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六章:破阵

第六章:破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有从金帐里出来。郡主都整整一天,朱颜

看到郡姿势都和中午一云缦送晚膳进来时,没动过。两居然还坐在那里,一纳罕。一个眼神,暗自那本小册子,甚至连动不动,人不由得相互交换了玉绯和全神贯注地看着模一样,桌上的午膳也

书?该不是受了坐不住的人,什么时候安静地看过刺激之后连性格长刺片刻都郡主从小是个屁股上这样都变了吧?

退了出去,然而刚到砸中云缦的后一声风,一脑。,只听耳后了出来,差点们不敢说话,连忙偷帐外面偷放好晚膳,侍女个碗便

着:“你看问。然而一开地跳了起来,眼神发直地看着门……”看到!扔出去了朱颜捧着书回头,却成功了……我成功了?”她们连忙“郡主,怎么啦!我!哈哈哈外,嘴里直嚷!扔出去了,扔出去了喜笑颜

仿佛被什么迎面打就是一个踉跄,一边说着,她,疯疯癫癫连拉拉不住。了一拳,往后直跌了出然而刚冲到门口,去!忽然边就往外闯

……郡问,“你怎么啦?你.,连忙血了!”知道出了什么事双双抢身过主!”玉绯和云缦住了她,急....你:流去搀扶“郡主

死看着金帐的门,把擦掉了鼻血,死有说话,只是一不睡了!”一跺脚,“我出不去!今不信我真的“……”朱颜没,忽然脸色一阵青一阵

金帐里的灯,没有然彻夜熄。

儿笑,有时侍女侯还忽地高声吟画,一会儿哭一会雾水、不由得也提心吊胆——读,对是满头们看着郡主在灯样?一定是伤心得快疯了!下埋头苦颂,起坐长啸,着册子比比画郡主怎么变成了这

人命了!然就要让赤王赶!不紧来这里吧老天保佑,

欲坠,连别人和她说第三天经极差,身形摇摇的书卷,脸色却已不休,一直翻看着手里夜里,郡主还是不饮不食不眠到了话都听不见了。

玉绯和云缦了一口气,指对着“刷”的一声,只见黑交击。却见朱颜门口比画了几下——西电火喝一点东,然后伸出手起来,深深吸有光华一闪即逝,如同正想着要不要强行喂她陡然坐了抬手在胸口结印夜里忽地

轰然碎裂,整个帐篷抖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虚空里

事,却见朱颜身子她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吐在了面前的书卷上!往前一倾,一口血就

“郡主声惊呼!郡主!”绯和云缦失,抢身上去。

,用微弱抬……抬我“快…里,却只是指着门外去。在了侍女的怀…快出去,试试看破掉没?”她躺!句话,就昏迷了过声音说了最后一

地抬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天晚上到底被成功朱颜不知道自己那出去了没,也

软。时候,头裂开一样地脱酸痛,视线模糊,身了太多的力气,全身虚只知道醒来的透支动也不能动,似体竟然一

震醒她的,是父王悉的大吼——

!然弄成这样!明把你们拉去叶城卖“怎么搞的?竟,一点用都没有的东西明让你掉算了!废物!”们好好看着

然而却死活无法动上一旁嘤嘤啜泣。她很想玉绯和云缦吓得缩在一根手指头。撑起身体来帮她们两个人揽过责任,

弱?事……为何她身体那么虚

她?”“算脾气你也知道,玉了算了,阿颜的哪里能管得住一个温柔虚弱的声音咳既然人没事,那就好。绯和云缦嗽着,劝导着,“

母妃却太好了……都过来了?她又惊又喜,父王脾气暴躁顿时安心了大半。,性烈如火,但唯独对妃撑哎呀!竟然连母妃是处处退让,说话都腰,她挨打的不敢大声——这回有母性就少多了。

好好地给她找了“这丫,在金帐内咆哮丢脸了!”父……太头,我就知道她不会乖婚?我打死这个…鲛人奴隶私奔,现在个丈夫,竟然还想逃不可遏…”初就想和那个还是怒雷,“当乖地成亲!丢脸

难道是?师…啊,对了!王怎么这么快就知就什么都招了缦这两个胆己逃婚的事儿了小的死丫头,一吓!一定是玉绯父明明没去告密啊!

她听到父王的咆声近在耳边,身一紧,却死活挣扎不知道得全不由吓动。到身边对自己扬起了巴掌

部包藏祸心,差点阿颜!”母妃的声音也忽然近在亏没贯温柔的语气忽然“住手!不许打你也不想想你给阿颜挑你毁了?阿颜要是的都是什么夫君!霍图了!”有什么…咳咳,否边,一真的成亲,否则…三长两短,我也不活变了厉声道,“就株连到我们!幸则阿颜的一生还不都被

声忽然消停粗气。“……”父王的咆哮直喘,久久不语,

发火,父王也怕了!太好了,果然母妃一

了起来,“哪个绯和云缦,手里的鞭兔崽子蛤蟆子扬和母妃儿!不给我老?说!”父王没有再怒火发到了别处,狠狠实交代,立刻打断瞪着玉转过身,把一腔“她这回又想和你们的腿!”想吃天鹅肉,竟然敢勾搭我的谁私奔辩,霍地

