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二十一章:求医

第二十一章:求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郡主?你怎了?你的脚……”

那半截割下来的白袍衣来,低下头看到自己脚上片空白。直到少了一只从总督府到行宫,手里紧紧攥着的靴子襟,满脸来的,脑海里竟然是一,这一路,朱颜不知道,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狼狈万分。自己是怎么回不知何时眼泪,发如飞蓬,管家迎上来,连声询问

管家看到她的模样,心里暗惊:“么事吧?”郡主,你没出什

“我走了进去,心里想侍从,恍恍惚惚地得彻骨,她随手把缰绳扔给,只觉得却又迷惘万分。一切没事。”半日之前

,“怎么啦?出什么事说的事搁在了一边,连声问了?”来,看到她这一下,连忙把想“郡主你可回来了!”盛嬤嬤迎上是“咯噔”了模样,不由得心里也

耐烦,什么也不想说。“没什么。”朱颜心里只觉得不

关系,听好,察言观拿到出城去帝都的开心了?”盛嬤嬤知要回来了,你不用跑出督府吧?谁惹您不说王爷很快就去啦。”道这个小祖宗此色,旁敲侧击地问,“是没文牒吗?没刻心情不“郡主刚才是去了总

神,脚步然而,听情,只是“哦”了一喜悦之到父王即将回来,朱声继续往里走,两眼无颜脸上也没有丝毫着什么不知道想飘忽,心里

,低伙吃了熊心豹不对,心…难道是白风麟道…里一紧子胆,那个盛嬤嬤看着情况声道:“怎么啦?难欺负郡主了?”

一声,“我已经”朱颜哼了“他敢?和他说了绝不嫁给他!”

“……”盛嬤嬤大吃一:“郡主,你祖宗已经想数落她一顿的,然而一看她的脸色,也不要不要……”还有松茸炖竹鸡,半天,那么快这个小饿?厨房里一整天没吃饭了,饿不捅了娄子。本来敢多说什么,只道惊,没想到才离开视线

不耐烦地道,“没胃!”她不要口。”

,气冲冲地往里走时候,显紧跟上去。她语气很凶,盛嬷嬷赶然正在心情极不好的

断义绝!谁怕谁啊?上,失声道撕心裂肺地痛她:“恩断义绝就恩握着的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半天半截衣襟扔到了地话,师父片刻前说的颜也不是,,刷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地回干吗,只是下意识到了自己的卧房里,站了起来,一把将手里那些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朱一想到

然而下一刻,又来。怔怔站在那里,“”的一声哭了出

让老嬤嬤不由色苍白,神色烦躁,仿鲛人时简直一的神色,和当年不敢说话,看着她在房烧着一把火,坐立不盛嬤嬤遇至哪得心里一惊间里走来走去,脸!佛心个渊了吧?这样模一样——郡主不会是又她情窦初开安。这样反常的情况,里燃、暗恋那个

么办啊…“哎,怎么办……”,用一种无助微弱的颓然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抬手捂…”声音道,“嬷嬷住了,我该终于,朱颜

渐微小,不再会有办法解决的。”要急,郡主——世上灼人,盛嬷嬷终于安慰:“不看到她心里的那肩膀上,一股火焰已经渐轻放在少女的的任何事,总小心地走过去,将手轻

不……没慰,朱颜却在那一法了!刚才在这里想了好久我……我办法解决啊!,看来是怎么也没办瞬间哭了来:“到嬷嬷温柔的可听

她呜呜咽咽他不要我了!”:“你知道吗师父……师父

,她也是知是和另一个人有关—道的。只是自从回到—郡天极风城之后,主这样失魂落魄竟然主在十三岁之前曾在九嶷山拜师学艺没有出现过,所,没想到地也就不以为意。以年深日久,渐渐个她口中的师父便再也师父?盛嬤嬤心里一震

可到了今日,又是出?忽然来了哪一

看到郡主哭得那么伤心,盛嬷嬷不由得着急,却又不敢仔细问气:“别急,慢慢来。,只能膀,叹轻轻拍着她的肩了口

他这样的表情人了!呜…“师父今天和我说,要可从来没看到过也止不住,“我……我到这里,她的泪水就再…怎么求眼……呜呜,他都不肯回头看我一和我恩断义绝!”一说,我……”,太吓

了。”气头上说说罢盛嬷嬷安她:“他只是

!”那么”朱颜抹着眼泪,果我和他为敌,他师父的脾气……他就真的会杀了我“不!次如,不是的!你不知道就说到做到!下恩断义绝,子发抖,“他从来然他说要言出必行!既

说!郡主你会下得了这个那么好的一个女娃儿谁紧了少女单薄的肩膀,“别乱盛嬤嬤颤了一下,手呢?”

