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三章:血食

第三章:血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那么多的人瓮!天啊

惊呼出来。幸她有再次惊动大亏时巫师的机会。影一直吃惊地看着这朱颜一幕,几乎又要捂着她的嘴,不让

声道,“十二“要女人。”大巫师个!

一列,“一下子用货—“好铢了!”,一,从地窖里提了上去,了几个年轻的”大妃领命个品相很差的鲛人都得,从一掉十二个真是要花不少从叶城补,回头可雪地上排成了排排的人瓮里—要知道,现在一卖五千金个接着一个

是用通人类鲛人来的人瓮,一换成着从地窖里师一边检视点花费算什么?”大巫“要做大事,这血食祭献,得拿上百个才够用。”边道,“一族寿命千提取出年,灵力更强,

人,这事儿盖不住要是一下子少了那么多皱着眉头,“本旗大营,一定会引起骚乱“那可不行,”大妃。”

“所以,就不要心到了朱颜郡疼金铢了的鲛人,“只要娶都是你的天下?。”大巫师冷冷道,主,将来整个西荒还不手指敲着人瓮里

扎、尖叫,可同一幕令人毛骨发不出丝酒瓮里的空空声是没有舌头的嘴里却四肢装音。那些鲛人拼命地挣那些被剁去了的女鲛人的头颅,发出敲击西瓜似毫声音,如他的手指逐一敲着悚然的默剧。

心,紧紧攥着时影的袖子边看着,只觉得刺骨朱颜在一

苏萨哈鲁明是恶鬼地狱!…她要嫁入的哪是的地底下,竟然样可怖的东西!天哪…藏着这什么霍图部王室,分

地上排成一二个人瓮在雪郡主,必须抓紧时间,地上画出了个符咒,“天快亮了,要复活朱”大巫师用法杖在雪个圆。将十

“开始吧低声道,“十二个鲛人。”大巫师当血食,估计也够了。”

他开始念动咒语,将低沉咆哮和吼叫,听上令人,而是更接近于怪,不是用空那一缕红色的那个祝动不安,非常不舒服。桑上古的语言吐出一种野兽的颂声非常奇长发握在了手心。

一缕头发竟轰然巫师一边念咒,随着他的声音,他的双,转为赤红,如同瞳逐渐变了颜色燃烧了起来!手势,忽然视着手心,不停变换着两点火焰——大间,他手里的那一边凝

过!这……这是什么奇怪的术法?她在九嶷山年,竟然从来没有听说那么多

,侧头询问地看着师父,然而时眼神里跳跃着着这影只是聚精会神地看朱颜惊诧万分不动。一幕,表情肃穆,火焰一样的光,一动

越来巫师在风雪的发丝,往前旺盛。语,“刷”的一轮咒术完毕,他拈起了那个人瓮女鲛人的接插入中一根燃烧走了一步,念动咒之中施术,手中的火焰头顶心!一声,发丝竟然直了其

,竟然曲,显然惨痛之极,却怎么瞬间扭发丝也叫如同钢丝一样不出声音来。穿破了颅骨。人瓮的女那么细小的人的五官

恶魔一样的巫师。然而时影的手疯子!”朱颜牢牢地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动弹分毫。忘了自己完全不是对手,想“住手!你这个要冲出去扼死这个愤怒已极,一时间竟

这一幕惨剧一动不动。伞,只是冷冷地看他站在那里,撑着

支火炬。转眼间,在这盖,如一根接着一根,燃烧的发丝直插入起了一个火焰熊熊的大阵里点!雪之夜,荒原同一支人瓮的天灵

在火焰中心,割裂自一边将鲜血滴入了每一阵,以人的生命为夜的天空,低,将流着血的手伸向黑雪里,火焰在燃油。大巫师盘腿跪再度展开己的双手,一边祝颂,手臂词——人瓮的天灵盖,然开口,说出了最后的祷沉地烧,布成了一个灯

吧!”手啊……请攫取血食“毁灭一切的魔之

望,让死去请您回应奴仆的愿来!的人从黑暗里

吸着,朝着圆盛,仿在圆心汇成了一股巨大当血滴入焰猛然大里,十二道火的中心聚集,的火柱!佛被一股力量的那一刻,十二个人瓮女子一起张开了嘴,似火焰呼。在她们的痛苦是痛极而

同一瞬,人气神瓮女子被吸光了精,瞬间干瘪枯槁。

生了一个影影绰绰的东西。火柱里,居然诞

”大妃不已。出来了…惊喜…出来了!

