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四章:小扎

第四章:小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天谢地!郡那么大,我们,我们都以子扑上来抱像是生离死别一样,昨晚事情闹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平安回来了……着她,云缦只不过一夜而已,玉绯和见了几乎哭出声来一下

个教训父,心里有点忐忑。动,却也有点不好意思颜心她的机会,冷冷道:“铺开了信笺,开始写西,却果然没有放过这想想你父母吧。发了她们你看,什么东和不耐烦,便随口打担心成这样子,你就里很是感出去,斜眼看看师连侍女都为你时影在一旁的案几

个咯噔,也是有些后是嘴硬,小小地“哼”了一声,嘀咕:“是因为你?否则我早就逃掉了。”怕,却还“……”朱颜心里一还……还不

眼看着婚事,就打算装死逃她,眼神严厉于抬起头正起来,“你是赤之一不合心意的唯一继承人,难道因为一门之夭夭?”说什么傻话?”时影终

了让你去合心意的婚事还“一门不不住,愤娶一个猪一样的肥婆不够吗!”朱颜再也忍然顶嘴.“换你试试看?”

“……”时影看了她相眼,不说话。

吧。不过,九嶷的是母老虎他估计师父的脾气不能娶亲,他也没,只要觉得这事必要,这个顿时又心虚了。是了,烦恼。无论是娶母猪还朱颜被他一看,大神官反正也还是做得出来的

长大了,不要一遇下头去,临窗写信,一的解决方到事情就知道逃。“总有别边淡淡道,“你已经。”时影重新低

撑着到了怎么办!”她跺脚“那你让我帝都的旨意也下来了—这里,已经是很有担风城就逃掉,—我没在天极,气急当了好吗?”败坏,“父王怎么也不听我的,

了一想,颔首:“时影想说的也是。”

诉我。”不愿意他稳稳地转腕,在最后一个字,淡淡说了一句:“其实你,大可以写信信笺上写下若是

再理睬过了山,师父就没刻却居然来了这给他,他从错了。自从她下什么?朱颜微看过她一一下,以为自己听很多信就不管她的死活了,此复过一句,也从未来次——她以为他早一句?她。五年来她写了都没有回微愣了

一个字,我,也就着,一一边写完了最后点写封信拿起信笺迎风晾干。没这事了。”时你要是早影淡淡说

天啊!九嶷神庙里的大不住赞叹了一这么大吗?”声,“师父,没想到你神官,权力有早说!”朱颜愕然,忍“真的?你干吗不手眼通

己和白薇皇后的陵墓设一统云荒建立毗陵王朝,将自前往九嶷神庙隔三在了九嶷山帝王谷,都安葬于此。每、灭亡海国,进行盛七千年前,空桑人的先祖星尊大帝驱逐冰族大的祭祀典礼。年,并同时设了神庙。帝君会率领六部王室从此后,空桑历代

一般来说,被唯一的出路便是进熬年头爬阶位,,剩下神庙修行,靠入九嶷的多半是六部中的谋得一个神职,也分不到什么家产,因为他们无送到九嶷神庙当神官没落贵族子弟,或许还有出头之日。法继承爵位

身于六部中的哪但既然被送到了九嶷手?而且,说到底,九嶷神庙的神官所负责的也只一部,是祭祀先祖、守护,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得势的人家。她不知道师父是出大决室的重定插亡灵,哪里能对

时染了淡淡的绯红。的丝绢上顿,忽然咳嗽着了几声擦拭没有回答她的提问然而,时影并,从怀里拿出手巾了一下嘴角,洁白

,吓?””朱颜吃了一惊得结结巴巴,““师……师父!你受伤了

淡淡道。。”时影将手巾收起,“一点内伤而已,不

受伤?”思议地喃喃:“你…她愣愣地看着他,不可…你也会

的事吗?”&quot他冷淡地看容易她一眼,“以一人敌万为我是“你以不死之身?人,是那么

”她一问:“刚,刚才那一招没教给我?”时间不敢回答,半晌才叫什么啊……为啥你

名字。”时影淡淡,“是我临时创“没有出来的。”

好厉害!教给我?”咕:“那一招朱颜又噎了一下,嘀好不好

看这“不行,”时影看也不万不可个弟子,“你资质眼下不了这一招。如果硬还学受伤,万太差,会因为反噬而导致自身要学少不得

垂下头去,沮这样啊……”丧地叹口气。

种极其强大的术法伤,渐渐地便招便要耗费大半辟易,看上去威风之身同时也伴随着极大的八面,其实她也知道这在梦魇森林那一次之真元反噬,恐怕只一外,她从没见过师父受是的,觉得这个人是金刚不坏那时候师父空手接箭,万军。但从小到大,除了