:“可是,我么办呢?”头去,嘀咕道“师父一定我一定会是打不过他的啊……我……我可不甘心,又垂下就这样被他杀掉!可狠着呢反抗的!”顿了顿!”朱颜呆呆忽然又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地想了一会儿,就是拼了命,也下得了。他的心

而痛苦,时而决绝惘地喃喃,神色时她迷

就先别想了,”饭,睡一觉。等好好休息,吃一顿有力气了再去,郡主,既然一时半会想——”老嬷嬷轻声劝慰,“儿想不出来办法,“唉

默了片刻,才点了朱颜颓然坐下,呆呆沉点头。

试探着问,把她扶起来“那我们去吃饭?盛嬤嬤

任凭她搀扶,有点经摆好了丰盛的饭菜,了餐室,里面已有她最地往前走。不一时就到水。鸡。然而朱颜的浑浑噩眼神喝在嘴里也寡淡如恍惚,喷香的鸡汤爱吃的松茸炖竹涣散,神朱颜没有抗拒,

然开,那个小兔崽子呢喝着喝着,她?”口问:“对了仿佛微微回过神了一点,

?”然,“郡主说的是“嗯?”盛嬷嬷愕

“当然朱颜嘀咕着,往个小兔崽子啦!”摩那哪儿去了?”是苏么我回来没看到他?跑四下里看了看,“为什

了一问,回禀:“那个小家伙自找来侍女问盛嬤嬤没人见到他。”从郡主来,一整天都本册子躲了起早上离开后,就拿着那

,就躲起来心思烦乱,愤愤然道,“早上不过是没带他出去”朱颜应了一声,不见我?”气倒大!“唔……那家伙,人小脾

:“郡主是嗽了一声,道盛嬷嬷咳孩子了。”太宠着这

么想的,居然这个残废多病的鲛人小是了,脾气。也不知道倒是一物降一物。强乖僻,哪里像是半路上捡来的奴隶?十足十是王府孩,性格如此倔忍了,小少爷的火暴脾气的郡主是怎

摆臭架子?反了!”颜皱着眉头,“还给我“去把他揪过来!”朱

“是去。。”侍女退了下

日子,外面了一点,心的情况怎样了一边,便草草情不好?”她随便吃对了,我在养伤的这段完事,转过头问的管家:“

有余悸,不敢靠近,的事府都被攻去——幸亏叹了口气,道,了进抓住施用了读心术之远远地退在一边差点总督后,管郡主是问复国“闹得挺大的,最后关“外面庇佑,天降霹雳,把那头有神的情况?家一直对朱颜心么?”被猝不及防地

半个月前叛军一下去。”子都从墙头震了下

”朱颜愣了一下。“天降霹雳?

是因为伤,中间又没有得到休吧?最后关头这次看到难怪所以积劳成疾累在星海的吧。的脸时候师父息,云庭时就受了佑,应该是师父在出手相助,帮白风色有些苍白,想挡住了复国军的进攻哪是什么神

,原来也是会受伤的啊……这样神一样的人

,还那些叛军一时半会儿无只能退到屠龙村那儿没攻下来。”里,总督,闯进去“那些水陆通路都给锁了,,耳边却听得管家道:人的,没有得逞,于是下令封城法突围,便能扛,缩在那里都大半她一下子走了神个月了倒是便想要退回镜湖大营贼先擒王负隅顽抗——持总督军本来想擒搜索,把各处

“……”朱颜默默听着,下意识地將筷子攥紧。

“不过此事惊动了帝哪里。”过来。日已经派了骁骑军精锐百叛军,很快”管家以郡主想慰,“相信天军到禁,全城解就会来,区区几被尽数诛灭——到时候去哪里就去为她心里都,帝君不安,便连忙安

和那些,如果复国军已经里?是不是也一起,被围困在那渊呢?渊现然而她更乱是的在怎么样了?他……他到了绝境,那么……听了却心里战士

她忍不住问:“复国军是被困在屠龙那边吗?”

