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二十五章:诀别诗

第二十五章:诀别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间全身剧烈地过去,忽然发起朱颜循着抖来他的手看

指尖并拢,透出一空站在那里,衣剑——那是天诛的收可以洞穿泉脉的利时影凌道光,仿佛握着一翻涌如云,右手平伸,手式。

个人而光之剑的另一端的胸口,直接击碎了对,插了另一方的心脏!

她只看了一“渊!”眼,便心胆俱裂。

是的,那是渊!是仅仅片刻前才分离的渊!

朝着那个方向奔去“渊……渊!”她撕心裂肺地大喊,

死在了地底!血在不多年的那个人的瞬间,着做出决定停地涌有回答她。他被那一在虛空渊没一切在她到来之前已经结束——就他已经在她徘徊,巨大伤口里有出。这是致命的一击,,准备放弃深爱

在对她宣告着什么,地一字一字叛军的首领,复国军的今日伏诛。”“于,止渊。”时影的声音左权使吐出嘴唇,似乎冰冷而平静,平平

,恶狠狠地看着颜的眼眸一瞬间变成血红色,猛然抬起头杀的力量,几乎是失瞬,她身上爆发出了狂己的师父。那一话,刺耳得如同扎入心口那样的我放开他声大喊:“该死的愤怒,充满了肃的!快……快给的匕首,朱!”

一动,将虚无的剑从渊的胸口拔了出来淡淡应了一声:“冲过来动手攻击的瞬间,他动了是面无时影低头,只表情地看着好。”结的。在她几乎要她,眸子几乎是

剑光一收,鲛人凌空而落,蓝在风里如同旗帜飞扬。

腕一动,往里瞬间便接触到渊之跌落的,在她的手跌落的人。然而凭空卷来,刷的一声将上去喊,是一收,一股力量微抬了一下,手前,了过去!,想“渊人从她的手里夺时影的眉梢微要抱住凌空!”朱颜撕心裂肺地大

全身的血弥漫开来,如同沉睡。渊直接坠落在水底,

震惊,不满了,看着空空看着虚地底的水里抬起头朱颜相信。里的人,一时间眼里充的双手,又怔怔站

会这样?只是一个转眼,怎么就成了这样是的……怎么!

么会是真的!切怎她不她……出现幻觉了吧?这一会是

惊在川的其中一站——呵,知了这里是真是愚蠢……早地开了口,“口,简单了……以为拼死不海魂在擒住如这里看到我吗?”她对视,不徐不缓内心,得那些鲛人想得太就能不招供了吗?已经读取了她的时影冷淡地与意的时候,我就怎么?你很吃

……”朱颜震了一下,喃喃道:“所以,你

有入湖入海口上布了重兵。然后,就在这里等着,安排“所以我在所置了结界。”

破骁骑军的围剿回到这里从。”他的声音,他就一定会反多么简单的道理冰冷,“如果无法突海魂川返回—向突围

击杀。”穿鲁缟,这次我只用了久了……强弩之末不可:“我在这里已经而冷酷不到十招,就把他气平静等了你们很时影的语

出话来,只是浑身“……”朱颜说不发抖。

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话都敲碎在舌尖是冰冷的,牙地打着哆嗦,将每一句齿在无法控制她只觉得全身的血都

我没真的杀影低下头静静地一次“现在,你是不是真的的了——我看着她的表情,一抹语的声音问,边泛起,几乎“上该来替他复仇的冷笑从唇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用一种近乎耳了?”掉他,但这一次,是真奇怪恶意不是么?”时

听不!”“住口!”朱颜再也下去,失控地大喊,“我要杀了

新凝聚时影冷冷笑了一声,我们在战场上重逢,我双手,瞬间有一柄长剑在他双手之有一天情——而冷:“我说过,如绝对不会手下留在虚空里张开了“很好。”!他在虚空之俯身看着她声音低间重

“你知道我杀气扑面而来,将说到做“刷”的一声,他。一瞬间,凌厉的调转手腕,长剑下指到!”她满头的长发猎猎吹起,如厉风割面

空跃起,双手在胸口交错,这一刻,神智都焚为灰烬!在她完全顾不得害怕,在居然……居然!几乎将在胸口熊熊燃烧,气到了极点,只觉得杀了渊!”朱颜“该死的混蛋!你一个咒术就劈了下去怒意如同烈火间凌

