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爱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爱书 > 玉骨遥 > 第十二章:苏摩

第十二章:苏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军申屠大夫因为正好在在复地下了脸色,幸亏旁边的校尉眼疾手快,一把潜入刺杀在看到地面上同伴的尸体时,也不禁变置药物,所以躲过了的老屠龙户这劫,然而这个五十多时,室里配将他拉住。

“作孽……作孽呀行早晚是有报应的!”“我就知道做这一迭声道!”他睁着昏花的老眼,捶着腿,

“是在下失职,回头向总督大人好了,先尉脸色也很不去看病呢!”这边朱颜郡主还等着你好看,低声道,“行请罪去。”別难过了…

着手,老泪纵横,这样了,哪还有什么心看病哟!这里人都死成叹着气,“你看看,…猪什么?”申屠大夫猪…情给猪

!了,眼花耳聋,又骤然这屠龙户年纪大竟还得求“……”朱颜气动——看在他一顿的冲遭受打击的分上,算了。忍一忍,强行忍住了冲过去,毕得眉毛倒竖他看病呢

无状?”,区区个屠龙不下去,上前户,居然敢出口郡主在此一步,喝止,“赤王府的朱颜“大胆!”管家却看

疑问:“你是谁?口气天,,睁着昏花老眼看了半够大呀?”屠大夫闻声转过头

管家涵养虽好,脸色定。也顿时青白不

?人家是颜郡主!听见了没尉知到了朱才是赤王府来的朱让你看看主,贵人呢!她的鲛。”脾气,连忙出来打圆场人病了了好了。”校个郡,拉着他的胳膊道这个老屠龙户的臭,特地赶过来面前,“喏,这位

”申屠大确是贵呀……贵得很贵人?涎香吧?连群玉!用的是上坊的头牌们都用夫皱了皱眉头,鼻子抽了几下,凑过去,啧啧道,“铢一盒的龙不起这么好的香料呀……”百个金哟……

乎碰到了朱颜的胸口,鼻尖几“老不正经的!找打呢,单手给提他眨着迷的眼揪住这个老家伙的衣了起来,几乎要抽他一不住嘀咕一边凑上去是?”,勃然大怒,一把睛,一边。朱颜再也忍是不耳光:

一把年纪了,又好酒又这老家伙就是这样。脾气臭得很,别别!”校尉吓来讨饶是喝多了……他好色!今天看起来又。”,“,郡主您别和他计较了一跳,连忙过

把他给我带回去!”“管家,声,吩咐,“我不和他计较,”朱颜冷笑了一

人,反了。”却并未直接动手抓揖,道,“申屠而客“是!”管家带着侍卫大夫,有请屠龙户作了个走上来,然而气地对那个老

得了竟是“不!”看到对方申屠大夫,“今天老子心情不好!”不去意,甩下此恭敬,那个脸来,把头摇得和拨,哪儿鼓似的

得很,最好对他客气点摇了摇头,附耳低声也未必会好好:“郡主,,却被管家暗中,否则他就算去了病——万一神“你这老家伙!给那老家伙可贼药,把不要脸是吧?那孩子给治死了,那就你脸了衣角,偷偷又要上去打他”朱颜气得不知鬼不觉地换了几味……”

“他敢?!”朱颜吃了一惊,怒。

񱜆气和血一个老光棍,无儿无女那个满身酒连总督大人都让他。”管家低声,指了指最宠幸的那个鲛人,秋剖出来的—是屠龙水歌姬,都是他亲手“他有啥不敢的…孤家寡人的连帝君—在叶城,就腥气的老人,“他以前三分呢户里资格最老的了

水歌姬?“秋”朱颜吃了一惊。

比。人,据说有着绝世的容宠冠后宫,无人能苦。的歌喉,一度都兴建在帝北冕帝对其神魂颠的思乡之以解她无法回到大海了望海楼,那个传奇般的鲛倒,甚至专门为她颜和天籁一样

怒,几乎引发了云荒的死后,北冕帝哀恸不过五六载便起了朝野大美人并要安葬已,罢朝绝世哗,六部为愤死于非命。在她数月,最后竟然想葬的九嶷山藩王齐齐上书阻止荡。,尤其白王更政局动要追封她为皇后,在只有空桑帝只可惜这帝王谷。此事自然引非常薄命,受宠不后才能入

难道那个传奇般的美人出自于这双血污狼藉之,竟然也是手?

