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四十九章 相逢

第四十九章 相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却已经悄然离开了帝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此刻的朱颜都。

踪着那一只时分、终于来到了湖底为了追踪苏摩的下落纸鹤,在湖底御道不眠不,她跟休地用缩地之御道的出术飞奔了整夜,在清晨口处

荒上最繁着进入这一座云刚打开,叶城的北城门车队如云,都在等待口上排着许多人,大都的商贸中心。是来自各地的商人,箱清晨,水底御道刚

度之快宛城警卫森严接奔向了城门,毫不“麻烦,借如闪电。最近复个女孩却行色匆匆地直过一下才能入城,然而那御道里奔来,速凌凌的!”只听清一声,一个女孩从查后,百姓必须排队检停顿。国军动乱刚结束,叶

长戟兵厉喝一声,横过了站住!”守卫的士

声“借过”,便在飞起,个人那个少女却并没有停下然而,整说了一半空忽地消失了踪影。没有重量一样纸片似地轻飘飘,被兵器一格挡脚步,仿佛

“咦?”所有人目着半空。瞪口呆,眼睁睁地看

双手扣向掌心,结了不住笑了一声,一扣。叶城的城楼最高处,却有一幕,忍早起巡检的人看到了这一个手印,往下

“哎呀”了一声,凭空掉下一个人来!只听半空里

,忽然间感觉脚口,正身术穿越了人了下扯,整朱颜用隐要直奔进叶城去群,翻身上了城门个人踉跄了一下,从半下一沉,被无形的手一来——眼看就要空中直摔

,忽地又被人拉住了头着地

地抬起头来。她失“谁?”声惊呼,愤怒

映入眼帘的却是熟悉?”在城头最高处,半扶半抱着她,口里笑道怎么,郡主大清早的就来闯关的脸:一个翩翩锦袍贵公子

打去。你……!”朱颜得便是认出了那是白风麟,气

颜,眼前一亮,忍到了朱一下,没料到候把这个丫头给拉了不住便施展了一打了一下,疼痛彻骨。下来。本来还想趁机调笑上松开手往后让了一让,然而还是没白风麟早起巡视,正好在叶城北门看她脾气这么爆,照面下手段,有完全避开这一掌,肩膀被便打。他马在猝不及防的

下来,心悔自到时影耳中、还不知怎动手动脚?犯不得。自己怎么变得快、她目下已经么收场,万万冒里暗自懊会如此失态,一幸亏这城上这个少眼看己冒昧—是皇太子妃了原本是自己的俎上—是的,之肉,可情况白风麟一下子冷静到她出现,便忍不住也没别人在旁,否则传

容却不变,只是客你此刻不应郡主为何来此该在帝都吗?客气心里虽然暗惊,他脸上地道:“大清早的,处?

宜,气愤愤地回答。便手占“不关你的事!”朱颜恨他趁人不备出

风麟又问。“皇太可知道你来了叶城?”白

情不好,一句朱颜心话又把关他的事!”他堵了回去。“也不

白风麟为便知人精明,一看

在叶城出了什么事,然是连累得差点丢了城主一个什么意外……来的,不由丫头了踪,自己就被,可真背着时影出道她定是令人不省心。以她现得皱了皱眉头己岂不是要背黑锅要是皇太子时雨在叶城失的位置。这次要是再来在的身份,万一——这?要知道,当初

熟,不心思转了一下,口里便一二?”白风麟笑道:“看来叶城定有急事,在下地头能不能帮上郡主这次回

不住顿住了脚步听到这句话却忍朱颜正准备跳下城楼,

他的力量,岂不是借助一下当初苏摩没有身契,他个地方拥有至这家伙虽然一句话就办妥了——叶城的,要大海捞针一样地城主,在这寻找那高无上的权力讨厌,却好歹是是的,此刻她孤身来到叶城可以更快一些个孩子,如果能

现那了!只纸,一扭头却发鹤已经不见她正在迟疑

头,就从以找到苏摩的线索,城楼上“糟糕!”朱颜失声也无法挽回。一旦跟丢,就再,来不及多想地飞回的纸鹤是唯一可一按城了下去——那只

就跑,白风麟正地拔脚答,却看到跟着她跃了下去。她猝不及防心里一惊,连忙在等待她的回

?而且,到这里,到底想做什么术所用——这个小丫头跟着纸同寻常,似乎时影?他为人机警,刚才是传讯之居然是瞒着鹤跑然只瞥了一眼,已经出这个纸鹤不

他心底飞快地盘算着

,眼里神色有些复杂,看了一眼对方。

了一声。“在这里!”朱颜眼角一瞥,欢呼

往前追赶,了片刻,转入了一条低,几乎贴忙跟了过去,一路那只纸鹤渐渐越飞越子。朱颜连小巷斜斜地在空中盘旋只见那只纸鹤歪歪竭。到了地面,显然附在上面的灵力已经接近枯

倒。顾着往前追,差点窄,坑坑洼洼,她只这条小巷又破又

风麟借机再度出手,扶了她一把。“小心!”白

为就在那一瞬,那只纸消失在陋巷的沟渠里。鹤去势已竭他计较——因,就这样直坠了下去,而此刻,朱颜顾不得和

扑通跪下,伸手去捞一声大喊,顾不经消失不见鹤在失去,入水即湿“糟了!”她深不见底的地变成了一片废纸来停住水流,便已入了,随着沟渠里的水,卷力后已经重新。然而纸得脏便立刻下。朱颜来不及用术法

,一时间气她扑了一声交加,捶地大叫倒在沟渠旁

声吓了一跳她的长发,手指觉得可爱,下意识地想小豹子似的吼生生地忍住伸出手摸摸跳脚的样子、却又白风麟一动、又硬在出神,看着她急得,骤然被她

腕高明,擅长察言观色白王庶出的长子,他亲宠爱,被立为储君。他在一旁看艳的少杂,一时间千回百二十几年来,他步步为女,心思复转。作为自幼谨慎小心,如履着这个薄冰,长大后做人做事受父,深

色地不动声度以为自己可以、向着目标一步步逼近,一得到想要的一切。

这一生、只怕咫尺,他心里却清楚地知道:无论怎么奋斗,自己然而此刻,意中人近在是再也得不到眼前这个少女了。

知道,他不过是一个地位尚未稳固的白族王从紫宸殿回来,告诉疑都不敢有——因为他婚约时,庶子,又怎能和他心中煎熬,却连一声抗议和质空桑的帝前日,当白王之血对抗他取消了这门

永远也无法逾越的血统一样,将成为他毕生的遗憾。这种如花美眷,就如

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她的侧脸麟看着还是第一次出现。的自这种奇特虽然表随过他整个童年,但自他成卑和自怜,曾经阵苦涩—掌权以后却白风江倒海,也是一

起来。,怏怏地站了晌,知道回天朱颜在水渠边看了半

虽然还是清早,但不知为何、,美已经阴了下来。风从天色女暗红色的长发方吹来,拂动丽如仙子。

连忙赶上去殷勤地询问,“你这是在找什么”白风麟看到她即将“郡主莫急,离开,终于回过神来?”

小鲛人不见了!”朱颜失连一点希望都,心里灰本还指望这只“我家的那个纸鹤能带我去找他,现在了一半,一跺脚,“原没了!”去了最后的线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