朱颜站在去的,几乎浮凸也在看着她,居的,她看得清楚这一幕要晕眩过去——是个火里的人仿佛,居然然还着她诡异地笑了:在那火焰里渐渐出来的一笑!一个人形!当她看过风雪里看着时候,那

那……那又是什么东西?

动,身边已经空无一想询问身边的时现风声一。师父?师——影,却忽地发她战栗着抬起头,

她抬起头,几乎失声惊呼

是一只巨大的什么从她头顶掠过,那冲入了冲而下,展开了双翅,从阴云如火柱之中!的九霄直白色飞鸟,瞬间风雪呼啸狂卷,有

忍不住“啊!”朱颜终于四……四眼鸟?”叫出声来,“

…师父呢?师父——这只巨大的年陪伴过她的上古神鸟见到了这只童下来了…于再次时隔多年,她终着从九霄飞的千年守护者,属于师父的御魂守,现在它盘重明!去哪儿了?!白鸟是九嶷山神殿里

?“那……那是什么东西大妃也在失声惊呼:

火柱中刚刚成型的肉身左右各喙一,直接啄向了到了地上,尖利的上大巫师燃起的火焰法个人瓮都晃神鸟呼啸着从有两只朱红色霄飞来,双翅展开几达十丈,雪激荡,便将十二阵,尖啸一声的眼睛,凝视着大地,翅膀一扫,风

一啄之下暗淡。,火焰都猛

它歪了歪脑袋道火道……难道是九了?”的人来,失声,“难惊失?不可能!”大巫师大山那边“这,这是重明鸟右侧那一法杖光急射而来,直取神一顿,一眼睛,逼着,手

说对了!”一个声音在风雪里冷冷道

重明的背上跃下袍在风雪个人影。穿着九嶷神官白色的,长里猎猎飞舞。息地出现了一凌空手腕一转,手中了一柄发着光的剑!飞鸟上,无声无“刷”地收拢,转瞬化成白袍的时影从

个刚刚成型的东西,空下击,挑起,扔出了火堆。看着时影的长剑凌瞬地贯穿了火焰里那高高随后“啊!呼,剑势一扬,将其”朱颜失声惊

前。“啪”的一声,那个东西摔落在她的面

往后跳了一步她只看得一眼,就吓得

那……那竟赫然是另一个自己!

偶,而是活生生的那个从火焰里诞生的“朱颜”全的脏腑都清的表情,胸口被那一剑晰可见。从上到下割裂,连里面身赤裸,脸是一具空壳的人上带着痛苦不堪还在扭动的活人!

鲜血在雪地上漫延。急速涌出,

——那个“朱然是黑色颜”的血,居的!

伸出一只手,眼神…”那个东全是哀求着,爬过来,对着她西居然还会痛苦地挣扎救……救救…说话,在地上

啊!”她往“啊步,求助似的看眼师父后又跳了一

发根根竖起,用古怪的声调大声吼着又一次地用法顿着地面。什么,一次速度快得她压根看不清大巫师的一头白啸,那个已经重新翻身跃。风雪呼杖重然而时影巫斗在了一处,了重明神鸟,和那个大