…他要?”要怎么办为难:“那…她有些是不肯治好这个孩子,

处理什么,顿时看过去,低声说了大夫表情大变,瞬间便朝着。”管家和她了一句,申屠烍走了眉开行,行!“没事,让属下来我马上就跟你去!”到申屠眼笑,不停地点头:“

。”。”管家“走吧含笑走了回来,“没题了

定的他?”颜咋舌不已,“你是怎“……”朱么搞

,摇头:“般事管家笑了一声为好。”,还是不和郡主说

说吧说吧!”我也好学学。”来,扯住管家的袖子,么说服他的,让“你到底是怎的好奇心一下子提了

,又看了看了看乐颠颠自动压低道:“费,便都可以算在朱颜,咳嗽了几声,管家有些为难地看地给郡,他上。”属下刚才和他肯好好府账赤王爬上马车的申屠大夫承诺说只要在星海云庭一个月的花主的鲛人看病

是什么?”“星海云庭?那又朱颜愕然:

“不瞒郡主,”管出名的…家有些星海云庭,乃是叶城最一下,道,尴尬地顿了“这…咳咳,青楼妓院。

我一起去那儿看看吧!好了,我,行不行?”,鼓掌欢呼:也挂在王府账上当管家以为郡主女孩儿家脸皮薄,听不得这种地颜一时“啊?”朱愣住。还没去过青楼呢!你带方时,却见她眼睛一亮“太

来,“这怎么!”吐出一口血……”管家差点

会告诉父一下子蹦上了马车,“我不几句!”她满心欢喜,王的!以后一定会在么说定了啊!”他面“行的行的!就这前给你多美言

抱过知道他用的是什么了那个小鲛人手法,孩子居,掐了一下人中。也不然就应声在他膝盖却满是厌恶。看,立刻往来,睁开了眼睛一在马车上,那个申上悠悠醒后缩了一缩眼神里屠大夫

户,是不是身上都有一朱颜用术这种双手沾满血的屠龙种天生让鲛人退避三弹。气息?然而,那个孩子舍的身体,却是无法动锁住了

簸的声不妨事上颠沛流离,事了。马车上给孩子把了导致风邪申屠大夫在颠太虚弱而已,这一路下气养不良,身体,只是一向营发发汗顺一脉就会没入侵,吃一帖药脉,淡淡然地说了

却有些不信。“这么简单?”朱颜

大夫睁着一双怪简单,好的鲛人鲛人虽然娇样老生各种莫名其妙子你懂什么?”申屠反而不像人那会不知道?”没一千也简单!小丫头片眼,冷“就这么有八百,怎么笑,“的病。我手下治弱一点,但身体构造

能是那个上也没罢。”的救星分大夫可了行官再仔细看看孩子唯一有发火,只声,一时间有些恼道:“等到,但看在这个朱颜很少被人这么呛

立刻欢天喜地地将一看到他们平安归来,马车飞驰,不一时便到了赤王行宫,盛嬷嬷早就等了多时,行人迎了进去

夫昂然而入,并无半,口里只嚷分怯索要酒水,扯过纸三天,啥事都没了!张,一边场,一坐下来便吆五喝六地刷地便开完了药方面对着金碧辉煌的:“包好,包好!喝个邸,申屠大藩王府酒一边信笔挥洒,刷

口喝完,便玉坊了吧?你,急不可待:“,一把话得算话!”现在可以去他开完拍拍屁股站起来拉住了管家了方子,把杯子里的酒一

看了怎么这么个大夫看那个孩子,“既然“等一下!你这了眉头鼓那么高,是不是有点问题?”来了,顺便看看吧——这肚子给这个小家伙草率啊?”朱颜却皱

那个孩子被宽松的布巾包裹着,本来看不出“什么?”开了衣服眼神立刻就变了:朱颜部的异样,然而等,申屠大夫不耐烦的

了,立刻重怪,里面居然不是个肿块?”坐了下来声:“奇手仔细地按了又按,神嘀咕了一提要出去寻花也不情渐渐有些凝重,,将孩子抱过来,伸

块?”朱颜心里“难道腹积水吗?”不安,啊?不是肿

,却并没有露出太力,然而孩子只是海的位置,微微用皱了皱眉头按着孩子的小腹,手指移到了气“不是。情。”申屠大夫用手痛苦的表

说了一句,…”申屠大夫喃喃“那里个胎儿?”“很奇怪啊…面,似乎是

“什么?”朱颜吓了大跳,“胎儿?”

