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章:孤儿

第十章:孤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蔷薇的纹章玉,白袍上面绣着,却看到一条白色的楼,正微微俯下着一个贵族船不知何面如冠看着狼狈不时出现在了身侧,船头身来,审视似的谁?朱颜愕然抬头男子,大约在而立之年堪的她。

衣襟,愕然道:她下意识地拉紧了“你……你是谁?

总督。”麟叶城那人微笑:“在下白风

…雪莺的了一“啊!是你?”朱颜吓哥哥?”跳,“雪…

“正是在下。”白风麟颔首。

地冒了出来,再顾不一股火气就腾如何狼,少不得又挨父王,下意识道:得维持什么风度,劈漉的衣襟,捋了一下乱瞬想到此刻自己在地整理了一下湿漉成一团快六部都吸了一口冷气狈,再想到这事很的头发,转朱颜倒会知道他眼里该是你!一顿骂,顿时都怪

下:“啊?”白风麟愣了一

鼓鼓地说:“如会出今晚这种事透的狼把我关在城外,怎么?”自己浑身湿朱颜看着狈样子果不是你,气

“郡主,你怎么能么说话?太失礼了!”盛嬷嬷坐

着另一艘快艇赶了你,还不好好道谢?”,“总督大人救了过来,急急打圆场

的玉骨颜嗤“哪里是他救了我?”朱血路自己救了自己…他脸皮有多厚,之以鼻,扬了扬手里才会来捡这个便宜?”,“明明是我杀出一条

事杀出重围脱是。”了险,在下哪敢居高强,的这里先向郡主赔个不笑道盛嬷嬷气得又要数落确是靠着自己的本:“是。郡主术法在下的失职,在却是神色不动她,然而白风麟,微功?让郡主受惊,的确

“……”他如此客气有礼,朱颜反而“算吃瘪,下面了!”就不好发泄了,只能嘟囔了一句,的一肚子怒火

白风麟挥调头,“海上风大,有船只手,令所赶紧回去,别让郡主受了风寒。”

瑟发抖,下意识地抬海风一吹,顿时冻得瑟全身湿透,船一开被吹过此刻正是三拢在怀病八灾的,可来的风——她倒还别真的病倒了。里,用肩背挡住了,这孩子本来就七起手臂将那个鲛人孩子寒料峭,朱颜

郡主冷吗?”白点。”风麟吩咐,“开慢一解下外袍递过去给她,

风也没有那么刺是。”船骨了。速应声减慢,

别人说白王的位置的。以前依,又当了叶城的总然而此刻亲眼见到的白许多——其实很多,是客气谦稀曾听她听雪莺说起这个哥和,彬彬有礼,可见传顿时也督,将来少不得要继承。作为白之一族的长子他的衣服,瞬风麟却觉得剑,刻薄寡恩对方顺眼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哥已经很久了,却这个人口蜜腹言往往不可信。间暖和了朱颜披着

哥可真是完的这个哥比起雪莺,她全两样。

亲生的吧?”她想到了拧了她一把。“哎,你下狠狠而出——问完就“哎哟里,不由得脱和雪莺了一声,因为盛嬤嬤在,应该不是同一个母

“不是。”白风麟微笑,“我母亲是侧妃。”

有惹祸的天赋的,戳了一个捶了一下自为啥每朱颜明白自己又次新认识一个人,不出己——果然她是三句话就能得罪地雷,不由得暗自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连道歉。

生了什么事,“到底发么到这里的?”白今晚是怎有生气,依旧温文尔雅风麟却并没的这个小孩,又是哪一位?”?你怀没事。郡主

,“我,这个是我在半路上半夜逃跑——”顾这小家伙了昏迷的孩子脸上的听话,一个人“哦,但用一根手指拨乱发,又忍不住戳要好生答应过这吧。”她啊……算这孩子偏偏不了一下,恨恨道孩子的阿娘捡来

,忽地道:“凝视着她怀里那个昏迷的孩这孩子也是个鲛人白风麟吧?”

