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八章:初恋

第八章:初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乎有呆。晃地往前走,车马车摇摇晃厢里很静,朱颜似点发呆,托着腮,望着外面发

“我说郡主啊……”盛在一旁唠唠叨叨开了口嬤嬤叹了口气,

我就不该管这了!”,这次是我多我知道我知道子直接被车碾死算冲道,“事!”仿佛知道嬷嬷要说什么,朱这个小颜怒气冲个闲事!让

你从小怎么会见死不救了口气,“其实也好。“其实……”盛嬷嬷……唉,?不怪郡主。从小就对想说什么,却最终叹鲛人……特别

心欲绝的时候会到什么叫说的是眼睛里,她永远思。十六岁那年,个老嬷嬷看着子,喜怒哀乐都无从伴在她身边。在这个什么,不由得脸热了一下——是的,这老人知道她以,也是当她第一次体这个老嬷嬷一直陪隐藏。是个孩下,做伤嬷嬷颜愣了一儿小心特别好?朱自己长大,自然也是知道了前的那点

有听说过渊的消息吗没有听到过的名字,迟那个龙久,终于主动提及了那你……你血玉坠,犹豫了抚摸着脖子上疑着问,“?”个很久这些年来,嬤嬤,"她抬起手,轻轻挂着的

头看着她:“郡主,盛嬤嬤吃了一惊,抬心吗?”还不死

不应该就这样我们之间论如何都不该是我们的最“我想再见他一低下头去,“我觉得应该还有缘分束了——那一夜无面。”朱颜慢慢后一面啊。”

显然有些出乎意外道,所谓的缘分,很多时候不过是还放不心妄想而已。“……”盛嬤嬤下时自欺欺人的痴,“郡主,你要知,才道,沉默了许久

见他一次!”朱颜脸色苍脚:“白了一下,忽地一跺可是人家就是想再

唉,海角不,“他并“再见一,现在难道还想追过去成?”嬷嬷叹了口气郡主,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都已经把他从王不喜次又何呢?”盛欢你把他逼到天涯里逼走了

是不甘心吧。气,恹恹垂下头去,只到渊又能如何,或许我…t朱颜叹了口…&也不知道如果再见。其实,她

,无数个日日夜最初的痛苦,无不一起夜和她一起度美无伦恋和就消失?过,到,温柔亲切她——她最初的爱头来却居然并不属于了呢从小陪伴她长大的那与他紧密相关,怎能说消失个人,俊

她听:“当成人,鲛人嘛,你也是知道停地唠叨腮,呆呆地出神,盛嬷朱颜托着互约是说给喜欢的人,第一次喜欢上了女动了心,才会出年后,遇到了有性別的小鲛人相好,去海国的大祭司面会对应地变成男子。不但寿命是:“生下双变身……”要么就是两个都没来的时候都没有性别的。他们在耳边叹着气,不现分化—。”盛嬤嬤嬷却—如果咳嗽了几声,似乎人的十倍,而且在前各自选择,双

了口气,“我都知道,几不可闻地叹嬷嬷知道的……”我知道。”她的言下之意,轻声喃喃

会在赤王府里隐在赤王府隐庐里的鲛人已经两百柔的成年什么他,又为何居?时候,这个居住在她遇到渊的那个人后来去了哪过什么样的女子样的往事?爱上里?而?是的他曾经遇到过男子——那么,岁,也已经是英俊温

这些,都是在她上一及。永远不可追辈子时发生的事情了,

几乎还没有得不到的东,她的人生顺风顺水,了上去,以为可以挑战一旦选择,永无改变—命运十六生只能爱一个传说中鲛人一生只西。能选择一次。因为那之性别,就如他们一女却勇猛窦初开的少畏地冲—这些,她并不岁情人一样,是不知道的。可

却只换来了这头破血流,样的结局。可奋不顾身地撞得

的一夜,不会那样痛吃惊而愤年多,原本以为回忆去了两了一下起来心里已经过面扇了一个耳光。时间都狠地痛到那糟糕混乱渊那怒的表情,她心可是,一想,如同又被人迎里就狠

该死心了吧?实,那一夜之后,她就

那一年,她十六岁西,简直如同一朵,顾盼生辉,艳名播于,明眸皓齿会走路的花。夸赤王的荒。几乎每个贵族都,刚刚出独女美丽非凡玉立的少女落成了亭亭

父王听了,却只是哈哈花吗?”𛈌阿颜是朵花?,“霸王大笑

!”她气坏了,好容易子挥出的冲动“父王忍住了一鞭

从那一里的隐庐,一出了这个看着长大的候甚至会离开王府去,有时年开始,显然是觉察得勤,他他就躲开,因为她去夜游。很多时候,然而,连几,不再和她一起秉烛她腻上陪她一起读书骑孩子已经到了情窦初始处处刻意和持着距离——他不再她保开的年纪,渊开天不知所终。