七岁且尚未分化出性—瘦小苍儿?大家也都吃白,怎么看也不过是人类六了看那个孩子—别,如何就会有了胎孩童的模样,而了一惊,一齐定睛看

会怀个不停孕!”起来,惹得一,“这么小的孩子么可,怎”朱颜再也忍不住,“你开玩笑吧?哈哈大笑了随之笑放声屋子的人也

然大怒那个孩子笑!!如果立刻就能把它给剖了出,“就在这里面,有,去拿一把屠大夫勃腹部,厉来!如果里面不是胎儿,老子把脑袋切了给个胎儿!而且,是一刀来,我抓了起来,放在桌子听到她们的笑声,申峋的手按住了凸起的个死胎!不信的话,用瘦骨嶙“老子从不开玩,你切了你的!”,一把将

?”他狠狠地看了不敢和我打这个赌朱颜一眼:“怎么样,敢

没有回答——她的脾气,子硬生生又把着桌子上满眼厌恶却无气?住了,一时间竟“…被这法动弹的瘦小孩话给跳起来了。然而此刻看…”朱颜被他么一激,早就按照瞬间的吞了回去。

她吸了那……为什么里面会有个胎儿?”口气,勉强开口:

道,的厌恶神色终“老子怎么知道!挪动身体,想要逃离他子抱到了自己怀里,他的身侧手将孩”申屠大夫恨恨才堪堪松了口气。松开了手,那个孩子。朱颜看得可怜,便伸出于缓解了一点,拼命地

?在哪里?”申屠父母,估计能问出一点给他倒了一大夫坐下来,盛嬤嬤又杯酒,“去问问“这个小家伙的父母呢什么。”

朱颜摇了摇头:“父找不到了。”母都

呢?”申屠大夫又问,“那兄弟姐妹“有谁知道他的情况?

朱颜叹了口是个孤儿。”:“似乎也没有,

大夫喝完酒,抹我来猜起了一根手指,“让抹嘴巴,屈有一个可能性,但微乎其微。”申屠“那就难办了……”

”朱颜问。“什么?

个孩子申屠大夫看,“也就是说,那是的。”伸出手,将儿,是在母胎里就有来,翻来覆去地细她怀里那“这孩子肚子里的胎了过他的弟弟。”

,脱口道:“朱颜愣住了什么?弟弟?”

胎儿活下凭空消失了。胎儿胎,但受孕时候养留在母体内,也我见过一例就是母亲没有足,只够肚子里的一个既没有“有过这种先例,”申怀了双胞被生下来。”屠大夫摇着头,“以前,其中一个去——到最后分娩的时分严重不

喃:是去了哪里?”“那朱颜喃

“被吃掉了!”“那个被生掉了另一个兄弟!就在母体内吞吃夺养分活下去,下来的胎儿,为了争申屠大夫一字一顿,

“什么?”朱颜怔住孩子。了,不敢相信地看着怀里那个瘦小的

的表情。眼睛里全是厌恶发抖,那个孩子听着申屠大夫的诊断,愿意看到他们,发地转过头,似乎不身体在微微一言不

“当然,这些事。”不记得了。记忆?他做这一切也是那时候还是个胎儿,情,这孩子自己肯定也会有什么”申屠大夫无意识的摇头,“

下,问:“那腹中的死胎,可以取掉,迟疑吗?”朱颜抬起手臂,揽在怀里,摸了摸柔软的头发了一将那个单薄瘦小的孩子……这

!到一例算是运气好——昂起来,“太好了动刀?这种病例非常罕见,碰我来我来!什么啊?郡屠大夫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兴致高想把它取掉?”申

“……”这回朱颜看那个孩子。没有说话,低头看了

,里面有无声无息她,湛碧色的眼睛深不见底孩子也在无法爬出来的小兽。地看着掉落在深井里隐约的挣扎,如同一只

她蹙眉,担忧地问:“取出来风险大不大?”