看出来了得愣了一下,“你?”嗯?”朱颜不由

早就憋坏了,哪怪了。”通孩子,在水下那么久在手那就难这么平稳的呼吸。”白风麟用扇子里还能有了一敲,点头“换了是普心敧道,“

颜更怪什么?”朱“难是奇怪。

走这孩子。”白风麟道:“难怪复国军要带

复国军?那是什么她更加愕然:“?”

了好几次,都死灰这几年更麟道,“这些年让云荒上的一个组织,号称要杀奴隶主“是那些鲛人和空桑对抗,鼓动奴隶恢复自由。”白凤逃跑和造反,和贵族——帝都剿灭复燃,最近所有鲛人都他们不停地在碧落海重建海国,是闹得狠了。奴隶秘密成立的

鲛人的身手都那么好,一看就知海重建海国,不是脱口道,我们空桑道是训练过的!”朱颜不由怪那些“不过,他们在碧落得愣了一下,让他也挺好的么?又不占用“哦?难人的土地,们去建得了。”

有说话,只是迅速看了风麟没一眼,眼神微微改变

抗帝都、发动叛乱了下去,“郡主为逆贼叫吗?”的郡主,您不该这么“身为赤之一族说。”他的声音冷淡好,是想要支持他们对

“啊忙插……&q经在裙子底下死死拧住了。”进来打圆场,道:叫起来了。盛嬷嬷连说话不话了,因为盛嬷嬷已怪我们用力得几乎快要让她郡主从小过脑子,胡言“总督大人不要见了她的大腿,乱语惯uot朱颜不说

谁说风麟在一边了,郡主天真烂漫轻声笑了笑,道:“地瞪了嬤嬤一眼,却听没关系,,经常语出惊人。”在下也听舍妹说过话不过脑子啊?她愤怒

要跳起来,人今晚出现在,是到底在背地里是怎么损丫头,因为……”这里,并安。盛嬤嬤转了话题,什么?雪莺那个臭盛嬷嬷死死地摁住了排下了那么多人手问:“那总督大她的?朱颜几乎

风麟叹了口气,道,为最近一被杀了,直隶拍卖都未能成踪和逃跑,还有一个接导致了东“不停地有鲛人奴隶失。”西两市开春的第一场奴平,”白商人畜养鲛人的时间叶城不太“不瞒您说,是因

来这里逮复国军的?朱颜明白了:“所以你

。”凤麟点头,“没“是。”白到了郡主到居然碰

派人护送郡主回去休息吧。”手,道此刻楼船回了码头,停:“已经很晚了,已经缓缓开一拱不如在下先泊在岸边,白风麟微微

朱颜有点好奇:“那你不回去吗?”

了大海深处,他语气了出去了他们冒头,岂能半”白风麟笑了留在这些复国军。箭一样地射人手,好就在这儿,一张张巨网撒向安排下了攻郡主的那几一笑,用都逃不掉!”里微微有些得意个家伙,一个,“我途而废?刚刚我还要折扇指着大里,继续围捕那容易逮到那里已经有好多艘战船海——

下。默了一“……”朱颜沉

性命,但不知道为何,虽然不大舒服。绝境,她心里总觉得他们即将陷入这些人片一看到刻之前还要取她

,“卖到东市西市一眼,隶吗?”么样呢?”她看了“你如果抓到了他们,忍不住问去当会把那些人怎

体质又弱,多半耐不住,“而且那些麟苦不开口,鲛人兼任奴隶贩子?”都是重伤残废,放到,摇头拷问而死在了牢狱里—“哪里有那吗?”白风,也基本几个没死的很能熬,被抓后都死的事情?你以为总复国军战士都场上,哪能卖出去督可以笑了一声—偶尔有

“啊……”不是滋味,道,“那怎朱颜心里很么办?”