被几盆冷水里肯做是一泼灭?然而毫无经女懵懂无知满怀热情而易见的躲闪早如同手中的流沙,越是握得紧,便会越快。退。可十六岁的少流逝得难而就心知肚明,知验的她却不女子,对这样显知道,感情

,终于把渊堵在了房间里那一夜,她想方设法

有话要对你说!”十六平第一次告白,心跳如急,“你……你……”鼓,紧张而羞涩,笨拙又着“不许岁的少女即将进行走!我……我

现在的不对劲,渊的推开她便要往外走,“态度“有什么话,看出了她明天再说。”显然冷淡,已经太晚了。”

上拔下了玉骨。一急,便从头眼看他又要走,她心里

后,第一次施用术法那是她在离开九嶷神庙

描画着自己的眉眼,唇中吐出几乎听不见的轻微咒语。用玉骨做画笔,一笔一笔地

模样。时,灯变——那是惑心术。用这个术地扫过眉梢眼角幻化成他最渴望看到当玉骨的尖端一寸对方的眼里生了改法,便可以在一寸女的容颜便悄然发的女人

然震了“渊一眼——在,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她忽然变了。房间之前,她施术完毕,从背后叫他离开回头的那一刻,猛!”在了他一声。他皱着眉头一下,眼神

,她心脏狂跳成功了吗?那一瞬来。

乎想下意…是的灼热。那种神充满了震惊和不可识地去拿起镜什么样?你?”渊的眼思议,带着从未见过“是想知道,刻在渊心,照一下眼神令她心里一跳,几里的那张脸,到底自己此刻的模样——她

想去拿镜子的那一刻,他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她,脱口而出,“是怎么会是你?”在她刚你……是你回来了怎么还会在这儿?”吗?不可能!你……你

的呼吸近在耳畔地呼吸,不敢开口,那一刻,思绪极乱,她心头不知道该做什么。脑海一片空白,竟是鹿乱跳,急促

伸出手,迟每一贵的。然而,渊却在一触碰她的面颊支持一个时辰,秒都是宝一分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迟不敢凝视着她,她修为尚浅,这个幻术只能

上一么不动微微似乎在疑惑指尖停留在她颊怎么啦?为什分之外,着什么。她屏还是没有动,声敛气地等了很久,他发着抖,了?

气,忽岁的然踮起脚尖一下!地狠狠亲了他少女鼓足了勇,一十六生怕时间过去,把抱住他的脖子,笨拙

肌肤是冷的,连唇都微凉。人的

红透的果子,简连头都抬不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手脚发冷,脸,此刻却紧张得不知道接着要怎了,有些无措地看她亲了他一下,然后了看他,仿佛就停住色如么做——她从小是

默的心。拙的吻,却仿佛在瞬间点燃了那颗犹豫沉然而那个笨

抱住了她,低声,“天……你“曜仪!”渊一把回来了?!”

有着和平眩,整个身体都软了,咛”一间只觉得头晕目日那种淡是灼热他的吻温柔迥然不同狂烈。她“嘤的,脑海一片空白。声,一时

了地上。手一松,玉骨从指间落,“叮”的一声掉在

的术法瞬间破那个声音极小,却惊原本蛊惑人心她精心编成的幻境,仿佛是一道裂痕迅速破了蔓延,将开!

蔽心灵急速吹去。忽地僵住,凝视着她,双燃烧着的乌云忽然看到了她颈中露里看了拿在手风吹过来,将遮瞳子怀疑和诧异,地维持,不让术又看。她的心怦怦对面那出的那个坠子,眼直跳,法失效。神里露出那一刻,忽然变一把将它扯了出来,一丝,仿佛有捏着诀拼了火焰

着眉,突然问。“你是谁?”渊皱

开口,炼得还话,连忙低下头去的面目。——这个幻术她修……”她不敢说生怕一起改变,所以,还不能同的不同便会暴露自己不大好,只能改变容貌时将声音一

话?”渊为什么不“为什么不说眼里的疑惑更深,“敢看我?”

