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四十六章 无尽噩梦

第四十六章 无尽噩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声吐出了一口鲜位长老齐齐一电般击穿水台边上的三当玉骨从天时向后踉跄了一步中幻影的时候,围在井震,不由自主地同血!而降,闪,哇地

得受伤长老顾不“糟糕,术被破了吗?的古井之水已经浑浊了”泉,连去——,变成了血一样的颜色那一忙爬到了井口,望了下池清澈

拘禁他的魂魄,井台一圈地还是胎儿一样发出光芒,幸好,那个孩子在这个造出来的幻境之孩子继续困。他脖子里的那上的符咒中。地抽搐,并在水底,全身剧烈一圈缠绕,将这个没有睁开眼睛个锦囊蜷缩

了一口气,“大梦老松之术尚未被破。“还好……”泉长

刚才是怎么回事?惊:“刚才……术里,破了是有两位长老剧烈地咳我们的术法?”嗽着,从地上挣扎起身人闯入了大梦之另外,震

。”对,是那个女泉长老咳嗽着:“

声,“难道是那个空桑的……”涧长老齐齐“什么?”清长老和

起了食指,看了一眼井我们手里吧?”老也立刻噤口,压低了怎么空桑小郡主,应该不知会闯进来?那个声音:“她……她底的孩子。另外两个长道这个孩子在泉长老迅速竖

许是因为心切吧外,无意,在白日里还梦魂萦“应该是她穿破了睡梦中飘游在低声,叹了绕着的幻境。”泉长老口气,“天意啊……或了我们的地魄太过于活跃,在无色的两界,闯入

这件事,想要找到这个孩子。”

其他两位长老都的倒确是非常关心这个孩子。”一声:“唉,她不说话叹息了了,许久,涧长老

梦之术’需要很强,不过十几年的修“可是要闯入‘大可思议,“她年纪轻轻清长老喃喃,还是大的灵力,”能…,怎么

长老冷笑:“你官的嫡不知道她弟子?”是九嶷山大神

再说话了一口冷……”清长老和长老同时吸气,不

大神官时影一,如果他通过近了真相——的秘密就要保不住了怕海国最大的线索,甚至几度逼朱颜摩的关系如此紧密这些年来,九嶷神庙的这个小郡主得知了苏摩的存在,只直在苦苦追查海皇复生

赶紧将剩下的步骤了!”泉长老一步之遥皇就会面对极们的最高机密,只有肃,“我们桑人离我结束——若一旦惊动了时影,海大的危险!”低声,脸色严“那些

老应声而起“是。”另外两位长了古井旁边。,回到

平静下来,微微荡幻境。射入水闪电,唰地映,并指点去,井台上的符咒瞬地发出射着月光,?”泉长老低声,如同流动的交织出了新的梦到哪里耀底,将那个瘦小的孩“这孩子围了起来——水面正在重新漾,映眼的光子包

,如同俯视着另一种人生从井口俯视下去

如生约浮现在那些流动的波光里隐出的、完全是帝都伽蓝城里的景象,栩栩

在车精疲力尽地浮出。而那个孩子刚刚从镜湖里瘦小孤独、无所适从,发梢滴着水,赤脚站城门口,显得水马龙的

还不是的,他还在幻境找他的姐姐,曾放弃里寻

是用最强的术叹了口气,看着沉在井便皇的血统过于强大,即是他心甘情愿底苏摩,低声,“除非的遗忘,从内而能永绝后“要知道,海外的断绝,才忆,”泉长老患。”法、也未必能完全封住这个孩子的记

笑,“这孩子愿?”清长老苦甘情愿?”固执了,怎么可能心“心甘情

孩子,低影里的“总有办法。”泉长这个孩子哪里?”赤族郡主,老看着幻现实里对她的记忆停在声问:“关于那个空桑

没见过面。”了手术,从苏摩个空桑夫的描述,那“在屠大,“根据申,她就奔赴战场。申屠大夫便将苏摩郡主协助他完成生胎取出之屠龙村带到了镜湖大营——那之后,身体里将寄他们长老回答那里。”另外两位

忆,似乎是非常痛。那么说来,这个孩欣喜的神色,了……我们只要扩大这主的最后一个记居然流露出“唔子关于那个空桑郡种痛苦,便能找到的?”泉长老喃喃,眼一个完美的开始。”“太好

解。两位长老有些不完美的开始?”另外

一个念头植入他的潜意识里,用来“我们要击溃这个孩子的内心,消那个空桑女子留在里的依恋。”泉他心

让他长老合苦的。”—那个深深地记住指尖开始流动淡淡的光“我们要实是令他痛华,所谓姐姐,起手,

,他的记忆,就由我从现在开始“来吧……来编织了。”

把海皇的心、族人身上!”“我们一定要重新拉回到

久,才从叶城西才筋疲力尽地到那座湖顶的昼夜变幻。直市的那口古井里游到了伽蓝帝,全部都都——这一路恍恍惚惚浮出水面。城市近在咫尺,他苏摩不知道自己游了多水底潜行在深蓝色的,甚至都分不清头心的巍峨

金甲的斥候队,有在前面就在离开水面的那一瞬看到了岸上轩昂的车,孩子忽然来回驰骋开路,车马绵华丽延不绝。

御道上策马?”?竟然在“谁啊

君,商谈联姻父亲进宫去觐见帝“是赤王的独的事。帝君为了入禁城——,今天跟着恩宠,可真是风光啊!”特许她驰马

联姻!”“了不娶,王室得,了不得啊……高嫁高

住打了个头——哆嗦。那一窃窃私语,孩子忍不又历历浮上心遭遇的事情听到岸上围观百姓的瞬间,在叶城行宫里

天下都知道你,你出去问问赤族要联姻了!”“我们可没有骗白族和,全

督,做未来的白?”上就要嫁给叶城总“别做梦了……她马王妃了,哪里还这个小兔崽子放心上会把你

“她早不要你了!”

行宫里的那么说,连如姨么说。也那侍女那时候,

铄金,言众口

他只是不信。是的,他耳听到,他才不会相信那些人说的对自—除非亲眼看到,亲己说—之凿凿。可话!

而现在,他亲眼看到了。终于

苏摩从水里爬上岸色的马车正从眼着华贵衣衫的美丽少风微微吹动绣前驶过,来,踉踉跄跄金的垂帘,金挤入了人钩摇晃,露出了里面穿群里——有一辆金女。

实。天际,黎,美得宛如不真残月还悬在明前的微光里,那个公主从全明丽爽朗的赤之一族身都笼罩在绣金霞帔

是她!那是她!真的

这里!不住失声大喊”那一刻,孩子再也忍起来,“姐姐!我在“姐姐!

去,庞大毕竟人小因为他跑,想要追上她而有丝毫的停滞,还是照样飞驰而了过力弱,声音被喧闹的喜乐声覆盖竭尽全力大声呼唤,可华丽的马车。过。孩子不舍,踉踉乘坐的那地跟随着车队奔的车队并不

将他从人群里然敢?”崽子,居推搡了出侍卫立刻去,厉叱:“小兔冲撞车队?还不快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