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三十章 九嶷烟树

第三十章 九嶷烟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昏迷的时候,荒的北当苏摩还在镜湖水底朱颜却已经飞到了云的复国军部。大营里陷入

同一匹巨大无比的纱帐腾起了漫漫的薄雾,如新雨山麓后,遥远的九嶷的白鸟和少女一起笼罩。,将刚刚落在山峦上

刚沾地,就“师父呢?”朱颜脚尖哪?”忍不住问,“他在

羽毛,神鸟从帝都万里飞来地,翻起耐烦地了一下少女震了下四只上的,精疲力尽,不了落在身上的不洁之清理去,似是物似红色的眼睛白

自己,顿时垂下头了她一—朱颜知道它恨眼—去。

拔脚追去。了几点亮光,重明山道往上飞掠。朱颜立顶神庙远远暮色之中,遥远的山神鸟咕噜了一声,扑扇着翅膀沿地出现

一路上都不见一个有神官都这里的所空旷的九人将人。如调开了。是见所未见——果然,,已经提前司命为了隔绝外人嶷山,几

,终于在大庙的传国宝回头看了她一眼,四然各不相同期盼。只眼睛里的表情竟重明神鸟飞了一路之前翩然落下,,似是愤怒,又似是

喘着气,“师……师“怎么?”朱颜父在里面吗?”

头来,用巨喙不耐烦地她,示意只有几点遥远的烛光重,看上去深不可她往里走。大殿里面黑沉沉的,,无数帘幕影影重明神鸟低下推了推测。然而重

景,似乎在很久很心里骤然恍惚:这个场那一推,朱就出现过久以前

七八岁……那时候,那时候师父还在石窟里相见。样催重明也曾这坐面壁进去和那个人促着她走?是的一次,那时候她还只有

一切都一模一样。可是,这一有憎恨次,重明的眼里却只

大门被推发出了一声悠远的回进去。沉重的金丝楠木朱颜心里百味杂掩的神庙的陈,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走了开,

”朱颜探头进去…有人吗?“有…,开口

没有身鲜血的师父荡,只,为此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然而九嶷影影绰绰。她己一推门就会看到满有祭坛前的灯还亮着人。整个大殿空空荡以为自

将师父安置在了何处大司命不知道神庙里什么都没有,

她直到最里面才停住,孪生双神。抬起头,看着巨大的

自己上一次离开了吧?距离这里,都已经过去五年

刚满十三岁的她神庙里师父从苍梧之渊里脱然发出了逐客令,要把即刻送下那时候,她跟着,九嶷神庙却忽哭哭啼啼,死活不去。她当然不肯,在

在哪里。么自己错肯放开师父的手,不明白为什

“阿颜,,“一切聚散离杂,。”站忍不住叹了一口己的时间,师父终于说不出的复合都有自时间到了而已气,语气里有你没犯什么错,只是在神像下

——而我们的缘分,在今日用尽了。”

声抗要死,大“我们的缘分一辈子“不会的!才没都用不光议,有用尽呢!”她气

!”

”师父似乎微微怔了一“一辈子?下,“不可能的。”

的时候,她哭得山下被送上马车伤心欲绝:“师,你……你一定要来看我啊!

终于点了点头。他沉默了一瞬,

不苦逛一圈!对了,出望外,破涕为“说话一我一定带着你好的!等你寒,,“西荒其实一点也定要算数啊!”她喜来了,好的四处很多好玩好吃

……他可好了我还可以让你见见渊!”

沉默着莹剔透的玉骨插入了发间——那样温有回答。少地说了那么神官的眼神辽远,只是然而,她叽叽喳喳她的抬起手、将那一支多,师父却一直没

柔的眼神,她之到过。前从来没有见

师父骗了她。可是,

开九嶷后诺言——,一别现在她自从的生命里。她每年都在天极风城翘首以待,他却从未兑现她离五年,他再也没有出过那

释为何失约。也没有解第一年,她早早准备封路,他并没有来,了大雪好了美食华车,射猎游宴,可一直等

山,以赤王的名。然而,少神官却托父王带去九嶷式邀,她忍不住写了信第二请他来西荒言谢绝推说神庙事务繁忙,婉义正

的大刀。了父王她气得要死,砸坏最喜欢

第三极风城。然而,那地写了一封信,一年他让纸鹤传书送去了年,她气头过了,顾父来天地催促师,热情洋溢九嶷不得面子,又巴巴回信说刚刚当上

了大神官,无

法分身下山。

第四年……第五年……

过上了与世隔,那个孤独并不想单纯如她,也她离开后地在深谷里修行的少年绝的生活,—在明白师父再次渐渐地重新,即便是不会来看自己了—

她而走出那座深谷。

,那么寂寞。脆去一趟九嶷看看他?免,等明年空了,自己干得师父了摸发间的玉骨:要不一个人在那里她有些难过地摸

昔年的伙伴们,了。少女时代的只想了那一瞬,便又把这个念头放下王府见到了年纪小,她往往然而毕竟伴,在大她是喜欢热闹的,回到便天天呼朋引

,只恨时间不够用,哪乐,玩的不亦乐乎上跑回千里之外去见师漠上纵鹰走还顾得父?马,打猎游

更何况,是他自己不肯来吧?他刻意地避—光这一开了她不肯再见她了—得丧气,她又何点,令人必热脸去贴冷想就觉屁股?

都懒得写,她干脆连信于是,到了第五年了。

记自己了吧?她想,或许他早就忘

那么多年来,在她的心里,师父的形象而不可亲近令人可望皎冷月,冰冰的人,直是——可是,那样冷远而淡漠的,如同山顶皑皑白雪,云间皎

尽头,对自己说出那样的命的话呢?何会在生

“我很喜欢你,阿颜……虽然你那么怕我。”

他最后的话如同刀锋,直插心底。

里,忍不住颤朱颜独自站在神庙抖了一下——是五年后,的,不能再去想

了。每清晨场景,她的心就仿生离死别的次想废墟里起那个被撕裂成两半

世……”间有恩报恩、“不要哭,这真的了……我们之是最好的结局相欠。等来此两不有怨报怨,这一世从

见?等来世什么?等来世再

世!灵魂可以流转不灭,就如这一刻,而要什么虚无缥缈的来流过的水却只活这一下一世的她世!不!她才不样—是同一个的模一样,都再也不会

生,守住最重要的人。—她只要活在这一

她都要把师父救回来!无论如何,哪怕舍了性命,

地握紧想到这里,朱颜终于魂血誓的头来,看着神了袖子里的那一页写着瞬地抬起纸。像,默默

的,上面七盏七星之主星尊大帝留下,传说是空桑开国帝王之血。嶷神庙用来镇山用那是九神像前灯火辉煌——灯分别象征了空桑六部

庙却空无一人。此刻,灯已燃起,可是,可神

然转动!步,一个印,地往灯下走了过去。然在袖子心翼朱颜手指交错,声轻响,七星里结了灯悄而刚往里踏了一

奇特的方式开始动了起巨大的古铜色的灯如同一支一支的灯台,以臂,在虚空中缓缓展开支烛台上,点一种的手燃着七支蜡。七来,一支一支伸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