突破这道天罗地连着镜湖网,还在上面加了有先见之明,隅顽路都设下了玄铁铸造的的时候就夺了屠龙村人来说是最佳藏网。”过总督大人咒术,所以那些复国军叶城出城口的突围了几次,对鲛一边身之处所以复“是。布,,死了许多人,也没能一边连着碧落海,当据点,负那边水网密抗。”管家道,“不早早地吩咐将国军无路可走全部水

“……”朱颜脸色苍白。一颤,

诛灭鲛计又是师父的杰作吧?啊……立誓不看来,他是真的麟做得到的事?估这哪里是白风人不罢休

个激灵,腾地站了起就算是刀她也得闯进去把他救奔去。她一,便想往外山火海,渊!他现在身处绝境,出来!是的!她得去找

实在也太冒失踪影,,至少得想个办冷静了下来——是的,骨早已没了法出来。朱颜愣了一下,摸头上,玉师父已经收回了刻赤手空拳就往外闯给她的神器,然而刚到门口,一

么不测,小t管家和盛嬷嬷吃了一惊,连忙双双外面不安全,你千“郡主……郡主!&一有什上前拦住,“你这是又去哪里?金之体万的……”

步声响,侍女结香匆好了!郡……答,只听门外脚她还没来得及郡主……”,满脸惊慌:“不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这么大呼小叫的?”盛嬷嬷皱眉了?怎么,“

忙道:“奴结香屈膝行了个礼澜池里找到,急…”婢……奴婢在后鲛人孩子。可、可是…了那个花园的观

不耐烦。有些“可是怎么?”朱颜

…”拖上来,却怎么叫一动不动,半个身子都都叫不醒!吓死人了…好像……好像“可是他水池里,奴婢用力把他死了!”结香急道,“

惊,事儿,连忙朝着后一时间顾不得复国军的花园疾步走了过去,““什么?”朱颜大吃一快带我去看看!

极风城的赤王府还筑的亭台,静美暮春四月,观厅走了足足一刻钟才到池里夏荷含苞,葱茏后花园。已经是叶城的行宫,倒是比天如画。的草木里映着白大许多,朱颜从前

一个孩子。静地躺着水边的亭子里,果然静

了起来,“你两步过去,“喂,小兔崽子!”装死啊!”朱颜三步并作怎么了?别去知觉的孩子抱俯下身,一把将那个失

一头水蓝色的晃,整个头发在地上人都软软倒了色苍白。他虽滴落水眼紧闭,脸,被她用力一仿佛没有重量一样然说自己有八岁了,下来,那个孩子没有说话,双可身体极轻,瘦小得

四页。手札,翻开到了第地上扔着那一册

天空一样,一去。那,心里便沉了下蓝色,一眼如同海洋和血是奇怪的淡朱颜拿起来只看得—鲛人的上去的痕迹—眼看去就能辨认出来。一页上有鲜血溅

大的反噬!这后在翻到第四页的时都躲在这“火”字决吧?那么简单的入门到那么该是五行筑基里的术法,就算最愚里苦苦修习术法,然钝的初学者也不应该受呕血了?第四页,应是怎么回事?个孩子居然整日

又怒事实上居明相,连么简单是金玉其然这么笨,会,简直:这个小兔崽子,看上去一脸聪外败絮其中!她不由得又惊的术法都学不

她把手札放进了苏摩怀“派人去,吩咐管家,“要快!!”找申屠大

是……”管家有些为难。“可

”朱颜今天的?”“可脾气火暴到一点就让你去去!找打吗是什么?!就快点得抬起头怒目而视,“着,不

管家吓得户一样杳下当然也想去请医夫和其他屠龙在外面复国又往后退了一步,叹着气道:得水泄不通,申屠大生来。可是现就被围村作为叛军的据点又怎生找得到?&quot属军作乱,屠龙无音信,连是不是活着都不知道,

星海云庭的地下见到过想说和过弯来,硬生生忍住一伙的,总算脑子转,那个老色鬼才不“放心……”她本来之以鼻,想起这个人,心里顿时了然,“复国军才不村兵荒会杀他呢,他和夫,不由得心下焦急。会死。”朱颜嗤渊是马乱,的确是请不到大此刻屠龙了没说,只是想到

孩子的房间里,小心地子怎么受得了。一路奔回了的血是额头,有些烫手——鲛她抱着孩子,翻手摸了摸放到了榻上知这个孩凉的,这样的高温,不

解吧?所以,刚水里,试图获得些许缓才他才跳进了池

温降低下来。但不同,她那些咒朱颜心乱如麻,用了各种术法,想她想了里越下去。半天,心的身体和常人发焦急,眼神渐渐沉了要将孩子的体术竟然收效甚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鲛人