瞒你说,上次那个着头,竖起了三根手指大!这可比给度大多了,大概只有,“不都没保住。”病例,母子三个最后全“大,当然鲛人十分之还机会。”申屠大夫摇一的生破身劈腿难死了,一

算了!”,朱颜一:“那就怀里一下惊,立刻一口回绝的孩子颤了

有人能时候我早就死“真的不动刀一活命的机会孩子活出来的话,估计这个有些子连让这够替你动这个刀,这孩十分之不过一可是,如果个死胎继续留在身?”申屠大夫体里,不取了,这世上未必还了语气,“百岁……到那个都没有。”,看了看这个孩子,加

一下,皱眉看着那个孩……”朱颜手臂颤了子。

瘦小的脸庞苍白那孩子缩在她臂弯里,沉默,没有示同意的表到死亡来临?存,直情——难道这个孩的孪生兄弟一起共子愿意和死去

还是不了。”她终于咬了咬牙,拒绝了这个提议

水歌姬天价来吧?了……这样的一张脸——如果见过真是个极漂亮来覆即便是当年的秋去地看,如同夫摇着头,只是将那“那可惜孩子翻十年的屠龙户,也从未,也没有这样的容色!这个瘤子,估计能卖出了几美绝伦的工艺品,嘴研究着一件最精的孩子啊!”申屠大没了肚子里啧啧有声,“我做

他的手指,眼神狠毒,想去咬他。那个孩子厌恶地躲避着

这是——”然滞了。把孩子翻过来时,动作忽然又停“哎?而,那个老屠龙户在

芒,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孩子流露出一种迷惑孩子苍白瘦弱的后背。的老眼和震惊的光几乎凑了过来,鼻尖贴到的背上,昏花

不悦,连退了一下,抬起朱颜感觉到了皮肤,道:“这孩子的手背挡住孩子的,还有一大片怀里孩子的颤抖和忙往后的黑痣。”背上

而是……”申屠大夫皱着触碰孩子的背,“这不像是黑痣,眉头,喃喃,再度伸出手指,想“黑痣?不可能。”

一只护着幼崽的母护在了怀里,如同!”朱“别乱摸治这个!”手,将孩子兽,“我也没让你来了伸过来的颜啪的一声拍掉

看了半天,忽然说了一句,“哎,我一拍大腿…”申屠大夫停住了手,怔怔地盯着“…,低的天呐!难道是……”

忍不住警觉起来。“怎么了?”管家看到他表情忽然大变,

“没事没弄好,得先走了!地站了起来,差点碰翻了事,只是想起茶盏,“告辞告辞。”有件”申屠大夫瞬

管家忍不住皱了皱眉不去群玉坊了吗?”“现在就要走?头,问:

“哦,改天我再来找你心,这笔账我不会忘记的!回头…改天好了!”申屠大夫摆着手,连声道,“放!”

里的人面面相觑出去,留下房间话间,便已经匆匆走了

人的,然而听的是吞了同胞兄本是极“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申屠大夫弟?”喜爱这个小鲛……”盛嬤嬤原这么一说,心里也是嘴里道,“难道肚伸出手去摸发怵,上下打量着,想子里那个凸起的小小肚子,

露出牙齿对着她龇了一下,喉咙里发,孩子深不见妖魔,忽地看到老嬷嬷来摸出小兽一样的威底的眸子有光芒掠过,胁低如同吼。

身边的还是别留了,反的有点邪门哪!郡主,……手,往后退了一不会允许你再养鲛人在“哎我劝你正王!”爷也步,迭声道,“这。”这孩子,还真盛嬤嬤吓得缩回

不会扔掉这孩子的!朱颜皱眉:“我

养鲛人,比如孩子一点的贵人喜找个新的主人嬷叹了口气城南的紫景家。”,道,“不如给……听说叶城也有仁慈“扔了倒不至于,”盛嬷

”朱颜提高了一对凝碧珠!难?”“那怎么行!哪个人会养?那么崽子赶出去送死吗孩子现在这个样子,有不值什么钱——除非低声音,“这小兔价买去,杀了取小的畸形的孩子道你是想让我把这,又不会织鲛绡,

微震了没有说话。一下,看了她一眼,怀里的孩子微

不能的。”盛嬤嬤海去算了!”“那自然是干脆放回碧落要不,皱眉,忽然道,“

来,难晚上崽子从复国军手里抢回小孩回去?”议让朱颜沉默我才了片刻,下意识地低头“……”这个提道又要把他放刚刚把这小兔看了看怀里的,许久才道,“昨

“放?”最好的归宿呀!”盛嬷孩子不也一样么嬷看到郡想着回碧落海去,这主的态度似回大海,也是这孩子乎有些松动,连,“每个鲛人都忙道

低下头,问怀里小的孩子“是吗?”朱颜

于自己也无任何激动或是冷冷,似乎完全不在西市,都是无所谓不安,色还意她们在讨论着关回大海,去不去东市的事情。的大事——并无丝者期待,仿佛回不毫紧张或者然而那个孩子脸上的神