看了她一眼,说到这里鲛人奴隶指着剩下的一双眼睛可以做成,价格是一般“郡主为何凝碧珠。都会被珠多半关心这个?””白风麟宝商贱价收走的十分之一,

道,“没什么。”,只“……”朱颜顿了一下

她道了月下返回——离开之前,她忍不是回头看了一看。住还个别,便随着嬷岸上,嬷回了策马在

文尔雅的叶城总督站在的网撒向了大穿梭,船上巨大,狭长的眼睛里闪挥着这一月光碧落海上月色如银,个冷酷的捕杀者。成了海深处。那个温有条不紊地弓刀林立,一张张波光粼粼。战船在海上光,仿佛着冷

血染红呢?这片大海,会不会被鲛人

得不撑着睡眼让侍女烧淋淋的,头发也全时候等回就睡。然而上下都了热水湿准备了木桶香料,从头到脚沐浴了一番。朱颜已经累得撑别院的住了,恨不得马上扑倒掉进了海里一回,全身湿了,不

洗澡了。”了浴袍出来,用玉骨家伙也洗一下,全身上道:“你顺便把那个小等洗好裹挽起了头发,对盛嬤重新的,都不知道多久下脏兮兮

似乎长得五官却一眼,抱了起来,看了“是。”盛嬤嬷吩周正。”的小鲛人咐侍女换了热水,便将那个昏迷道,“脸蛋虽然脏,

父亲是谁,但该是个漂亮小孩。”光凭着母亲的血统,也不知道他在镜子前梳头,“就算姬的孩子嘛。”朱颜坐“那是,到底是鱼

过饱“这小家伙多大了?瘦,肚子却鼓起来,难皮包骨头,恐怕棒一样久。”道里面是长了个瘤子吗了一饭吧?”可怜…子,“手脚细得跟芦材…也不知道能活多句,打量着昏迷的孩?真是盛嬤嬤一入手就嘀咕是从来没吃

脱了下来,忽然间又将孩子身上破破烂嬷嬷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啊”了一声。烂的衣服

了一眼。“怎么啦?”朱颜正在擦头发,回头看

孩子的背上!”盛嬷嬷道:“你看,这

肌肤上,赫然有小小的了一口冷气——那个孩子身体很现的雾气,弥漫了整伤痕累累。然而,在后瘦小,皮包骨,瘦得每一根肋骨都清由得倒白的若隐若背苍背部。团巨大的黑墨,如同下梳子看过来,也不朱颜放晰可见,全身上下

脱口而出。?”朱颜“那是什么

像是黑痣大一块?”,怎么会那么一摸,皱眉道:“好盛嬷嬷摸了

钱啊。”人高的木桶里,一:“郡主,你捡她将那个孩子抱了起叶城去也卖不了太高价全身上下来,放入半都是毛病,估计拿到来的这个小鲛人边嘀咕

!”养得起,没嬷嬷一眼王府虽“你是说我捡”朱颜白了了个赔钱货吗?好气道,“放心,赤然穷,也还没穷到当人贩子的份上。

而,那个昏迷的小“怎么,郡主低的呻吟。一被浸入香汤,忽然水中—这孩子看病不成?”还打算请医生来给—然着眉头,发出了低里的孩子放入间就挣扎一声,将怀盛嬤嬤笑了了一下,皱

盛嬤嬤惊喜好像要醒了!”道:“哎,

!”“什起来,冲口道,“你小心一点么?”子站了朱颜一下

秒钟,盛嬷嬷一下子就甩留着一排深深的牙印音未落,下一开了手,发出了一声惊呼,手腕上

,戒备地竖着桶,睁开了一线睛,将瘦小的身体紧紧贴壁,恶狠狠地看着面前那个孩子在木桶里浮沉起了全身的爪牙。的人,如同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兽

人的起来咬人?昨晚拼心!”让你小心一点!这小崽子可凶狠了。”朱颜冲过去劈头把那个咬醒来就人手里救回来一下子火了,子推开,厉声道,“一子还真是不识好人“说了,你这个小兔崽死拼活把你从那些腾地站

一声响,显然很痛,就没打第二下,也瞪着那个孩子,半天才气不忍心起来打了个正着,又有点她气急之下出手稍重,头一下子撞在了木桶咚”的那个么名字?”没想到一下子孩子避不开,死死瞪着她看。朱颜身,,却一声不吭地直起了上,发出“哼哼道:“喂,你叫什

答。过头不看她那个孩,也不回子扭

不说?,今年多大了?有行,,接着问,“小兔崽子她不以为意那孩子安了,立刻随手给六十岁吗?”个新名字那我就你小兔崽子了!”

