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五章:初遇

第五章:初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岁。回想影,起来,第一次遇见时她还只有

离开西荒,跟随父王灵面前为庇佑。过了一次之前,她刚刚度第一次生死大劫王在神作为赤之一族的唯一郡愿,病好之后,了九嶷神庙——那热病里侥幸巫说父主,她逃生,族里的大,从可怖的红藫她必须和他一起去那时候九嶷神庙感谢神的许下了重

才能来到九雀跃,却不嶷。能出门玩,孩子欢呼知竟然要走一个多月

,全都是各地前来大,没有一个女人个供奉着云荒创世双神的修行的神官和侍从,苟言笑。个个板着一张脸,不神庙森严宏

的黄泉之苍梧之渊倒流上来了神庙后的帝王谷禁睡,一个人偷王午了,趁着父影,看过了从域。九嶷山麓。看孩子竟然又偷偷地闯入过了往生碑上游荡在瀑,胆大包天的小的幻待了两天她便觉得无聊

的她偷偷跑口筑了一道墙,浇筑铜汁,居然半开着。那一道门做的砖在谷东看西看,忽然发现没有大神官的准门口警卫森严,了过去,怕地不怕那个神秘的山谷里安葬都不能进入。天不了历代空桑帝后,用铁

欢呼雀里挤了路往前奔跑。便从那一道半开的门跃起来,想也不想地进去,一天赐良机!孩子一下子

坟墓毫无惧怕,只是始祖星尊大山谷的个分帝王谷里空至今。孩子胆子极大,对着满布一路看过去,想要去年前绵延深谷里寻找传说中空桑无一人,宽阔平整的墓连着一个个陵墓的陵墓。,年代悠久,从七千道通往山谷深处,一个

飞起,日光下,羽毛如大的白鸟从丛林里振翅忽然间,她听到了白耀眼声厉啸——空无一人的帝王谷深处,有一只巨同雪一样洁

神鸟!那是传说中的重明神鸟吗?

刚进行路边草丛,应该斗的痕迹,有刀过一场惨烈的搏杀有察觉这一路上开始渐渐掉落在内狂奔而去,完全出现了打胆大的孩子顿时就疯狂了,朝着帝王谷

—那只的鸟居然眼睛狠狠盯住了她—还没来得及靠近那只白左右各长两鸟就霍然回如同妖魔她跑了半个时辰,了那只白鸟所在的位置过头,睁开了于气喘吁吁地跑到一样!只眼睛,鲜红如血,

它的嘴里还叼着一个人截身体,鲜血淋漓只有

后倒退了一步,跌才觉得害怕,往“啊倒在地。呀!”孩子这

人?它……它是个妖魔吗?这个神鸟,怎么会

发出莽撞的孩子,却恶狠狠地看了过来,腿就跑。然而那只白鸟就是凌空一啄!伸出脖子她惊叫着转过身,拔了一声尖厉的叫声,展翅追来,对着这

她失声惊时腾云驾雾飞了起来呼,顿

住手!”有人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天而降,挥手将她卷并指挡住了重明入袍袖,另刷”地抬起,神鸟尖利的巨喙。一只手“

那只巨大的神鸟,头。居然瞬间乖乖低下了

当作大鸟一啄两断,他的经被那只四眼怀里头来不是这个人,她大概她惊魂方定,缩在,抬起点心吞吃了吧。看了来人一眼——如果

十六七岁的是从古墓里年,面坠玉佩,衣衫简朴,高古的款式。一样。容清俊冠广袖,竟是上上去也淡漠古雅,像那是一个,穿着白袍,腰整个人看走出来的

:“你……你是活人吓了一跳,不由得脱口而出死人?还是

你是谁那个少年没有说话头看了怀里瑟瑟发抖的孩子眼:“?怎进来的?”,只是皱着眉

心在胸膛里微微跳跃……我叫“我到那道门开着,就进来了……”。她松了一王来这里祭拜神庙。看口气,嘀咕有温度的,他的手是朱颜,跟父

少年看了她一眼,视之一族的人。,淡淡:“原来你是赤线落在她衣角的家徽上

了点头,心里忽然抬起了手,“啊个忽然出现在深谷里的!”秀少年,眼睛亮了么会待在这里?呀,你这里有个美人尖奇地“嗯!你又是谁?怎”她点打量着这的恐惧终于淡了,好一下,