胆小,抖抖索索地开…是……”玉“是…

渊,也得先知道他的下落啊!是纯粹不想嫁而已,先喂,别就是想投奔跑了再说,哪里有什胡说八道啊!我这次只么私奔对象?我

释半句。没法子开口为自己解她急得很,却

人!”匍匐在地,大喊:“王,玉绯吓得“哇…是九嶷山的大神!是…”的一声哭了,立刻官!时影大一声,鞭子抽在了地上爷饶命“刷”的

?,“大神官?!””父王猛然愣住了“什么

要和他私奔的一晚…出了那么多乱子,两人成。!不声道“是!”玉绯颤知道为什么又闹,“那了架…那一晚郡主本来,就没走

声,惊骇万分。“什么?”父王和母妃一起失

接回阿颜的!拐带她私奔?”父王他又怎么可能毕竟清怎么可能……”“他们两个是师徒,又玉绯的话,“不写信,让我来这醒理智,很快就反驳了对!明明是大神官亲自

天下男人,还……还求为大神官,所以带她一起走!王爷不信,可以她才看不上挨鞭子,玉绯生怕又大神官亲耳听到郡主说因问问云缦!”连忙道:“奴婢……奴

,连忙点头:缦在一旁打了个寒战“是真的!奴婢也听见了!”

点吐血要一开口,父王还不抽死她?闹成了这样什么?这两个小妮子,是的,事情还是躺着装死最好,句的!朱颜气得差时候只话?而且然偷听了他们的然躺平——的努力,颓还听得有一干脆放弃了醒过来句没一

然而奇怪的是,父王和母妃一时间竟都没有再说话。

许久,母妃开口出去。”“你们先退

连呼吸声都听得见。房间里安静得纷纷离开,转瞬之间,一片簌簌声,侍从侍女金帐里顿时传出了

自怀了心思?”母地开口,,“其实,他岁。”山,是不是就暗颜送去九嶷妃忽然幽幽也只差了九“我说,你当年把阿问了一句奇怪的

“胡说八道!”赤王咆哮了起来。

着奇怪你、你也知送人的吗其实就是为了阿颜看他这次明明是白薇皇后物……这东西是能随便母妃咳嗽着,语气却带“怎?”么胡说八道了?来苏萨哈鲁,的那支玉骨,的笑意的遗。”,“而且,道,咳咳……他送阿

大神官不能娶妻“他们是师徒!”赤王厉声,“你想多了!”

返……能娶妻又如何?他白袍,重是低声分母妃却本来就不该是当神神官不辩:“大官的命!只要他脱下那一身

赤王厉声打儿是不可能的!断了母妃:“这事想都别想!”

不过气只觉得气道到发生母脸上的表情,不知朱颜看不到金帐里忽然再度沉默了下去。氛诡异而压抑,令人透了什来。

“算叹息:了,反正之一族也不久,母妃发出了一声呢。”最后他也没带走阿颜…好,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事情还然……咳咳,不然对我们赤就当没有发生吧。不是不要闹出去了

当年送阿颜去九嶷,不她惹别去想,的。多学点本事多个王沉声,“我“那是过是想让是灭族的罪名。”靠山而已,不是想让,我就说了这事儿想都

了一声,“可惜了。叹息“唉……”母妃

最近这,等等再看吧—顿了顿,又道:“得这么一个女儿,总—我们总共之过急”不要操逼阿颜出嫁了一年,你也别得替她找个好人家,

不说话,似乎是默认赤王沉默了下来,“……”了。

再度逼晴,没有人秋后算着逃跑了,简直是天也是怪舍喜。喜的自然是这事情,她心里也就不用急婚,自然母妃而且暂时不会被不得的。一惊一居然就这样雨过她躺在那里,账了,大的好消息——说实话心头却是,要离开父王

而惊度。怎么竟然连叱咤天?师父的样子父母的态下的父王,都的,却是有点畏惧

大的本师父他到底?是有多

间居然出乎意料漫长。然而,这一轮的装晕,时

直到被带回天极风庙里请来了第七都没能从榻上起来她才能一族供奉的神神官。了天极风城的名日才能微微移动手指开眼睛,勉强,却怎能说医也不见女儿好转,情赤王府,朱颜竟么没力气站起来。赤。身体一直很虚弱,到城的急之下,便从赤之两句话,王请遍第三日上

灵力枯竭了。”赤族这样的境界,见障,估计是施展出了许久,才下了诊断用一神官沉吟了法修为突飞猛进超越她现有些内丹,静养一个。郡主最近术罕见,罕见“不妨事月就好,一举飞跃了知力的术法,所以一时——小小年纪就能修到

了!仿佛想我抬出帐?那的册子而已……对床休息的她愣了一篷?”们到底有没有把天晚上云缦呢?她们去了哪里地转头,“玉绯呢?什么,她忽?只看了几天师父给:突飞猛进?不会吧

和云缦做事不个贬到浣衣处罚做一年的苦工了。”冷冷道:“玉绯力,我已经把她们两父王眉头一皱

“别!”她叫了起来,关她们的事“都是我的错,不!”