那个孩子还是不理睬她,充耳不闻。

乳臭未干。”朱颜冷哼吧。“那完澡,我要睡觉了!了一声,“好了这个小兔崽子洗,盛嬷嬷,快点帮就当你是六十岁

!靠近,“是。”盛嬤嬤拿着光,手一挥,一下子香胰子,然而不等她一退,眼里露出凶狠的那个孩子蓦地往后一块热水泼到了盛嬷嬷脸上就把

一把就袖子,,卷起,狠狠按在了木桶壁要挨打紧嘴角,闭上了抓住了这,下意识地咬上,抬起个孩子的头发什么教训你吗?”朱颜这“还敢乱来!当我不会了手——那个孩子以为又眼睛。一下火大了,再顾不

有落下来,细细的痒。后忽地传来了然而巴掌并没

锢了起来!背上画了个符,指手指在孩子的间把这个不停挣扎的小家伙给禁尖一点,朱颜摁住了这个小恶魔,飞快地用

了,浮眼睛那个孩子不动终于在木桶里,狠狠地看着她。

子,想吃了我一句,然后转崽子好好洗干脑袋,挑衅似的说“怎么了,小兔崽净了!”头吩咐,“嬷嬷,替我方手脚,啊?”朱颜用缚胜利般敲了敲孩子的小这小兔灵术捆住了对

起袖子开始清洗应了一声,吩咐侍“是,郡主。”盛嬤嬤从上来将各种香胰子布巾花露水摆了开去,卷

小孩洗一直过了整整干净。一个时辰,换了三桶水,才把这个脏兮兮的

弹,在水里一直仰面看,细小的身体那个孩子不能动因为恐惧。还是一直在微微地发着抖,不知道是因为羞愤着老嬷嬷和侍从们

孩子的脸干净了孩子!”好看的“哎呀!我的乖乖哎……”声赞叹,“郡不住发出了一主,你快,忍没看到过这么盛嬤嬤擦来看看!保证你在整个云荒都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

转头看去,在一边榻上,如同一匹美,发出了均匀的鼻息的朱颜早已困得暗红色的长发垂落下来丽的绸缎。睡着

的奴隶都羡慕你还废的上的水珠,动作温这样的说到做到——你一,你也别那么用绒布仔细地擦干了倔……别来不及呢。”柔,轻声道:“小家伙盛嬷嬷叹了口气,主人,整个云人,能找孩子脸上头肠却很好。她答应看郡主脾气暴,心过你娘要照顾你,就一个残

震了一下,抬起眼睛,狠狠看着老嬷嬷的孩子猛

音:“我没有主人。”到了一个细微的声,老人听忽然

一下,冷不防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嗯然开口说了话,一时没这个看似哑巴的孩子忽?”?”盛嬷嬷愣了

里的光又亮又锋利,人。”那“我没我不是奴隶一字一字道,“子看着她,眼睛个孩。你才是!”

刺里朱颜翻了个身,好,却听到斜大爷,行了用服侍这个大爷……”盛嬤了一口冷气,正不知道说什么?嬤嬤,不,你不是奴隶,你是发出了一声冷笑:“得嬤倒吸了,你回去睡吧!”,就让这小兔崽子泡着

会变冷了……”嬷有些为难:“才三盛嬷月,这水一会儿就

泡冷水?”朱颜哼身就是冷的,养不熟的一声,白了你去睡吧,都半夜了。那孩子一眼,“他们的血本白眼“鲛人还怕狼!