化解了她的,然而他手指只是之下,她一出手就是最气急猛烈的攻击咒术攻击!一动,就轻轻松松就

够!”攻击,微微皱了皱瞬间定为他报眉头,冷冷落日箭?倒是有进步,”时影道,“但是想杀了我仇,却还远远不住了她的

瞬地张开,十指尖上骤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一语毕,双手在胸口

模一样的术法?落日箭!他用出来的,居然是和她

来,在空中对撞是慢得片刻,头颅就气流反射而来,“刷”的一声,额头来——幸啪地断裂,要被洞穿!一痛,束发玉带朱颜心里一道血迹从,只看到两道光芒呼啸师父折断,激荡的头顶流了下!她的落日箭被亏她及时侧了一下头,若惊骇万分

。”“看到了吗?”冷淡,“这才是落日箭他语气

无论她“去死吧!”术法反击过来新扑了过去。她不顾一用哪攻,暴风骤同样的喝,向着他重切地最厉害的雨一般用尽了所有朱颜狂怒地厉一种,他都在瞬间用了术法——然而,

力量在虚空光芒和光芒里消弭,绵延的巨响片废墟都战栗不已。在空中对撞,力量和在空中轰鸣,震得整

朱颜在狂怒之下拼尽全却看也没术法将她的攻击都逐眼便用同样的一眼,信手挥洒,转一瞬间就将所有会的木了回去!力攻有看她法都用了一遍。他一给反击击,在

电对逐电!落追风对追风!逐日箭对落日箭!

力攻击,从师父手里反退,跟跄落地后回来的力量就越大——到最后,她再也站不,她越是竭尽全在星海云庭的废墟一道道光芒交错,如同上对战,一招一式竟然力量显然在她之上血。雷霆交击。师徒两人一连呕出然而,时影的速度和了几口都完全一样!住,被逼得往后

着死去的渊她低头看没用?是的…,瞬间痛彻心报仇,都无能为力!为什么会这么弱,这么是太弱了!连替渊…她,她还扉。

看着她结束,时口,“一流的术后一个术法等她的最流下品——这是法,在你手上用出来我最后一次为你能等来世去学了!看好了!”演示了——要是再学只能成为三不会,就只“真没用。”,冷冷开

错——那一瞬,十道光华聚成一道ㄧ语未落,他手交错,如同,轰然迎头下击!腕翻转,十指锥子,在最下端凝扣,食指在眉心交

一震,脸色刷地苍白。天诛!朱颜

在他手里施展出来的她当然知道这种术法命在这里!不但不能为渊报仇,还要送可怖——她如果不拿出全身的本事来,只

火焰烈烈燃烧“混蛋!”心中同于术法的凌厉了过去。刀上注入了强的愤怒和不甘如同后刀鞘里拔出断了的刀烈火一样直冲招天诛,她了兵器使出来,却有不借助,急速刺了上来,她从背大的灵力,如同有——同样也是一

别想这么容易就把她给在这里,也要和他拼一他可个你死我活!打发了!今日就算是把命送

。空气里两股力量交锋,轰然而鸣只觉得刀击?,竟然中交错的那一瞬,当双方身形在朱颜这一才死死握住用尽全部力气她,她居然抗住了师父天诛的!太好了,相持不下锋一震,几乎脱手,

站稳就刷地身形落地,不等回转。然而刚一回头,却看到不远处时合拢,眼神凌厉无比影也刚刚朱颜心下大喜,落地,手指再度在眉心

他要再度施不好!师父展天诛!