。孩子痛呼了一声,摔到他松手,把她扔下地来手指头戳“……”在她的得屁股开花,几乎要哭额头之前起来,他一

过来抢,拂袖将重新探头一伙的,不少年扔掉她,低叱:“重明,别动食的大鸟打了回去能吃!”那些人不是—她和刚才

之间鲜血淋漓,布满恨恨了残肢断臂,似是被阻止之后,那只地蹲了回去,盯着有不利为嘴角还往少落着一地的兵器,草木了一下——这里周围散年后面躲一声惊呼,看。它尖已经被吞了下去。朱颜流着有着四只眼睛的白鸟就忍不住发出了鲜血,那半截子的人却少人被杀。

“这巴地问。?”孩子被吓坏……这是怎么回事啊了,结结巴

“没什么,”“刚才有少年淡淡道,击杀了。”刺客潜入山谷,被重明

?”是妖魔吗翼地看了人!”她从一眼“是吗?它……它会吃那只雪白的大鸟,“它,小心翼他身后探出身

。”少年淡淡,“只吃恶人。”“别怕

噜声。白眼看着重明神鸟翻着孩子,喉咙里发出咕

,几乎牛孩子没心没肺,一下子胆子又大了起来以让我拔一根羽,“可毛吗?好漂亮,裁了做衣服一定好看!”像我养“咦,它叫起来好的金毛狙啊!,摸了摸白鸟的翅膀是你养的?”皮糖一样地黏了上去

了个跟斗。近,翅膀一拍重明神鸟不等她靠,卷起一阵旋风便将她

她的原如今回想,这就是要拔它的毛。始,她就打着鬼主一照面的时候开后来意一心它为什么一直不喜欢因吧?因为从刚

是女孩?了一句:“你是男孩还的孩子一眼那个少年没有接她的口问八岁话,冷冷地看了,忽然皱着眉头,开

来,又看了看白鸟吧!襟,“大哥哥,给我一片羽毛做衣服亮吗?”她有,拉着他的衣我长得不些不满地叫了起“当然是女孩!难道不好?”

年没有理睬她的央“是女孩?”那个特,“怎么会有些奇变得这样,身子猛然一震,眼?”……难道预言要实现了

的眼神忽然间变得奇怪,直直地看着她,了个寒战—非常有些茫然,刚问了一句无声息地抬了起来,“什么预言?”她,却而袖子里的手却悄—少年似乎忽然间全黑了下瞳孔着她的头顶缓缓按下。来!他袍袖不动,然

锋利的光芒暗暗手指之间,有闪烁

你是不是你怎么抖去叫医生来好不好?害?”八岁的生病了?你一个满是担心住在这里吗?替你哥,你……“怎么了?大哥,“知道危在旦夕,只孩子不懵懂地看着少年,反这么厉

一剪秋水,映照头柔软的长发上,孩子关切地看的手已经按,璀璨不可,微微抖了片刻,却忽声长长的叹息。着他,瞳子清澈如了摸,发出了一着空谷白云住了她的灵台地颓然放下,落在了她一直视。那刻,少年

不可以?好小气!””她却么?那只自己片刻之间已不得经在鬼门关名其妙,不知道多毛,我只要一片,难“怎么啦?为什怨,“你是舍走了一个来回,只是抱眼鸟有那么么唉声叹气?

只是个,只是看孩罢了——说不定不杀也“…语,“算了,,低声自了她一眼,便随手把这个闹”少年的眼眸重新不妨事吧?”腾的孩子拎起来恢复了冷意

你……你要杀我吗?””她吓了一跳,“什么?

睬她,只是把她拎她:“记住,绝!”年没有理对不能告诉是要杀头的更不能告诉别人我!擅闯帝王谷禁地,,重新扔回了围墙外面起来那个少别人你今天来过这里,你见过,并且严厉地警告了

么在那个都是死人的山,向旁边的人上玩,远远地看到孩子被吓住了,果然人说起再和山谷里有个人影!为什我昨天跑到山心却忍不住,只能远谷里,居然还有个远地绕着圈子不敢这件事然而好奇活人?打听消息:“哎……

的少年时影,是九嶷神绝,独居深山,布一百年来仅见,却已经在九嶷好奇的孩子回去询问个居年刚刚了神庙里的其修行了十二年,灵力高住在深谷里名叫神庙神鸟为伴,除了大神官十七岁的天才。他平时术法精湛,被称为云荒之外从不和任何人接触他侍从,才知道这庙里的少神官。今食,与重明衣素

话的人子的头,叮远看看就行大神官庙里的侍从都要遭殃的!”也不允许——凡是和他说,可别试图嘱,“少神官不喜欢和人说话,拍着八岁孩“记着,你远去打扰他,”神他和任何人说话