孩一般,“已,过阵子自然会招她抚了她一句,如同哄小“只是让她们吃侍你就是。”时候再叫她们回来服点苦头,长点记性而们回来。”父王草草安

头,动不动就出卖我着眼睛,恨恨,“这两个吃里爬外的丫我才不“不要!”朱颜却是瞪要再看到她们!”

又是怎么回事?””赤由得笑了笑帐篷过抬出回来,打发得远远的。会有这一句,不“好啦,那就不让她们,又问,“不王早就猜到了她

定地说:“那…不过也不能确认,结界师父留下颜抓了抓脑袋,有点不确抬出去之前我已经昏上,我好像是破掉了因为被天晚过去了。

有说话。“…王居然沉默了一瞬,没…”赤

作为年仅二十五岁就成然能破掉?是神庙大神宫的术法天才塔顶上的大司命——他所设下的结界,女儿居次于白灵力高绝,独步云九嶷己都荒,修为仅呢?她长进得太快,还是时影一直以来自低估了阿颜

?”不想去帝都玩然道:“阿颜些复杂地想着,忽

亮,“去帝都?真”朱颜眼睛一啊?的?”

,明庶风见帝君,你想一起去吗?”起的时候,父王要赤王点了点头:&quot等三月去伽蓝帝都觐

还要经过叶好几“想想想!”年没去父王你真东市西市!要,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去镜湖上吃船菜坐了起来,“去帝都她乐得眉开眼笑是太好了!”就从床过叶城了!我要去逛城对吧?太好了……我!哎呀,

搂着父亲胡须浓密的响亮的吻。赤王的脖子,在脸上印了一个

直跳,却没有对女儿大没小!”赤王眼角“没发脾气。

饭好了没?炖竹鸡!”嚷嚷,四顾,“吃松茸“好饿!”

里的长廊,一直到四下王府王妃才叹了口气,正好面。夫妻两人默默和站在外面廊下的了一眼,并肩走过?”退出来后,赤王问:“你终究还是决定无人,妃打了个照

要带她去帝都。”赤王点了点头:“是。我

去吗你……你不是一王妃咳嗽了一声:“?”直不想她卷进

,平帝都那个大旋涡平安安过一生,远离我只愿阿颜在西荒找个如意郎君“以

只配过如此平淡的一生今看来,…”她未必就阿颜可能我们所想的更加厉害,赤王摇头,“但如

试过了——像上次那样直接在那儿她能找到更好的归是不成的带缘。”把她拉出她出去见见世面也好,说不定去嫁掉,总了口气:“说到这里,他叹你看,我也

了几声,笑道:“没想到你这的时样一辈子固执的人,居……”然也有想王妃微微咳嗽

“也是为了赤之一叹息,“的时候转过头去——总得努萨朗鹰,低沉的六部之中,只有赤之一在这样的时机上,我们,看着月色下飞翔的,如今帝君病力一下。”族在不断衰微,王位到了交替族啊。”赤

有什么关系呢?”王妃叹了王的长子据说尚未婚配,说不定和青王两个人的事儿,和喃喃,“不过,白我们阿颜倒是可以……口气,忽地“那也是白王

只想到这人家,就个。”赤王哑然失笑:“妇道

颜是没这福的青年才俊,可不能耽见六部王,顺路也多见阿颜的终身大事,怎么后历代都是从白之绰有余。”母妃却这是能不上心?空桑一族里遴选,我们阿次带着她去叶城帝都气了,但是做下误了——”是认真地道,“你这一任白王妃嘛,还是绰

确是次我的了白王见面。”赤王低声:“这

,王妃丈夫,“更好的是至今还没娶妻的表情和世俗父母。”说到女儿的婚嫁之选,外貌能力都是上上说他的长子白多探探他口风。据亮了起来,推了推样,眼睛你去私下问问吧!”风麟镇守叶城,几乎一

?哪白王长子提亲我去问人也不少亲的?”赤王有给自家女儿提的姻亲吧?我们家可一直没有定下,只是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图者大,想结最有助,他有主动凑上去“这种事,怎么好“而且六部王室向不上是……”

命说的是真的呢?”颜从小福气好——说不定大司么小看自家呢?”王“阿“哎,你怎么这然不悦,妃怫

大司命说过的那句道,“原来你也一直记话?”“……”赤下,许久才低声王脸色微微变了

“当然记得。那么会比皇后还要么会忘记呢?,“我觉得她的句地重复着那句预言,来可大司命十五年前就说过眼里有亮光:我们家的阿颜,将尊荣呢!”王妃一字一,绝对不会比雪莺差!话,怎要的

被送去了九嶷山,我”赤咳嗽了几声让尚在襁褓中的时影他一句话,也未必准。却一直有所怀“大司命的预言,淡淡道,”当年疑。”

王妃有些愕然。怀疑什么?”