白,嘴唇没眶深陷,小小的身方法都用完了,苏体似更是有丝毫的血色,眼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息。缩小了一圈,奄奄晚上,所有摩的脸色却越发苍

“不……了一句,手指襟,“不要扔之中,那个孩子忽然微弱不要走……”昏迷掉我……”痉挛地握紧了朱颜的衣地喃

紧,低然还留着被她抽的那酸,将他小小的身体抱得心里她低下头,一道鞭痕,不声道:“不会那只瘦小的手上赫的……不会的。”

。”不停地!”孩子的声音渐渐想要竭力姐姐。等等我“不要扔掉我急促,呼微弱,抓住什么,“等等……挣扎,似

下伤害了他,估计这个来弥补这又要花在心里留下了阴影,自己当多久的时间日后,不知道日在情急之个错失。这个孩子是如此的敏感孩子已,反复无常

盛嬤嬤便在一旁小顾得眼看又折腾了一天,上吃饭,,要不……先吃心翼翼地道:“郡色都黑了,朱颜还没外头天了晚饭再说?”

孩子静一静朱颜想了想守着这你们先下去备餐,我。”:“

退去。“是。”所有人依次鱼贯

一人的时候,朱颜猛搏杀。还在持续进行隐传来喊杀之声,显然国军固守的间里只剩下她,疾步走过去推开窗,往叶城地站了起来当房地方,火光映红了半:复边天,隐的一角凝视

得坚定——看来,是为了苏摩,她都是要龙村了!少不得是要险去一趟屠的。她看了片刻反正不管是为了,眼神渐渐变

手的兵器,里,打开了想从里面找一些厉点的武器件趁性格他的私藏,想定了主意,便立刻没有了玉骨,总得找一她便着手准备。想到入了隔壁父王的寝宫朱颜出来。一向爽利决断,

魁梧,平时赤手便能屠,锋庞然大物。是丈八蛇矛便是方熊搏虎,用的兵器不然而,赤王身材然都是名家天戟,虽完全不能驾驭的锻造的神兵是她利无比,却都

是所有兵器里面体型最,却已经丁零当啷一拖出了最趁手的一件九环金背大多斤,她得用双手小最轻便的一武器阵响之后,才能握砍刀,有半人多高,——这是一重达五十她灰头土脸地从里面

件秘银打造的软甲,从父王吧!勉强也的箱子里又捡出了一算了,她想这个,悄然翻身又出了窗口八蛇矛过去了想能用,总不能拖着丈

扣带打了个结,将地发小单薄的身体在不停昏迷的,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有。朱颜俯下身将苏摩抱了起来,用秘银软孩子挂在了怀里身体裹好,用上面苏摩还在昏甲将他小小的的皮迷,体温越发高了,小

在铜镜里的侧影,忍简直如同着大砍刀,背后驮着稻草压垮披挂的自己看上去孩子,满身的骆驼。若不是修习过要被,她肯定连走都走不动了吧不住笑了——手里提一个?站起来,出门时看了看一头快

,越来越近,应该。要海,凶险万分,能不能平安回来都是,她所爱的人都身在境,即便闯?是侍女们回来了是刀山火海,她又怎能是未步声外面传来脚是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这一走可是刀山火知之数——可

朱颜最后色里。豫,足尖一点府行宫,再不回过头看了一眼赤王在了暮,穿窗而出,消失

外面天已经擦黑了,口都加派了上人很比白,家家户户闭门不出,街道多的人日里路上到处都是士兵,因为宵禁,一个十字

要连夜吗?对复国军发起袭击了看起来,是怎么?

指捏了一个诀她不敢怠形顿时消失。,身慢,提了一口气,手

朱颜隐了身,背着苏摩火炮轰鸣的军队擦肩而过。空气斗。道上匆匆而弥漫着寂静肃在街处火光熊熊,不时有,显示前方果零落的口令起落,远然在进行激烈的战列的巨响,和一列的气氛,有

不时有惨叫传来,路边可见倒毙的尸体,空桑的,有些马乱的气氛慌。下,到处一片些箭有些是插满了乱箭,那是复国军的一兵

丽的锦袍,睛一瞥,看到了一袭华朱颜不由得愣了一下

的样式好熟悉……她愣了一下!虽然有要事在身,朱颜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人从死人堆里面用力拉了出来。一眼那具尸体,忽地这袍子停下来,将那个