罢甘休然而,她生?性好动好奇,却哪肯善

门已经关闭了,她便跑到了围墙边,那道试图爬过去,朱颜就重新偷偷第二

痛得屁股要裂成刚一爬上去就好像被电了一下似不让她跑进去拔四瓣——怎么然而的吧?他是防着她,,“啊呀定是那个哥哥做?回事?一”一了那只四眼鸟的毛吗声掉落回了地上,

子,连不但鸟没有理会这围墙走来走去,哀求,想让他带自己的那个人,大呼小叫,百般重明神句话——似乎视着山谷里是个天生的哑巴一断崖,俯最后,只能爬上了样。那个少年都没有再和谷口另一边的进谷。然个孩她说过一办法也没有却一朱颜急躁地绕着

看着他们。树下坐了下无聊了,便喊了半天,觉得泄气地在

其安静,寂静若死间只有无数活人的气息。王谷极,似乎永远都没有的陵墓的树木之,一眼望去葱茏

会召唤各种动物前来白色的岩石非常艰苦,无论,进,让它们列化为各色云时候他会起来,平地飞心,手里竟会开出莲花,然后又张开双露。坐着坐着,有彩……队起风吹日晒,每臂、飞鸟一样退有序有时候他张上闭目吐纳,餐风饮回旋于空中有时候那个少年修行得开手天都盘腿坐在一块

呆,心驰神往。得目瞪孩子只看

上,对着他叫了起来“教给我!”终!教给我好不好?”她忍不住趴在山,“求求你,大哥于有一天,

并不存在——赤王的独天,她也人的孩子过不了几去了。会和父亲回到封地睬她,就仿佛这个烦不起,反正女惹他没有理

谷。父王脸色凝重那一天,雨下得很大,帝都有使者来山的帝王是一天留下孩子到了后了神殿,一去便偷偷跑出来,来。一旦得了空,她便又,和其他人都聚集到到九嶷。应该是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一夜,

看到然而这一次,她却没有在那块白色的他。岩石上

雨跑来看他!她还冒不由得有些诧刮风,他也是就偷懒了呢?难为孩子异。平时就算下雨的,今天怎么勤修苦炼从不缺

看了半离开。只能垂头丧气地打山上她趴天,什么都看不到,

转身的刹那,有什了,有她,瞳四只巨大的眼睛从瞬。子顿时被吓得惊叫起然而就在么勾住了她的衣角。回头看孔血红,一瞬不过去,孩来——头顶的山崖下升起来,定雨忽然消失定看着

惊叫,想要逃跑。“哎呀……四眼鸟!”她失声

鸟用巨喙叼住了小女惊叫声里,重明神而,腾空而去!一把孩的衣襟,将她整个人提起,展翅

她尖叫着,拼命挣扎,转瞬却毫了一个地无伤地落方。

石窟,重明神鸟叼然后盯口,起她,将她轻那是离那块岩石不远处的一堵断地放在洞着她,对着里面歪了歪头。崖,崖下有个凹进去的

,“那里“嗯?里看了一眼”她不禁地往面有啥?”

透出一丝哀往里推了推,发出了神鸟用巨喙把小女孩低声的咕咕声音,忧虑。求之意,眼里满是

啊?朱颜愣了一下:“你想让我进去?为啥

她,忽然转头,啄下了看着她身上,又转头看石窟里面。眼睛一动不动地毛轻轻盖翅膀上一片羽到了神鸟又叫了一声,四只

她明白过来了,“啊?”“这是你给我的报酬?

神鸟点了点头,继敢进去。,却又续紧张地望着里面

却大,挠了挠头,便走了进去“到底怎么了?”朱颜人虽小胆子

子很小,只容一个人进石洞的口,跌跌撞撞走石壁过。道路小的石室,点着叶,一条旧毯子,一很黑,她摸索着灯,干净整洁,地上铺着出,地上很平整个火塘,里面豁然开朗,有一个漠里看到过的那些苦经常很像是她在荒,显然有人了很久的歇脚处。才走到了最里面。最行僧

那个大哥哥是一个在这里苦?人住吗?岂不是过得很辛

在洞窟深处看到了那终于她一直走进去,,微微低着头,好像不动。在盘膝吐纳,一动个少年。他坐在一个石台上,面对着墙壁

口气,“今天怎么不出去样子”她有点诧异,却松了家四眼鸟好里呀?“咦?你在这……喂像很担心你的练功了?你?”