心致志地写完了信时影专,拿起信笺迎风晾干。

,却也不敢多水。朱颜凑过去,多的脾气一贯是严厉冷淡的,对于打听——师父只会迎头一桶冷她那种小小的好奇心和么,他却及时地将跳的性格上蹿下得有点奇怪,想看他写的是什信收了起来。她

看轻时影将信笺折成吹了一口气十里种纸那些鹤不是瘸腿就是翩然飞去。这折翅,飞得歪歪斜斜会,法里筑基入门松,,纸鹤便活了着金帐外路。就是折得没这么好的功夫,她倒也鹤传书之术是术,展开双翅朝了一只纸鹤,轻轻,撑不过

样的夫君?”,忽然开口:到底想要嫁一个什么纸鹤消失在风雪看着里,时影沉默了片刻“话说,你

朱颜没想到他突然有这一一下:“啊?”问,不由得愣了

,淡淡道,“等“说来听听。”时影负下次我让赤王先有表情又来回好好地挑一挑,免得你折腾。”手看着帐外风雪,脸上没

倒,还不骂死她?口说喜欢渊那样又来想脱魂颠家丑,否则打忽然闭了嘴——是的而且父王再三叮嘱过不能对外提及这件严厉古板,如果知道她为一个鲛人奴隶神柔的鲛美又温格一向呀,我喜欢……”她,师父的性“哎人,但话到嘴边,却断她的腿

口掩饰,顺便改为大“我……我觉得,样的她立刻乖觉地改”想到这里,就很好啊!”拍马屁,“像师父这

时影眉梢一动,眼神,难道过来。她吓了一跳,上吗——怎么这马屁是拍到了马腿连忙将脖子一缩凌厉地看了?

能娶妻。”ot时影冷冷道,“神“别胡说,&qu

个还能入我的眼呢?所人中之龙,纵然天下心一横,厚样风姿绝代当世无双的着脸皮道,"“我知道我知道……”她连忙补救耽误了嘛!”,既然看过了师父这男子万万千,又有几我的意以就

马屁拍得她自己都快却果然缓了一缓了,时影的

样的标准来要口气叹了都嫁不出去了。”求你父王,”“不能用这过了片刻,却听师父能一辈子“否则你可

了下去,却听到他又说:“赤王就你这句嘀咕吞一个女儿,你怎,硬生生才把省心都这么不令给自己脸上贴金啊?还说得?颜暗自吐了一口血这么理所当然!朱什么?要不要这样么和我弟弟一样,

、独来独往的师星吗?父,居然还有个弟弟的天煞孤父无母从石头里蹦出来从小就开始在神庙修行不由有些意外。这弟弟?朱?他难道不是个无

?,“他是做什么的?”不住地好奇,脱口而出“你有个弟弟”朱颜忍

的话都连忙一早就知道大妃的阴眼,那眼神顿时令她脊背发冷,把下面师父的找了个新话鳞,了?”回答她的问只是看了她一咽了下去。这次来西荒,是题,她生怕触了题:“那……那你影没

“嗯。&q淡淡回答。uot他

?”她有些好奇,缠着他请“是通过水镜预见的,还是过占卜要怎么看?”教,“这

时影只回答了两个字:“望气。

你又怎么术必须所以能母妃了那么多人要聚集大她竭力灵,他们藏理解师父的意思,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要逃感受到这边很不对劲上才决定的,也只告诉是半路了玉绯和云见连能望气?”前知道的?这个难道也?”行邪瓮在这里,怨气冲天,量的生还是百思“哦……是不是因为施不得其解,“可是,?这事儿我

,冷着回答,“纯粹巧合“不能。”他顿了一下。”

”她一下子噎住了。“……

了。年来帮她渡他这五了下去,眼眸也暗淡自己逃到九嶷山去不是为了这里的?只怕阵气苦,脑袋顿时耷。想起母妃还曾经让就压根没想过自己吧原来他她心里不由得一过难关才来投靠这个人,

趟山。”的表情,终于多查一件关于鲛人的几句话:“我事情所以下了一最近在追时影看着她恹恹

原来不得的大事吧这样。”“哦,——能让师父破例下山的,肯定是什么了她点头?

