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安陵容重生之金鹧鸪 > 003.身世

003.身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识广的兰这般见多驶在盘山的小路上古堡包拢,宛若与世隔此刻庄园的风园占地绝。开,敞篷的马车缓缓行画卷一般展数百亩,傍山而立,林容带大家参观着这也大为震撼——庄座古老的庄园,绕是施,郁郁葱葱的山林将景如人,

就是在这里没腰吃草,笑道,“马养得真好,叶依一远远法放开地看见几匹“这里还有马场啊。”马在山跑。

胡蕴荭诧异道。马跑的?”“这里这么大,还不够

区,小时候经常骑跑起来可我老依一的画面勾起回一声“和草原比起来,这里家在x省呼和,被眼前忆,“摆了摆手笑了,这个马场不是很快的下十分钟就跑到头了。”就不算大了。”叶着马在草原上跑,烈马

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比试一下。”兰勾了勾唇角,笑着经常去草原。”施“我说道,“也爱骑马,以

眨眼:“你居然也会骑马?叶依一有些意外地眨了

而看向施兰笑道,“兰是想休息一阵子吗里的试探姐,马的戏份时从不听说你刚拍完一部电影?”她道行太浅鸳努了努解释道,转“兰姐拍骑,一下就让人听用替身,都是亲自上马有什么奇怪的。”文,接这部综艺嘴,在后排了话音阵的,会

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文施兰意出了文鸳想算息影了。”鸳,扬着下巴看向远处的:“不,我打风景,云淡风轻地要的答案唇轻笑,撑

,紧张兮兮犹如都惊在了原地,林晓第地问林容:?”这段会剪掉吗顾右盼地找着摄像机,左记重磅炸弹在马一时间反应过来车上炸开,众人

知道。坐在最前面的林容晓耸肩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给车夫指了方向后,回头对着

“播了也没关系,迟早要告诉。”施兰却是毫不在意。意,笑容散漫随大家的

没想到施兰居然会影的事情传得的事情,可现这么直接地说出口,虽然最近网上关于她却觉得有在施兰自己亲口承认,施兰可能息?”文鸳也是些捕风捉影为金……”“为什么呀沸沸扬扬,但到底都些不可思议,“是因

胡蕴荭默默伸手捂话还没说完,文鸳就被住了嘴。

是什么了。的人但在场都知道文鸳要说的

第一,其他有关内人怀疑过,这是金氏挡板,不然唐羽和李被推出来做了施兰恋如今v博上铺天盖地李三人了遮掩于有这个高的讨论他们三人如今公关,为情,林唐晓是小集团在做勉的三角恋情,而#林金氏总裁和影后屠榜三日,掀起国民条更是度。热议——其实有全是林晓、事情更是被顶上热搜三#这件的知名度,还不至

金氏总裁金正和施兰。而文鸳要说的,正是

,所网传施兰即将乐圈,也有人说,是因喜欢她在人前抛头露面经开始备孕了以未来几年都不适合太。为施兰已以才勒令她退出娱嫁入豪门,而她的准婆再拍电影,干脆直接息婆不,所影,专心做豪门太

了金正和施正扔下施兰转身离开收狗仔拍到,金正和施兰场。,施兰甚至打了兰感情破裂的消又爆出金正一巴掌,最后以金息——有就在网吵的画在小区楼下争上众说纷纭之时,忽然

,息影不过是借口罢狠了,才被全线封杀了。主爸爸给得罪生娇,把金,说施兰恃宠于是,有网友又在猜

而知。家也不得从没有正面对于这些传言,施兰回应过,事实如何,

说错了话,文鸳也意识到自己见施兰敛去了笑容,默默地闭上了嘴。

狂弹出的信息,默默回复了一句“兰姐主地发散开去然后收起手机,看了眼生气中,勿扰”,,思绪却不由自林容又看了眼手机上疯面色郁郁的施兰,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分钟,应三年,直到把人追长达十年这是一段女明上嘴。事情被嘲笑了整整的追爱史,同个圈正因为第一次表白怪就怪那狗仔溜该就能拍到金正去而复被拒而哭到崩溃这件返,怂唧得太早,要是再多留几原谅的画面了——人人金主的上位史,但实际都以为上却是豪门公子哥唧扯着施兰衣袖求到手才让那群人闭星背的人都知道,甚至,金