他对着石壁,一直没有说话。

去,大着胆子不会是睡着了吧?小女孩走过推了他一下。

,差少年一声点撞到了石壁上吓得一哆嗦,往后倒退了一步然间,厉喝。“别碰我!”忽

音,“滚出去!”“谁让你进是压低了声年没有看她,只来的?”少

地挪过去,问:“你似乎在发抖,肩膀也巨大的痛在竭尽全力忍耐着什么苦。不由得担心的语气很凶,然而生病了吗?”在抖,朱颜却听出来他的声音啦……是怎么

等凑近了,啊……你却不,你怎么哭了?”由得失声:“天

——在密密麻麻的脸色苍白,眼角他面前的石壁上,一!上的手微微颤抖,紧握成拳有泪痕放在膝个一个,手背上鲜血淋漓,全都是带着血的掌印哥面对着石壁坐着,那个有美人尖的哥

“你!”小女孩惊呆了?”出手去,结结巴巴地问,伸“怎……怎么啦

情绪,少年一股巨大狠朝着外然一振衣—!“滚!巨浪,将小面摔了出狂怒地咆哮起来,在她,简直如同”仿佛是再也控制不住—刹女孩瞬间高高抛起,狠那间,的力量汹涌而来碰到他的那一瞬,猛

惊叫都来不及发出,就重重撞上石壁。朱颜甚至连一声

一切都黑了。只是一刹那,眼前的

停地念着不知道切而焦她,在她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次她要睡着的时候他都奇怪的咒会摇晃心上。手按在她的后耳边不着她,喊着她,急虑,每一,眼睛很模糊,有人抱语,将过了多久。头很痛

她听到醒过来!”“不要睡那个哥哥在耳边说,“……”

渐渐,她觉得前也明亮起来了。身体轻了,眼

去抓那一朵云:“哇了一声,伸出手,就想,睁开了双眼分地欢呼她不由得惊喜那一刻,过来空和近在咫尺飞吗?”终于,孩子醒了的白云,天风拂面,!我……我在天上入眼帘的是湛蓝的碧

道,制止了她。“别动。”有人在耳边

苍白,头,才脸色用右手按在上,紧紧抱着她小小的孩子吃惊地转过风呼啸,他坐在神怀里发现自己鸟的背她的后心上,。耳边似是极累,全身都在发抖。身体,一直正被那个少年抱在

道刚刚发生是的,这个小了多么可怕的事孩,不知情。

要将心火熊然传觉得心底有业力之全磨灭心中的愤怒和憎来了噩耗,世上唯一至亲之人从此阴阳杳无音信十几年,帝都忽恨,只熊燃起,便相隔——任凭他苦法完依旧无修多年,却燃为灰烬!

山谷空寂,他一个人进入面壁尽情恨。独坐了三拍打着石壁,,却还是无法控制住内号,山洞,将控制地大喊,呼三夜,试图熄灭心魔。只有亡者陪伴,他无法心的憎发泄着内重明赶了出去,心的愤怒和苦痛

从天而降,孩竟然入了山洞!小女然而这个时候,这个

只是一振袖子,就将那过去想要护住她的中失去完全控制不住时候,已经太晚了个孩子如同玩偶她走过来摔了出去——当自己,他反应过来扑却在狂怒图安慰他。然而他,试一样了理智,

他眼睁睁地看上,像个破裂的瓷着她撞在石壁娃娃。

!坐了多日的少子奔出石窟,跃上了重飞奔向明神鸟,不顾一切年终于惊呼着跃起片刻前吞噬心灵的愤地飞向了西北方怎么会这样?的梦华峰,完全忘记奄奄一息的孩怒和憎恨。那一刻,她,抱着

,用还阳草将她救了终于赶到了梦华。日落之疯狂回来。前,他摇欲坠的一线生机,近一路上,他不停地念着咒术,维系着她摇

溃。当那个孩子在他怀里重新睁开眼睛的时了一口气,泪滑落候,他长长松从消瘦的面颊上,只觉神智已经接近崩水无法抑制地

小的手指,“有谁欺负你底怎么了细的声音安慰着他啊?”朱颜抬起手,用冰冷的脸,用细“啊?不要哭了,到……到擦拭很厉害的!”,我父王是赤王,他了吗?不要怕……着他

女孩却锲而不小手停在他地把小手重的额头他缓缓摇孩子的脸上。到后来住她的手,从脸上新挪回了他摇头,抓将温暖的开。然而,小上。他终于不反抗了,任凭

的孩子看着他,用一的语气道,美人尖呢……我母妃“你有“喏,”那个死里逃生种开心也有!”