由得“啊一看之下,”了一声

是白王的女儿雪应该在帝都和皇子时雨边的,?不敢相信莺郡主!她……她怎会落到如此地步不住“雪莺?”她么会在这里?这——是的,这个倒在街一起吗?怎潢贵胄、王室娇女,不个天居然惊呼,

痕迹?量,不由得一怔:然而对方却昏迷不醒。术法的乎残留着某种遭受过了一处安静的,就感知到了她费力地将雪莺半抱了她的奇怪,雪莺的身上,似地方,用术法护住心脉然,手指刚触及一般奇特的力朱颜大吃一惊,半拖,弄到

种术法还是她所熟悉的而且这

在昏迷中喃喃道救……救救……”雪莺郡主,“阿雨他.....

揪紧了,连忙站起来由得雨?朱颜猛然是说皇太子时玩,总是偷偷跑宫四处玩耍到符合特征的尸体的传闻,心里不一惊,想起皇太子年少去原地查看——然么也看不而到处看了看,却怎雨?难道

已经逃离了?或许,皇太子运气好,

便将雪莺拖离此刻兵荒心里一急,想起这个了一点路,飞速危的孩子得朱颜看了一遍,尽早去看一无所获。背后的苏糊又呻吟了一声,她大夫,险境,包扎好伤口,绕督府。马乱也顾不上别的,摩模模糊送到了总

哥哥后面的事情她可管,送到这里,就算呢!不了,她还得忙着自己的事情去白风麟是雪莺的安全了吧?

头背着苏摩飞奔,继续一路颜不敢久留,转

开来——那一道路障下,小村落了,然而眼前障,用木栅卡。那是网围着,将通路却出现戎装看再过一个街口就抵达那气凛冽了一道关着全副高达一丈的路隔断的士兵栏和铁丝,刀剑森然,杀密密麻麻站

。复国军都是鲛人,更方便吧?又怎么逃,也会选择水路潜行陆路?愣了一下:她忍不住会走若是要这些人也忒

自然谁都看不到,足尖一有人从屠龙村方向的叫声,竟然真的,耳边却点,轻巧地越过路来!障。刚飞奔冲了她用上了隐身术,到一阵尖厉拔脚继续

约有十几地狂奔,直接冲向了些人成群结队,大路障关隘!人,竟是不顾一切

这些鲛人是朱颜大吃一惊,吗?不会吧?

她下意识地户!才发现那些逃跑近了一点,火把的默提起。可是等那些人然并非鲛人,而是村往前光照到了脸上,她出来的竟子里的屠龙踏出了几步,双手奔得握刀,默

战区封锁,只进不“上头有令,今夜起“站住!不许过来!”出!”负责这个关卡的校尉厉声大喝,

不顾一里到处都:“官爷的一个人,全村都要死绝了切冲向屠龙户却仿佛受到了极!求求你……居中伤者,右一拐地上前,哀求,想要奔的惊回叶城。吓,然而那些手拄着拐杖左手拖着一个着火了!再不逃,一瘸!前头……前头炮火那道关卡下雨似的落下来,村

一声惊呼,恐那个声音话音未落,了几步。骤然中后连连退断。一支利箭透胸而过个求情的屠龙户瞬间人发出了钉死在地上。其余的惧地往将那只听一声尖啸,

人,都格杀勿论!”头有令:凡是从里对左右厉喝,“上“所有握着弓,人给我听闯者死!”那个校尉着!擅的人,无论是不是鲛面冲出

战士轰是!”周围然回答,一排利箭齐齐抬起。

了过去!人看顾伤者也无,只听校尉一支箭便呼啸着朝着那往后便逃,将当出来的屠龙户吓得那些刚从战场里逃些人射声喝令,无数。然而,逃不得几步了原地连着那个先那个人的尸体扔在

“住手!&quot朱的士兵却刹那在虚空中忽然停顿,只见他拦腰的屠龙户自掠出去。那,然后瞬间点,整个人如同闪电般着逃命们射出去的箭再顾不得什么,足尖一得目瞪口呆——夜色里两截,纷纷坠落在地!颜大吃了一惊,些只顾断,变成了然没有回头看,射箭

这……这是怎么了?撞邪了?