这档综艺之地方散散心。一来是因为盛因为施兰想找个世娱乐公司的要求所以能请到施兰,,二来也是

就位。别墅的后花园停下,车在摄影师已经

要结束了,笑容也越发任何问题,cal灿烂了起随意,有行哦!”行程是拍海报宣传照l内线召唤我就,拍完之后的活动要求,大家啦。”林容心里默念,不会再有其他来,“舞会策划期间着终于“今天最后一项集体大家就可以自由行动

赶紧换下了眯地挥手和大家说拜拜终于可以躺下来喘口气林容笑眯让她断气的公退到后台腰束得快要主裙,换上私服,

”傅欣怡赶紧给她端辛苦啦热牛奶来。

扯来的一根头发声地问了。”她将刚才扶林晓导,东西拿到林容捧着牛奶小车时顺手了秦威海:“秦道,“姑父,林晓口小口喝完,会是走丢的小表姐吗?交给秦威海,然后趁着这会儿得空上马赶紧去摄影机那边找小小

的眉眼后才能确定。”虽“验过d有一口断定,世背景了。”确实和端木栎很像,但查林晓的身“我已经让阿宴去然林晓秦威海还是没

傅欣怡的未婚夫。制片人容的大哥,端木集团今的ceo端,也是此次综艺阿宴就是木宴

旗下的秦家的的人一个些欺负她的端木宴看孩子,那这李勉是谁?”如盛世着助理递交过来的资料,眉果林晓真的是都不能放过,“还越皱越紧:“这个此时此刻,坐在总裁办艺人吧?”有这个唐羽,我记得是

使娱乐公司的签约艺人个施兰来培养的。”助给拉的线。”,前段时间刚跳唐羽是盛世这几年力捧的新槽到盛世,“是,唐羽,“李勉是天她当做下一人,她长得不错所以盛世是,演技也很出挑,理扶了扶眼睛,说道

“合同已经签了?”

“还没条件。”人,盛世还在和他们谈,天使那边似乎不想放

园,交给挲了两下:“去和助理,“把这个秦威海导,合同晚点再签。”他和上手里的文,递还给虞卿说一声件夹演。”送去紫金庄端木宴手指在纸上摩

手接过:“好助理也不多问的。”,伸

庄园这边,边:“你最近还好吗?”个拍完宣传施兰第一照,也不急回房间休息,而是坐到了林晓身

过来施宠若惊“什么兰问的是什么。?”林晓有些受,一时间没反应

想到唐羽找的那些水军“我知道你是被诬陷的眼神看着远处,声音刻意压低,只要她是在和林晓说失误,把所有的火力话,“看到你割腕的中在了你身上。”施兰会那么猛,所以决策不是怼到近前的摄息,我很担心。,金氏集团的公关部像机,根本看不出

已经没事了,谢林晓下意识住了手腕,低着头磕磕巴巴地说道:“我谢兰姐关地握心。”

她起身前忍不住。”见林晓一脸发懵,我刚出道的时候,菲。”反转了,你再耐心等等姐也带过“你的脾兰轻轻笑了笑,难怪别人欺负到头上了气也太软和了,揉了一把她的“再过两天舆论就会有头发,低声说道,“也不敢反驳。”施

离开的背影,林晓忍住哭的冲动。看着施兰慢悠悠

“林晓,你好香呀…,果然美丽都是她蹭需要付出代价的。”了蹭林晓的脖子,了一把林靠,这裙子真的太勒了呢?”又一只手伸过晓的来揉“在看什么头,胡蕴荭惨兮兮地过来,“快借我靠

,头皮都要又倒“arc了一个人过来。!”林晓猛地一个激灵要起身,另一边炸开,刚

看着天空:“当公主候能改。”文鸳两眼发直改?真是讨人嫌这么累的吗?话说这遇人就贴贴的毛病什么时

狠狠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往回走,“我不忍住:“你说,还是没子的毛病才胡蕴荭闭上嘴,深呼吸话不想跟你吵,你别凑?别哪天得罪了人骂。”应该改改吧上来也不知道。”她

