黑暗的无法与一手抱着孩子水底,鲛人下格挡着,然而下一,身体便不

竟然带着……”一下,仿佛触电一样么她个女的,为什松开了手,惊呼,“这“咦?”忽然间,鲛人竟震了她感觉到那个

着那一瞬间的空挡,她趁忽地将玉骨投了出去!

那六个抓住她的鲛人箭一样激抱着孩子,将咒术连同胸臆里最而来,洞穿了瞬间分裂成六支,如同朱颜张开嘴唇,后的气息从唇!,发出耀眼的光,一的水底巡行吐出。玉骨在黑暗

水已经充满了鲜血的味伏。那一刻,她用尽速合而为气踢的手。周围的海为一支闪电飞道,玉骨在一击惨叫声在海底起身边了那只抓住她脚速地回到了她的一,化最后的力之后迅

的海水劈开一条路,直一手抓住了玉骨,念动咒术,刷地下指,瞬通海面!“开!”她间将面前

得疼痛,一把抱起维持片刻,她顾不那条通路只能那个孩子,朝全力。着头顶的海面急速上升,竭尽

……郡主!”于,她看到了侍从们对着她大呼:“郡主的船,

一条船,后面还有至麻的人群,火把照亮了。一眼看去,半夜不止,这个城外的现了那么多这样码头为什么会忽然出整个码头怎么回事?十条,急速驶向了她的岸上还出现了密密麻——人?的深夜

她来一手整个人软倒握着玉骨,一手死死地死死地抱着那个孩子。在水上,力抓住船舷,力浮上海面,却无不及多想,竭尽全

!”有人惊呼却是盛嬷嬷。“快,快把郡主拉上来

咸涩的海面——那些黑敢大意,一直紧张去!时就会忽然跃出水面、将她重新拖下地盯咳嗽着,吐出了胸臆里水下逡巡,不知道何朱颜被侍从们拖上了船影在海水。然而,她却,瘫了下去,不停地

影骤然消失。然而,当,水下那些黑一艘船靠过来时

体无“郡主受惊了。”她听人开口,“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