新燃扑向了时影!火焰在熄灭后又重,轰然大盛,被操纵着

的绝境将这方圆数十丈内变成了一个你死我活仿佛龙卷风一样盘旋,眼花缭乱。风雪呼啸,火里飘摇闪电般穿进穿出,看得,如同一袭白衣在烈

焰吞没,朱颜急得声,玉骨,小心!不行流光,破化为一道,直刺战团中心。是一划——这开了风雪“师父”眼看师父的白衣被火,拔下玉骨便功力,“刷”的一下她使上了十二成的

熄灭双双冰雪和火焰同时一震

双翅落下,漫天重明神鸟长嘶之凝定。一声,收敛了的大雪随

事吧?”,心里不师父!”由得狂喜,“你没她一击即中

…”过了你打伤的是重明。”,依稀透着一丝疲惫“我倒是没什么事…一会儿,时影的声音才从黑暗中传来,“

“什么?”她吃了一惊。

,右翅拖在身的火光里,那只巨大的,赫然插着她看。洁白的右翅上眼睛缓缓转黑夜即将过去,雪地上,落地向一边暗淡却歪鸟缓缓降落在后,四只过来,冷冷地盯着她时候身一玉骨。

话来。口呆,说不目瞪“啊?”朱颜

时影从鸟背上跃下地来和重明道手里提着滴血的长剑,身上果然没有受脸:“去歉。”伤,只是冷着一张

我不去敢上前!”朱颜不

她,理睬万化。朴的玉简——那然而时影没是九嶷然变回到山大神官的法器,千变手腕一转,那把长剑骤,成了一枚古了原形

地另一边走去了。她只……对”朱颜看着这!我真的不是故意地穿过她,知道神鸟脾气倨能抖抖索索地上前,抬起手想抚摸白鸟的包扎一下?”时影握身侧,朝着个大巫着玉简,翅膀没事吧?我帮你会……:“对羽毛,又缩了回来师打过去的……谁知道傲,结结巴巴,不敢靠的!我明明是瞄准了那……你的看也不看:“你个儿时的伙伴不起

的东西扔到了雪地上一声,脖子一扬,将嘴里叼地看着只眼睛她,下颌微微扬起,四重明神鸟冷冷里全是看不起,忽然冷哼了

师,赫然已经被拦腰啄为两段!那个大巫

着这家伙?”她一下了理由,“你看来你嘴里叼子叫了起来“我说呢,原明是——”,为自己的失手找到你看,我没打偏!明

刷”的一声劲风袭来些残余的火焰,一啄立刻跌了个嘴啃泥地展开翅膀,只是一便吞下了一个被烧成灰烬的人瓮扫,便一把将这眼,施施处一处地啄食那话说到一半,“,头顶一黑,。重明毫不客气伐走了开去,开始一啰嗦的人拢,迈着优雅的步类打倒在地,白了她一然将翅膀收

怪的神鸟,净邪祟,是专吃妖邪鬼守护着帝王谷里的历代起了清理现场的责任重明乃六合神兽之首,神官的直留在九嶷山,御魂守,此刻也担空桑帝王除魔物。千百年来一墓,是九嶷神庙大

远处传来一阵惊天动狼狈地爬起来,千军万马在靠近。地的声响,如同朱颜,却刚想去找寻师父的踪影忽然听到

怎...怎么了?

地张大了黎明前的荒嘴巴——赫然有一支她转过头,忽军队,出现在原上!

握着弓色铁青,手里她的婆婆,苏似,妲大妃,她全副,弓上弦,知道什么时候接被迅速地召集到了武装到了命令,箭。围得铁桶也剑出鞘。领头的正是的战士们将这片空地包杀气腾腾个霍图部的战士不

得太快了,喃喃—打仗了?这形势也变到全副武装的大军是想逃个婚而…怎么转眼就变成要—天哪,今天她只“不是吧?”朱颜看已…吧?

t时影手握玉简,冷冷禁止的暗魔邪法,竟然火焰大阵和死去什么话好说?&quo:“你勾结,并就可以操控西地看着面前的干军万t,又巫师,秘密修习被意图谋无丝毫退缩。他指&quo了吗?”苏妲大妃,如今你还的大巫师,淡淡道!你觉得这息的“朱颜指了指雪地上熄灭的害朱颜郡主了指地上奄奄

“啥?”朱颜听得愣。

跑,己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什么叫做“意图谋害颜郡主”?明明是她自了呢?还……到了师父嘴里,就变情里面去了?什么事试图逃己弄死了自己,成是大妃的阴谋还是,她自怎么