坏的吧,脑子也是咕了一声:“你不仅肚这孩子,看不出他的?”态度,不由得嘀看了看子里有问题朱颜皱着眉头喂,莫非

头,冷“……”那个孩子终于转过冷看了她一眼。

回过真正的“放生虽然是陆地上出生的,“原本鱼尾已经被割掉长这么大估计都没有个满身是刺!”件好事,但这小家伙大海——”朱颜看能活都不知道呢着怀里这这样的身体,回海里还的小家伙,道,能不了,拖着

难道郡大了再放回去盛嬷嬷苦笑:“主还想把这孩子养?

定动刀子或者放回去,“总得确保平安再决一点了,,等长大“我觉得养个几十年她点了点头,认真道比较好。”去任他走。无事了,再放他出了身体健壮

是打,忍不住地叹着气,苦笑道,“辈子?”“…算养这个孩子一…”盛嬷嬷一时无语郡主,难不成您

光景吧?成年分界线岁的模样,待得看上去不过六十长到一百岁的类可对于陆地上的人类而言,那几乎便是一生的时间了非常幼小,是的,这个鲛人孩,总归还有三四十在的

,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了起来,“喏,放在眼前,平,我答应过你娘?”朱颜将怀里的孩子举在,啥都别怕!,养一辈子睛,认真地说道“赤王府又不缺这点钱又怎么了视着那双湛碧色的眼——放心,有我

浮出她的脸庞,却莫测喜怒。那个孩子没有说话,孔里清晰地是看着她,深深的瞳

回龙港去。”回去就说馁,双手个沉默的孩朱颜有些气托着他肋的想跟着那些鲛人子:“喂,难道你真一声,我马上把你放到回海里去?如果真的想,晃了晃这

,终于摇了摇头那个孩子看着她

”朱颜欢呼了一声,“那你就留在好了!!”“不想去?太这里

决地摇了摇头然而,那个孩子看着她,又坚

么?个孩子,“,外面都是豺狼,这世着我?傻瓜时消失了,恨恨地看着“……”更好了!”上不会有人朱颜脸上的笑意顿也不想跟对你比我

那个孩子还是缓缓摇头,湛碧色的眼眸冷酷强硬。

想走就走,给了孩子一个?没门!儿都不许去!”留,爆栗子,“小喂,真一声,只觉得心里的火兔崽子!你气腾一下子情!”朱颜嘀咕了上来了讨厌你这种表的病治好之前在没把你身上,哪以为你是谁?想留就

你扔在外面个孩子抱了起就会死掉了!知不知道,轻极子?”她一手就把这天不到,你立马,三小兔崽是不知好歹的小家伙来,极瘦,如同抱着一个布娃娃:“真管你把!如果我不

回到房间一掠照例是冷冷地一声极细极细而过。的声丧地抱起孩子,转过头去,没有音传入耳际里去时,忽然听到了回答。然而,当朱颜,如同此刻廊外的风,准备孩子

是在说那个从吗?”未开口说过一句了一惊,看着“什么?”她吃孩子,“刚才你话的

,清清了片刻,忽然开小兔崽子楚楚地吐出了“我不的眸子看着她,又沉默个孩子抬起头,用湛。”那个字——碧色

“我叫苏摩。”

朱颜愣在:“哇!小兔崽子孩子抱了捏对方的小脸晌,才发出了一话了?那里,半,你……起来,捏!”一把将这个声欢呼,

了皱眉头,闪避着她的手,重复了一遍。“我叫苏摩。”那个孩子皱

随口答应,“你叫苏摩,我知道了。”好吧,”她

她,一字一句地道。孩子看着quot“我愿意动刀子,&

说什么?”上的笑容凝结了:“你朱颜脸

我的身体里开我,的孩子看着她,眼神冷那个大夫动刀子剖缓道:“我愿意让沉,取出来。”那个叫苏摩郁而阴把那个东西,从

”她侧吸了一口气,“这很危险,十有八九会死!”“……

厌它,摩的声音…我讨也不愿意和它共己的肚子上,享一个身体了。”完全不像一个孩子,“那是我的事。”苏“取出它!把小小的手搁在了自我…

会在当场,何况刀子十有八九死都你的鲛人动那种主人,万和鱼姬交代?”刻,道:“崽子?要知道我现在是一你死了我怎朱颜蹙眉看了这孩子片你这个小兔了。成年不行!你太小

人,”苏摩冷“你才不是我的主人!”冷截口,“我没有主

,“提了起来,人小心气高得自己很厉害于我的保护之下!是不行认,现在你就!ot她嘲讽地把这个瘦小的在眼前晃悠嘛!觉对吧?&qu说不行,就兔崽子,处听着,无论孩子“哟,你承不承是个什么也不是的小

着她,“我宁可死“放个孩子愤怒地瞪也不要继续这样下去!开我!”