“可是……为什么只堂来。朱颜想了想然不肯明然问了也问不出什么名,又纳闷地问:有你一个人来?”说,自但是他既

都,所大乱露出以只能孤身前来况。来査了半个月,一点头绪都了破绽。”之前,不好擅自惊动帝没有一证据疑问:“尚未有突然,逼得他们阵脚影耐着性子解答了她的昨晚你逃婚,事出打探一下情一幸亏

怔住上就要到……”了帝都命令才来的吗朱颜一下子…你不是说奉?还说大军马:“你…

队?”说,怎能压得住军道:“那时影冷冷时候若不这么

,只我们两个岂不我们……觉得背后发冷,是都要太危险了”她忍不住叫了起来被射克那时候心一横造了反,那么多军队,成刺猬了?”“万一柯尔!

法更难的事你对自己没信心也罢了,柯尔克是怎样的人,对我也没信心?”淡道,“猜度人心是比术我心里有数。”他

说什么。她立刻闭了嘴,不敢

“这里的事情处理快就去了。这边的修书一封,告情况,相信他很诉了你父王会派得走了。”时影站起了身来,道,“刚刚我完,我也人来接你回

出卖父王时气得张口结舌,“我封信里写的居然你……了不回的,你还叫明明说是这个,顿我?!”她没想到刚卖我!”“什么?才那过来抓我?你居然出

时影眉:“你父王统领西荒别添乱。,所负者大,你

反正我不回去!”朱颜跺了跺脚,带!着哭音,“死也不

逃婚没成功,到天极风城的王府里!去了!回去了又会被帘子,往外便冲—王觉得满金的笼子里,被嫁出去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父不想再回关在—是的!就算是意为止话音未落她也,她撩起了金帐的

然都跑出来了,又怎么能回去?

然而刚走出没几动弹不得。住了她的足踝,“刷”地拖了回来,重,把她然一紧,有什么拉重扔在抗,然而脚。朱颜本能地想拔下玉步,身体忽帐子里的羊皮毯子上,捆得结结实实下忽然生出白色的藤

“别不懂时影的语声变得严厉:事!”

气得要炸了,不停地快放我出去!不然我——”都不敢捆我!你这个冷狈不堪的,你……你居然敢捆我?连爹娘头满脸的雪和土,紧,不拖回来,满血的死人脸,由得失声大骂:“该那条绳索就捆得挣扎,然她被捆着横而越是挣扎

然而话住了车说到一,忽然间刹

西,却现了一把尺子一样的东时影低下头,是一枚玉简。叫,小心挨板子。”地看着她,手里赫然出“再敢乱冷冷

那一刻,朱颜吓得倒没了化为剑……但是顿时声音都——梦。这把玉简,是师父手里变幻万端的法器,有时候化为伞抽了一口冷气,,有时候,却是她童年时的噩当它恢复原型的时候

因为,这经常意味着,她要挨板子了。

则打屁股,每次都挨一顿打。背不,只要痛得她哭爹喊逮住,轻则打手心外,真是叫天天几乎是隔三差五极风城远不应叫地地不灵。娘要回家,奈何天修炼,修,重炼得口诀,画不对符篆,出不对走火入魔……大去玩了没有她因为顽劣,都要错小错在九嶷山的那四年里,一旦被他在千里之

到这把玉简,她依旧时隔多年,是后背一紧如今再看

我?我又不是要是敢打我,我……我主!你嚷了起来,“我十八了!我是赤之一族的“你……你敢打岁了!都死过一个丈夫八岁的小孩子了就……”!”她气急,

么?”问:“就怎他皱了皱眉头,

,还能威胁他?她这点微末功夫

道:“你要多人在,看你还敢然而朱颜气急了,把礼!是敢打我,我就叫不敢当众打我?”叫进来!有那我把外面的人都心一横,大声

玉简停了半空。“……”时下来,影的脸刷地沉了

不信你不由得气焰更旺!不然我就喊,“来人啊!非人过来了!”她第一次见到师父犹豫,心里一喜,试试?快放了我—”

她的后背!地落在了话音未落,玉简重重

大惊,竭尽全力唇边,变成地挣扎,想破除身她吃痛,一极轻极轻的呓语。她知放了结界,心下不管用。了,吐却丝毫命,然而却发现嘴里叫起来,出的每一个字都消失下子想叫玉绯和云缦进来救上的禁锢,然而道师父在瞬间释被无形的东西封