了几步,想要妃一眼看到地往前走惊得几乎从马上跌下来她下意识她从大雪里奔来,全清楚。然而,大跑过去身一震,问个

一时说不出话来扭曲挣扎的人形朱颜,,不活着?”她喃喃主……还,还“朱颜郡可思议地看着毫发无伤的人,又看了看地上

狂怒厉喊妃想通了前后的联系,“九嶷山的人,竟联划好了要借着,都是你们是你们的阴谋吧死的!”安排的?!”终于,大?这一切场婚这里!们,是不是?该你们是早就计“这礼来对付我合赤之一族,把手伸,回过神来,指着时影

伙儿的!不是一喂!什么意思?我和他明

然而,不邪神的阴谋迟早也要暴畜养血食、供们在西荒秘密有这回事,你“别自以为是了,就算等朱颜开父却冷口辩笑了一声:解,师露。”

父怎么也知道了那个柴房地下的人么?瓮的秘密?

”大妃眼起了手,““来人!把这里所有的人萨哈鲁!”给我杀了!一面笼罩了一神已经冷得如同严霜,层杀气,抬个都不许离开苏

声散开,将荒“刷”的一声,铁甲应原上的人团团围拢

样匪夷所思道还涉母亲和大巫师为了笼络大,借助他的力量来母亲只是切,一时间回不过的事情。及了这神来——这些年来巩固自己在部族的地位而已,不知前的这“娘?一直走得很近,他是”柯尔克道的。但是他以为亲王看着

大罪?里,岂不是造反的——如果要把九嶷的的郡主大神官和赤之一族一起杀死在

想把你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眼神至此,已经不能善罢头了!们霍图部就要”大妃转头看着儿子大难临进来,所以什么“柯尔克,我一直都不都没和你说。凝重,“可事已甘休——今天如果放跑

大妃厉声下令:“所都给我射杀了!”有人,张弓!将这两个人

师父的衣角。箭穿识地往前声密集如,听得朱颜毛骨悚然,“刷刷”的上弓心射成刺猬,下意走了一步,拉住了她生怕下一刻就会被万

到重没事。”时影却神ot你拿着这个,退待着。伞递给了她,&qu色不动,只是将手里的明身边去

“可是着他狼战士,不由得发怵,地里脱口而出,“我……跑吧!”的法器,看,知道那是师父,面对着……你,你怎么赤手空拳地站在雪上千的虎办?”她接了他的伞我们还是快

“跑?”他冷笑了一声,“我这一退缩!”,宁可死,也不临阵

当口儿妃一声断喝。上,大“射!”就在拉拉扯扯

呼啸而来的箭雨,瞬间在荒原上掠过

开了伞,想扑上去帮朱颜惊呼了住。然而时一声,下意识地撑就冲了上去!一动,迎着箭雨师父挡影却在瞬间身形

“师父!”她失声大喊

无数来,在空中交猎猎他的白袍在风中箭!地伸出手去,“刷”地织成声势惊人的如旗—的依稀天光里面射袭单衣,迎着万箭而上,凝神聚气,忽箭阵,如同暴风了当先射到的第一支清晨支利箭迎雨呼啸而来。时影扣住飞舞飘转落下,而,只看得到漫天的雪花

了。中所有的箭都顿住——那一瞬间,

指一抬两段。的箭折为他手,“咔嚓”一声将手里,指尖一并

间,空中所有凌空折为两段!的箭竟然也都——那一舜

他松开手指,将那支在了雪地上。

都凭空掉落在了地间,所有的箭也——那一瞬上!

境,所有人却一人而敌千制千万支箭!那,他…这算是什么术法能以都瞬间惊呆了。这…静默千军压衣神官,居然能在岂不是制一支箭来控万人?的战场上,这个白一瞬间,通过控?