他……”赤王迟疑了一下“我怀疑t还是不说了。”,摇头,&quo

赤王停顿了片刻,又道,剩下的国运不会超过一桑亡:“其实,大司命给气得!”——当时可把帝君然说空去年还在朝堂上公百年国灭族的大劫已至

王妃不由得舌。“真是口无遮拦。”

期,司命如师如友所有人都惊得掉了下巴国灭种这样的话,连冰夷也远避海地一声雷七海酒就会去斩了。。若不是帝君从小视大靖平,六合安定之下早就把他给拖出语出惊人,一怒年来最鼎盛,令外,亡今正是梦华王朝的时,也知道他一喝醉两百不啻是平

“所以说分的真,只怕也是自寻,即便是当了十摇着头,“若是烦恼。”就好,”赤王苦笑,说的,有些话,也听

没预见到自己喝醉了会从伽蓝塔上摔下来呢?白。”白瘸了一是这么灵验,怎么就不住掩住嘴,低声“也是,”王妃忍条腿地笑,“大司命若

放声大笑。赤王不由得“哈哈哈……”

这张说,你这次见了白人生大得去试紧的。去试试!事,你王,还是老脸也不算什么要“我眼,“为了阿颜的了他一把,瞪了丈夫一试。”王妃推

我见了白“好,好,”赤王再说。”王苦笑,“等

院里,在月下絮絮闲话夫妻两个人坐在王府的

都没找到踪影,莫问,“你把她们怎么样了?”“服侍阿颜沉默了非你——”片刻,王妃轻声整个王府的那两个侍女,

声音“她们知道忽转低沉,“不要问了。”赤王得太多。”

了声音,“万一倒抽了?阿颜再问起来怎么办一口冷气,也压低“……”王妃

,眼转头就忘了。而且,我头忘性大,,看着大地尽头呢……”神辽远,“个王府,都还说不准回这王抬起头“没事,那丫?”赤不是下个月就要带她去帝都了么见异思迁得很,那一座高耸入云的白塔这一去,她将来还回不

和地之间。光下,有一道淡淡的白影,伫立在天

那是镜的心脏。,云荒湖中心的伽蓝白塔

大司命的意见,这座六万四千尺的通历史上最伟大的帝此后独居塔顶,郁蓝帝都建起了——星尊帝琅玕听从了郁而终,终身未民众历时七十年,在伽天白塔,在塔上置了神庙和紫宸殿,从驱三十再履足大地。七千年前,空桑

雄死去,多少这一切宛多少年了。多少英王朝覆亡,只有它一个沉默不语的神。还在,冷冷地俯瞰着

赤王望向遥遥抬起了手:“阿颜的机缘,说不定,就了那座白塔,在那里。”

白塔顶上,也音同时提到了他。有一个声白塔,说出那句意味深到在伽蓝当赤玉指着那座长的话时,大约没有想

上了“今天赤王向朝廷奏章。”

面水镜说的袍子,大约着空明谨慎。子,穿四十桑司天监的男一个四十多岁那个声音是对着一,看上去精多岁,说话的是

,冷冷事情么?”问:“是苏萨哈鲁的另一头坐着穿着,却是远在紫台的青水镜的黑色长袍的王者

司天监躬身道:“是。殿下的消息真快。”

知,应该是水镜另一头“据我所的青王冷笑了一声:了功劳?时影平定的吧?呵,居家伙先上奏章抢然让赤王这

几乎把赤王所有功劳都推到“大神倒是从未有争功的身上,自责管理西荒失大神官美言了一番,官性子一贯淡泊,亲自到帝都来请罪。了他心思。”司天监道,“职,说将不他还在奏章里替

过嘲讽的表情,“他倒不了干系这事儿若是平得快,他自己也不是许配给了大妃儿子“谢罪?”青王眉梢。他那个女儿朱颜,是乖觉——一挑,眼里掠了么?”

“是亲王还没入洞房就死了。听说柯尔克

三年前我替侄儿去求亲,忍不住冷女儿看得宝贝王一愣王女儿说来,赤算是望门守寡了?”青似的,“那么笑起来,甚为还有哪家愿意捡一个这回要二手货?”还被挡回来了——快意,“他们把这看看,六部

。”司天监唯唯:“青王说得是

:“有没有消息?”时影的青王皱了皱眉,又

踪迹。“暂时还没有。”后,就失去了大神官司天监道,“离开苏萨哈鲁

荒,怎了眼线,也通过水么也找不到他的下落。”镜看遍了云

让你好好盯着这家伙“真没用!”青王恨的!”恨道,“早说了

到吧?”“王爷也太难点能笑,摇了摇头,“整监控他?”司天监苦荒,估计也个云耐,又怎能力高超,以在下这就只有大司命一人可以做在下了。大神官灵

“真是斩草不除根”青王狠狠道则,他能活到如今?,春风吹又生!奈何不了他,否“也是因为小子本事大,谁都

敢回答。“……”司天监不

,放缓了语王仿佛气,问:“皇太子还好吗?也知道自己有点失控

立了明年正式册意冷懒得管摇着头叹气,“帝君他了。”不得骂不得。只能等好管束,样,老是喜欢出去”司天监太子妃,估计玩,整天都不在帝而青妃一贯宠溺这个儿就有人好“还是像以前那早已心灰子,打都。

王恨恨道,“都二十生了皇长子了!”省心了。”青个小家伙也太不让人在这个年纪上都已经一了,还不立妃!帝君“哎,这

雪莺郡主不也还小么?笑道:“司天监赔也不用太急,青王

日能迎娶雪莺郡毕竟不是皇后这事儿一日不太子棱两可…唉,我也定下他是不是会真的“也十八岁了,不小了。”青王,在朝,非嫡非长中压力很大——若是一日不得心安。皇摇着头,忧心忡忡,“,我这颗心才算放下了。但白王如今的态这门婚事。”来,我不知道和白之一族达成联姻主,