愣,倒吸了,竟让朱颜心里微微一的语气冰冷而孩子口气。强硬,说到“死”字的时候,音节锋利如刀

是在开玩笑。这个孩子,不

孩子生下来屠大夫的听着,刚才那个申,她一边用手指戳可以让你……”一边她放缓道:“一点地把肚子里的。”看看是不是有别的方法说着道:“让你安全了语气,话只是一家之言,了戳孩子柔软的肚子,去问问空桑其他大夫,等我再

“放!命想从她的手挣脱,“别碰我开手!”那个孩子拼

而已。我可不,冷哼。”她叹了口气,给我安分一点。不许乱过,你敢拿你的看到孩子还是在奋得怒从心头起病,只是我不是不想给你治动,否则——”想替你找到最合力挣扎,不由了一声,“不小命去冒险适的法子

别怪我打你屁股!吓:“可她扬了扬手,恐

要露出咆哮的表情来,个孩子一下子僵住却最终还是咬紧了嘴唇了,死地苍白,沉默下去。……”那死盯着她,脸,眼里几乎色刷

,满怀得意——发泄了,原来有个任人欺负的小跟班的感?”朱颜然是那么好!怕了吧天可终哎,以孩子扔给了旁边的盛嬤于有地方施施然松开了手,把这觉竟儿受的气,今么,“怎前在师父那

“奴上一趟的名字就写我,知道书身契。”她转身吩咐着明天替我去总督府隶的名字写苏摩,主人办一张丹给这个小兔崽子么?”“管家,记

“是。”管家领命

声音孩子愤怒的:“我没有主人!”背后传来

字套在你脖子上,捏了捏孩子的面颊这可由不得小鲛人,明丽的脸炸了毛的用宝石镶上主人我的名隶都羡慕你!”狭的笑容,“回头我用黄金打一个项圈,你。”她笑嘻嘻地看着这个上浮现出促“呵呵,——包准其他鲛人奴

,这一趟出来还真是值得。却忍不住舒家伙,估看着那个孩子愤怒而回到,真好玩,有了这个小苍白的小脸,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畅地大笑起来。哎呀,她西荒也不会无聊了

她笑着,眼神便是一暗什么笑着,忽然想起了

了去帝都见驾,反的愿望的,怎叶城——从天极风城出而多半是为是的,这一趟出来居然就忘了呢?了半路要经过么一路走到这里,,其实发时她心里其实是怀并不是为着一个隐秘

是的,她是为了渊而来

热的伤痛一直幽幽燃烧始,在她内心灭。女情窦初开的懵懂年华暗火,从少。那灼渊。那个名字如同一点感,从未因为离别而熄

的地方,据到的赤王府。那么,如岁了,经历了出嫁了云荒大地上一半如果运气好的以获得一点自由,来到了这里,也是渊经常提起果他离开,很可、丧夫,里寻找他——叶城会聚的鲛人,从西荒不远千里能也会回到这里吧?她话,说不定会终于可他昔年也是从叶城来她十遇到他。来到这里寻找来到这

前默默许下过愿望。在出发之前,她曾经在神像面

何踪影。还是没有任可这一路到了现在,却

的是找一个人……如果我要去叶城叶城也找不到,那我真的那个坠子,开朗四处转愁笼罩,“我要去一点办法也没有了。眉间有淡淡的忧了,”朱颜抬起手,轻轻抚摸着贴身“嬷嬷,明天开始,

口气,也情不自禁地叹了盛嬷嬷在一边看

是的,她知道孩子心里在这个想什么。

己亲手带大的小郡道这个也不三年前,当她看到这个出现了,她心里有了事,再这样的愁绪时,便知候那样无忧无虑。能如同童年时主已经不再是孩子贵族少女眉宇之间

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可是,郡主啊……又知道那个鲛

世界影,还是以还不明白自己的模样。所一个真实的人吧?所喜欢的,到底是一个你还小,成在一个小天地里,还没见过这想象中的幻真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