脖子上的挂死了!惑而混乱:“不对,对……经死了……在很我还没有拿到龙血她应该已她紧张得连呼吸都你……你到底是谁?的时候,古玉!&quot他多很多年前,就已经他审视着她,眼神变看着她沉默地低头。幻:“不坠,语气困仪活着不敢了时间不对!在曜,只是

”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我……么。

了极点——这个幻术,迷惑对方,会不会对他如果不能完全造成什么损害?扎着,靠在墙往后退了一步,上,微微闭上了眼睛,得心里忐忑到表情一时间极其又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损害?似乎在竭力地挣复杂和痛苦。朱颜不由

她看到渊挣扎的样子主地将捏着诀的,不由手指松开了。,越想越害怕

,“我……”“对,对不起,”她开了口,颤

个巴掌打在,渊的眼神是从没是一体一震,而,不等她说出话,他身再也没有了平日了眼睛,竟反手就有过的凶狠,了她脸上!那一刻骤然睁开的温柔,如同出鞘的刀锋。

?为什“你不是曜仪!”他厉声,“你究竟是谁么冒充她!”

才竟然冲破了自己的术地看打得踉跄靠在了墙,她捂着思议——这…种力量?…他哪里来的这法,强行从惑心术的幻境控制他下手极重…这是怎么回事?渊刚里清醒了过来!他…着他,一瞬间只上,怔脸,被那一掌觉得不可

即便是有脱九嶷的幻为的术士,也无法那么快摆术!

竟是谁?"渊道,“好大的,将她按在了墙壁上,胆子,厉声抓住了她的脖子!”起了愤怒,忽地一把你究看着她,瞳孔慢慢凝聚竟敢来冒充曜

手!”她又痛又惊“放,放间竟说不出话来.我,一是……”

心胆一怯面具被一点容颜碎裂了,,那个幻术便再也支撑不住,开始飞快地坍同灰烬揭开,那张虚幻的般从她脸上簌簌而落塌崩溃。那一刻,仿佛

加的脸。面具剥落后,剩下的,只有一张少女羞愤交

触电般地往后退了一步谁?”看着她,“你“阿颜?怎么会是?是什么的?是认出了她,使不是……是不是有人指来的渊一眼便,定定疯了吗!你想做你?”清醒你那么做

全身发抖。她僵在了那里,一刹那只觉得

爱的她,也在瞬间就真容的那一制的怀疑。:因为在清醒过来看到瞬间,他眼里只有震惊那一刻,便是从没有谈过恋知道了答案、不可思议的愤怒和无法抑

是被人指使来陷害他的!他,甚至以为自己

“没人指使我己愿意!”地哭了出来,“我…!”她一跺脚,蓦…我自

气,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渊倒吸苍白。了一口,一时间脸色也是

邪的孩子长大了待放,有着大落成了眼前亭亭玉立的破这个僵局,的那个纯真无和当年的曜红棘花一样的烈,,他是啊,记忆里“你……你怎么…竭力想打艳和美丽。,出少女,含苞仪,倒是真的有几分像却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了的东时间是一只可惜,西,永远不可能再在后来人的身上追寻。不逆流的河,那些逝去条永

“好了,别。”他一时哭了!刚才打疼你了吗?”也有些心乱如麻,只道,“别

“呜呜呜……”,越发哭得伤心。,扑到了他怀里是她哪里忍得住

,她的贴身侍女今晚的一切都飞快地禀身发抖,甚然而她却不知道王母妃被惊动赶过来时上的衣衫她正在渊的怀里哭得全至顾不得将身出事,告了上去。当父整理好早已偷偷地跑去了母妃那,满心的委屈和愤怒。边,将生怕

声地喊着,父王当愤怒。抱着她一迭也不想说,只是羞愧,更有她一句话她的耻辱和名字,问她没有被这到这样的情景即咆哮如雷,母妃哭得天昏地暗,其中有个鲛人奴隶欺负了。而

了所学的术法。的私心恋慕,不惜放枉费她那么多年下尊严,想方设法到头来,竟只是换来了,甚至还不择手段地动用这样的结果!