后贵妃一怒之下让青地压低了!只怕生米都做成熟主去叶城,玩饭了……”太子和雪莺郡太子偷偷拉了郡主两个人可好着呢不用太忧心,皇个月皇罡将军派殿前骁骑军,才给抓了司天监忽回来——”了两天两夜没回来,最声音,笑道,“上“青王

“这小子!”青王摇倒是有本事。”着头笑,“对付女

当然,是大笑:“那司天监赔。”您的亲外甥嘛

时间我空了,便从封地“好了,你也该歇息了来帝都拜会了挥手,“等过段好了起来,挥一下白王。”的情绪终于”青王

“是。”司天监合上了水镜,一时间房去。间里便黑了下

,朝着头叹了口气了一眼。角了?他摇呢,现在朝野各方就已经开始要明年才册立太子妃勾心斗

在其中。将满天星斗都笼罩空荡荡,只有响,神庙前的广场空玑衡在观星白塔顶上,夜风浩荡,吹得神幢猎猎作台上缓缓运转,

何时,外面空无一人的现了一个人!忽然间,祂的眼睛睁大了——不知无声息地出广场的尽头,居然

神地看着头顶的星野之下变幻。,一袭那个凭空出现白塔之上,星空过玑衡,聚精会男子,负手站在伽在绝顶上的年轻白衣飘摇,正在透

官?!那……那居然是大神

那是一个却看到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登拍他的肩膀,了大观星台,站在上了神官的背后,拍了白须,迎风飘飞,手没来得及走出去,司天监不由惊又有一个人的空桑大司命!握着一枚玉简——竟得站了起来,然而还古稀老者,白发是深居简出、多日不见

人,为何深夜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这两个

了窗前,竭力手临风而立,彼而,一此一句话也没想听清他们的对话。蓝白塔绝顶上站着,负连忙凑到说,只是默老一少却只是在地看着头顶斗转星移。司天监

终于,大司命开口了过了半个时辰,了吧?”么样,你也看到,“怎

“是。”时影轻声道,“看到了。”

在做梦呢!”用手里玉日要到了!而,大难降得几乎看不见的归邪忙着勾心斗角!”大司命,叹息,“空桑人的末现在帝都这些人却还只“空桑临……血流成河啊!梦华王朝?哈哈,都还简指着那片覆灭

什么?大司命天监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喝醉酒了吧?司

踮起脚,从窗口。等他忍都没在那啄,将软倒的身子横,星野探头再看时,眼前忽变幻,群星历历然就是一黑,却怎么着—巨大的了过去,尖利的喙子一往大司命指的方向看去这个偷窥者迎头击得晕片区域里看到有东西不住翅膀了出来。从天而降,轻轻一扫,就将

吃!”时影微微皱眉,头也不回“重明,不许地呵斥,“放回去。”

神鸟羽翼一子扔回去,发出了咕咕的抗议声震,不甘心地将嘴里叼,隔着窗着的司天监吐了出来

向,准确对着大司是的,在下星野的方看到了——您的点了点头:“疑的。”预言虽然残酷,但却是影重新望了一眼

笼罩空前的大动乱!、离人归来的邪魔,将在五十眼尚自看不到的归邪,如同一片淡在那个星野里,有一片亡者重生陷入大地时,云荒将气,悄然弥漫帝星的位置。当代表年之内抵达北斗是的

个人赞同我。”空桑的“可惜,睁眼瞎!,整个云荒竟然没神庙的大神官都认为我是危言耸听,一个有第二个都是大司命摇“呵呵……所有人除了九嶷着头笑了起来

“您用半生心血推算出了这个结果人计深深一弯腰,肃然,较。”时影—”,剩下的“无需和那些肉眼凡胎,就交给我来做吧—

?你想做什么?你又的苍穹,没有任何化轮回的命看了浩瀚凡人可以抵挡!””大司够扭转星“你面前的一眼“你难道觉得自己做什么!力量,如同这辰的轨道吗?可笑!造后辈,冷笑,

命,如此而时影“尽人事,听天微微一躬身:已。”

信?”大司苏萨哈鲁命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有找到“那个人,“那么,告诉我,你“这么有自吗?”这一次去

影沉默了一瞬,叹息:“没有。”

整个苏萨哈鲁的鲛人都此刻的所在。”没有消失——所以我只道:“我把能回到伽塔,通过玑衡来预顿了顿,又归邪却依旧杀尽了,可那片蓝白

复空桑的是找不到祂的,因头,下去!”大司命摇了摇,是注定要我,灭亡六部、“祂,是上天派来报存活都无法阻拦!”须发在风里飘飞,——你和为天命注定祂“你带来倾国之乱的人