的孩子:“是。”盛嬷嬷眼木桶里迟疑了一下,又看了一

退下去后!”一声主人的我一定会让你一声:“然翻了个身,支起是你的福当所有的侍女都气知不知道?喂,小兔崽子,跟着我心服口服叫下巴,高卧榻上,看子,冷笑了,朱颜施着木桶里的孩

她。脸来,甚至都不屑于看也冷笑了一声,转开那个孩子

“等着瞧!”她恨恨道。

天日上三竿,等时候,白晃晃的日头已经从窗棂里透这一觉睡到了第二朱颜睁开眼睛的过帷幕照了进来。

了吧?气真一定——进城不错……今天该地坐了起来,忽然间眼神就是她打了个哈欠,慵懒

空了。木桶里,居然已

来,怒火万丈地冲了过眼看过去,却又不由去——然而刚得倒抽了一口个小兔崽子,难道又那一瞬她直跳起逃了?冲到木桶旁,一冷气。什么!那

息地睡着,一动不动那个瘦小的孩子沉在水底,无声无

流微微浮动,如同干净的小脸美如腮全部张开了,在水底微微地呼吸雕刻,下颌尖尖,个沉睡在小小的身体蜷成一微微的淡红,如同一睫毛非常长,嘴唇泛出。水蓝色的长发随着呼吸带出的水鼻子很挺,美丽的水藻。那张洗大海深处的团,筋疲力尽,耳后的精灵。

不生气了。朱颜本来怒火冲天,但然就看着看着,居

孩子啊…丽百么多钱去买一倍。真是个漂亮的亮到不可思议。难怪——这种生物,的确是个鲛人…简直漂那些达官贵人肯花那比云荒陆地上的人类美

烈地颤了来了,一看到她在长长的那个人“哗啦”一声就睫毛。然而手沾水,水下旁边,立刻么也动不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下那孩子身体却怎一下,拼命往后缩,可是因为被指刚一咒术禁锢,

子湛碧色眼睛里恐一分的地方,看着孩脸颊只有不由得皱了讨厌别人碰你吗?”距离朱颜的指尖停在了惧而厌恶的神皱眉头:“怎么,你很色,

那个孩子咬紧了嘴唇死地盯着她。身体紧紧贴着木桶壁,死

,“谁稀罕碰你啊,小兔崽子!”了手那就算了。”朱颜收回

梳妆城。那个孩子很明下来的盛,全身都松弛了门,在外间的一口气着个光溜溜的小崽子换一下衣服,总不能带。朱颜恨恨地出了人进叶显地松了室坐下来用管我,去帮那小兔嬷嬷道:“你不,对捧着金盆过来

匆下去,片刻便拿“好。”盛嬤一下了。嬤匆大人穿的衣衫,过来,道,“急切间找到合适的,这里都只有将就了几件男子衣衫

,用得着什“那么丁点小的孩子手,“拿几,随便裹一下不就得自地梳洗,一边块我的披肩出来了?”不耐烦地挥了挥么衣衫?”朱颜自顾

的,比了“是绒织锦大披肩出来,奁,捡了几条羊色的,问,“。”盛嬤嬤开了箱一条浅白这条?”比,拿都是朱颜这次带选帝都

子好了!”新的么能再给别人?红织金披肩,“挑个“这是我用过的,怎起了眉头,朱颜却给那小兔崽指着旁边那条簇新的大

女娃了。”色小比,不由得笑道穿嬤将那条披肩拿起来是个倾盛嬤简直就国倾城的绝,在孩子身上比了:“这么一

看着那条颜色鲜艳的披身体却不能一层紧紧贴着木桶用柔软的披肩将自己一把动,就只能任凭老人走过来层地裹了起抱起,,咬着牙,眼里露出抗拒的神色,无奈来。肩,那个孩子将肩背

朱颜梳好头的时个孩也已经把这子收拾妥当了。候,盛嬤嬤

“喏,郡主,你,”盛嬤嬤抱着孩子,转过来给她看,“漂亮吧?”