“……”少年沉默地侧开了脸。没有说话,

尖的人,才是真正的美看他,关切地问去哪里了?”?你快点回地上,加“母妃说有美人没有。怪父王!他长得喝一点热汤……对了,有人给太难看的额头,又看了得很厉害一件衣服惜地摸了摸自己了。”小女孩惋……是不是天上太冷你的阿娘,“怎么了?你抖人……可惜我你做汤吗?

啰唆唆地说抬手摸着为他发烧了。头,以着,他的她啰

膀开然间肩法压抑了一声啜泣。剧烈地颤抖,再也无地发出”少年沉默“……了片刻,忽

子,深瞬间忽然失去了控制,又似是的孩衣襟上——他在一诅咒么,似是呐喊,深地弯下腰,将脸埋在在模糊不清地说着什了她的他用力地抱着眼前,一声一声如同割裂。

么啦?”…怎么啦?”她吓坏了,不停地问,““怎么啦…大哥哥,

九天之上,鸟展翅,少年埋首水,却怎么次地用小小的手指无法平息他身上的在她怀里,沉默而无声地一次哭泣。而她惊慌失措,抹去他的泪颤抖。

脸冰冷,他的水却灼热。

少年心里,又这个与世隔绝的孤埋藏着怎样的世界?

暮色四起之时,他将她送回了九嶷神庙

你要做什么心停了一下,似乎想子下了地,将她放回他抱着孩围墙的另一面,手指抬起,在她的眉施什么术法。她看到他掠过的寒光,下意识地情:“大……大哥哥?”眼里,流露出吃惊的表往后退了一

的一切。”记我,忘记今天发生少年的手指顿了一下,淡淡道:“我要你忘

我不要忘记你!了起来,““不要!”她一下子跳

点失手杀了你,也孩子在他声:“不忘就不忘吧…手,悄然长叹了来我会真的因你而死,满脸恐惧少年本来可以为何却最终还是停下了即便将怀里扭来扭去,拼命算一饮一啄。”…说个小家伙,不轻易地制服这他的手指,躲避着不定也是夙缘。可今日我却差

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奇孩子完全没听着他。怪地看

会大难临头——知道吗何人今天发生”最后,他事情。只讲了那么赤之一族都,“不然不仅“记住,不要告诉任?”一句话是你,连

挣脱,干干脆热切地问,“你……你改天教我法术好不好?”着他,我保证谁也不告诉脆地应了一声,又仰起头看“嗯!的手里!”她从他

了她一侃淡淡道,“等下次见面的“……”少年不置可否地看时候再说吧。”

步,叫着大,就好像刚才发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她恋恋不舍地跟复了平时的冷场梦上了几上的悲伤痕迹哥哥。然而少年已经恢一样。只是一片刻前在九天之丝毫定淡然,再也没语毕,他便

……真的是一场梦呢。是啊

曾经在她的怀师父事情吧。会发生的里哭?这是做梦才

块白见过那不见了踪影。,还是去那个论是去那色岩石上找得着呢?——连那只四眼鸟都面再教她,可是从那九嶷山那么大,他换了后,她就再也没一天之少年。无再也找不到他他说下次见个地方修炼,她又怎么石洞里,都

意思吗?还是已,难道就那么不好着不肯见她了。被人?讨厌,他为了不看到掉眼泪想教她,就干脆藏起他一定是躲她那么惹人

羽毛她那天忘了拿回来眼鸟送她的那片,他要是老不出现,她找谁去要呢?这也罢了,四

地跟随父王回到了动身离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月西荒属地。,悻一行开了九嶷神庙。孩子只能空着手归期已至,赤王

她的秘密没他不知道的说了一一回到赤王府,谷遇到那个少年的事情的吧?从小到大,她就跑去找渊,把在帝王能告诉,渊总是可遍——别人不

渊听了微笑起来:“阿哥啊,是不像很喜欢那个大哥是?”颜好

了要给我一片羽毛可恶!”!”她跺着脚,嘀咕“才不呢!他那么小气,“明明说的!竟然赖账了

羽毛而已,渊捏了捏她皱起的鼻子何必非要不可呢?”,温柔地笑:“一片

“可我想飞!如果不能飞,能都可以在水底来来去不会游!”却什么都不会我们空桑人!不会飞,也披上鸟的羽毛也好啊去,。”她抱着渊的飞啊!像那只白鸟那样脖子嘟囔,“你们鲛人

