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三十九章 咫尺

第三十九章 咫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荡,风在帘幕间停住,,紫当所有人退出之后宝鼎余香萦绕,气氛仿佛像是凝结了。只剩下了父子两人里空空荡

帝喃喃,“我们见面了。终于“二十三年了。”北冕

下头身为至高无上的空桑帝君,权的戒指在征着云荒皇夺目。尊帝打看着手心里的只是垂这只由、象语气里居然有着一丝皇天神他的手指间闪烁,瑰丽羞愧和感慨的情远古星绪。而时影戒,神色复杂——

着伸出手,他尝试名指伸入那只神戒。将左手无

了一道光!然亮起时候,皇天忽在距离还有一寸的

子,身上有着最纯正之血……咳咳的帝王“看,它在呼应你呢病榻上定定帝和白薇皇后的直系……”北冕帝在分,“你是星慢而低沉,感慨万。”,足以做它的主人地看着嫡吸缓

的轻松快意,笼罩着沉皇天带上——时影他的眉宇之间火炭。下在握、却没有丝毫却收沉的阴影,虽然是天回了手指,并没有将仿佛更像是握着一团

地开了口,字一句,是不是已经杀了你弟弟“影,你……”许久,北冕?”嫡长子,终于艰难帝看着

时影猛然来!惊,瞬地抬起头那一刻,

雨之死分又是唯一剩下的儿子,并没角动了动因为他,无论己并没有杀死弟眼神是如何冰冷而锐利的,直视着——他想说自弟,然而时的嘴垂死的老人的有丝毫回避。时影

都是脱不了干系。

啊……时雨,那个可怜的孩子,咳咳……帝苦笑起经被你们抹去了“呵呵……”看到他骤然改变的神色,北冕吗?来,喃喃,“果然

“……”时影说不出话神渐渐锐利。来,眼

帝君留下他单独谈话时雨报仇?,莫非就是为了这个?他想想替

雨是个好孩子……要到如今,咳咳,只能了我仅剩的嫡长了灰冷的虚无,“时神里也充满子、为他报仇?”北冕帝喃喃,眼“放心吧,我不会追究了……事……难道我要怪他生在帝王家吧……

只觉得心里一听到这些话,刺痛。时影将皇天握在手心,

的红尘的事情。然而在这是天道、是臣父子,,犹如地狱。了弟弟……这样了:丈夫恭。这些原本都王家,一切却都人伦,是自然而然杀了妻子,兄长杀兄友弟君临天下的帝

这难道就是他脱生的地方?、将要度尽余神袍

,成了皇太子的局面安定下来……你回来了后吧。尽早让空桑…选出一个做你的皇白王的那些女儿里…冕帝的。”恍惚之中,耳边又听到北低沉的话:“……那很好。接着,从

地抬头看着北冕帝什么?时影一震,瞬

,“空桑角浮出“怎么历代的一族里遴选看着他的表情,嘴……这是世代相传皇后,都要在白之了一丝笑,声音微弱的规矩。”?你很意外?”北冕帝

“……”时影没有说话

里的皇觉得手心一团火炭。天似乎是

妃之事,容我再想想“册儿女之事并不感兴趣。他开了口,语气平静了片刻,。”过,“我自幼出,对这些

下去。量着北冕帝打他,沉默了

他,眼神里有一种奇怪一眼,却发现北冕抬起头看了父亲缘之人才了解的。种表情,是只有至亲血的洞彻和帝正在看着怎么?时影了然——那

不愿“你心里另有所“你”北冕帝低声爱?

个云荒除了大司命,又时影终于再也会读心术?可是,老人,难道竟控制不住地变了脸法修为比自色——这个垂死的己更高、能读出自己那一瞬,的心?有谁的术

的时候,我的苦笑,“影………真不愧勒令我“哈是我的儿子啊。”北迎娶你母……当父王一样……一模一样子的表情,断断续续地!”…你知道吗?三十表情,也是一模多年前帝咳嗽着,看着儿

一刀刺中了心脏,说时影全身一震,似乎被不出话来。

的心?自己,他是这样读出了

娶阿嫣的只可惜,她只是一个鲛不得不迎乎从儿子身上看到远的过去桑的皇后。”咳,永远做不了空人,永远……咳……”北冕“当年,我是,“在那时候,我已经遇到了秋水……帝喃喃,似

秋水歌姬!

此刻父亲为何,他的心里却有以前那样齿痛恨过的那个鲛人—提及的、是自己曾经切—然而不知道

作了灰冷的悲悯。背弃重前行心意的痛苦,求而不得的挣扎,一生负是咫尺天涯。,却总浓的憎恨,反而只是化

解。所以,也渐渐宽恕。——这些,他都已经了

苦,无法用语言娶了一的势力。惨死“我非常爱秋水,咳咳”在垂死的时候提及王室的郡主……光,还得接二连险恶。我……我身为空个皇后声音还六部不够好她,只能眼是含着深沉的痛苦形容万一。”三的娶……以平衡!咳咳……这中间的痛是不得不为了巩固王君,却不能保护,“唉……后宫位……而迎娶六部年,北冕帝的睁地看着她却还

微有些颤抖。开始的父亲,手指时影看着垂死

了这样的话!,那个高高些话,他永远没想到会子如敝履的帝王,竟然在上却视他们母己说出从这个人的嘴里说出——那个从小遗弃他们母子的父亲临死之前对着自

我这一生遭遇自己的嫡长子会再遭遇。”北冕帝语,“我所受过的苦气虚弱,看,你也过的,你将来都不“我只希望……不必再受。”

紧了手,忽然道时影默默她惨死在一。”里听到感受、也难以用语母亲十几年,在深谷宫的时候,我心里的:“我被迫离开言形容万

北冕帝,长久凝望着自己的儿子。喘息话语停住了,剧烈地

北冕帝发不会原谅我了……”许“我知道,你永远久,一声苦笑出了

…或许会多多少少理解位置上的时多少的牺牲——候,或许牺牲自己,也牺牲会知道,为了,“可我。影……你将来是,当你站到我。”这个帝位,需要付别人

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控”时影

。因为他点,他早已明,无一不是母亲,乃至于他自己是怎样一条漫漫无牲?这一,已经即将解脱,而他,需要多少的牺的老人呢?面前等待牺牲品!面前这个垂死的父亲,他的尽的路?是啊着他的,又

、更痛,更无法回头,是否比万劫地狱更难那条路

,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是,此时此刻

王和赤完成联姻吧。”我拖到了现抓紧时间…北冕帝“两位剑圣替我用真不多了,”…先……先让白咳咳……才、才让气提振元神,咳嗽着,声音微弱,在。“我、我的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