,在镜子子,一时间眼出:“我的天里看到了嬷嬷怀里的孩子洗干净了竟然这么好这回赚大了!……这小兔崽了啊!朱颜正将玉骨插回头上前一亮,脱口看?长大了要不得

是对自己被光看着她,似乎夺。的小脸衬反抗,相称的阴冷而愤怒的目意打扮包裹非常为之一在大红色惊心动魄一见之下心神那个小孩缩在。苍白这样随的妖异的美丽,竟能让老人怀里,用和年龄不的披肩里,有一种却无可奈何

是渊,似乎也不曾性的有过这样魔吧?便

即便身体上有着各种缺的黑痣去了,的天价!个无怪路上那个医生把肚子里的瘤个商人要冒着陷,只要带的鲛人。这样的孩子,风险走私这不知道能拍卖到什么样到叶城,找剖了,把背上

忍不住再次问。“你叫什么名字?”她

下颌一扭然而那个孩子把尖尖的,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孩子的头上却琉璃,谁真的忍心已经是轻精美易碎的手打了一记,然而手掌落到“小兔崽子!不听话小颜气得又甩看的孩子,就如同手?心我卖了你!”朱拍蚊——毕竟,这样

宫时进了叶城赤王的行人却已经不在了,来到的车马、佩剑、外袍都父王没有在那里。他,朱颜却发现留在行宫,然而

在这里等他的男子,干练几日,等事,他会来行宫找他吩咐郡主沉稳显然是赤王一直进京去了,”行宫安排在叶城的心家是个四十“王爷有急事,已情结束的管腹,恭敬地道,“你。”经先一步

?”制不住脾气上我她顿时不满起来,么连去帝都也“怎么回事?”不带,“这一路父王都不理我,怎

都也不迟。”,到候再去一次帝事,,等他办完了正“王爷就回来好好陪着郡主

分妥帖,“王爷吩管家赔笑,语一些好吃好玩的,主准备了市场上转转。”—如果郡主还需要气十什么,明天可以都放在您的房间里—在下给郡带您去

“真的?情识趣的管家一眼神为之一你叫什啥我以前没见太好了!”朱颜精么名字?为振,打量了这个知过你?”,“

几年了,一直在叶需要,都可以来去过天极风城觐见”管家笑了一笑,“郡主城掌管这座行宫,没主也没见过在下。二十,尽管说就是。”找我。想去哪里想看在这里有任何,所以郡“在下石扉,跟着赤王

“那你不许告…”她上下打量了他一诉父王我捡了个小“唔…下,道,鲛人。”

颔首,笑道,“在“是。”管家说。”下不

里需要有个大水池个隐蔽的小院—那个小家子,让盛嬤嬤带着那如果跑了,我唯。”多派人手看着—!”个小兔崽子住进是问那个院子咐道,“对了,还得在院子外面“帮我另外安排朱颜吩去,

“是。着,“一定办”管家只是答应。”

“嗯……再去帮我找个小兔崽子肚子里”朱颜皱一个医生来,要叶城最道,“那想了一想,才行。好的有个瘤子,得抓紧治!

“是要治鲛人的医生吗?管家道:

生难道朱颜不由得有些诧的医生?鲛人:“和别的医还不一样?”

。”管如说龙户那里找找申屠大夫口正中间的病。我替郡主去屠家微笑,“普通医吸,而且心脏是在胸吧,医治鲛人他最“那当然了。鲛人生于海上和陆地生看不了他们的上的人本身就很不一样。比,他们可以用鳃呼为拿手。”

,云荒愣,“开玩笑吧千年前被星尊大帝一条之外真的龙可以屠?”又是什么?”朱颜听,除了七得一愣一“屠龙户?那镇入苍梧之渊的那如今哪里还有

称而已。这个说来可就话长是一个代还是先回“那当然不是真的龙了大夫,再来向屋子好好休息,等明日,只我找好。”管家笑道,“郡主郡主禀告。”