。”点,我祂的“离预言发生还有几“只差一点就能找到祂了。”神官却语气平静,十年的时间呢……我总会找到

他,忽然笑了起来。大司命怔了一下,看着

着时影的肩膀,眼睛盯在那么久,拍打之后?谁会在意几十年狗一样争夺吗?你都,人人都在为“你不知道在这个帝为何却要“你!”他抬起玉简?”之后没发生的事眼前的利益像疯

地答道:神官司那么“如果,这世间要我们命又有何用呢?”都像其这些,只安享当世荣华,那样“我。他人时影没有笑,只是静静

个年轻人,忽然叹大司我时日无多,等我有你能接替我的位置。命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了口气,,久久地看着这我让帝君把你送去九嶷死后,这云荒,也唯“二十几年前,……“……”山,看来是送对了

“不敢。时影微微躬身:

?我都已经向帝君举荐过你了。”么不敢大司命皱眉:“有什

轻轻叹了口气:“多谢时影垂下了眼帘,看着脚下下想脱去这一身白袍。大司您说,如厚爱。不瞒果此次忽然的大事能安然了结,在遥远的大

愣了“什么?”大司?”……你不打算做神官下,“你

“是的。”时影笑了笑,语气深远。

:“你和帝君说过这件大司命脸色微微一变事了吗?

,。”影摇了摇头:“尚未。言之过早

沉了下来,有些担个一辈子侍奉神的神其实就俗世里来——你如果要脱下这身”大司命神色“帝君会同意。嶷神庙,了九未必,只怕他会有雷霆之怒送到。”忧,“他在你童年就希望你做白袍官,不要再回到

。”丝入骨起来,语气里忽然出现了一弟弟争夺帝位的的讥诮,那是罕见地动了真怒的表“他现,“即便脱下身白袍,我也不会回来和用怕怒什么?”时影冷笑了了这——他不

“……”大司命一时语塞

在的人生,声音重新克“当我想走的时候制了下去,淡淡道,谁能够左右的。”时影也不是他也拦不住。”“而且,我

大司命沉默了片刻,问:想去做什么?”神官之后,“那……你不当大

淡淡道,“等想好了了。”也就是走的时候,估计“还没想好。”时影

力,毁去毕神的座前,你也知,有什么值得你这下的。要脱离真的打算接价!你重新沦为一个平庸没那么容由得严肃起来:“一旦他说之人吗?这个红尘易脱,打破终身侍奉神誓言大司命看到道要付穿上这身白袍,是样!”得认真,也不散尽灵生苦修得来的力量,出什么样的代受雷火天刑,

官的脸上却波澜不惊。凌厉老人的声音,然而年轻,近乎呵斥

旦决定了是一火海,粉身碎骨又有何时影知道我的。要走语气平静,“我若只是淡淡地回答,那一“大人,您也是惧?”条路,刀山

着他了尘心吧?”“……”大“影,你不会是动了一下,忽然开口,,眼神微妙地变司命不说话了,

时影的脸色微微一动,没有回答。

然如此!”像你的神色送去九嶷!”的母亲啊下露出一种不可形容来,“你可真头,看着漫一口冷气,又抬起把你大司命倒吸了天的星辰,唉,枉费了我一番心血……苍老的脸在星光

看着大司命,不明所以。时影有些愕然地

个改变了是假的。言到是真的还未问过这谏言。但那么是出自于大司命的个亦师亦友的老人,这多年来,他从在襁褓中就被行,其实他知道自己他一生的谏君送去遥远的九嶷山修

神官的的你的命运,不该是这算了不过,当空,半晌叹息,“样。”……”大司命看着星确也不是

时影一震,手微微收紧。

他的命运?所有顶上的大司命了。论多么强大是无法看到自身的命运比自己高,就算可以洞彻古今,却都——而这云荒上,修为、唯一能看到他命运轨修行者,无迹的,便只有这位白塔

他很想问沉默。那一瞬,人他的命运是什么,然而问这个老却终于

命叹了神深沉而疲惫线千头万绪空桑到底福如果,“但是我仔细看了肃起来口气,是祸,连我自己都那些这一场空星盘,,眼宿命的桑国难。”大司许就会导致不可见的,纠缠难解—握啊……”,也想挽救动了其中一根,或—我无法把结果。到时候对“其实我和你一样语气忽然变得严

空桑的命运,可知你想要中,挽救星盘就会倾覆?”插手其大乱整个他转过头看着时影:“万一失败,天下

也不做下了眼帘,“强。“我知道。”时影低但总比什么

“只没有再说下去,“你想简单。”大司得太容易了。”怕没那么命摇了摇头

“那,我们就不妨用各自的方法试试看吧。”时得对空桑有所影负手看着天宇,淡淡道,“空负一身修为,总助益。”

许还你心气那么高,淡,不知道是赞心怀”大司命笑了一声,语气淡,也是,“呵天下的孩子啊是惋惜,“你从小就是个怎会束手认输?……”

下,只有对沉默,各自心思风里,仰望着如潮涌。星空,相天星斗之伽蓝白塔的绝顶上,满肩站在这一老一少两人并

。”许久,大司命叹不说,了口气,声音,“虽然嘴里然都来了,面吧一直是很想见你的——但我知道他心里“既经二十多年。他最近身体不大好你们父子之间,都已就去和帝君见没说过一句话了压低了。”

了一动时影的唇角动却最终还是抿紧。

,”他转头看着神庙的时候,他心里就个儿子就算是没添蛇足呢?”下的紫宸殿,语气平静如他所愿又何必多——事到如今,一切都应该清楚:从此往“不必了,“在把我送白塔有了进九嶷后,这

明神鸟振翅飞起。里的玉简化为伞,他抬起了手,

玑衡里看大司命没有挽留你从:“刚才到了什么,只问?”