玉简接二连三地落下,重,毫不容情喊挣扎,然而越是挣扎发力极牙咧嘴,就越紧。绳子。她拼命叫只痛得龇

后就从未有过。三岁回到王府之,自从十这样的责打

的呢!早全力地骂他——该死的重,她当初,他的命还是她救负义,不如让这个没人性的家伙早点死掉算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了!真的打她?想家伙,居然还,又羞又气,拼尽但他打得实在她本来还想硬撑着,知道他这样忘恩

停住了。那一瞬,玉简忽然

了?“忘咙里的骂声,看着她,冷冷不说“你说什么?&点死掉算却极恩负义?没人性?早quot时影似乎听到了她被堵在喉话,神色可怕,

“别……别打了!师父对自己用了读心术?趁着那一瞬的空她终于缓过了一口气,!”什么?他……他又,我知错了音来,却只是颤挡,巍巍地开口求饶:用尽全力发出声

心术认错。又逃不,她连暗自腹诽刻求一句都不行,只能立贯乖觉,明知打不过师父会读是的,她一掉,不立刻怎么?要知道服软还能

住了手,冷冷地看着她:“错在哪里,你倒是说说看?”声收他应

知道了一句:“我……我行吗?”子上,感觉整个后背,只能扭过脸去,勉勉不逃婚了还不汉不吃眼前亏朱颜瘫倒在白狐毯热辣辣地痛,又羞又气又痛,父动了真怒,真想跳起来着他大骂。然而强强说

轻易放影冷笑了一声,却没有过她。“只是这样?”时

不住满啊?!”她终于忍,“我一没作奸犯不就二没杀人放火,三没科,打了,骂也骂了,还似的大喊起来心的委屈,爆发“那还要怎样叛国投敌!我……我错在哪儿了?想逃个婚吗?你打也

我来告诉你错在哪里——点着她的额头了口“还蹲下来看着她,用玉简挺理直气壮?好,那让他眉梢动了一动,叹气,

的福分,却丝毫万人之上为赤之一族郡主,平时受子民供他的声音低沉而冷养,锦衣玉食,享尽!”,只想着一走了之酷,一字一句道不顾王室应尽之义务来:“身,遇到不合心意之事

“这是其一!”

里乱转,生怕一哭闹就被打得更简敲一记她的手心。她痛厉害。忍住,眼泪在眼眶每说一句,就用玉生生得要叫,却只能

苏萨大的乱子,死伤无日夜悬数,却不及时写哺,你身为王室之忘恩负义!”心,为你乌鸦反“不管不顾地在死了——羔羊跪乳、甚至以为你已经信告知家人,让父母哈鲁闹出这么女,反

“这是其二!”

哪里了吗?挨这一顿打说:“犯错,出言诋,不听教哭!”一声重,她终于“哇”的,服不服气?不许!这是其三!现在掉在了他的手诲,居然还敢恐师尊知道错在水里浸过,继续往下哭了,泪水背上。时影皱着眉头,声音冷得如同冰二下打得更落,之后不思改过滚滚滴

:“我知错生忍住了眼泪,连忙道!”了!服气,服气打了个哆嗦,硬生

时影却看着:“她,冷冷顺溜,定非诚心。说得这般

父放了我吧!真的!我知错了,求师来了,拼命地摇着头:“徒儿真朱颜几乎又要哭出的不敢了…

“那还想不想咒时影放下了玉筒,看了我死了?”她一眼,道

头——刚才时被打急了,一下,继“不…口不择言而已。也就是一拨浪鼓一样地摇…不敢了。”她哆嗦了

色却忽然软了不是苍梧之渊了。他看着她,神口气:“不过,你的下来,叹你,我那时候就死在确救过我的命……如果

她没想到这句话,一时间僵着满脸的泪水,倒是愣了一下。他会有

失去知觉的倒,又不停地爬女孩哆哆嗦嗦地背泪——十三岁的师父从苍梧之渊拉怕,也是这样满脸五年前,将森林里狂奔,不停地跌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出来,她又惊的眼

直昏迷不醒生之际也不曾放弃。她足足用了一回到了九嶷神庙里迷路,他一当时那么小的她,却的艰险困苦,一言难林,拉着奄奄一息的他他们在密林。其中在九死一尽,个月,才徒步穿过梦魇森

骨赠与了她。那之后,他才将玉

上来,不顾一切个丫头却依旧想都那时候,她刚刚满十三始从孩子到少女长刀对着他迎头岁,开经出地用赤不想地冲了砍下来的时候,这落成亭亭转变。五年不见,她已的刀锋!手握住了砍向他咽喉玉立的少女,而当

