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官途之权力巅峰 > 第三章 啥是搞破鞋

第三章 啥是搞破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直接去组说:“是刘主任啊代了,您,太不直接助理出来却谁想到一个办公室织部报到就行。了。这位是新任的陈书记吧?镇长特意交巧了,书记去县里开会

带陈以多此一举来敲一,之所下镇长的大门,无非阳去组织部报到其实刘富完全可以直接阳什么态度。就是想看看镇长对这个

理他,冷着他而里下来得很,县里哪有是镇长不想搭什么镇长会,他心里清楚才从县已。啊,八成就阳昨天

也知道,现在也已然知这陈阳的态镇长对镇长在不在刘富当然度。道了

想到陈阳吃了两次下马威,一刚从县里下来,就接连次村里,一镇里。

刘富笑道记去组织部打扰各位作,。”:“这样啊,那行,不我直接带小陈书

是必然要接待的,无论愿组织部不愿意,这是行政流程。

陈阳也清楚得很,组织部主任姓刘,叫刘海,是刘富的同族远房族弟

啊,到,你赶紧办一下啊样,大马金刀地往进了组织部主任的办公沙发上一坐:“海了自己家一。”那啥,我带小陈室,书记刘富就如同进

岁,是个发福的海比刘富小几地中海胖子。

同。织部主任本也是副科级,跟陈阳算是镇组同级,可毕竟职务不

续了。富哥,单急,下面去办理手跟小陈书记谈谈“小陈书记,别着的。”公办了,有些位里,咱就公事话,我还是要替组织上

旧没有放弃你。组织上至今对你还是信做出错误阳同志,绩,组织也是认可刘海呷了口茶,随即不紧不慢地开口:“陈的。虽然犯过些桃色过的成的,你曾经,但年轻人嘛,组织

体现了组织大好,你的信任。”里每个的名额就一个第一书记下乡“如今政策了你身上,这充分落到县只有

,希望在未上一个台阶。”时间里,临不要辜负组织对你江村在你和刘富老书记的信任用实际工作来“你要证明自己,来的的带领下,能更

刘富此到省里都出了名穷的临时才明白,原江村。了错误被贬下来的,还小子是犯来这姓陈的

己族弟刘海明明级,却以这种口弃陈阳了。是跟陈阳同说明上面已然就放阳谈话,吻跟陈

么出头之日了,以后那你可就没什也就用不着在乎你了。

刘富心里想着

,组织部主任刘海还亲目以待。”,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希望你这三把火,把临江村的经济临走时阳握了握手切地跟建设烧得更旺!我们拭:“陈阳书记

会辜负组织曾经的陈阳完全不的信任。”是微笑着说了声:“懂这些,可此时他只谢谢,我不

然认定,刘海是个笑但此时阳心里已里藏刀的家伙。

法越强烈,他的一些腾成什么样。就会越偏激,他的三把火千指不定被他闹去,就得在村在提醒自己:陈阳因为刘富里做出让他烧起来,否则村的,他想重新爬是犯错误下来也已经意识到,刘海做法也许万别成绩。这个想

话,但陈阳和刘富回去的路上,依旧无却已各怀心思

能让你祸祸村里的。刘富想着,你一个是不可犯作风问题的,我

度是完全不行的,那那种对立的态最终以成功者的姿态书记、现村主任刘富,前只会让自己万劫不复上对他什么态而陈阳则里威望最先要搞定的就是村度,他想想着,无论镇走出临江村,最高的前村支

心头,毕事了五年竟前世跟刘了解了。心下大定,陈阳已然计他对刘富太,也纠葛了五年,富共

……

,在村里的支持简直难如登陈阳这些天一直在机会想请村主任刘富吃顿饭,他想主动破冰想做出成绩,没有刘富天。

教训,是因为当初跟刘富的关系闹得太僵。当了名支教老师,就地去被踢出了干而且他队伍,心偏远山区当了五年村支前世自己充分吸取了前世的书,最终身败名裂灰意冷

前世评价刘富这个人的话陈阳和刘富两人的私人他甚至还稍微有么点点欣赏。恩怨,单就客观其实如果刨除,陈阳对

威望很高。以说村里人都瞻。以他马首是二岁,是个脾气很冲也刘富今年五十强势的人,在村里

还是认可的,毕投入和付观上来说,他对村里的出,陈阳这么拮据的村竟,在他了解过,能把日子过得像刘富的那么多农村当中长也确实不多。

子,达,但再怎么穷的村然零七年八百块钱工资,虽,也就家里几亩地长不哪个村还未如十几年后那般发就只有刘富,除了工资的收成了。刘富每个月在村里拿是富得流油?

至他老婆还得到镇贴家用。上一个馒头店打工补

,真正地跟刘富破恩怨冰。的成见和定放下前世当然,人是,但陈阳已经决不可能完全客观的

在忙活家里地里墙上攀爬。库,见两个的活儿,直到这天中午,陈阳刘富一直六七岁去晒谷场统计农机的小孩儿在围

来下来“诶!下来!多危险啊。”!小龙,带你弟下

子抱了下来。说着,他上去把俩孩

“你俩吃没吃饭呢?

俩孩子摇摇头。

大中午也不给你们做点。饭,也不看着你们“你们父母呢?

小虎吸溜去了。着大鼻涕奶声奶气的:“下地干活

“那走吧,俩想吃啥?”上我那吃去,你

小龙机灵一点:叔,我们,我们想吃干脆面!”“陈

啥好吃的,韭菜炒?”鸡蛋摇头:“干脆面有行不行陈阳摇了,红烧鸡腿

小虎依旧吸溜着大鼻涕好吃,鸡腿也不好吃,干脆面好吃。:“陈叔,鸡蛋不

饭才能拿干“走吧,我那有干脆面。”脆面,但得先吃

了,路上,俩小平时家里都不给孩儿兴致勃勃的,终于有干脆面买,说没营养,还不就是父母太

想着。俩小孩儿愤愤地

回屋的路上,地问了个问题,得遇到了危阳猛然觉这让小龙忽而好奇机。

生么?”“陈叔,你是大学

“是啊,我不光是大学生,我。”还是研究生呢

道啥是搞破鞋“陈叔,那你知么?”

糟的,长大你就知“小孩子家家的,打哪学的这些乱七八道了。”

你搞到村里来的。”的,我妈跟我姑说,说“我妈说鞋,才

背发寒。陈阳一阵尴尬,甚至脊

但自己作风的小他当两个童言无忌孩儿计较,然不会跟底是谁传问题这事儿,到到村里的?

有村主任刘富知道,难貌似这事儿只道是他?

人啊。的了解,刘富不应该啊,以陈阳对不应该是背后嚼舌根的

那会是谁呢?

没法做人么!都传到村里了,这不,这事是明摆着让他在村里关键的

看来请刘富喝酒今天吧!这事,得抓紧了。不如撞日,就干脆,择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