被轰为齑粉了!就要要比他更快!慢得一瞬一线,她必须生死

凝聚起所有力而上,身形第二次在天诛!两量,发动了第二次瞬地回过刀锋,她想也不想,空中交错

飞出有切同匹练,在半空之中“刷”的一声,她竭尽全力,只刀锋上竟然,手腕一痛,刀竟然脱横掠而过。那一瞬,她横斜的光如入血肉的滞重

?什么?中……中了么?还是她的刀被震飞了

后第一时间震惊重撞上了废墟里的一堵头,发现时影那一刀逼得急退,如同断线的断墙。的身形竟被自己地回过往后飞出,后背重朱颜落地风筝一样

空中那个人的胸口!直接插入而她的断刀,就这样了虚

的光芒凝视着然不知是喜是怒。而对!那悬停在眉心,指间毫释放的意图—蓄势一刻,她的脑海不可能一片空白,全身发抖攻击,也不格挡。还在凝聚,却没有丝他,双手—既不面那个人正在待发

才两人交错而过的那一了天诛的力量,任凭她那一,毫无抵抗!在刚刻,他竟然忽地收住刀贯穿了自己的胸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诛呢?为什么没有几乎惊得是做梦朱颜一。天诛……他的天着那一击击中的目标,?了吗思议发动?她刀得手,却晌没有动,仰头看呆住了,半目瞪口呆,不可

落在了她的脸上。直到虚空里有鲜血一滴滴落下,

的血。那是殷红、灼热

……这不是竟然不是做梦!做梦!这

地刺入了他的口,透体而出,…师父?&quot她试无法形容的神色探着问了——她的那柄刀,深深将他钉在了背后的墙上!的人没有回答,依句,唇角颤动“师…只是看着她,眼眸里有。然而虚空里

在做梦吧?她一定是个神一样的的人,怎么会被她可能真的杀了师父?那打中了!她…不!不可能!她、她怎这样随随便便一击就

刃:冰冷的,锋利的,归来—滚烫的鲜血!,快得简直像是手,碰了碰那一柄。朱颜战栗了一筋疲力尽的清晨入胸口的断翼地抬起下,终于小心翼刀口上染满了鲜血—瞬息的梦这样一个血战,一切都转折得太快

那一瞬震惊:“师醒来,不父……你……”梦境里眼眸满敢相恐惧和,她被烫着了信地看着他一样惊呼起来,仿佛从

他、他为什么诛?他……他撤掉天想做什么?!要在最后关头

咳咳,不愧,你真的杀了我了……不愧是我的弟子。视着她,语气依旧平静“很好是鲜血的心口上,“你也说到做到……抓住她的手,按在满头,定定凝时影垂下。”

双手、衣袖、衣襟染血红。朱颜在她手指间流下,渐渐鲜血不停地从将她的这样情境下几乎发疯一片可怖的

她拼命挣“师父……师父!脑一回事肯放了她,就这样抓的灰冷如刀是她不能理抖,头把手抽回来扎,眼里师父片空白,师父…。然而,他却不她拼命地大喊起来,想满是鲜血的手,看着她全身发…这是怎么住她锋的笑意。他到底在做什么?这…

你不明白吗?”他看膀,眼睛里忽然泛起子茫然不解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肩了奇特的笑“阿颜……意,“这是结束。一如着弟预言。”

,讷讷道:“什……什么预言?脑子有些僵硬

便说,我……咳咳,子之手—大司命来会死于一个女我将—”“当我刚生下来不久,

他述说着影响他一生必须在十八岁之前足不出谷女子若是见到了,便要立刻杀掉她。”的任何,不见这世上的谶语,声音却平静,“我

口而出:她一惊,下意识地脱啊!”并没有杀我“可……可是,你

一次见到她时岁,却出手王谷里孤独修行的少年救了那个闯入的小,那个在帝应该尚未在十年之前,第是的,他没有杀她!孩。满十八

了你。”他疲倦我本该杀是的,那一天,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明。送去喂了重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把你

我?”渐渐朱颜全身……为什么没杀颤抖:“你,你当时

喜欢你。”为从第一眼开始淡淡道:“因,我就很影凝望着她,

却有着一种大了眼睛:“什退!”样简短的话里道的事情。然而那的力量,每一个字灼伤般……什么?很平静,似乎在说他的语气击,陡然往后了ㄧ步,震惊地睁一下,如遇雷令她战栗着一件很久以前她就入耳,就

颜……虽然你“我很喜欢你,阿一直那么怕我。”

带进坟弟子,可能告诉你了…己的该是埋在心底忽然垂死的大神官凝地叹了口气:“这句话,我原本以为这视着自墓的。”这本间微弱不可闻一辈子都不

议。朱颜说不出话来,只是剧烈地发抖,不可思

概不知道,帝君迎娶未来皇后平静的把母后留下的簪子送,“你大给了你。”他的声音是在你十三岁那年,我这原本是历代空桑时的聘礼。”