都被抡得几乎飞了出朱颜背着跌了个嘴啃泥。苏摩太急,刀又太重,她而这一半空。然出去,用尽全力整个人抡起了手中大刀,刷的一刀,将那些密集如雨的箭都齐刷刷地截断在了刀挥舞得去,踉跄着几乎

幸亏是用了隐身术,狼狈了。否则这样子也实在是

出了再拉着一个着下一轮的攻击还没倒地的人,往前力不从,单手拖着大刀便有点可是,她一里路累得气喘,不,顾不得多想,趁方略微喘了口气。有到,迅速伸手捞起了那个受伤得不找了一个隐蔽的刚奔跑心,背上背着一个,手上她嘀咕了一飞奔。

隐身术刚撤然而,当她的一声惊呼:“朱?!”……朱掉,耳边却听到了颜郡主?怎么是你

惨叫。朱颜!”音吓得她头,发现“申屠……申屠大夫?愕然低那个声音便转为一声一哆说话的居然是那个这骤然而来的声嗦,手顿时一松,看,也不由得跳了起来上的伤者,定被她扔到地睛一

刚才试图冲破关卡,居然真是申屠伤者是的!那个大夫!

昔日不可一了起来,震惊地看着她:“你……你怎么忽这……这是怎么似是受了不轻的伤,正回事?”世的名医全身血污,吃力地扶着路边的树站然间就出现在这里了?

这里飞到道,“你以为那些箭会气地刚才是我救了你,笨蛋空折断,你自己会凭空吗?”!”朱颜看到他一脸茫然,不由得没好

,“可是.....你来是这样?”申屠大夫愣了一下又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小兔崽子多扯,急不可待地我刚才救了你看……”托到他面前,“,你现在病了!你快来替他看“哎,别问东问西了!将背上的苏摩解了下来,不及和他报答我吧!”朱颜也来

个孩子,才冒险“你……你是为了这,脱口道:了朱颜一眼!”顿了顿,又看大夫看到被裹在秘?太好,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银软甲里的来这里的?”“是他申屠苏摩,忽然震了一

去了一会儿,回来他!我昨天出的面前,焦急个受伤”她皱着眉头,将那促,“快不停……你快看看!”“是啊!怎么了?医生推到了孩子全身发烫,打摆子似的抖个地催来给这小兔崽子看病

拖着断腿,忍痛低头句话。朱颜心头忐忑,忍不住脱口将手指搭上了苏摩的道:“怎么样?”腕脉,脸色凝重,沉申屠大夫?不会是快要死了吧默了片刻,没有说一

夫摇了摇头,不等朱颜松一口气,却概还能活个一两天刻就死。”申屠大吧。”道,“看样子大倒也不至于立

点上不来,半晌才失…你可得你…回来!”声,“不行!给我把他救”朱颜这一口气差

夫斜眼看了看她,皱巴美人都来,皮笑肉付钱,你还推脱!这还一种想又来碰到让你帮我看诊?”不笑……在星申屠大没付呢令人讨厌的表情巴全是血污的老脸海云庭老子一个地道:“上次的诊金露出你还

“上次……偏偏在那时侯问我要,!”朱颜不上次是真的没钱啊旧账,不由怎么给得出跺脚,“来抢花魁了,你?”忽然防他在这个时候我的钱那时候都

声:“上次没申屠大夫冷哼了一有,那现在呢?”

身上,“也没带……”…这次……”朱颜语塞,摸了摸“这…

次诊金还没付,这边:“上申屠大夫哼了一声,将苏摩撇在一么?冤大头吗?”次又来?你当我是什

在把你头儿的衣领,“我刚才揪住扔回到乱箭底下?”皱巴巴的老救了你的命!信不信现急了,一把上去"喂!”她了这个

人能救这个小兔崽子了色,梗!”“我可没让你救我。是你自己一声,“况且,你把这个人情。”申屠大夫却没有丝毫惧愿意的脖子冷哼了我扔回去了,这世上可就真的没,我不领

开方子时随便改动药,苏摩岂不是这个,万的不敢把他怎样——答应,可,却还真老家伙嘴上服软就算拿刀子架在他脖子照样被他弄“……”朱颜气得要一两味死了?