这个刹那,她爆发出,和多年前几乎一模一样。来的力量

不忍——是自己的好的弟子逼得来咒自己问题么?那么多年来,学习怎样与人相时影叹了他一直独来独往,不曾贯都要求得近乎会将近情理,才死?苛刻。他是有多不处,无论是自己还是对别的眼泪,忽然觉得口气,将人,一她扶起来,看着她满脸

消了!看来这次可不会忘记!眼神柔软了下来,朱颜看着师父的暗自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挨打了……过这笔账,她小的侥幸。师父心软气,有小

气,问。“疼么?”时影叹了口

。”她心不敢说一句。“不……不疼嘴里却里骂着,

“不要不懂事。”他神色柔和主,做已经十八岁了,身为郡己。”气却还是严厉,“你再只顾着自人做事,不能了下来,语

“是……是。”她连连点头。

心翼翼地……现在可以放开我问:“那顿了顿,小了吗?”

发个脾气都不任人蹂躏了!,被人,学好术法,下次谁叫她技不如人今天起一定好好修炼不能再这样绝对打了,连敢——她发誓从

好疼,她连忙露出温顺无地看着他:“真的辜的时影看了她一眼哎!”表情,泪汪汪

下,手指一动,困住她间落地,然而他沉吟了一绳索瞬是手指一圈,一道流光将金帐团团围住。接着却

来,满怀失望——这家伙松了ot她失声惊呼起!&qu“啊了个结界!她的绑,却又立刻设

他人回转了过来:“你。”他走出帐外吩咐了侍从几句,又进来制住了。我让空服侍你寂大营里就在这儿好好待着吧一律不许靠近,其余的事的江臣将军带精锐前来道:“这边的局暂时接管苏萨哈鲁时影站了起来,对她面已经控等赤王到来再做处理!玉绯和云缦可以

?”,忍不住问:“啊?你……你这就要走她心里一惊

先在这里待着。等你父结界自然会消这里中断了,得马处理。”他头也不抬的随身行李,道,了,除。”,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我追查“是。地收拾着简单上回去“你王到的线索

就走?不如让阿颜师父了,怎么才见了跟着你一起去吧……无得师父走啊着师父!”论天涯海角,我都跟!”她拼命忍住怒气已经,讨好地对他笑,“都一面“我……我舍不五年没见到

眼,竟似微微”他看了她一“……犹豫了一下。

关再说。无论如何,跟去好。着师父出去外面忙露出更加来被父王押回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乖觉可怜的!她心下一喜,连,先过了眼前这一一圈,总比留下

上你。你还是先回还会再见面的。”却摇了摇头:“不行然而时影沉吟了一瞬,赤王府吧!我们。接下来的事情很险,不能带

问了一句打,想了正准备逃婚吧?能担心地那天晚上二,再啰嗦说我一想,在信里,没对父王估计又要挨:“那……你,你朱颜知道师父说一

有。”道:“没他淡淡看了她一眼,

细看看我写的笔记,应出了一卷“太好了!我就她:“这五年里,乎要鼓掌雀跃,凭着书,郑重地递给了是多嘴的人!”她松能有些突破。”此——回头仔的进境实在是太慢了知道师父你不在术法,却看到他从怀里拿你的天资,不该是如了一口气,几

脸。谢谢师父!”她不得不接过来,装出一个笑

最后还给她布习,不要偷懒了。”他务,点着她的脑袋,肃然道面,我要考你的功课。”,“等下次见“好好修置了个任

……是。”她却抱怨了千百遍。头如啄米,心里“是

影看了她一眼,不知一声将最后一页撕了下回来,“刷”。这最后一项,你还是来,道什么,又道想起将那一卷书拿了学为好。:“算了

欢喜,完全没问撕掉的是什么内容“嗯!”她一听说可以学,自然满心

叹了身走出了蔷薇的么,终只是轻不可闻地她,似还是有撑开伞,转上。“你……”时影看了看金帐,雪花落在绘着些不放心,却最口气,没有再说什

重明神鸟从天而降,落在雪原上

鸟的背,于风上神礼拜,视雪呼匍匐如潮的惊叹,纷纷跪地啸中逆风而起,一为天神降临。牧民发出一样俊美高华。大漠他执伞登袭白衣猎猎,如同神明

她在帐篷里远远看着,忽然间便是一个恍惚。

十年前。思绪陡然被拉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