”渊抱着她,眼神却暗淡下去“……

“怎么会呢?所思,“你们空桑,都已经是你们的领土人征服了六合,连海国了。””他的声音低沉,若有

天极风孩子心性,活,渐渐忘了九嶷神庙腻在一起回到了,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城后泼善忘,每日里和渊里的那个少年。

色的火漆上盖朱红然而,到了王府却印记。神庙的一件来自远第二年开春,赤方的礼物——着九嶷意外地收到了用丝绸包着的一个长卷轴,

山来的?”王有点诧异,“九嶷“这是什么?”赤

上好的鲛绡,令所有羽,闪闪发光,如同两匹展开,里两个侍从上前小心地拆人都大吃一惊的白了,“刷”的一声面却掉出了两片巨大

得目瞪口呆。哇……哦!”她惊

呆了:“这是……神鸟样猝然而来的礼物连赤王都被这的白羽?”

羽都被收藏在九嶷温暖如绒,水火不侵,可辟邪毒,是专供换一次羽毛,这些遗室赐予,也没有这重明神鸟每一甲子西。帝都御用的珍品。其他藩王除非得到神庙,洁白如雪,样珍贵的东

上交情的?你见过他吗看着女儿,“阿颜”急急看了下落款“居然是少神官和少神官攀的朱砂印章,赤王纳闷地,你是什么你的??”时候送给

她刚想说什么,都不能提及事的约定,连忙摇了摇头,道:“我当日之嘱过的无论和谁忽然又……我没见过他!想起那个大哥哥叮

,“那他为何会忽然送礼物过来?”松了口气,却不解“没见过就好,”赤

个谎,“那是因为我和重“那……地转动,说了一那是因为……好朋友明是”她小小的脑子飞快!”

一下”赤王愣了重明?,“你和?”一只鸟交了朋友

上他……”并没简出,六部诸王“嗯!”她用力却不有多问,只是饶有官一贯深都没能结交。你倒是有本事点头,圆谎。然而赤王深意地看了一眼小知道该怎么继续女儿:“少神

快!快她却只顾着雀跃:“快裁起来给我当衣服!”

儿,眼神不知为何的小女父王看着懵懂纯真有些奇特,咐了管思考了片刻,才转过身去叫裁缝来。

子前照学术法!我要飞起来!口,父王,我要去九嶷神认真真地对父王开那一天,她欢喜地穿上,在镜了又照,忽然认羽衣裁好

,让你去当修行几年。”王这次居然没有规矩不能收女人,但神庙虽然有了一下,立刻反对,想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已…官,看一贯严厉的父看能否破个例道:“九嶷个不记名的弟子,上山…我私下去求一下大

鸽子。起来,穿着羽衣旋转,如同一只快乐“太好了!”她欢呼

年秋天,那一庙。子枯黄时,父亲第二次去了九嶷神九岁的她跟随九嶷山的叶

恋恋走的时脖子,亲了他一口,上回来!”嘟囔:“我就马不舍地抱着渊的走啦!等我学会了飞候,她

。”渊微快就会了。”“嗯笑着,“颜那么聪明,一定很

她郁郁地道,手指上绕着渊水蓝色的。”。”嘀咕,“那里连的长发,是叔叔伯伯老爷爷冰冰的,个个都着脸,一点也不好玩“要去好久很想你一个女的都没有,全呢……我会是冷

。”来的时候,连坚冰都会融化呢渊拍了拍她胖嘟嘟的脸。阿颜笑起庞,微笑道:“没关系

!”久见不到渊了舍不得渊。”她嘀咕要好“可是,我还是着,“我

在你身边一样。”—戴着它个送给是一个洁白的玉,里面飘着一丝“来,我把这,“这是毒物—,似玉又似琉璃上古的龙血了她的脖子上,却你。”渊想了,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贵的东西,就和我,可辟世上所有的想,把一件东西挂在,非常珍若有若无的红

她用大拇指穿入那个贴身佩戴的宝贝,不由得破涕而笑:“好!我一定天天都,知道那是玉环,骨碌碌地转着。”渊一直以来

么?”看到,”他轻声叮嘱,“知道“不要给人

那个玉环放入了”她乖巧地点着头,把贴身的小衣里,“我戴在最里面,谁都不给看“知道!”了。

孩子的她却并可是,为什么呢?没有多想。一刻,还是个

,她第二次在九嶷神庙深处看到了那个少年。

后,看不出的正装,白,穿上了这一次,他换下了布衣高在上的发,后,俊美高华得宛如高华丽盛大,玉带束神明,从大的高处站在大神官的身握着一枚玉简,静默地,面容手里袅升起的烟雾背袍垂地看着她走进来隐藏在传国宝鼎袅喜怒。殿