语气却还“那你想要怎样?”她按捺住怒气,把他扔回了硬,“你……你要怎样才肯救人?”是僵地上,想说点软话,可

“这个嘛……”申“让我想想。”脖子,道,屠大夫揉了揉

!说什么我都答应!”火炮在耳边轰鸣的孩子在怀里渐渐死少啰啰唆唆,死了,我就,看到奄奄一息去,朱颜再也忍不住地!”快给我听到,“先治病!不然要是这“别想了拿你一起陪葬怒喝崽子个小兔

,我要什么你都答应!你说的仿佛是看了她一眼:你发誓?”“这可被她的怒气震慑,申屠大夫停住了手指,

一把将他t快给他看病!”“我发誓!”朱颜扯了过来,&quo

搏,又。”申屠大夫笑了一,你可都得答应出手指头搭了一下脉人情,等我将来想好一瘸一拐地走过去,重新在苏摩身边坐下,伸了要什么,无论什“那好,我可记着了声,沉默下来。么条件……郡主你欠我这个

这一次,骁骑军居然从彻底摧毁一样。隆隆的火炮声不绝于耳。,以倾国对付这小小一隅的渔村的力帝都带来了火炮量来,简直想要把这个地方

有若无的光笼罩下来,将他们三个炮火挡在外面。这炮火力量太大,朱颜躲在残垣断是一个简单的防护在了其了一个印,一道若结界,然而因为树荫下,双手结中,将那些流矢人护却也颇为耗费灵力壁的

么表情也而申屠看出一些端倪,没有。从老人的脸上摩看诊,想眼睛,那张皱巴巴着申屠大夫给苏她满心焦虑地看大夫半闭着的脸上却是什

处坍塌短短的沉默中,什么在远只听一声巨响,仿佛有了。

在踊跃欢呼。很快,就青罡将军有令,!”里举着令旗,高声大喊:““攻破了!处堡垒已经被我们攻前方战量,围歼火场结集所有力场驰骋而来,手的叫喊,是骁骑军有一骑从破了!攻破了!”耳边国军最后的听到潮水一样

火场的大军令,立刻刷地站起,聚集列队,只留了之中。“是!”守在前方关卡处的战士得看守,便汇入奔往一小部分人

他这样有多久了?了吗?火场。可些人一起冲入了起来,几乎要跟着那朱颜忍不住刷得申屠大夫忽然开口,问:地站耳边却听那渊什么现在怎么样了??复国军……复国军败呢?渊他

“啊?整!崽子过来,想冒险找了苏摩的身边,皱着眉头耐心回整……况越来越糟糕,所以我“而且情你看看。”不得已背着这小兔答医生的问题,得不停住了脚步,回到天了整有两”朱颜不

。”蒸发光了日,他身体里的血就,”申脉的手指,“再晚得一屠大夫叹了一口气要全部,放开了搭“幸亏你背着他跑来了

颜脱口惊呼,“蒸发?”“什么?”朱

,翻开他咒?”申屠大夫别是火系的术法?”,“的眼睑看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苏摩这孩子是不是头问朱颜的脸色最近受了什

“火系术法?没有了一下,?啊……”她愣怎么可能这几天一直和“他击或者下咒被人袭我好好地住在赤王府,

亏他聪明,自己跳入他的身体才会这般,“有烈火的力量侵了。”则血早就烤干滚烫——幸五脏六腑灼烤,所以入了他的身体了。”申屠大夫摇头,将他“那水池,否就奇怪

那本册子上的,忽地岂不是正翻到了第四页?摩时的情景—发现苏法,被想起了扔在地上的那卷手朱颜一怔—他在独自修炼“……”

第四页,是五行木之“火”!

了……这小兔崽子“是了!我想起在我离开的修炼五行里的火之术!是不是因为这个?”时候,好像是正在她脱口而出:

道,“你疯了吗?”申屠大夫怪眼一翻,厉声他修炼这个!”什么?居然让

是入门术法,又没什么危害。”崽子步,结结巴巴,想学啊……五行只“啊?”小兔“怎、怎么了……这颜往后退了一

能兼济,是害死他是你竟然让他去天性属水。水“蠢材!鲛人是不厉声道,“脸都皱成了一团,指特别是那么什么!”着她的鼻子,鲛人诞生操纵火的力量?这不小的孩子,”申屠大夫气得于大海,难道不知道吗?火不能修习火系术法的!你

不敢反被骂得脸色“……”阵青阵白,却一声也朱颜驳。

果——她是个多……简直是亲手把样的后这孩子推入了火坑!,便只顾摸索着学着去处理自己的事是了,她当习,会有什么时把手札扔给苏摩了,完全没有细想么不负责任的师父啊过把那孩子独自扔在那儿自己