么样可怕的邪术!这……这到底是什

现了在了大妃的面前,看着那个手握只是一个刹那,时影已经出重兵的贵妇人妃,你可认罪伏法?”,冷冷开口:“苏妲大

鞍边“刷”地抽向着时影砍了下去女人却是悍勇,一声厉喝,竟是从!出长刀,迎头一刀就“不认!"那个从惊骇中回过神来,

荒赫的咽喉。赫有名得可以斩开风。拔的勇士,这一刀快刀速度极快,只是一刹她虽是女流,却是西那,就切到了时

—不知道哪了马前。里来的力气,那一瞬去—遥,惊呼未落的瞬间极快,几十丈的距“师父!”那一刻,朱颜真是心胆俱裂离仿佛被缩到了一步之,她已经冲到间她竟然跑得,不顾一切地地冲了过

令马上的大妃几乎媳,竟以不可思议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睛——赤之一这样鬼魅般的速度,来的刀!她那个娇生惯养的新儿赤手握住了她砍下族的郡主,速度冲过来,

那一双柔软娇小的手刀锋,鲜血沿着血槽流下。,死死握住了

将长割断手掌再将这个少喉!探过来,扣住了她的咽“你……”大妃倒从背忽然全身抽搐出话来——因为此刀继女的心脏洞穿。然而手,说不时一,立刻咬了咬牙,续往前刺出,想要顺势臂刚一动,却抽了一口冷气

在大妃背后的时影。下里,愣住了没有一一动不动,大妃的刀锋已经割滴血流师父?!”朱颜下。然而,背后的另一破了他咽喉上的肌肤。然而意识地,她又回头“师……异的是,个时影还站在那,看着忽然出现看了一出来。

手指从他的穿点了下背后的那阻碍,如同一层…”朱颜愣住了。过的手指轻轻了片刻,才用流着血身体里她的个时影——空壳雾气过,没有任何

明白过那一刻,她来了。

瞬,师父早已移那是换位!幻影分身!刚才那一

大妃勾结转身对着铁甲战士大呼,“勇士,难道要跟随竟是少,罪不容诛!你们都时影对着发呆的弟子这个恶毒的女人反,将她拖下马来,是霍图部见的柔和。他一把妖人,谋害老王“接刀的速度挺快。”笑了一笑,那笑容扣住了大妃叛吗?”

克都勒住了“什马,人瞬地大惊,连柯尔么?”所有

惊人,几乎老王爷?这个消息太在军队里起了波谋害涛般的震动。

一整头羊、喝十瓮酒为区区寒寿时还能吃将手就勾结大巫师,在老王咽喉,“就是这个女人“老王爷一生话,可以看看这个——死了?”时影策马,因为失宠心怀怨恨,何会因身上下了恶咒英武,五十岁妃举起,扣住了她的,如!不信的!疾说死就被制服的大

,地窖的顶他手指遥遥一点,雪纷扬而起掀开。板忽然被

“天啊……”那一瞬间,所有刷刷的,里面全—木板移着弓箭人失声惊呼,握的手几乎松开—满脸流血的鲛人开后,地下露出齐是没有四肢、排人瓮一排

上的战士。那样惨不忍睹的景象,震惊了大漠

颤声,“这……这些,角直“娘!”柯尔克眼跳,目眦真的是你和大巫师做,转向了大妃的?为什么?”欲裂

却冷酷,毫无否战到底的一口气立刻便认哀求之意。柯尔,说不只觉得全身看这种眼神克深知母亲的脾性,一冷,原而眼神被扣住了咽喉,便已经知道答案,大妃一句话,然本血泄了。

图部于如此境高,却一字一句清楚楚传到了每一个战士边,“我奉帝这个恶妇陷霍王已经带兵前来,帝地。”时难道还要助纣为虐,与天军对抗吗?!冷,声音不君之命来此,诛其首恶,胁从罔治!赤抵达——你们这些人,都的骁骑军也即将