是我跟你提过的赤王的小女儿,朱颜郡主。今年九岁,诚心想学术“影,这便。”

大神官从赤王手里牵过的面前,“你也已经满做个不记名弟子好了。”到弟子徒——若得空,便量消失,可以出谷授十八岁了,预言的力她的小手,来教教她吧,就让

明是答应过“等下次见面就教,生怕他说出。如果不要自己的话来你术法”的!她怯怯地看着他他真拒绝了,她一定会提醒他,当初他明

那个少年垂下眼睛,看了她片刻,只是淡淡道:“我不是个然而,术法,会很辛苦。”老师——跟着我学

刻叫了起洞!”苦!”她立“我不怕辛住山来,“我可以跟你一起

会很他顿了顿,又道:“也

“不会的不会的蹭到了他身死人,你一个人当然是颜开,上—可现在开始,去拉住他的手,几乎是了!”谷里笑逐,“以前那个山呀!你再也不会孤独只有孤零零的—就有我陪着你了

温度。他的手是冰凉的,然而少年的眼眸里,却第一次有了微微的

他说听我的话,不能对我说谎。”:“从比要

蒜。“好!”她点头如捣

哭哭啼啼。肃,“到时候可不要要挨打的!”少年终于字一,一握住了小女孩柔软的“如果不听话,可是句地对她道,眼神严

……

拢。在眼前散开了又聚往事如烟,

乎也没法抱怨什就说得清楚明白了,作为师父他有揍不听话徒弟的说起来,从一开始他权利——自己今天挨么呢。了这一顿打,似

哎唷”一声又坐了回,想要站起来喝口颜在水,却“陈,背后热辣辣的疼金帐里看着师父带着重去。明神鸟离开,心里一时间百味杂

”玉绯“郡主,你没事吧?进来,连忙问。

哎,他也真下得膏来贴上,哼哼唧唧地骂,“一!”她捂着屁股“快……快帮我去拿点了手?”的药死的家伙……活血化瘀定都打肿了,该

是谁?个人“刚才那玉绯吃惊地问

“我师父呗!”?”朱颜没好气,“还能是谁

学的术着外面乘风而去的清神官你以前去九嶷山就是跟着他忽然间啊了一声俊男子,女惊疑不定,,“郡主难道就?是为了他?”法?”侍“啊?他,,似乎明白了过来他就是

,一时愕然。“啊?”朱颜张大了嘴

的男人,倒也值得!的不要你了然而玉绯确比为什么又打了你一顿是满脸恍然之色,自顾自地说了下柯尔克亲王俊多了了这样去:吗?”道是翻脸不认人,,自顾自地“如果是为—可是,他现在走了?难

来也是禁忌……绯顿了顿,又唉……”自言自语到了这里,玉气:“不过师徒相恋,本叹了口

“……”朱颜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全数喷了出来。

所思。但是……且慢!合理?如果父狂怒之下怪罪她,要不推舟呢?反正和她差不多,想释这几天的事,似乎也么一说,按这个逻辑解象力倒是要就用这个借口顺水被她这合情这群丫头,年纪匪夷父王也不敢得罪师父…

啊呸呸!想什么打得还不够吗?呢?刚刚被

如束,可呼了一声——郡主的肌肤雪白如玉,纤腰她有气无力地在白是从背部到大腿来有半指高,每一记抽狐褥子上翻了个身,翼翼地撩打的痕迹都清晰可见。却都红成一片,肿起呻吟着让玉起她的衣襟,忍来药酒和药膏,小心伤药。玉绯从外面拿不住惊绯来给她上

,”玉绯恨恨道,“幸“那个人的心也太狠了亏郡主你没跟他私奔!”

说八许再提这个人,只是听到了吗?”道。以师父的功她也懒得翘着脚催促:“快里只释,力,一记下去敲得她魂会是这些皮外伤?然而干吗?不上药!唧唧歪歪那么飞魄散也易如反掌,哪

伤心,连忙闭了“是,是。”玉绯怕郡嘴。

伤药上完之后,她不敢立刻披上想越苦闷,忍不住大叫一声,抓起面前的抓她,背后顿时一片之中,想起父王正在来里等着药膏干掉。无金杯就摔了出去。心里越路上,衣服,只能趴在那回去的

的婚姻、她一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选择她的自由,她她已经十八岁了,早就幸福,就要地牺牲掉吗?是个大人,为什么就不是赤之一族郡主,这样白人生?只因为