结——如那里把祂找出来。不夜之城:是的,那一“归邪的移动股影响空桑定能在未来国运的力量,眼果这次来得及,一头,将视线投向镜湖正在向着叶城集方向。”时影转过彼端那一座

把叶城的司命摇了摇头,“男是女都所有鲛人都叶城?”大不过,你连祂是成,你不知道,如何找?难不杀光?”“在

果必要,也未必不可。然而未动,淡淡道:“如时影神色却

,忽地苦笑,“是了的吧?是因为你。我居然忘了,你一大司命怔母亲的缘故吗?”“……”了一下向不喜欢鲛人,甚至可以说是憎恶

惊:“告辞了。等事情处理完握着伞柄的住了眼神,语气波替我除去神职。手指微微紧庙——毕,我便会返回九嶷神.用伞遮挡澜不了一下,肘影低下头去帝君,屈尊降临九嶷,到时候请大司命禀告

……”官了?那的准备吧。也罢了……大司命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你是打算做神真的不好吃苦头唉,你做

影微微下辜负了您的多谢大人。”时许。”,语气恭谨,“是在躬身

“你有你的,指?去吧,去追寻你的着白塔底下的大地,“明庶风起了,祂,也…”大司命叹了口能左右,用玉简轻轻拍着他的就在不远处了。”人生,又岂是我运…

微一转。下头,手里的雪伞微教诲。”年轻的神官低“谨遵

,天风盘旋而起,绕着伽蓝白塔顶,掠白鸟展翅刹那端。疾风之中,下了万丈高空。

开后有一个人睁开了眼睛。两人都陆续离,伽蓝白塔的顶端,

它。差点就把他一直装晕给吃了!分明是个魔,揉了揉剧痛的脑袋,恨恨地“庙为啥要养着哼”了一声。物,也不知道九嶷山神的司天监踉跄着站了起来那个该死的四眼鸟

不得什么,跌跌撞颤抖着打开了水镜然而,一想起刚才,呼唤另一边早已睡下的青王。依稀听到的话,司天监便再也顾撞地跑回了房间里,

醒,么?”万里之外“时影辞去的王者骤然惊“什神职?”

惜一切也很坚决,甚他的态度亲耳听见。”司天监至说不都要脱到的惊颤声,将刚听天秘密转告,“他……神职“是的!属下、重返俗世!”

住打了个寒战一下,禁不,眼神转为凶狠。“真的?”青王愣了

意于争夺皇天己并无。”司天监想了想,又补充:“不过他也对大司命说,自

“他断前果不是为了什厉声,“他冷笑起来,青王的至尊地对别人说真话吗?可为了人间途,如代价脱下神袍,不笑!”?付出那么大!那小子心机深沉,会惜灵体尽位,又会是毁,自说不争你就信了?

了。”去:“是,属下固陋司天监怔了一怔,低下头

喃喃,咬牙!”切齿,“他毕竟还是要回来了“可恨……可恨!”

年,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个隐于世外多年的最时隔二十多大的对手,终于还是要回来了!

与伦比的如今继的时雨百倍。若不是昔所出的嫡长子,无论从姬的死承云荒六合大而迁怒于他,,强于青妃生作为白嫣皇后年帝君因为秋水歌这个人。时影无统的绝对是是背后的家族势力,血统、能力,还

心?,二十几年从未影生下来没多,自从白嫣皇后薨六王的视线里出了之后更是远离世不是也九嶷山俗,低调寡言,许多人都一直掉以轻在王室和己在内,岂久就被送往了—包括以至于六失去父亲欢心的嫡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部贵族里的子,时作为现过

但是谁一旦想要返回紫宸殿执掌权驱逐出了权力中枢庙深谷寂寂而终,又想过,这个的人,一旦多大的波澜!柄,又将会掀起不甘于在神从小被

眉心,只觉得风吹又生。”青王揉着如此,当年就应该把那小子在苍梧之“唉……斩草不除渊给烦乱无比,“早知道根,春彻底弄死!

低声,“当年我们也已经尽了力了……实在是那小子命大。”“王爷息怒。”司天监

青王喃喃,忽“现在也还来得及。”然道“他现在还在?”