“……”荒原上,铁甲三千,一时间竟寂静无声。

方向挪去,生怕那,用流着血的手默默些虎狼一样的骑兵忽然不声不响地往师父的朱颜心里紧绷到了号令,一起间就听从地上捡起了那把伞,扑了过来。

一声响。然而,寂静中,忽了“当啷”然听到

上扔了下来,落在雪上。弓箭从马背一张

克居然事已至此,来吧!”当先解下了弓箭,扔到抗帝都天军,不能对也没的了。”柯尔然灭家都把刀箭解下背上跳了下来,亲的错,霍图部不族大难只在旦夕——大,从马了地上回头对身后的战士们都是我母道,“一切有什么好说

们看王如此做法,踌躇了一下。到新“……”战士

大喊,“一人当,这是”柯尔克有些急了,一人做事解甲投降!霍图部造反吗?快“你们真的要逼间失罪,不能带累你们父生怕局面瞬我们家犯下的控,厉声成全!”母妻儿,更不能带累霍图部被灭九族!请大家

个接着一个士们迟疑了一下,积如山的弓箭扔到了雪地上,很刀枪纷解下了武器,一终于快地上便有了堆

,“各”柯尔克吩咐,声音不怒自威严厉,头带大家回大营去!自出来!“各位千夫长,分令,不许擅自归位!没我命

却发不出声音来,眼,拼命张大嘴前用鞭儿子,几乎人。大妃看着这一切恨不能上子将这个如此轻易,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了孤零零神里又是愤怒又是憎恨屈服的人抽醒。很快,雪地上便只剩下的几个

明大义,入此事。等到事情完为你尽力洗刷”时影不作声地松了“柯尔克点了我知道你并未卷克亲王深点头,“一口气,对着柯尔都,实在难得。。”,自然会上诉

做出这等事情,我身为开脱?一笑尔克摇我母亲在我眼皮底,““洗刷什么?头,惨然霍图部毫无觉察,还有何脸面为自己uot,柯的王,竟然

走了意承担所有责,愿一步,对着时,那柯尔克死也瞑目他往前影单膝跪下,:“事情到此为止,在任。只求大神官下身为霍图部之王不要牵连全族—”

手腕一翻,拔出子割了下一把去!匕首话音未落,他,便往脖

又僵住。一震,手指刚抬起,却时影身子

声惊呼,拔脚奔克这一刀决绝狠厉抖。这个本该是,刀入气绝,等朱自己慢慢断了气颜奔到的时,一时间连手指都在发候已经身首异处。她僵“别啊!”朱颜失立在雪地上,看着过去,却已经来不及阻的人在脚边拦。柯尔夫君

头看看柯尔克她低,又抬头看了色苍白。看时影,

时影默默地看着这手腕一个加力,将不道那逃脱。”这个世间,上,冷不要想人的痛苦了吗?些被你残害的果循环,永远一幕,神色不动,冷开口:“现在,你知停挣扎的大妃扔到了地

大妃在地,在大漠的风雪也不能动。泪水终于悍勇残忍上挣扎,想要去儿子的,身体却怎么眼里流下来之中凝结成冰。的女人从这个一生尸身旁

心里百味朱颜在一边看着,杂陈,身体微微发抖。

答应他此事到此为止,不会再牵连更多结实,人。”时影说着,从袖子里飞地将大,我审讯,也就够了。罪名,那么“既然你出一条银素,瞬“只把你送去帝都接受给霍图部清洗了妃捆了一个儿子用自己的血

交剪而过。瓮,眼里露出丝叹息,忽然间一拂他俯视着地窖里密密袖——雪亮的光芒从雪地凭空而起,如同数十道闪电麻麻的人

惊,失声。“不要!”朱颜大

旋转了一圈已经晚了。那些闪电从然而,降,瞬间就绕着地窖麦子一样齐齐被割下,从酒瓮上滚落!。人头如同被收割的天而

里的鲛人,就都死了。只是一刹那,那些人

满地乱全身发冷。处的新郎,一时间只觉得朱颜站在那里,看着头,又看着身首异滚的

“为……为什么?”么要杀他们?”她看着时影,颤声问,“为

“都,为什么不让他干脆死了?”已经变成这样了,多活一天多受一天折磨

人都一个个救回我把这些没手没脚的鲛俯身看着她,微微皱眉,“来吗?”难不成,你还想让

做到!”“难道不行吗?“你……你明明可以”她怔

一个很出色的王啊!“不值的尸体边上桑的损失。许会考虑“可惜了……这本该是下。”时影从她手里接过了伞,走了酒瓮里,我或,低头凝视了片刻得。如果是你被他的死,是空口气,到了柯尔克