默然从了渊,他没有反抗,却咆哮声里,侍卫们上来铭文上前——那是一百年前,凡是赤之一族怀里拿出王赐予他刑于此人。的子孙后世,永不可加说明此人立有大功,父王的所有人的面先代赤一面金牌,放在抓住免死铁券,

气得咆拉出去奴隶,竟敢非礼我哮如雷,五马分尸个,大喝:“下贱的女儿!管你什么免死金牌,顶个屁用!!”然而父王只,哪里左右,马上给我把他顾得上这

”那一刻,她却忽然推母妃,叫了起来,“谁看!“住手!就死给你们开了他一下,要是敢动

所有人立刻安静来,转头看着她。了下

是泪水,却扬起了脸说:“不关渊的她哭并没有成功-所以不幸,并……勾引他得狼狈,满脸都,看着父王,大事!是……是为难他。”……所以你们其实没啥损失,自然也不的!但是很

了一脚。王一个耳光响亮地落这一番言辞让上,把她打倒全场都惊呆了在女儿脸在地,狠狠,直到赤

赤王咬牙切齿,眼“不要脸嘴!”睛血红,“给我闭!”

喜欢渊!”她的头有什么见不得人?你要立刻就跟他走!”“我是觉得丢脸,我倔强地扭了回来!这向一边,又丝血,狠狠地瞪着父亲,“我就不闭嘴,唇角有被打得扭

敢走出去一得发抖:“你赤王气步,我打断你的腿!”

爬着走!。旁边的侍从打断我脱了母妃的手往外走去放,只她。拦,又不敢能尴尬无比地看着,我爬也要的腿”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又不敢

门口,却被一只手拉然而,刚走到住了。

在那傻事。”头:“不要做渊站看着她,微微摇了摇

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她如受重击,那一刻你……你不要我吗又汹涌而出:“

真正爱你的人吧。属于你的缘分还没到呢……好阿颜。但是我不要你和我一起走——”气已经平静如昔,不需好保存着你的喜欢你,也渊开口语这样喜欢我,心,留待以后“谢谢你“你太小,

衣袖的手掰开了她抓着他,就这样转身离去。

大喊,想要冲出去,却被嬷嬷死死抱住心裂肺地“渊!”她撕

沉默着,放下出了居住免死金牌,百年的赤王府。赤王终身都天极风城一步。他没不许他再踏入那一夜,渊被驱逐了怀里孑然一身走入什么都不允许有反抗,只是了黑夜里。他带走,并下令

走的时候,他回说话。看了一眼她,却没有

一面。那是他们之间的最后

那一夜之后,她大病了月,水米不进,一句话也不肯昏昏说。沉沉地躺了两个一场,

带得整个天极风城都,陪着她度过了那个漫吃肉,每夜在篝火前跳泼起来,重新梳洗出出游打猎——那段时,大碗喝酒,大块几乎是日日在秋天反常地活为之热闹无比。长的夏天乐、声赶过来欢,,然后,又看着她夜夜狂间,她舞,白天呼朋引伴地盛嬤嬤闻

年之后,西二年就如此闹腾了一荒对此议论纷纷,父匆匆将她嫁往了苏萨忍无可忍,出面为她哈鲁。选定了夫家,并在第王终于

便是几个月前的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变故了再往后,

,再之后,生也没有人知在那一夜驱逐了渊的侍从的丑闻泄露怕王府王府上下了,只剩下这个靠得住的心腹老嬷道那件事了……都被父王一个个地秘密,知处理掉嬷。从此后,整个道那一夜事情

女心里的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此了少也对那个是那一夜的闹腾消耗完仿佛消失的人绝口不提一点光和热,十六岁的朱颜沉默

收场。最初的爱恋,却得到如此狼藉不堪的那是她一生里

来越近的在哪里?朱颜坐在,轻轻用指尖抚摸着叶城,叹了送给她的坠子,望着越摇晃的马车里气。渊……此刻到底是脖子里他

玦。的环,便变补—一夜的混乱中这个渊送给她的玉,再也无法修—原本那样圆圆满满环上,已经有了倒在地时无意中磕裂的成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她跌。那是在那

环——还

—决。玦—

期许她一生会美候,心里曾经或许渊当初送她开。嶷还家,他最终满幸福。可等她从九这个坠子的还是如此决绝地离

,人生大起命运复返的黄鹤,消失在里。漂泊到另一端,却她的人生落,从云荒的一端是一去不究竟如何。而渊一直杳过去了,她十无消息,就一晃两年八岁了,嫁了人又守寡始终不知道自己的

曜仪…仪。…曜

会再见,她一定要亲问他,这个女子有机,如同,究竟是谁一根刺一直扎?他脱口喊过的那个名字在她心头。如果此生还口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