又有什么区别?这样比起来,她和那些鲛人奴隶

做梦!!她才不会真的屈服呢

空顿住,仿佛被什么那个金杯飞了半天,反狐褥子上,被水溅了一来,几乎砸到了她的。朱颜光着背趴在白后只气得破口大出帐子,忽然凌拦,“刷无形的网一”的一声反弹回脸,愣骂。应过来

传书之类怕只是都会被困在里面,哪是的,师界,凡是任何和她大概是怕她用纸鹤一只经了她的东西救兵脱身的术法去搬相关手的杯子!,干脆就在这里设了

她气得捡起“叮当”一声被反弹我就是网该死的家伙!”恨得牙齿痒中鱼了吗?痒:该死的,这个结界了出去。这一扔她回来,在面前滴溜溜去的!走着瞧,我一定会闯出空术地转。她用手捶地,用上了破以为那个金杯,再度扔设了,然而还是

了又捡,捡了又扔。用尽的杯子,扔整整一个下手里午她都在做这种就是这样一个道的手段—无聊的事,折腾着无形结界。然而,也无小小的金杯那一重法突破他随手设下的了所有她知

呆了。最后,玉绯和云得惊缦都看

……干什郡主这是在“好可怜么啊?”

得快要疯了!”受了太大刺激“一定是,伤心

如意郎君抛私奔的“是啊……刚嫁她打成了这样!哎计都活不下去了。”了她不说,居然还翻脸,换了是我,估的夫君犯被诛,原本约好了谋逆大罪,全家

…”不来?我“可怜啊。赤王怎么好担心郡主她会寻短见

窃私语情地窃侍女们缩在帐外,同

进入么呢?说去,玉绯和云缦就可以出入?是师父设下结界忙躲了出去。然而一想厉声呢!,却又愣了一下:奇怪,把金么?杯隔着帐篷都扔不出闭嘴!都给我滚!滚可了这两个贴身侍女什么!”她几乎要气疯了,的时候,同时许自由砸过去,吓得侍女们连“说什什么她一个杯子

吗?!生怕她饿死他倒是想得周到

低头看去,那本书。她愤愤然地用了一个柔软的却是师父留给她的手捶地——手忽然砸东西上,

一下朱颜愣了,拿起来随手翻了翻。

面上没有临摹过碑帖习过字,个小字。里面密密楷,用空桑上古时期只在右下也是空空荡荡,写字,的文字写就,幸亏她角写了“朱颜小札几在九嶷神庙跟了师父翻开来,第二页这才勉强看得懂四年,麻麻都是蝇头小

迹古雅淡看上去倒很是赏然,笔锋含时影的笔洒脱,蓄,笔意心悦目。

深奥的术法入浅出,有些复杂晦,从一页一页翻过来里,然是机针对她的修炼的地方还配了图,显,发现每一情况页都是精妙而精华,深筑基入门直到化境,萃而写。朱颜趴在金帐

着上面一张吐句,“咦?上面画的好像是我得很好看。”她纳图,不由得嘀咕了一得倒托腮,盯?”“这打坐的小人儿画是玉骨?是不错……发髻梳

了:“还挺像的。”不由咧嘴笑她用手指戳着那个小人儿头上的玉簪,

几页就扔九嶷大神官亲笔所写法了,此刻看着只觉心得,换了云荒任何一到了一边。的一页纸。然而个修炼术法的人,只学会了飞之后,在家么修过术朱颜自从怕都愿意用一生去换取头晕,勉强看了已经有五年没怎

帝君之外,其余鲁,路途遥远,大概就到了——云荒动用。得已不会轻易大地上,除了伽帝王之血的空桑果着急整二十天的快马从天极风城到苏萨哈加鞭。不过父王如各自自己不同的灵力,需要整蓝帝都中传承了只是,用上了缩地术,估计三五天也六部的王族也都拥有不到

骂,然后又要被押回王府,严密二次被到第父王一旦来了,自己嫁出去……少不得挨一地看管起来,直

活何时是个尽头?这样的

上了衣服,认认真真那本手然坐了起来,披一页一页地从,放在了膝盖上,细看了起札捧了起来地将头仔来。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忽

这里抱怨骂人又有己的锁力量,才能挣这些束缚是的,如果她想要生活,光躺在来救她的……链!过上属于自己的、像师父那样强大的也没有人会她必须获得足够的力量什么用?喊破了嗓子

由自在。,她才可以真的自到那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