“好像说要去头,“对了,他说要在九嶷再回九嶷。”司天监摇。”庙里准备举行仪式,式脱离神叶城,然后

么?这么杀回帝都来来,冷笑,“快就要辞去大神官“什神尖锐了起呵,说不干就不干了,想的职务了?”得逞!”青王眼让这小子?我绝不会

……何况帝君最近“是。大神官如果一旦回来,,也是忧心忡忡,“”司天监低这局势就麻烦了体又不好。

。”,语气严肃,“经到了关键时刻了有变故立刻告诉君,盯着我——我儿青罡正带着,一旦让青妃好好盯着帝青王压低了声音的多年苦心便化为乌有蜜腹剑的小子!,一个不小心,态度暧昧不明,你让他千万那个口风麟国军也罢了,白王大司命我们“已骁骑军去叶平叛。复警惕白

司天监领命:“属下领命。”

在外面寻欢作乐!”青王愤然,“如果不想扶!”“还毛了我真的是事情都火烧眉子给我找回来。有,赶紧把皇太甥,这种不成材的家伙,还不是我的亲外

个月自己就玩个十天半找了,应该和以前一样道,“青“是。”司天监连忙,偷偷跑出去妃早就派出人手去会回来。”

的语气道,“帝!”青王用恨铁不成钢君病危,杀机“现在不同以往?”处玩耍四伏,哪里还能容他四

那边来设法。”他合上了水镜,只留下一句:“大神官,我

当水镜里的谈话结束后,青抬起王在王府里了头。

嶷山如同巍峨的水墨深蓝色的天幕冷月,九封地,九嶷郡的首,依稀可见山顶,窗外树影摇曳,府紫台。深的灯火。映出远方夜里,青王府静谧非常这里是青族的神庙里剪影衬在峰峦上悬挂的

?养口气:“时幻,低声虎为患啊。”影那青王在府邸里什么,眼神渐渐变的神庙,不知道想起了小子,居然要叹了远望着九嶷顶上脱下神袍重返帝都吗

悔了吗?”忽然低低问。“青王殿下是后间,一个声音

“谁?”房间里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青王霍然转头,看到

本事就仅止于没有一个吗?”那个人穿着低声笑了笑,“我一双冰蓝色的。”太松懈了……空桑人的“青王府的守卫也真是一路穿过了三影里闪着光,赫然不和外貌,眼睛在一身黑袍,是空桑人的语音侍卫发现进庭院,居然

青王怔了一下“巫礼?”忽然认出了来人

又秘密潜入了云荒?陆的一族,什么时候的神秘黑袍人,竟然是这个深夜拜访个七千年前被星西海上的冰族!那尊帝驱逐出大

暗金色的的风帽,赫然是一头不见了。”那个人动失败之后,我们就“许久面了。”拉下了黑袍上人的模样,道,“五年没再见前第一次行头发,完全不同于空

答,只是警惕地看怎么会忽然来?”什么着来人,低声道,“那你今天这里?沧流帝国想做青王没有回

“我?”巫礼头金翅鸟的徽章,他手里的,是一枚令熠生辉,“我是受元老院之托牌,上面有双笑了笑,从怀在冷月下熠帮助殿下的。”里拿出一物,握在

“双头金翅鸟令符?”青王五年前那次行动之后,我和元老院已经起来,“自从知道那是很久没联系了。”沧流帝国最高权力,眼睛眯了象征

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是。”巫礼臂之力吗正在声音很平静,“但如变化,以殿下个人的力量,只怕是?”今空桑的局势,难道不希望有人助一

——这个云来,“我妹妹依旧主“谁说的?”青王冷掌后宫,时雨依旧是皇太子笑起是青之一族的了!”荒,马上就

,在西海上都能够看得到他“时雨还有一个哥哥,不是吗?他的星。”“既然如此,殿下为何感叹养虎为患呢?”巫的光芒——我正是为此而来礼淡淡道,辰最近越来越亮了

方说起时影,青听到对王忽然沉默了下来

“你们若是能帮到我青王喃喃摇,我们过伏击——可是你就该死了。”许久,了!”们派出了巫彭官的时小子在梦魇森林发动个少神头,“当他还是,却还是被他逃出去,五年前那曾经联手

只要再来一殿下“谁想到那个小子掉我们想再度出手,没有死?”道,“那时候次就好进了苍梧之渊却居然巫礼低声,冷冷你却说不必了。”——可是

怕再度动帝君已经听念之仁,留了他一条草惊我是手会打这小子一直都话,册封时雨为当时一日子里,了我妹妹谋已成——加上蛇,惊动了白王。”青王皱眉,命。”现得超然物外,所以我“何况在他掉苍梧之渊失踪的那“当时一击不中,太子了,大势已定,所

,“要知“现在后悔了吧道时影的才能,可远远在你那个不来,露雪白的牙齿之上啊!”?”巫礼笑了起成器的外甥

吗?”的评语,只是叹了一口气:“事尖刻远千里前来取笑我的派你不青王没有否认这种到如今,沧流帝国是

族站在殿下这一边,笑意,肃然道,“冰——就修旧好了。”收敛了希望看到您得到这个天下看殿下是否有意重当然不是。”巫礼立刻

说,只道,“……”青王吸了再愿意和这个外族“如此让我考虑使者多一下再答复。”一口气,沉默下来,不

强游说他,干脆将手里消息。殿有再勉是有了决定等殿下的下,“我会在云梦泽边,就持此令符来告“好,”巫礼没的双头金翅鸟令符留知。”的老地方待上三个月,

王淡淡,并没有表情“不送。”青

人走后,他沉默了一会,随抽屉深处,再也不看。待来手将那一枚双头金翅鸟令符扔进了

影那边起了异动,但奇怪的要求?息,知道空桑政局即将里得到的消一族还是大权在握,怎知从哪能答应对方这种青之这些猖狂的冰族人,不化,竟然借此如今虽然说时来要挟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