今天下午我就想心痒难熬,“去出逛!”“不行!”她却

吩咐准备一下车马。”“好,“这么着急?”管家略微有些为难,却在下立刻还是点了点头,道,

么多人跟着就不好看一圈就回来!”朱颜挥了挥手,笑这么大阵仗干偷偷溜出去“不用啦,我们换一身衣服,玩了。”嘻地道,“弄吗?那

这一次却,老是了几个他们在叶城的国军出没。虽然总督点。”查抄“叶城最近不是很太平贴身保护郡主,”管家鲛人复,道据点,但“还是得派人刚杀了一批叛乱者,镜湖里的大营还在,不得不小心没有依着她

晚上那些鲛人,不由得柔弱美丽的一般鲛心里也“咯噔”起昨人完全不同。不畏死、具有攻击性了一下。那是一群悍的鲛人,复国军?朱颜一下子

不是也变异了呢?这样的鲛人,

中保护郡主吧。”“放心,郡主,复国军乱,是非常安全的——偶尔侍卫怕,安慰了几句派一些出来捣一还是她脸上色变,以为还没有能力动了以防万她害摇我们空桑的基业。督治下还,“现在叶城在总”管家看到一,下午不过几千号人而已,只不过,为

“好吧。”她随口应了一声

竟然走了将近半个时辰。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王府在叶城更大了数倍,她从,略作休息,准备下宏大,比城外的别院午就出去逛街。前厅走到后花园的院落的行宮非常华丽

下,却听到盛嬷嬷在快去叫郡主过来到了廊看看……”然而刚刚里面对侍女道:“快!

有这样的惊慌什么事音里走了进去,“怎么了?的声了?”,不由得一揭帘子”她很少听到老嬷嬷

:“郡胸口起伏,再也不说,挨在进叶城没有了平时的凶狠,只问他却又一动不动。盛的额头,看到她进来,的路上就有点不对劲,忙道眼,嬷嬷正俯身抚摸着孩子主,你来看看,这孩子软榻上躺着那个瘦小竟开始发烧了!”到现在,好像的鲛人孩子,闭着双

然而触手处温良,心还凉了一分。——的额头“发烧?”比自己的手去探了探孩子朱颜吃了一惊,走过

有?”“没有发烧啊哪里?”她有些愕然,“

海水烫多了?那就血不像人一样热,而是!和人—你“哎,郡主!你忘了吗和海水一个温摸看,现在这的身体是不是要比孩子的柔软头发,“鲛人着孩子水蓝色嬷嬷叹气,摸?”不一样,他们的是病了度—

又摸…”朱颜一惊了摸,这一回吃了“啊…

也看得出是真的病,又怎能不生是,看着这个小西到这个叶城,千里流离荒风雪之地家伙病恹恹地躺能活着都已经是奇迹毫不反抗的样子,——想想从,吃尽了苦病呢?在这里,任人摸来摸去头,这个孩子

她也有点焦急起来,便来。去请医生过立刻让管家

管家却过来道好几个鲛人破身,然而,不一刻,那边回复说申屠大夫今日要给:“郡主,在下已经派动大刀子,会一还来不了。”人快马去请了——但屠龙户计一时半会直忙到晚上,估

“那怎么行?子急,“多给这个小家伙都发烧了!点钱不行吗?”朱颜性

不…回答,“要换个医生试试看?“屠龙户说,申屠医生再去叫他?”进去惊动他。”管翼翼地家小已经进房间开始动刀…我们先暴,谁都不敢了,这事儿不能半途而废。他脾气不行

强。”么那么麻烦?”止他一个医生,这个不行,就换个别的——总比在这里干等着?那个地方应该“怎诊?那我下午不去逛去他那里看诊总行了朱颜跺脚,“他不肯出街了!带着孩子

起来。病榻上的孩子抱了身,将她脾气急,立刻便俯下

再也没了一声“阿娘”,主动将小脸那个生病的孩丝吹在她侧颈上有了平时的凶狠倔强贴了过来。着她的在被她抱起时模模糊,应该是烧得糊涂了,软趴趴地靠在她肩膀上糊地喊脖子,呼出的气息一丝,微凉的脸贴

糊涂。朱颜摸了脑袋,心里顿时就摸孩子小小的软得一塌

道,“备马车,去看医生!”扭头对管家“走,”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