什么时候说话不过一下站起来,追着胡蕴荭离开。脑子了?”文鸳噌“我

胡蕴荭对文鸳还有点人吵吵闹闹离开,一们觉得胡蕴荭小肚虹糖们觉得文鸳唱作—?甚至那样——两家点也不宠。在唱跳粉丝永远都在对冲,纸鸢系还挺不错跳一般,电视剧拍得也一像传闻中说的圈没有活路,鸡肠,逼得她们姐姐得不转型,而彩涨热度绑炒硬要和自家姐姐捆般,为了给自己—可两个正主看起来关

你拍照了“林晓老师,轮到。”工作人员客客气气地来请林晓

林晓点点头,跟着工作人员走到指定位置。

并没有束后,林晓也累摄结林晓宣传,他调试了相机后,直喘气,脚下发软地回因为咖位而区别到房间。摄影师精心挑选了对待花园里的秋千作为,等拍照的背景

又响了起来。等她喘只是不口气,敲门声

“请进。”

,“需要帮,她换了一身居家了挑眉吗?”说完,也不等林晓策划吧。”施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回答,径自推开门走了进来。的美丽顿时变得柔和起“来会客厅讨论一由挑穿着礼下舞会怎么,不的常服来,见林晓还,满是锋芒

“不不不,兰你了,我姐,不麻烦可以的。”林晓自己退。连连后

“转身一边帮她解。”求到我面前难得为你绷带话拜托我照顾你她很少开口求人,袋,引着她背对自己,。”施兰不由分说一边说,“菲姐打了好多电地定住她的脑

说了一句:“谢谢微触动,拘林晓心头微谨的神色也慢慢放松下来,过了许兰姐。”,她才低低地

依据现有资料和亲威海与端木栎支持亲。dna分析结果,物学父母为林晓的生

来一趟。”劲来,让她即刻的浊气:“容容,缓过深深吐出了郁结在胸口起皱,好一会儿才报告捏得帮我打个电话给你姑姑,秦威海将亲子鉴定

机出去打电话。”林容立刻拿出手“好。

来的都没参加。”仔细的影视学院毕业,没道儿院也要正经很多其是那个李勉这些年她受了”秦威海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待过的孤连高考苦,尤……”他件我都看过了,吸了一口气,“林晓李勉都能从查一下理林晓“阿宴,辛苦你了。端木宴,“你让人

端木宴沉默地点头,转而问道:“要不要让温温回来?

这次考古清朝让她回来“我发个短信给她吧,,和老爷子说一声吧。”摇头,“你先一趟。”秦威海摇了特意陵墓机会难得,也不用

好。”端木宴起身离开。

如今在是秦温端木栎当年秦威海和安心一些,小女后,恰钵,,她承袭了端木栎的衣口就事情。丢失逢端木栎的母考古界也小有名气,工作时联络不上是常有的养了一个差不多岁数的亲病重,为了让她走得女孩,就

,毕竟,端木集惹的仇家也不本没有想过秦暖暖居所以一和秦威海一直然还活着。晓,本名秦暖暖,端木石沉大海,所有的人脉去寻找她的而林落,最后却都便再年端木集团发动了不能怀孕,算得为秦暖暖已经遇害直以来都朝年来,端木栎着“死要见尸”的方向去找,根的一颗明珠,因此,上是秦家最宝贝少,这些她后团招栎当年难产生下

如今回头再看,似乎意外。那次走丢并不是一

有着八分相似的女,“这是你小时候最说道举着一个布偶娃娃,颤孩,眼泪止“暖暖,我是得吗?不住地流,她喜欢的娃看着眼前这个和她你还记妈。”端木栎

在原地林晓呆滞,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身旁的林容

晓的手,然后扶着端木栎先坐晓,虽然这样。”(本章完)林容安抚地拍了拍林你先别急,慢说很突然,但是向林晓,温声慢说,别吓到表姐了。”她看下:“姑,你确实是秦家走丢的孩子说道,“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