朱颜默默看着,心说不出里也是的难过。

里抵触和方式见到他,又以这云。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夫君的人,却从来之前,她还从心样的方式和他告别——厌恶这个名为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一天瞬乎缥缈,那百变,如同天上的浮

亏。”错吧?你的夫君是一时影回头看了她一眼汉。你如果嫁了条好,道:“我跟你说的没他,其实也不

他的!为什么眼看着他忍不住地颤抖起来,“你……”朱颜看着…你当时明明是可以救自杀?”压抑不愤怒,脱口而出,“你他,声音再也内心的为什么不救他?你…

救他可我,我的确是来得及时影刚才的那一刹么要救他呢?”淡:“是啊又为什下眼帘,语气冷……

“他不该死!”朱颜帮助那些不该死的人吗术法,不就是为了愤然,一时血气上涌?”来,“我们修行,竟斗胆和他顶起

,也么都不是了——。我又何必耗不该果他能,他还是死了比较好不能做你的丈夫能作为一个出色的作为朱颜郡主费灵他抬吧?如果他是活下来,反算有价值,可是,现,以此时此力去救他呢?他,声音平静:“不管该深爱的夫君活下去,也既不能做霍图部的王在他什刻而论而麻烦。”起眼睛淡淡看了她一活下去,倒是有价值的如

,怔怔看“…眼睛。…”她说不出话来着那双熟悉的

那样温雅从容的眼的冷酷。眸里,竟然是死一样

。每个人心要指望我去救他们呢?绪,他淡淡地看着她“别这样看着我的情的量尺。你自己为何不为什么非”仿佛感觉到了?”,阿里都有自己,反问,“其实,

得一阵愤恨,瞪?!”喃,忽地觉怎么也赶不及的!还问“我……我赶不及啊。他,“你明明知道我是”她气馁地喃

的时候,你笑了一声,“在大妃对着我砍下来都能赶得及一刀。”怎么会呢?你当然赶得及。”时影淡淡

颜忽然间愣住了“……”朱

的事情,如样电光火快如疾风。可就在这丈,那一刀迎头己居然及是的,当石之间,自直是做今转头回想起来,简时地冲了过去,赤手—这样时,她和大妃之梦一样。相隔着至少几十砍下、握住了砍下来的刀锋—

时间说不出话来。是的救下柯尔克吧见骨的刀伤一她低下头,怔怔地看去,说不定也能那一刻她着自己手心深可如果真的冲过?

可……可是,为什么她没有?

“你你比你自己得到影一贯严厉的语己有信心。,也永远看着她手你就永远做阿颜。赞许之赶得及!”的刀痕,时气里第一次露出了当然能,想象得更有力量。”心里记住:只要你愿意,意,“要对自

头,看着他…真的吗?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如:“真…此夸奖,朱颜晌,才茫然地抬起不由得懵了,半

候骗过你?情结指,从她手上深可见骨束了“我什么时吧——””时影抬起手,我送你回家的伤口处移过,触摸之处血流立止,了,事

她愣了一往后退。“回家?”下,下意识地

不会让你挨父王,我亲自送你回去,一定出嫁了,不审视了一下她的表这样,你也不用成了的打。”,“放心情,又道“现在事情闹家还打算去哪里?”他

!”然而喃喃:“不,我不回去她却缩了一下,

时影微微皱眉。“怎么?”

“回去样?还不了…了又怎又道,“去九嶷出家也又要被他打发出来嫁人回去!”?”她不如我跟你去九嶷不要被关不满地嘀咕,顿了顿,…你们那里真的山吧!对不收女神官吗?我宁

眼,“先跟我回金帐!时影哑然,看了她一“……”&quot

思,只能乖乖地跟了过去。“噢。”朱颜不敢拂他的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