她的心。那样的话,字字句句,都如同灼烧着

?我说的‘将来命”他看着她下,轻声道,“知道从苍梧之渊救了我……我说过,将来’,就一定会还你这条“那一年,你微笑了一是指今日。”,微

她猛然一震连指尖都发起抖来

数。”次见面的时候开刀拔而过的断定了“所以,大司声音平静,终于言者死于谶语,是定始,松开手一把将那把,从第一透胸的预言是对的了她的手,反”他的的一生就已经注了出来,扔到了地上,“预

那一刻,他断墙上颓然落下,站不住身体。几乎

师父!”朱颜扑过躲开!你“不……声叫了起来,去扶住了他,失不躲开?”……你为什么不是这样的!方才……方才明明是你自己

话,为什预言的话,为什么么在此刻却要做出这不信这个预言的样的事的,如果他相信这个如果他当时不杀了她?情!

语应验!己选择了让这个谶这是一个悖论。他,是

报仇,我最后一件事了,偿——这……你既然发誓要为他渐渐透出一种虚弱就让你早点如愿以“你喜欢的是别不是么?而出一分分带要躲开?走生命的气息“为什么我”他的语气里也是我能为你做的。时影缓缓摇着头:,血从他身体里汹涌

滴滑过平滑锋听得利的刀刃,朱“不……不!一切以不这样!明可,喑哑地嘶喊:以不颜却你可以放他这么做!”美,如同水你可以不杀渊!他的声音平静而优全身发抖走!你……你明明可

的少女,叹息,“我无论那个人九嶷的大神宮!”来的亡国之难在我眼要杀前开始,看着绝望,而坐视不管?是谁,我都必须”时影垂下眼眸嫡长子……“怎么可能呢?空桑帝君怎能任凭空桑未

,只有咬着牙“……”朱地发抖。,猛烈颜说不出话

他的选择。”了的,没有其是注定好一开始,。阿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从颜,”他低声“这是没有选择的

!可“可是“就算是这样!就算其都没法改变他一然爆发出了一声哭喊,下面的话,却再也不刀的啊!”是……可是……”牙关,努力想要说出能控制住自己,骤她颤抖着,松开我那才,你明明可以挡开

她抓住…刚才为了他的衣什么你不挡!拼命推搡着他:“混蛋!刚才…开的!”,爆发似的哭了起来为什么?你明明可以挡

她,眼眸里忽然有的笑意。了微弱他看着崩溃的

头看我死了,从未有过的温柔很希望我能挡开吗,叹息,“?”时影轻声问,低“你难过吗?”着她,语声里居然比那个人死了更难过吗?会……会你会很

颜说不出话来,全身发抖“……”朱

之间必须有一望谁死呢?”你会希事先知道我和他他低声问:“如果你个人要死的话,

都不要死!我…望,“不!你们她震了一下,再也忍不未有此刻的无助和绝中从哭起来,觉得一生之好了!”“我……我……”住地放声大…我自己死了就

是的,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呢?

样人生之中不可承受的的是自己,而当这她只希望死去不是眼睁睁地看着所爱一个接着一个离去!痛苦压顶而来之时,的人在身侧

刚把“你……你不知道,我杀了?”全身发着已经不喜欢渊了!”她抖,喃喃道,他放下就把了!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转头“就在刚才……我

,哭得他的:“为什么?!”全身发抖她握着

吧?是早,“或许,这就是命运“是吗?”时影的眼里显然也有星辰上的、无可改一丝意外已经写在,忽地叹息变的命运。”

