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四十八章 魔君降临

第四十八章 魔君降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披着黑袍的影子北部,青之一族的领地上,有一片暗影悄然降临凭空而降,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刻,在云荒的最青王的内宫。。那是

王宫的上空悬挂着洁。然而暗了一暗,似乎天一轮冷月,清,整个内宫都奇迹般地上有一、遮蔽了月色。片乌云掠过辉皎在那个人影出现的瞬间

子轻声,“我们尚未通禀青王。”在他身后的女“智者大人,”跟随

跟在后面,不敢再出声黑影并没句。里走去,劝阻一片刻不停。冰有理会,还是径直往族圣女只能紧

住智者大人?有谁能够拦得这世上,又

看到,却发出了一声低呼十巫在梦华峰夜空星斗却铩羽而镜里看到顶联手围归,智者大人面无表情,,显然是对此事攻空桑大神官,最终并不意外—那一日,从水的瞬间,在抬头—然而

声惊呼,震惊。已经代表了从未有过的那一

来,便亲自带领抵达了着他们从西海出发,万象里看到不知道从星云荒,去寻找青王了什么,智者大人不等十巫归里迢迢

里。部的情况又起了变化时派来不说接他们的军队。当她行人在寒号岬,却并没他们长驱直入、来到了这,智地,他们一在寻思是不是空桑内然而出有看到青王意料者大人二,直接便带着

青王宫里夜色深之中走过,守沉,守卫森严,那入无人之境。智者从守个影子在青王宫中穿行,却如

刀剑竟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力,似乎被然不觉,催眠状态。纷纷自动垂落量蒙蔽了卫竟浑眼目、进入了

人矣?”语气却是复之王的“六部宫,智者终此不堪一击。”一直走到了青王的寝杂,“如今的于开口说话所在,竟如空桑,已无

话音方落,身后的圣女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股血腥。那里是青王从昏暗的庭院里在,却已经没有一个活人——鲜血从尸山上蜿蜒而出,在月蛇类一样四处爬行,渐笼罩着一不速之客的脚边月色下看过去,前面的渐蔓到了这一行日常起居的所下如同花影葱茏,却

如山,里面的尸首已经堆叠浑然不觉!可是一墙之隔的守卫却

那个刺客,又是怎样的一个高手?

看来,有人低的笑:“智者反而发出来得比我们更早啊…了一声的情形,然而,看到这样

:“诛?”。智者只经无声无息地飘入了庭院,扫视异,堆叠在一起他脚步不停,转瞬已悉地报出一遍尸体。那落日箭、疾风之斩、金了一连串的名字些尸体死状各是看汤之盾……唔,还有天了一眼,便熟

:“段他顿了很高——

黑袍一动,智者已人,青王他说什么,只冰族圣女刚要似乎已经……”“智者大经消失在了眼前。

同雷霆一样交剪而忽然闪过了一道白光,如而身形刚一动,眼前冰族圣女连入了王宫的最深处,然随着智者进忙跟

下,轰然盛放!

她下意识:“大人小心!地往前冲过去,惊呼

大人智者凌空一握。就在那一瞬,她看到从黑袍下抬起了手,

那一道惊雷竟然就这样刹那凭空消失!

脸鲜血,正个声音传来,却是被“救命!”散发、满这一刻客!救……救倒在人穿着华贵藩来:“来人啊……有刺,王宫最深处有一王服饰的人,披头不顾一切地挣扎着,过那些尸体爬过想要穿地的一个人——命!”

环连然而,他刚一动,虚空中忽然出现了回绵的紫色光芒动弹。,如同屏障唰地展开。去,在地上不能青王惨叫一声倒了下

站在青王王宫“这种‘锦术,竟尚有人能施含糊的断语,屏’之”智者凝视着最深处的人,微微点了点头,发出了低沉展?“不错,

头来,看着出现在王宫最你是?”深处的老人:“他抬

扎的青王,声::“空桑大司握着黑色玉简命:源珏,奉帝,沉住了挣之客,眼神渐君之命、来此入的不速手里渐凝聚,着黑袍的老人一脚踩抬起头来,个贸然闯穿在智者的对面,一个看着这杀叛贼!”

大司命?”智,黑袍深来空桑如今处的眼睛微微一亮:“不错……看者听到这个名字还是有人才的。”

“来者何人?”蹙眉,看着这个大司命不速之客:

?哈哈哈……你是大智者忽然间笑了司命,居然问我“我是何人题?这个

同从长夜最深处满了杀气。传来,带,却又充来——那笑声非常诡异,如着一丝傲然和苍凉

命心里掠过一丝冷上的青王。意,眼角下瞥,了看地大司

大人!”那一刻,命!”惊恐,“救……救“救命啊……智垂死的青王对着入的人放声惊呼,声音

袍人,竟智者大惊:莫人?大司命心中一非眼前不期而遇的黑然是传说中沧流帝国的这个神秘主宰者?

刻转过了手腕的,既然大首先得杀了这次的目了青王——是大司命心念电转,即标!十指扣向敌当前

挡住了腕刚刚一迎面而来,格极其凌厉的力量他下击的手。空中忽然就有一股动,虚而他的手

着王宫最深该算是如今空桑术法苍苍的老人,一字一句,“那么就让我,那应,究竟有多少的水来看看、如“既然处白发你是大司命准?”宗师了吧?”智者凝今空桑的第一人

“空桑的大司命,可别让我失望啊……”

——————————————

大司命怎么一去就杳无消息?

一声疲倦的叹息——休息。君,竟然是比修行在云荒的最高处,紫宸奏章,发出起,子时,几乎完全不能推开满万人之上的原来当还苦的事殿案的一直要工作到的王座上,时影每天从寅时即

坐上这个早知如此,当初位置……就不该答应大司命

下:不久命,时影的眼神便暗了一然而,一想起大司

,以阻止空桑内乱的发生。然而,却地上刺杀青王整整半个月再也危受息。九嶷郡青之一族的领没有传来任何消命,准备孤身之前,大司命临

该主动和大司命联那个人对话一下——然而奇怪的是,他心里却隐按理说,自己应约不想和

吟。渐沉痛,抚摸着皇天沉影的眼神渐

到了现在,己从小的庇护者,陪伴他度过那个老人,是自种学识,可以说在他能共存的地步。—可是,他曾人生中取代了父竟然是渐渐到了不独的岁月,教授他各经那么敬仰的那个老人亲的角色—

师长,竟然想的人生!要支配

是叹时影庙。离开了紫宸到了伽蓝白塔顶上的神想了片刻,最终还殿,来息了一声,推开奏折

意气用事桑的帝君,再不能以生双神的面前,开司命,看北方的启了水镜——如情况如今怎样。他换上了法袍,来今的他已经是空个人喜恶为意,更不能。无论如何,他此刻应该联络一下大

,开始施展时影双手合并水镜之术。

镜里居然没有清浅的现任何影渐渐平息,了一后波纹间——然而奇怪薄一层水无风起波像!咒术之下,铜镜中的薄的是,过在他手下苏醒,然,映照出另外一个空水面通向彼端刻钟,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