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官途之权力巅峰 > 第三百七十章 卸任处长

第三百七十章 卸任处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吴大炮了?”回“你怎么得罪你的坏话。”,他可没少在“之前你和爷爷晓曼忍不住问道,我面前说聊天那会儿平山的路

子竟然还敢在编排自己。背后陈阳顿时就笑了,这小

昨晚上和多了了些事儿,等酒醒了就,说“我哪儿得罪他了,就他喝酒,他喝不认账了。”

排人吗?我也会啊。不就是在背后编

燃起来卦之“什么事儿?”吴晓曼了。心一下就

可别跟别人陈阳神秘兮兮道:“你说啊。”

吴晓曼撇了撇嘴:懒得搭理。”我都“我是那样的人吗?你是我老公我才问的,要是别人

在不结婚吗?”“你知道大炮他为啥到现

不是因为家里吗?”吴晓曼愕然道:“

有个女朋影成三人。”不是。”陈阳想了一段时间,突然回来了想,决定给洪一友的,结果这家伙出去姑娘一个惊喜的,段黑历史,“以前他是结果进门鞋两双,对,准备给那鸣编一

,要是真遇该是不会吧?”吴早就以她对洪一鸣的了解信,这会儿也“啊?到这种事,洪一晓曼显然是不拿刀砍人在监狱里。

时就傻了,抱着大炮就来了一句让他至今难忘的“这算什么?”,还有更绝的,那女的当话,你猜那女的说

吴晓曼终究还是好奇地问道:“说了什么?”

“他没动。”

“什么?”吴晓曼白了,一脸羞红地诡异的笑,当即也明阳一口,“没个正经的!”一下没反应过来,但看到陈阳脸上那个啐了陈

他说,以后可千万不要然对三个人人。”都不好,也可能是四个的惊喜了,不搞这种突然“然后我就袭击

“然后。”他今了啊前编排起我来就跑到你面

吧,你真以为大炮得像样一点。这个外号是白了一声,“我看是你叫的这种事?编故事也不编?就他那个脾气,能“……”吴晓曼切忍下编排他

信你老公。”脸受伤的表情了。”陈阳一“我受伤外人,都不相道,“你宁愿相信

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男人啊,敷衍道:“信你,晓曼真的是服了,信你行了吧?”

尺道,“你得补偿“不行!”陈阳得寸进我!

:“那你想我怎么补偿你啊,我的好老公。”他这模样就知道他晓曼一看没憋什么好屁

现在不告“当然是……嘿嘿有点小想到这儿,还诉你。”陈阳激动。

么要说男“……”吴人都是些奇葩品种了。晓曼现在算是知道,闺蜜为什

阳就迫跟鞋,然后出了一双黑丝和一双高卧室。无奈地跟着陈阳到了吴晓曼的衣帽间里找一进屋,陈不及待地从吴晓曼有些到平山,着吴晓曼显摆了两下,

孕了,等两人忙活完,吴晓不了了?那等以后我怀我看你怎么办“就这么几天了你都忍狠地掐住了陈阳的

挲着吴晓曼的脚,不“我老婆,为耻道:阳摩宝。”全身都

么一丝放理论功夫有限,实战不开。氓,吴晓阳的对手,毕竟她还是有那见这么久了,但心里曼现在还真不是陈论耍流经验更是没有,就算和陈阳坦诚相

“你外婆他们无奈败北,转手抱住陈阳的腰,说道:吴晓曼昨天回去了。”

妈吧?没去难为后来他们我爸“哦?”陈阳道,“

妈倒是去。爸爸当场就说了,以后亲戚能做就做,不能妈都没让了,结果爸“你舅她进门做他们也不勉强,下午家子就都回去了。”他们一大

陈阳点头赞叹道:“我爸还挺靠谱的。

是谁的公公。”晓曼也像“那是。”吴荣焉道,“也不看与有

“这有你什么事?”

晓曼趴在陈阳肩头就咬“我了一口。说有就有。”吴

,陈阳总很快去,腊八节之后等来了和吴晓曼的婚礼一周时间算是

到陈阳工作候真要闹起来,自先去纪委报备没收,就是怕有些别有着人多事杂公然行情账还回去贿。到用心的人,趁甚至连份子钱都己还得隆重,这也是考婚礼办得并不算多的特殊性,,然后又把

出现之后是又在心里重新估场上接到邀请这么也没人会怀疑这不过有秦学明场婚礼的含金是在张春来量,尤其函的那些人,更阳的地位。,平山官个证婚人在,算起了陈

司仪高呼新郎亲的吴晓曼,拳婚礼现场,蒋晴全的时候,蒋头更是捏得死死的。程面无表情是在,尤其晴看了眼台上一身红装吻新娘

服更衬出她夸陈阳好福气明丽天的吴晓曼打扮动人,中婀娜的身得分外姿,加上吴晓曼本所有人都在式的礼身的好相貌

终,只不过没人会在意她的想他们俩不得善不过他法罢了。舅妈却是在暗里诅

冯珊珊离席,躲进厕所里,后,泣不成声。,在看到两人唯有交换婚戒之悄然

自己远去了。她的阳哥,终于是离

阳两口子礼在招呼着家里的亲就偷偷溜回了家貌地将所有人送走,陈胜宴过后,陈王桂芬都人在人走完之后戚,也没人管这对新江和

及待地脱下了脚上的高累死了,再也婚了。”跟鞋:“不结一到家,吴晓曼就迫不

么?”陈阳没好气“你说什地瞪了她一眼。

她这套,扛起吴晓曼就着陈阳甜,赶不吃往卧室去了。知失言甜地笑了笑,企图蒙吴晓曼混过关。但陈阳压根就

结巴:“你等等,老公,天都还没黑生什么,下来会发些紧张,说话心里难呢。免有都有些吴晓曼自然知道接

“谁说洞房一定要天阳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黑的?”陈

容易有了口喘气的阳:“洗澡,先洗澡!好不工夫,才推了推陈晓曼奋力挣扎着,

弦上,哪还管得了这些。都到这会儿了,陈阳早已是箭在

终于是走到次彩排的两个人经过多,猛地扯他像是没了正式的舞台上。衣衫,早已听到吴晓曼的话一样晓曼身上开了吴

单上一朵红,床箭矢正中红心声惨叫,这位女梅,随着吴晓曼的现起同志,正式卸任处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