治?”那要怎么不敢回嘴,怯她心气一馁,便道:“那……

事,你,除了我。这个世上子托了起来,嘴里道屠大也没别人能救他了如果这小家伙出了什么,“可都担当不起。将那个昏迷的孩幸亏你背着他来找。”申

“什么?”朱颜愣了一下

,打开来,里面各并没有回答,只是从怀里拿出一卷布包,展不由得诧异:这个人出一个,居然还来得及把全套然而申在战火里逃生时一排十几支银针,再拿开来,竟然是整整齐齐的行头都带在了易。身上?还真是不扁盒子色丹药俱全。朱颜大夫

仔仔细细地开还有其他的行术,始给苏摩望问切,原因。”把孩子弄成这样奄奄一就光凭一个入门级的五申屠大夫嘀咕了一声,至于不过,“一定。”

离开。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去,在她心里焦急然那边的战如焚,惦记着渊的又一着大夫问诊。耳边轰下来,地动山摇,废情况,却是一步也不能一边提心吊胆塌了下来,朱颜双手一翻,将掉落的砖石扫了地看炮火潮水一样的冲杀声,显的断墙坍

然动了起来丸,又将药油擦在手的一按摩抽搐了一申屠大夫往来是隆起的肿块,在他掌心,反复按压着孩苦的呻吟下,发出了一声之下,居苏摩的嘴里塞了一!同一个瞬间,苏子的小腹——那里本颗小药

子第一次发出声音这两日来,这几乎是这个孩

朱颜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

丝冷约有一!”能耽搁了——若不把这这个东西在作祟出了一个东西趁着现在原来是丝兴弄出来,这孩再也不眼里忽然露。难怪……”申屠大夫,“看来是子迟早没命。动手吧光,搓着手,竟然隐

却看到申屠大朱颜。”起头,吩咐了一句: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帮我按住这孩夫抬“来

折断将苏摩的她心里一惊,下意发了一声痛苦的低呼。地松了一下手。一用力就会手脚按住。这个,帮着大夫的孩子就蜷缩起来,孩子的手脚点力,在地上废墟里弯下腰朱颜在一般。朱颜刚用了一得如同芦柴棒,仿佛

屠大夫却是瞬给我用力点!”申这孩子的我的,就会送了“混蛋!谁让你放间变,知道吗?!”手的?他娘的,了脸色,破口大骂,“不听

怒火,低想要发作,却知摩的手脚紧紧之外几乎没有人按住:“这样行了”除了师父吗?!”地骂过她,朱“……意义,便默默按捺住道现在个人对峙发怒完全没有头重新把苏敢这样劈头盖脸情况紧急,和

一点儿都不能让他动!摁住,刀若是有一分不准,他,就这!知道吗?”中屠大夫指着我把他的小命就完了“好样替她,语气严厉,“下

都不看不清的速度老人忽然,大喝一声,双发出了极其强大的气闪,那个衣衫褴褛的,瞬间扎入了孩子的,以看间爆神来,只见眼前寒光一脑袋!的指尖齐刷刷地冒出支银针从他朱颜还没回过手一翻,十二

挣脱了出的孩子竟然出叫声,拼命地奄奄一息现了骇人的力量,朱颜苏摩发出了尖厉的便从她的手腕底只是一个分神,挣扎。那一刻,这个来!孩子的手

痛……痛!”他含糊喊着,竭力想要睁开眼睛。

姐姐.....”嘴唇颤抖着,乱,喃喃道:“痛…地看着她,苍白恐惧无比……孩子的眼睛似乎睁开了一线志似乎有些混救救我

倾泻,在一瞬间,如同一道流光是,几乎每一然而,她却不敢放开对全身的本事施展到淋一个眨眼之间,都是死穴!人惊骇的令朱夫将钉入了孩子的十二处大那样的眼神,针从上而下漓尽致,只是颜心里猛然穴——而令他的禁锢。申屠大一颤,

摩的悸动忽然停止针钉睛,重新一断了,苏动不动。如同瞬间被割了,就瘫了下去,闭上了眼引线的傀儡,全身当最后一支银入气海的时候

想害死他吗!一怔,这才跳……你在做什么?了起来,失声道一切发生在一瞬间,朱颜怔了为什么要点死穴?你:“你

他治病!”申屠大极大的力量。他将按住这个孩客气手里的银咐她,“别在那里乱叫“闭嘴!我当然是在给经耗费,从那个布包里又拿不耐烦,可短短的一句,似乎刚才那一瞬已针用光,弯下腰话里声音却极其疲惫!”。给我重新出了什么东西,毫不

嶙峋手指之间,在火光下一,忽然间看到他手里的东西,赫然是一把雪亮剔骨尖刀!住了——握在老人枯朱颜刚要说什么就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