脱。”一眼灰冷的天空,忽然道:“不过,我愿运,让你他抬起头,看了亲手终结这样的早日报完了仇,从此解

成两半!,那么眼睁睁看着渊被杀之后,她的余生夜夜想着复仇,朱颜愣了日日下——是的绊,硬生,他说得解脱?生地将心撕没错。若不是这样又被师徒恩情牵里只会充满了仇恨,

他如果不死,她余下在地狱般的漫长煎熬里的人生只会生活

他又怎能眼睁睁她有这样的结局?看着

弱地苦笑了起来,“但外设置了”时死的,所以我才结界,我最不想重重了,看到了是你让你亲眼看到他的终究你看到的一幕。在星海云庭之“原本,我至少是不想还是闯进来

切都无法挽你的眼神,就知道一样。”息:“那一刻,我看到发梢,低声叹回了……最好的结他染局,也只能是现在这血的指尖掠过她的

有个了断。”时影没有别的方…阿颜只有等而飘忽,渐渐低微下想过很多遍了,的声音轻我们之间两清了…“我已经从头到尾仔细解决:既然我必须要杀那个人,那,你还恨我吗?”法可以去,“现在,么,你杀了我,一切才算是

的情况得说不望和悲伤,再没有片刻开——急转直却已经缓缓松着的拳头了复仇的熊熊火焰“我……我……”她哭恨。前的狂怒和憎话来,紧握这一如同一盆冷水迎头浇灭刻,她心里只有绝

了。父也死了,这一切都结束是的,渊死了,师

该怎么办?!可是,她……她又

点忘了这一切。”时影勉力秀发里,“来,这叹了口气,能早…你还小,我希望你抬起手。”了,不要哭了…“好物插入了她的个给你,就当留个念想,将一

朱颜知道那是玉他们两个能呢?又怎人都在忘了这一切!骨,忍不住放么可能她眼前死去了,事到如今,她声大哭起来。怎么可

,虚弱他忍不住微微得没错,这都是我自要哭了—地叹了口气她哭得撕心裂肺,听得了。”:“阿颜……不—你怪你……别哭己选的,一点也不

这一次她没有听始涣散,又勉强,別哭了。然而,法控制地哭得更加道:“好了……别哭了他的话,反而无厉害起来。他眼神开凝聚,心疼地喃喃

着,用沾她的哭泣,然而她却全身颤抖,在他怀里的手指轻抚她的得更加崩溃。头发,试图平息他低低地说着血

熄灭的最后刹那,他“别哭了!”在生命之火从身体里哭声止住!痛苦她颤抖的嘴唇,硬生生地将她的低下头,吻住了眼里露出的神色,忽然

体不停战栗,几子,身一个有血肉的活人。朱全身发抖,哽咽着,几能说话。她不质感,不像是站也站不住。是下意识地紧几乎有玉石的乎不敢抬头看他,只他的嘴唇冰冷,乎连颜在那一瞬间紧抓着他的袖

颊边不要哭了。”近,他的声音也,微弱而温暖“阿颜…”他的气息萦绕在脸轻如叹息,“,如此

不再是严厉的师长,了,一瞬间忘了哭空桑天下的继承人——山的泣,就这样睁着眼睛看着他逐渐失她只更不是觉得呼吸都停止她毕生都未曾看到过大神官,也的复杂表去神采的双眸:那双眼睛里,有着情。那不再是九嶷

的尽头才实的他。能第一次看到的、真那是在生命

”时影的欠。等来世之间有恩报恩,两不结局了……有怨报该做的事——为他报仇。我们,而你…怨,这一世…………”“别哭,这、…也终于我该做的事做完了你这真的是最好——声音低沉,缓缓道,“你看,我终于做完了为空桑斩除了亡国的祸患

渐暗淡下去,语音也慢慢低微。眼眸渐他轻声说着,

等来世什么?来世再见?还是永不相见?

到下面的答案,直到怀在那一刻,朱猛然一沉,往后倒去,才忽然惊醒过来。想着这颜的脑子昏昏沉里的人个问题,直到再也听不沉,茫然地

“师父!”她整失声,“不要!”也往下猛然一沉,脱口个心

有一丝光亮。任他,他再也一晃着当她伸出手抱住那个动不动。用力地摇睛已经闭上了然倒下的人,再也没凭她低下头,时,怀里的那一双眼

“师父!”她撕心裂肺地大喊,“不要扔下我!”

时就牵起了她的手怀里,最一个人在这个世,却也永远都不走向了远方。界上,她八岁他在她、承诺过永不离开的人终还是留下了她远都不会离开,并没有回答。他永会回来了……那个在自己独自

亮,却没有日出的如此刻已经微早晨一样而苍白的,就他的面容是平静

【上卷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